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基甸
基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395
  • 关注人气:4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AAAS的统计调查结果为何跟柳巴/拉森的不同?

(2014-03-11 21:58:14)
标签:

基督教

科学家

信仰

上帝

基甸聊天

AAAS的统计调查结果为何跟柳巴/拉森的不同?
   ——回应@张鹤慈等

AAAS的统计调查结果为何跟柳巴/拉森的不同?

基甸

昨天,在我给出基甸聊天《今日美国科学人有60%是基督徒》( http://t.cn/8F3Wh1E )里面的宗教信仰细分数据(http://t.cn/8s75I3i )之后,在我的微薄博上突然涌现出一大帮反基督教人士,上来留言评论。除了一些不给理由就指责我“造谣”、”撒谎“及纯粹谩骂/污言秽语/人参公鸡的评论外,其它主要就是转下面这个评论:

//@张鹤慈: 什么叫做科学人?美国心理学家詹姆士•柳巴1914年随机调查了1000位美国自然科学家,其中58%“不相信或怀疑神的存在”。同一调查在1996年重复了一次,得出60.7%的类似结果,美国科学院院士中这一比例高达93%。肯定回答不相信神的比例从52%升高至72% //

看样子是这个评论引来的这么多的激动的(以为又逮着基督徒造谣了的)反基人士。尽管我在微博上给出了AAAS网站上英文报告的全文下载链接(http://t.cn/8shSvNj),上面这条评论仍然不断地有人转发。看来上来骂我“造谣”、“撒谎”的人似乎把上面这条作为我造谣撒谎的证据。其中也有一位(只有一位)在评论中说“你说的跟柳巴这个明显有冲突,到底是谁在撒谎?”我跟他解释了二者何以有不同之后,他说“反正我就是不相信你”。到这里我有点要笑场,想跟这哥们儿说没关系,你不用相信我,这个统计结果不是我做的(我做的唯一的事情不过是把报告里面的一个表格翻译成中文了),是AAAS(与Rice/莱斯大学合作)做的(以下简称“AAAS的调查/报告)。AAAS(美国科学促进会)是什么组织,你可以去查查,看他们是否有可能为了传教而撒谎。。。可这时我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回复他了,新浪说是对方设置了不让我回复(就是说把我拉黑了?——不过他不是唯一的一个,昨天来的相当多的反基人士都是这个情况。。。)。
 
因为不但在微博上被拉黑,而且微博有字数和链接等限制,我就再在豆瓣这里回应一下吧。

@张鹤慈和转他的帖子的人,我怀疑根本没有听我的那期基甸聊天( http://t.cn/8F3Wh1E )。因为我在其中不但特别谈到统计调查数据可能有不同的方法、受访人群,所以大家都不要把这类数据看得太重,而且我专门提到了柳巴调查(包括1996年拉森等的重复——@张鹤慈给的这些数据在中文网上最早是方舟子贴出来的),甚至实际上我介绍AAAS的结果本来就是因为这个更新的结果跟柳巴/拉森调查的结果不同,这个更新的结果明显表明网上流传的(出自方舟子的)“大多数美国科学家都是无神论者”的说法从统计学上说是有问题的,至少不符合AAAS的这个更新的调查结果。

除了在这期聊天里面以外,我在一篇题为《科学已经证明上帝不存在吗?》的旧帖里面也谈到柳巴调查及拉森1996年的重复:

=========================

尽管在科学方面有杰出成就的科学家并不一定就有正确的宗教观,一些无神论者还是喜欢引用诸如“在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只有大约7%信上帝 ”这样的数据来佐证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冲突。实际上不但历史上那些现代科学的奠基人、当时最优秀的科学家大部分都是笃信上帝的基督徒,近、现代杰出的科学家中信仰上帝的也并非凤毛麟角。关于科学家的宗教信仰的调查结果和统计也证实了这一点。1901-2000年获得诺贝尔奖的自然科学家中大部分是信仰上帝的有神论者(包括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等)。[1] 1997年拉森(Edward Larson)等人重复了1916年柳巴(James Leuba)所做的一个关于科学家的宗教信仰的调查,并在《自然》杂志上以《科学家如今仍然持守信仰》为题披露了调查结果。他们的结果表明这八十年间科学家中相信上帝的比例并无显著变化。[2] 所谓“美国科学院院士中只有大约7%信上帝”的调查结果,主要是因为拉森-柳巴调查问卷的提问方式造成的歧义——调查所提的问题是“你是否相信一个人格化的上帝”,或者说相信一个可以跟人彼此沟通的上帝,而不只是“你是否相信上帝存在”。但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存在不等于不相信上帝存在,更不等于相信无神论。(1997年接受这个调查的院士里面已经有人表示自己并非是无神论者,回答“不信”只不过是因为对“人格化”的定语不认同而已。)[3] 其实科学家不信上帝的原因可以有很多,比如觉得基督徒虚伪、不喜欢教会的“清规戒律”、误解了基督教的教义、或者曾经被基督徒前女友伤害,等等。科学家不信上帝不一定是因为他们认为信仰上帝跟科学有不可调和的冲突。不同意两者彼此冲突的优秀科学家也很多。[4] 

注:

[1]参见云儿《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宗教信仰》https://www.ai-kan.net/?p=90735 

[2]Edward Larson and Larry Witham, “Scientists Are Still Keeping the Faith”, Nature, April 3, 1997 

[3]参见基甸《杰出科学家中有多少信上帝?》https://www.ai-kan.net/?p=90803 

[4]参见《部分著名科学家论科学与信仰》(新民译)https://www.ai-kan.net/?p=90742 

==========================================

(两点说明:一是@张鹤慈说柳巴调查时1914年做的,我看到的资料是说1916年做的,不过这对这里要讨论的主旨影响不大。二是我看到的拉森等人的结论是“八十年间科学家中相信上帝的比例并无显著变化”,而@张鹤慈强调“肯定回答不相信神的比例从52%升高至72%”,诠释似有不同。)

回到主题,AAAS的调查跟柳巴/拉森的到底有何不同?一是很显然,时代不同。柳巴是100年前做的,拉森氏18年前做的,AAAS的是今年(2014年)2月才新鲜出炉的。二是抽样调查的受访对象不同。拉森的的调查限于美国科学院的院士,而AAAS的调查对象是更广泛的scientists(科学家/科学人)。AAAS的报告(http://t.cn/8shSvNj)里对谁才够格被称为scientists有很详细、严密的定义,大家可以去看看。我相信他们的选择标准更有代表性、更科学。所以100年(或18年)后的调查结果有不同,有很多可能的科学解释,比如上面提到的柳巴/拉森问卷的已经广受诟病的“人格化”问题,或者是受访人群不同带来的差异,也有可能是100年(18年)过去美国的scientists中基督徒和有神论的比例真的提高了,等等。AAAS做这个新的调查,也是在很清楚柳巴/拉森调查的情况下做的。我想他们也正是因为柳巴/拉森调查的缺陷才另起炉灶、改进方法来做的这个新的调查。他们的报告里的很多分析我还没来得及细读,也许里面对他们的结果跟柳巴/拉森的结果的不同也有解释。所以两者的不同并不一定是因为其中一个是“撒谎”、“造谣”,而是如我在聊天中所说,统计调查结果很多时候会根据方法不同而不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