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洁尘
洁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171
  • 关注人气:11,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从达市飞往阿鲁沙

(2014-06-09 13:29:37)
标签:

杂谈

从达市飞往阿鲁沙
即将降落在达累斯萨拉姆(洁尘 摄)

洁尘

2011年8月的一天,我和同行友人从达累斯萨拉姆市飞往坦桑尼亚的北部行政首府阿鲁沙。

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在达累斯萨拉姆待了七、八天了,惊奇已过,疲倦随之而来。作为坦桑尼亚的首都和第一大城市,一个发展中的大城市,达市有着一些跟世界上其他城市面貌类似的现代化的区域,也有殖民时代留下的怀旧气息浓厚的老式建筑,还有好些居住环境让人不忍目睹的贫民区。这些都在意料之中。街上也是意料之中的乱糟糟的模样,路不宽,车很多,大多都是日产车,据说这里是日产二手车最大的倾销地。路窄车多,于是堵车严重,停滞的车流之中,穿梭着许多小贩,拿着T恤、地图、CD封面、画报、瓶装水等各种玩意给车主们推销。也没见这些小贩背个包什么的,就手里能拿的几样东西。我猜他们是顺手批发几样东西,卖完了事,一天吃饭喝酒的钱就够了。听在坦桑的中国商人讲,不能给黑人雇工发月薪,只能发周薪。如果不是每天发薪太麻烦,对他们好的话,最好就是当天结帐发薪。很多黑人天生没有细水长流这个概念,当然也没有储蓄这个概念,连月光族都不是,都是周光族、日光族。这个呢,放在当代社会的财务理念里说当然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换一个角度来说,非洲黑人似乎可以说有一种天生旷达的气息,天养活人,顺其自然,从生存哲学上讲是蛮高超的境界呢。

黑人天生的运动协调性好,跟跳舞式的,一下蹦到这里,一下又蹦到那里,在车流中扑来荡去,满面笑容,很欢乐的样子。这倒是达市堵车过程中的一个乐趣,挺好看。我想起我在成都郊外遇到的那些车流中的小贩,一般来说,这些小贩不能在市区街道穿梭,城管要驱逐的,他们多在三环路以外,红灯前停一溜车,他们就从路边走过来做小买卖。有一个中年妇人,又黑又瘦,但面容淡定神情泰然,她在我进出主城区的天府大道上已经出没十年了,只卖两样东西,一是黄果兰花串,一是驾驶证外壳。每次我看到她就想,她为什么不开发点其他的小商品呢?两个原因吧,一是顾客不需要,停在路上的这些顾客只需要那两样东西;再就是这两样东西足够她谋生糊口了,她欲望不高,不需要扩大经营规模。每次我看到她就想,人若只想简单地活着,也是挺简单的事情。跟黑人不一样的是,她斜挎了一个大包,估计里面是她的货品。中国人毕竟是勤劳肯干的。

在飞阿鲁沙的一个小时的航程中,我们看到了乞力马扎罗雪山在云端之上的峰顶。乞力马扎罗峰顶平时基本上被云雾遮挡着,鲜有露面的时候,在地面看到的机会很少。据说这是很难得的,按非洲的风俗,看到的人很有福。这个时候,自然会想起海明威的那篇著名的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他们不是往阿鲁沙方向飞,而是转向左方,很显然,他揣想他们的燃料足够了,往下看,他见到一片像筛子里筛落下来的粉红色的云,正掠过大地,从空中看去,却像是突然出现的暴风雪的第一阵飞雷,他知道那是蝗虫从南方飞来了。接着他们爬高,似乎他们是往东方飞,接着天色晦暗,他们碰上了一场暴风雨,大雨如注,仿佛像穿过一道瀑布似的,接着他们穿出水帘,康普顿转过头来,咧嘴笑着,一面用手指着,于是在前方,极目所见,他看到,像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在阳光下显得那么高耸、宏大,而且白的令人不能置信,那是乞力马扎罗山的方形的山巅。于是我明白,那儿就是他现在要飞去的地方。……”

我在飞机上看到的,就是这个景象:方形的雪白的巨大的峰顶,腰间缠绕着白色的云裙。乞力马扎罗的峰顶从云中冒出来的那一刻,机舱内一片欢腾。我发现,我的第一个反应不是风景本身带来的感觉,而是海明威的小说。在我,是有这个问题,那就是没有经过文字梳理过的自然景象,在我就有点隔膜,而一个地方,无论多么遥远和荒凉,只要从文字的浸泡中拎出来,它们就有了湿润美妙的气息。非洲之行,有两个人的文字是穿透了并掌控了我的,我在这两个人的文字中埋下头又抬起头,嘀嘀咕咕,东张西望。这两个人都是我青春期阅读中的重头人物,一个是海明威,一个卡伦·布里克森。我是一个文字控,或者说是一个书呆子,真是这样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