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留几手
留几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36,038
  • 关注人气:36,7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东北网吧奇遇记

(2013-10-01 18:03:01)
标签:

杂谈

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让我们感受一下那些网吧里面的“大哥”们。

事情起因:

  一个18-20岁男子在网吧最后一排唱歌,

  好像是什么聊天室之类的,

  总之就是一个唱啊,

  从10点开始包宿开始,

  这B就唱,全是猛歌。

  诸如狼爱上羊什么的。

  他那一排坐着5个人,全是他的同学,

  一个人在玩澄海,

  喊的声比唱歌那B还大,

  “大法!我cao 大法!”

  呜嗷叫唤。

  直到一个小时前,

  坐在网吧门口的几个爷们,

  有20多岁吧,

  受不了了,

  站起来骂他们,

  “能不能有个完了,CNMD。”

  唱歌那B浑然不觉,

  倒是打魔兽那小子站起来了,

  问,咋的啊。

  爷们把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扔过去了,

  “喊你M了臭B,在叫唤腿给你干折了。”

  打魔兽的小子把耳麦咣当一声摔到了桌子上。

  整个网吧笼罩在战斗前的紧张气氛,

  但唱歌的小子还是不知道,

  继续一展歌喉,

  “爱大了吧,wo cao ,爱大了吧,受伤了吧。”

  这时候网管从吧台走出来了,

  开始劝说,推前排的爷们,

  “别打仗,别打仗。”

  一楼人不算多,

  但都准备好看热闹了。

  这时候唱歌的小子终于被同伴叫起来了,

  耳麦也没摘,伴奏还在里面响呢,

  扯嗓子问,“咋的了?”

  打魔兽的小子被他朋友拽倒了,

  他朋友跟前边人说,

  “对不起大哥,消消气。”

  网管也跟着符合,

  算是把前面几个人给稳住了。

  此时唱歌的男子对耳麦里说,

  “大家对不起,一点小事,我唱的好听吗?”

  我也以为没事了,

  接续打僵尸,

  但玩着玩着就感觉不对,

  后面那B小子又开始了,

  这回换了个稍微人类点的,

  我的爱1999、

  只觉得一股风从我身边掠过,

  前排一小子冲了过,

  一个飞脚踹到了唱歌那人脸上,

  他自己也差点跌倒,

  前面呼啦起来一片人,

  往后面冲。

  “干!CNM,干他!”

  网吧其他玩友起来鼓劲,

  后面一下子就乱套了,

  电炮对飞脚,

  能有十个人在一起混战。

  值得一提的是,

  就在混战的隔一排,

  有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睡觉,

  后面都已经打疯了,

  这小子一点知觉也没有

  由于情况一片混乱,

  打的哭爹喊娘,

  我已经分不清楚警匪,

  只见一个抬起对方,

  投掷到桌子上,

  把上面的显示器跟大可乐都干翻了。

  还有两个人,都穿着毛衣,互相拽着脖领子,

  往脸上抡电炮,

  这俩人贼逗,原地转圈打,

  最后A把B一个大炮子揍到包房的门帘里去了。

  唱歌那小子身手不错,

  拳速特别快,

  打的非常灵活,

  一度将对手压制,

  但这B也是背,

  脚后跟踩可乐瓶子上了,

  闹了个屁蹲。

  之后,被打到A包的男子出来了,

  但又带出了两个人,

  是在里面玩游戏的。

  这两人也参加了战斗,

  见人就上手。

  悲剧的是倒地不起的唱歌男,

  被从A包出来的女子猛用脚踩,

  这小子彻底是站不起来了。

  这时候网管已经急疯了,

  用对讲机呼叫工友,

  楼上稀里哗啦跑下几个人,

  最后那个黄衣服,

  一脚踩空,

  屁股坐在楼梯上突突下来的。

  网管众急忙跑到后面,

  第一人却不料迎面让人给来了个当头炮,

  顿时半跪跌倒,小蛮腰能给他闪折了。

  魔兽男火力全开,

  嘴里哇哇乱叫,

  “打,wocao,打,往死打。”

  但我很疑问,他一直在被揍,

  喊得比谁都欢乐。

  都说好腿不过腰,

  但有一人肯定是练过跆拳道,

  飞脚特别的猛,

  皮鞋都踹当啷了,

  最后踩到地上的水,

  自己闹了个前爬。

  这下他扯到了对方,

  演变成了地板站,

  高屁股坐脸。

  网管根本不好使,

  挨了数个炮子以后,

  知趣的退下了。

  这时候唱歌男终于站起了,

  “谁踩我了?我看见一个穿高跟鞋的,谁TM穿高跟鞋了!”

  唱歌男不顾混战的人群,

  弓着腰往地上看,

  主要可能是找谁穿高跟鞋了。

  穿毛衣的小子这把火了,

  毛衣都让人拽掉了,

  剩个线衣在外面干。

  飞腿男终于拉跨了,一蹦一跳的退出了战局,

  我才看见,

  这B的皮鞋没了,

  穿着白袜子脚趾头还漏个洞。

  让人在脑后一个重拳打趴地下了。

  按道理,打到这种程度,

  早就鸡飞狗跳,心神不宁了吧,

  可是,那位爷,还在睡,

  挠了挠脸,

  算是有点动作了。

  此时有一人被打倒了沙发里头,

  两个拽他,

  此人说:“哎~~哎~~我就不出来~~”

  随着唱歌男再次倒地,

  魔兽男也找不到影了,

  沙发后面那位死活不出来,

  这帮人算是没劲了,打不动了。

  有人振臂一呼,攻击方撤退了。

  唱歌男扶着沙发,

  脸被揍得五仲六青,

  他坐下来,

  呆起耳麦。

  “房还没关呢?你们听着了吗?我挨揍了。”

  许久之后,看客们渐渐归席,

  魔兽男从后门走进来了,

  手里拎着一块方砖,

  “他们呢?人呢?”

