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工作笔记
工作笔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34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建筑师Rainer Pirker先生

(2012-06-04 21:05:59)
标签:

建筑师rainer

pirker先生

杂谈

分类: RainerPirker

转眼就到了Rainer离世一周年的日子(6月9日)。

这一年里,不计其数的建筑项目设计、施工、投入使用;大量的建筑被评奖或被冠以绰号;广大建筑师抱怨着命苦钱少,当然也有幸运的建筑师得到或大或小的或物质或精神的激励。建筑师越来越多,这个行业也越来越引人注目。

可是这一年来,还有多少人记得建筑师Rainer Pirker先生呢?

借用戴昆先生写《缅怀兵总》的第一句话:很多人都做了一辈子建筑师,只有少数人把一生献给了建筑。(纪念去年离世的北京院建筑师王兵先生的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bcca60102e2ja.html#comment1

相比于中国的王兵先生,奥地利的Rainer Pirker先生,不仅把一生献给了建筑,而且付出了不一样的更为心酸的艰辛,最后在工作岗位上孤独的离去。相比于王兵先生,他没有那么幸运的“赶上国家经济发展的浪潮,出成绩、出作品”。Rainer对每一个接手的项目都投入自己全部的精力,可是真正建成的项目少得可怜。在中国的几个项目应该是他遇到的最大规模,不知道如今进展如何了?但是他的名字却恐怕越来越被人们淡忘了。

 

我是在Rainer离世好几个月之后才得知这个噩耗,始终不敢相信。当时看了不少人写的纪念文章,有真实抓人的,也有看了令人冒火的(不提了)。我也抽空写了一点自己认识的Rainer,但是后来看到SharpForest锋的文章,写的是我最熟悉的Rainer的方面,很周全,很感人;自己写的流水账一般,想想也就没有发到博客的必要了吧。

如今快到Rainer离世周年,我始终没有发现任何杂志有他的专辑,也没有发现任何师生研究他的文章,搜索网络也就是那几篇去年的文章,好寒心。当然,我们自己几个建的微群也没有推广开来。各自都在忙自己的事情。难道Rainer真的要被人们淡忘了吗?

 

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就先把去年写的东西拾掇拾掇,给大伙看看吧。

 

1. We can help you, Rainer

 

认识Rainer Pirker先生的第七个年头,秋天了,早晚凉意渐浓。和往常一样开始一天的工作,给地球上最大的工地添砖加瓦。

当屏幕上出现Rainer去世的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要找人核实!我反复的追问消息的真实性,直到看见转载蓝天组悼词的网页。

当Rainer的头像清晰的出现在面前时,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的难受比别人更多一层。就在前几天,我七搞八弄的好不容易点进了很久没能进得去的Gmail邮箱,一大堆的未读邮件,基本都是无需打开的。在最头上,是Rainer发来的2011新年贺卡。已经太久没有跟Rainer联系了,我觉得应该给他写封信了……还有比这更悲剧的吗?

而更令我难受的是,我给Rainer的最后一封信,是关于他询问一个给他写信的陌生人我是否认识,很遗憾我不认识那个人,只好跟他说sorry。阴差阳错的,我跟Rainer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It's a pity that I can not help you.

心痛。

 

网上搜到了城道的博客写的纪念文章,很细腻真挚。我也于此比较清晰完整的了解到2006年以后直到去世前Rainer的种种经历。我很惭愧,自从毕业后开始工作,和他的联系就非常少。这几年,我做工程,考一注,研究规范,周旋甲方,做着各种喜欢不喜欢的事情。建筑设计已经越来越成为我谋生的一种手段。我常常会在工作的时候想起Rainer,想起他的教诲、他做设计的过程,也会设想一些以后和他的合作,想象自己成为甲方去和他一起实现理想……总觉得再磨练几年,自己就能成事了,不再像当年只能给他画图做模型那么无助了。可是这一切,甚至连跟他说一下的机会都没有了,我恨死自己了。

 

