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洁尘
洁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171
  • 关注人气:11,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桃花披锦衣,夜行且昼行

(2014-04-09 13:56:43)
标签:

杂谈

洁尘

我特别喜欢成都的一个称谓,“锦城”;我也特别喜欢一个词汇,“锦衣夜行”。锦城的春天太迷人,那就夜行且昼行。

成都的蜀锦古来富有盛名,锦城之谓来源于此。杜甫吟曰,“花重锦官城”,成都春天的花事的确繁茂,沉甸甸的。

成都花事说法太多,每年开春,媒体总有各种指南,传统的三大花事——川西平原的油菜花田(这个呢东南西北皆有,不择方向)、龙泉驿的桃花、新津县的梨花,依旧声势夺人;后来逐渐成形且有口碑的花事还有天台山的茶花、石象湖的郁金香、彭州的牡丹、龙池的杜鹃。而在市区内,局部的但又是普遍的花事是鹅黄的迎春、艳红的铁脚海棠、灰粉的红叶李和莹白的玉兰,它们就是春信,看到它们,于是也就知道大规模的花事已经来到了。这个时候,人心就乱了,脚板就痒了。这个时候,人人无心工作,心痒躁动,非得出去溜达几趟才能安神。一般来说,从三月初开始,微薄和微信上,就会看到成都人都在秀出外踏青探花的照片,然后顺带告知配合花事的饮食状况。可以说,没有这一出,简直就不是成都人。

我不知道其他地方的人对于春游踏青的热情有多高,在成都,这已经不是即兴的热情,而是一种必需的生活方式,就如同必须吃辣一样。成都的春天,是对整个阴霾湿冷的冬天的全面道歉,非常的诚恳实在,繁花处处,湿绿丛丛,空气酥爽沁润,这个时候你不出门,你活个什么劲儿呢?!

春天,我的诗人朋友们都在酝酿佳作中,而我那些本不是诗人的朋友们却成了诗人。这个春天,我就读了两首非诗人身份的朋友的好诗。这两首诗分别诞生在东边的樱园和西边的桑园。朋友圈里都知道,东有樱园,西有桑园,都是踏青的绝佳去处。

桑园主人是玲珑秀美的园艺专家,我们都叫她桑妹,她的园子本是私家园林,无名,“桑园”这个名字还是我取的。3月下旬的一天,一大波闲人在花娇叶碧美食佳酿之后,在几棵巨大的相思树下喝茶闲聊,空气香甜,河水慵懒,鸟儿们窃窃私语,人也完全瘫掉了,午餐就醉了的摄影家张骏说,“鸟语花香好吓人哦。”然后,他仰头手指天空中的树枝,说:

“仔细听

仔细听

天亮和天黑之间有一种声音

不要以为你们有好大

不要以为你们有好厉害

声音比你们都厉害”

是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的,只是分了行。张骏酒醒后,大家转述他口占的这首小诗,张骏自己吓了一跳,不敢相信。他说他从来不会写诗。

几乎就在同时,东边的樱园也有佳作诞生。樱园主人是美丽的熊英,很多成都人(包括很多慕名而来的外地人)都知道,在三圣乡荷塘月色的樱园里,有一个一年四季总是穿着各种质地的袍子的美人,像背景一样静静地出入在偌大的园子里,而前景则是美景美食美酒。徐哩噜是一位大学教师、童话创作者、公益活动志愿者,她带着她的外地朋友来到樱园踏青,之后写下《春宴》。这首诗太好了,好的来我真的是有点惊着了。这首诗不短,我就引用几段吧:

“……

春天,一切都是好的

地气在上升,想开的花全都开开

什么时节种的黄葛树就在什么时候落叶

人们重新变得可爱

因为高兴,冬天四百元一斤的酒,现在

只要两百元

……

桃花树下的春宴,和土地上

最好的黄昏一起开始

黑亮的鸡站在树上,油菜地那边来了人

黄狗在吠,用它自己的语言

而你只能用四川话叫它:黄豆

……”

成都的春天就是这样的。全是一些窸窸窣窣的细小的喜悦,自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亲密,它拼命地往每一个毛孔里钻,是预谋的但又是突如其来的爱情,那么痒,那么酥,那么醉,那么短暂,又那么令人心碎。

哩噜的《春宴》里最好的句子是这样的:

“……

自酿李子酒里有腊梅之味

桑葚酒比桑葚更深甜

我们还知道樱桃酒里藏着玫瑰

花园的土里藏着酒缸

只有桃花没有秘密

风一吹,它就欣然落在了白瓷盘上。

……”

我当然知道樱园的桃花落在白瓷盘上的那种景象。就在哩噜的这首诗写就的前几天,我和一帮朋友就在樱园,我们在夜晚的桃花树下吃饭喝酒。当然是李子酒和桑葚酒。招牌菜青椒土豆(有的季节土豆会换成芋儿)烧鸡和盐排骨炖萝卜是每次必点的。灯光从头顶斜上方打下来,桃花比白天又多了一层美艳,像夜行的美人身着锦衣;抬头看,天空深蓝如玉,桃花花瓣浮凸其上,半透明状的粉色十分娇莹;光晕之中,所有的人如同置身于舞台,脸上有一种柔和明媚的色彩。女人们都癫了,在桃花树下拼命拍照,随即发上微信朋友圈里去得瑟一番。公主给我和闺蜜右耳拍了一张绝佳的合影,我们俩温润地微笑着,跟这份多年来默契亲密的情分相当匹配,而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系的那条海棠花的丝巾是一份怎样的礼物。童颜的老瞿被我们集体打击,每个人都在她微信朋友圈的桃花美照下面队形整齐地留言:一个奔五的女人!一起混了这么多年,怎能容你独自年轻且欺骗群众?!姜海是个男胖子,除了跟来自北京的另一个男胖子韬哥聊天之外,无事可做,干脆下田去拔萝卜,扑通一下栽进水沟里,张皇中抬头一看,周围全是举着相机手机的坏人,每个人都在喊,胖娃儿,笑一个……我四下张望,熊英呢?一问,其员工说,累了,上楼休息了。

第二天,熊英果然嚷嚷起来:你们拍照不喊我!

哎,熊英,你天天都在桃花树下当神仙,这点福利就让给我们吧。顺便说一下,那天姜胖娃拔的大萝卜我拿回家两根,第二天先生做饭,洗好萝卜上砧板一切,叹道:太嫩了,跟切豆腐似的。

2014-3-3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