  其同伴打手势让他坐下,

  并训斥其,

  就TM你最丢人,还吵吵个六啊。

  事情结束了吗?

  没有,根本就没有,

  唱歌男对着耳麦说,

  “你瞅我这一天天,唱个歌也能挨揍,憋气!。”

  后排的几个人开始打电话摇人,

  而先动手的几个爷们正站在门口,

  不时朝这么看,

  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些什么。

  这场战斗的总结,

  唱歌男一方完败。

  网管分成两批,

  两伙互劝,

  内容大概就是,

  可别打了,

  消停点吧,

  实在不行咱出去打。

  前面的爷们都坐在客厅沙发上,

  凭直觉他们也在找人。

  此时一个人物终于醒了,

  他大概还不知道身后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一场厮杀,

  很泰然的咪咪眼,看了一圈。

  我也坐下了,

  等待他们之后怎么解决。

  唱歌男对着耳麦喊道,

  “CNM,今天我就是一个闹心,再给你们来一首。”

  过了好一会,

  我这边僵尸13局干完了8局,

  网吧进来几个人,

  打头是个女的,

  黑丝,

  手里攥着手机,

  走到唱歌男旁边,

  “咋了老弟?”

  “你老弟差点让人把眼珠子打出来!”

  这句话是魔兽男说的。

  女的简单听了一下解说,

  走到前面,

  “你们挺NB啊!!~~我老弟你也敢动?混哪的。”

  其中一人答道:“还行,一般话吧.”

  此人接下来就杯具了,

  让那女的一脚踢在了中间。

  “你不能这么打呀!”

  前排另一个爷们出来劝阻,

  被踢得小子彻底玩完了,

  疼的呲牙咧嘴,

  其实蛋疼就是这么回事。

  唱歌男仿佛一下来了状态,

  拿出手机,

  点了一首“美了美了”

  在歌曲的前奏了和这群人一起往前面走。

  方才被人干到沙发底下的小子开了头炮,

  这时候歌正好唱到高潮,

  “我美了美了美了,我醉了醉了醉了!”

  两方只是短暂的一个交火,

  网吧门又被推开了,

  迎面伸出一个秃头,

  “且慢动手哇,咋回事啊?”

  前排众爷们见强援已到,

  个个挽胳膊噜袖子,

  “啥也别说了,就是他们,打,cao的。”

  秃子领着几个人,

  赶忙劝住,

  这时候黑丝来电了,

  “你说怎么整吧,他们上来就打我弟!”

  秃子摆了摆手,

  “别吵吵,咱出去打。”

  两伙人呼呼地走到了外边。

  这时候网管头子如释重负,

  扭了一下身子,

  给大家奉献了一个响屁。

  我穿好衣服,

  准备出去看热闹。

  我推开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而更多的,是杀气。

  两伙人站在树根底下研究着,

  秃子的意思是不要打了,

  大家都有错,

  但黑丝明显不同意,

  她要求前排爷们众集体道歉,

  我悄悄躲在一旁暗想,

  真不冷啊,这天穿黑丝?

  唱歌男不断炫耀着自己的脸,

  “你看,都给我揍成啥了,能这么完了?不道歉不好使.”

  这时候爷们众的一个人走到他前面,

  “还得瑟?你是不是还得瑟?”

  黑丝赶忙凑上去,

  “咋地咋地,还想打呀。”

  我粗略的数了一下人数,

  明显唱歌男一伙占优,

  但爷们众实力应该更强。

  就在我浑身冻得直发抖的时候,

  唱歌男发出一声惨叫,

  “哎?哎!你掰我手指头!”

  “cao!”

  爷们众的打手A给了他一记侧摆,

  正削在脸上,

  跟我一起看热闹的人不禁喊了一声好。

  这场仗算是不得不干了,

  秃子一摆手,

  “上!”

  这一嗓子不要紧,

  能有二十人顿时干做一团,

  但我对秃子深感失望,

  被人一脚踹坐地下了,

  还是爷们众生猛,

  开盘就压住对方,

  大炮子就跟那铁锤一样,

  揍在脑袋上咣咣出响,

  我这一看,

  猛啊,都是狠人!

  晚上刚下了一阵雪,

  地上溜滑,

  打打就摔,

  两人都半跪在地上,

  拽住对方脖领子在那扣,

  脸就跟弹簧似地,

  一会一偏,一会一偏。

  秃子终于缓过气儿了,

  老手就是老手,

  别人喜欢摆拳,这B就是杵炮,

  往脸上干,

  不一会就把对方打窜血了。

  这时候不知道谁摸着屁股兜,

  在那块喊,

  “cao 打吧, 手机没了。”

  这一场硬碰硬很快就结束了,

  爷们众再次力克对手。

  但我注意到,

  那黑丝没了??

  为什么呢,

  难道被人给打没了??

  唱歌男一伙被追到马路对面,

  跑跑就摔,

  彻底溃败了。

  我也觉得好冷,回网吧了。

  喝了一棒子可乐,

  给大家直播。

  最后告诉大家,

  那B还在那睡呢。

  总结:好一场战斗,爷们众就是爷们。

  另外强烈鄙视在网吧唱歌的人,

  看到下场了吧!

  谢谢大家捧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