SharpForest锋在知道了老师的事情之后,连夜写出了一篇稿子。情真意切,又一次让我情绪失控。悲伤的气氛绵延了好几天,心里的话却很难成文。身体里的理性小人告诉我,必须接受现实。想想能为老师做些什么,如何让更多的人了解和理解他的设计思想,这些比悲伤更有力吧。

Rainer没有一个固定的助手,大家都是直接与他本人联系。如今他一走,我们都不知找谁去了解他的具体情况。于是,我们几个同学建起纪念他的微群(http://q.weibo.com/509961)。目前的想法是先汇集各处的纪念文字,以此结识所有认识他、了解他、热爱他、感谢他的学生抑或朋友故人。如果由此感染了更多的人来研究他,帮助他:有研究生以他为课题,有杂志以他为专刊,有人帮他实现未实现的项目,有人给他总结一生……如果能实现这些,我们就更为欣慰了。

Rainer很喜欢康的儿子拍的电影《My Architect》,很早的时候还刻了盘送给我们。由此,盛华提议微群的名字叫做 Our Architect,我们觉得还是很恰当的。Rainer也有个儿子,他若干年以后也许会拍一部类似的电影,到时候我们也许能够帮上忙。

Rainer是真的走了,太多的遗憾已经无法去弥补。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帮助Rainer在这个世界上完成一些他未尽的愿望吧。We can help you, Rainer.

 

2. SEU的都市干预课程

 

我也来写一些我所认识的Rainer Pirker 先生。

 

我能成为Rainer的学生真是一种缘分。

2004年4月,南京的春天,系里贴出维也纳艺术大学联合教学课题组的报名通知。我一开始是被充气建筑课题组吸引到的。这组是和奥地利的师生们一起设计并动手搭建一座充气结构的房子来。感觉很好玩啊,当然,这也是很多人的想法。所以,该组很快就报满了。名单出来的时候,我在另一组,名字叫做:

耕作城市(Farm the City)-都市干预(Urban Interventions)。

 

坦白讲,当时是带着对这个题目的疑惑和些许遗憾,来到熙年堂的。有同样感受的应该不止我一个。我记得是陆续有人退出,从最开始的十组到最后完成作业的七个半组(模糊的印象了,有待考证)。我和另外三个女孩分在第一组。

在Rainer 介绍完他的软包(softbag)理论和一些设计实例之后,课程内容很快展开。以南京当时正在建设中的地铁站(1号线)为题,讨论符合城市结构、满足基本功能的新型地下空间的可能性。我是后来才明白,Rainer是想在短短的两周时间内,通过一个概念性的题目来展示他一贯的设计理念。但实际上,对于学生而言,理解起来不像充气建筑那组的任务那么直接明确,我们是在不断的迷糊,再不断的“恍然大悟”。总的来说,我们这一组还是很努力,人员搭配也合适,各有所长。当然后来才感觉到,运气也是比较好一点。

开始动手第一天,Rainer就布置了感觉完成不了的任务。记不清他是要求我们做几个概念实物模型了,反正我们觉得一晚上能做出来一个就不错了。为了凑数,动用了大量废旧物资,瓶瓶罐罐绳头线脑的,全上了。最后还差一个方案。不记得是谁画了几个泡泡还是怎么回事的,大伙商量怎么把它变成一个方案。我就突然联想到冯格康那个搁着小物件的夹层立面了。受其启发,赶紧跑到苏果超市找到架子上最便宜的灯泡,领了一兜子回来,找个桶装上,最后一个概念方案完成。

第二天评图的时候,没想到Rainer对我们组的成果很感兴趣,尤其是那个灯泡桶。后来的工程合作才明白,那个构思和他的设计理念最为接近,也算是巧了。Rainer 让我们把灯泡方案和一个悬挂式的概念结合一下,继续深入,给我们画了一些草图。有几张留在我的笔记本上,很珍贵。不知是不是Rainer也没想到我们这组真的完成了他规定数量的模型(别的组好像数量都不够),第一次评图后,他就给我们4个女孩一个称号:Power Girls。

