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洁尘
洁尘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171
  • 关注人气:11,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万物皆有裂痕,光才可以穿过

(2014-03-26 10:56:53)
标签:

杂谈

洁尘

我在伦纳德·科恩的歌声中写下这些文字。科恩的样子我不太喜欢。除了他的样子,他的一切我都喜欢。他年轻时跟达斯汀·霍夫曼有点像,身高也差不多,小个子。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每个十年,他都可以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他的身份,作家、诗人、歌手、明星、禅师、破产边缘者、世界巡回演出者……,但这些身份又相互纠缠一直贯穿他的人生。这个老头现在还活着呢,估计就这么活下去吧。

好些人视科恩为私宠偶像,因为他足够古怪、足够神秘,当然,最关键的是他足够高级。他差不多一直处于隐居的状态,但又不刻意回避社会,他出书、出唱片、巡回演出。有配得上他的颁奖礼,他也出席,还现场朗诵他的诗作。有他觉得谈得来的访谈者,他也接受采访。反正他只选择他愿意的,或者说,他只选择跟他匹配的。他痛苦,绝望,吊儿郎当,安之若素,在世间荣耀的正面和背面自由穿梭,满不在乎。真正是满不在乎啊。

我也属于将科恩视为私宠偶像的那类人。有时候我到网上去晃晃,发现这类人也有在谈论科恩的,属于窃窃私语的状态,平静地膜拜着。我看了,觉得说到点子上的,就在心里点个赞,然后退下。

这些天在读阮义忠先生的《想见 看见 听见》这本书。其中在“听见”这一辑里,有长文述说他对科恩多年的追随和满心的激赏。 阮义忠先生是科恩的铁粉,追随他的歌声几十年,收齐了科恩全部的唱片,而且还全是黑胶唱片。文中引用了一些科恩的访谈资料,说到90年代他跟随一个日本禅师出家学禅的阶段。他当了五年的和尚,每天早晨三点起床,喝茶、冥想、读经、洒扫、做饭。访谈中他说,刚开始太苦了,他就琢磨,师傅是日本人,师兄是德国人,而他是加拿大犹太人,这一定是日德联盟在他身上为二战失败而做的报复,然后他就跑了。后来发现外面世界的麻烦和他自己的麻烦更大,解决不了,他又跑回来了,继续回到寺庙给师傅做饭。

这种味道就是科恩的基调,戏谑而悲伤。他的《切尔西旅店二号》这首歌,写给一个死去的旧情人,他在最后吟道:“……我并不是说你是我的最爱/我无法记住每首美丽的乐章/我清楚记得在切尔西旅店的你/就是这样了/我甚至不常想起你”。

是的,你来过,你存在过,你美好过,然后,你走了。现在我偶尔想起你,想起你的时候你很清晰,但是,我不常想起你。

这就是人生啊。

这两天,在读阮义忠先生关于科恩的文字,然后勾得我不停地搜出科恩的歌来听。也就在这两天,那架本来应该从吉隆坡飞过来降落在北京的飞机还在失踪状态中。在这本书里,阮义忠先生引用了科恩著名的《苏珊》的部分诗句,这一段把我给猛地击中了:

“……

耶稣曾是水手 当他行走于水面时

他花了好多时间 从他那孤寂的木塔守望

最后确信 只有溺水的人看得见他

他说 让所有人都是水手吧 直到海洋释放了他们

但早在天堂开启之前

他自己也已残破 被抛弃 几乎是个人类

有如石头 沉没在你的智慧下

你想和他一起旅行 盲目的旅行

你想 或许可以信任他

因为他用心灵抚触过你完美的身躯

……”

那趟航班上的人我都不认识,就像我不认识科恩。但其实每个人都认识,就像科恩的歌声是唱给每个人单独听的。这个世界跟每个人的关系,就像科恩说他跟写作之间的关系,好比是奔往蜂窝的熊,无法抗拒偷取蜜糖的诱惑,愉悦的、可怕的、笨拙的、疼痛的。

而对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还是科恩说得妙,“我们勉强沉浮在这巨大而肿胀的河流中,彼此擦肩而过,最终淹没了所有的观点和家当。”

但是,“万物皆有裂痕,光才可以穿过。”

2014-3-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