Rainer一直很强调实物模型和图纸的同步深入。中间阶段,我们曾经畏惧实物模型的无法表现,把设计思路简化转向另一个方向,结果那次Rainer很不满意。从此我们再不敢退缩。与后来的工程感受一样,Rainer就是这样一个执著的实现自己理想的人,很坚持,很肯定,不容犹豫。在这一点上,他自己并不是一个softbag,而是一个硬盒子。

关于整个课程教学,SEU的老师们好像有专门的文章论述,发表在某一期杂志上(世界建筑2005/03)。我不想再赘述。

这一年暑假,含我们在内共有三个组的成果被要求继续深入,图纸和文字更为完善,同时还诞生了3个超级大模型。送往北京参展的那天晚上,成贤街上蔚为壮观。(可惜的是,展览结束之后,模型没有精力和财力运回来,现场处理掉了。)送去参加的展览是“首届中国国际建筑艺术双年展”,大伙一起得了一个集体奖——“学生作品荣誉奖”,整个课程也算有了一个不错的结点。

 

3.在维也纳做天印项目

 

天印是我在Rainer的指导之下参与的一个实际工程,南京的项目,工作地点在维也纳。

这个项目更普及的名字是2003年左右开始筹建的 “四方美术馆”,这是其中之一。另一座是霍尔的设计,也在中途因故搁置过,不过目前确是盖成了,最近在筹备首展了。其实当时还有更大范围的一个活动:中国国际建筑艺术实践展(CIPEA),天印也是其中之一吧。不知道CIPEA的项目最终有多少建成,如今“天印”还有可能实现吗?如果真有一天能按原先的设计付诸实施,作为Rainer的纪念馆也算是贴切的。

天印(Heaven’s Seal Culture Club)的名字是Rainer的设计意图。他用一句“DIG THE HEAVENS”来表达他的思想,在整个设计里面亦贯穿始终。而选择“印”这个词,多半是因为业主当时考虑这一座建筑是以展示中国书画为主(霍尔那座是当代艺术),Rainer想迎合一下吧。当时没对这个名字琢磨太多,如今想来,不免有些凄凉宿命的联想。但不管怎样,我还是习惯称呼“天印”这个名字,就跟直接称呼老师的名字Rainer一样,是一种习惯,也是Rainer自己的意思吧。

 

我参与天印项目的方案深化阶段,大约2个多月的时间。Rainer之前已有了方案的构思和体型。当时他的工作室里面有个助手叫做Mathias的,主要负责建模。Rainer和Mathias在电脑前推敲体型的变化和标高等等的调整,偶尔会把所有人叫上,筛选一下方案;我和盛华,主要负责在Rainer的指导下将功能细化,使其符合国内规范要求,最后整理完成项目的陈述文本。其间,我们和Rainer他们有不能达成共识的地方,就会与南京的合作方SEU的张老师通个电话,讨论商定。大致的过程就是这样。

 

11月初,两个基本没出过远门的女孩,飞到美丽的维也纳,既惊喜又未免有一点胆怯。而Rainer给了我们贵宾级的待遇:亲自开车到机场来接并去吃丰盛的维也纳晚餐,把自己的公寓腾出来给我俩住自己搬到年迈的老母亲那里,亲自领我们从公寓走到工作室并在每个节点给我们指出标志物,亲自带我们去市中心“一日游”……Rainer曾经在Hans Hollein的事务所工作过,所以他除了带我们去那些经典的景点之外,还特地带我们去看霍莱因的名作蜡烛商店,还给我们指出另一处他的不那么出名但是也做得很好的店面。

刚到的一星期,一边倒时差,一边跟着Rainer到处参观。所到之处,Rainer喜欢的他会详细周到地介绍每一个设计的细节,遇到不喜欢的,他会明确的说出来,哪怕是个挺红的建筑。Rainer就是这样,坚持自己,从不妥协。可能是有伊斯坦布尔的经历,他很喜欢土耳其餐,也带我们去吃。路上突然想到一个什么好地方,脸上会露出孩童般的笑容,领着我俩在小巷里寻找。终于找到可以推开的巨大木门,得意的让我们去看。那天是某一个艺术院校的Party,在一个舞台气氛的大空间里,光线、烟雾、音乐都很迷人,所有的参与者都像走在油画里。

就是在吃饭时,Rainer也不忘考考我们。他先在餐巾纸上画出他去过的城市的图形,包括上海、南京等等,然后一边说你们也来Vienna几天了,一边递过来一支笔。我画出多瑙河的流向,再画出以Ring Road为主干的蛛网状道路,Rainer点头表示还可以,再接过来补上几笔。他脑袋里思考城市、建筑与设计的那个部分一刻也闲不住。

我们和Rainer争论最多的就是关于国内的规范。比如说地下车位的尺寸:按照国家标准,极限是2.4米宽;按照南京市地方的规定,当时是要求2.8米宽(现在不太做南京的项目了,不知有变化没)。Rainer说奥地利是2.3米宽就可以,还翻出大部头的书给我们来证实。大家互不相让,就给张老师打电话。结果张说,最好做3米。我们就在旁边偷笑。Rainer无奈接受了我们的做法,但是在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又抄起桌上的便签纸,给我们画在欧洲的常规车位布置方法。他认为,大小车位按比例设置才是最经济的(这个合理但执行起来难);靠柱子的车位和靠墙的车位应该不同(这个国标里面也是同样的,大家都考虑到了)。吃完饭,他还特地领我们去看欧洲的地下车库是多么的经济合理,特地步量尺寸以说服我们:一定是中国人的车技太差了才要那么大的车位。

关于防火规范,更是很多不易沟通的地方。后来,张老师的电话也不管用了,Rainer直接让我们把中国的防火规范译给他看。艰苦卓绝的翻译工作之后,我们俩接受了以德语为母语的Rainer的逻辑性提问。一开始还能辩解几句,后来完全是站到他那一边去了。咱们的规范还真是前后逻辑不通啊。中文就说不通,怎么能让我们给翻译通了呢?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国内的现行防火规范是参考了各个国家的消防要求杂糅起来的规范,可以说是最严格的规范,因为基本是取了个交集。就跟结构规范的若干种安全系数一样,规范本身是严格又安全的,即使不合理,那也只是做得过了。可是过严的规范并没有挡住来势汹汹的火灾。突如其来的大火又会增加若干新的规定。虽然是无从寻找逻辑的规定,但是作为建筑师,必须去执行。所以,Rainer即使赢了辩论,仍然得遵循那经不起过多推敲的规范。无奈的摇头,沉默之后,他半开玩笑的说,天印是私人业主盖的,为什么还要执行公共建筑的规范呢?脸上露出孩童般淘气的表情。

熟悉规范的过程也是Rainer熟悉中国国情的一部分吧。毕竟这是他在中国做的第一个项目,他很投入的做这个项目,也看得出来他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Rainer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地上部分的形体和空间的推敲上,为了保证整体进度,他把地下餐厅部分以及餐厅顶部的景观部分交给我去深入。这一部分的内容展开写又是长篇大论,这里就挑感触深的点一下吧。整个过程类似在学校做课程设计,Rainer既是一位循循善诱的好老师同时也是一位不放弃自我理想的有追求的建筑师。他先让我放开做,按自己的思路发展,然后不断地加以引导,最终得到他所期望的设计。他也很能接受学生的意见。记得某一个过道处的设计原先我俩的观点相去甚远,两人争执不下。我出其不意的从兜里掏出一把卷尺,比划给他看。他很快接受了我的意见,并夸我是个合格的建筑师,哈哈。

餐厅的内部空间做到最后,他自己有很细致的空间构想,甚至包括家具和陈设。有好几次加班赶图,我看他自我陶醉在某个家具的设计之中不亦乐乎,完全不顾整个设计的进度,我心里虽然着急,可是看着他孩童般的表情也不忍打断,真是伤不起。最后的地下餐厅设计,内部空间很条理、逻辑,方整好用,又不失院落的趣味,大家都挺满意的(后来理解了,这一块设计正符合了他“规则的照样动态”这一理论)。而餐厅的顶部是微地形景观,与地上建筑的结合也很有机。虽然设计过程中我很大一部分时间完全误解了Rainer的意图,惹得他发了好几次火,但是自从某一天茅塞顿开之后,我的工作效率突飞猛进,Rainer也很开心。相对于地上建筑,这一部分的设计完成得还是较为顺利的。

 

在维也纳做天印项目的时候,Rainer的工作室里还有一个葡萄牙的女孩,叫做Ines的(e上还有个^)。她一直在做一个阿根廷项目的文本,据说是要出书的。有一阵子我份内的事情完成得差不多了,Ines那边又不太来得及,Rainer就让我帮她的忙。我得以有幸接触Rainer的这个有趣的建筑,既理性又感性的设计。Ines给我讲要求,我去画。其实我也就做了一些很基本的体力活,可是Ines觉得我弄得超级快,惊讶不已,于是又分给我一些别的。我在国内经常被人嫌弃画得慢,到这里反倒成了快手了,小得意了一把。

也不知那本书正式发行了没有,那座有趣的建筑盖成了没有。有需要我再单独写这个项目吧~

 

在维也纳工作的日子里,辛苦又开心。很不好意思的是,很多次熬夜并不是为了画图。为了完成天印的文本后能去欧洲的其他国家旅游,我们只能利用业余的时间去搜索资料。Rainer在这方面也十分理解我们的想法,他尽最大的可能给我们两个女孩留足了集中旅游的时间,差不多占到了这次签证时间的四分之一,平时周末以及节假日时他也尽可能的让我俩去周边短途游玩,甚至开车捎我们到目的地。无话可讲,他真是个好人。

 

我和盛华的这次欧洲(以维也纳为主)之行,兴奋、劳累、紧张、充实、开心,绝对是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幸得当时有一本流水账似的日记本,半涂半写记录了日常点滴,如今得以场景再现。盛华也记了一本,也期待看到她的回忆。

 

最后说下语言问题。在这方面我是十分愧疚的。虽然过了英语六级,但是和Rainer他们交流起来还是有问题的,尤其表现在日常生活的聊天中。工作的时候,毕竟建筑师们有更多交流的手段,基本能达到无阻碍沟通。而日常的聊天,我有很多听不过来的地方,有错过、有误解。Rainer是个开阔的人,聊的话题很广,也很有趣。盛华的听力和口语比我强很多,所以也期待她的更详细生动的记录。

 

 

4. Softbag 与 Hard模式

 

网上流行过的段子:

西泽立卫:有一次我在伊东丰雄家里喝酒,伊东先生有些醉了,他突然一下捏扁了手中的铝合金啤酒罐,举着对我说:建筑应该是这样一种状态。我吓了一跳。我举起桌上的威士忌酒杯说,这个不行吗? 伊东摇头。我又举起了清酒酒杯,伊东还是摇头。我好像一下悟了过来,理解了伊东建筑的本质。

网友的回复各有不同,我是很自然地想到了Rainer的Softbag,他的设计哲学。

Rainer是一个很难得的有自己设计哲学的建筑师,光这一点,就可以让他从一群所谓的先锋建筑师里面跳出来。有自己风格相对容易,但是上升到哲学层面还是很难的。Rainer不仅做到了,而且总结得那么精辟而不难理解,是我喜欢的风格。

可惜的是,Rainer的Softbag来到中国并没有很快很好的适应中国的“Hard模式”。他的天真和固执永远无法应付不按常理出牌的甲方,他无法理解“中国国情”到底是什么深刻的含义。

因为后来和Rainer先生联系较少,不知道他在中国的项目还有几个?这部分内容希望有清楚的人来介绍。我在这里只能祝愿项目都能实现、建设方们多多保留Rainer的设想。等项目建成后,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国人知道,曾经有这样一位执着善良的奥地利建筑师,为中国的建筑事业增添过一抹鲜亮的色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