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五河花田半亩
五河花田半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108
  • 关注人气:4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组诗《灰鸽子白鸽子》

(2018-12-29 12:28:26)
标签:

花田原创

中山装

 

灰色的、藏青色的

卡其布料。四个口袋

 

母亲将它叠好,摆放整齐

桌子上方是父亲的遗像

 

照片上的父亲,就穿着

桌子上藏青色的中山装

 

略微不同的是

 

照片上,父亲的中山装口袋

别着,一支钢笔

 

 

 

 

父亲患痒疾已久。七十岁的时候

尚可每晚自己挥笔疗伤,在八十有余

之年借助一台收音机频率。治顽疾

 

第一次,目睹父亲

用麦秸煮水疗痒

第二次,母亲讨来偏方

涂抹膏药,未果。之后

 

父亲常常把自己置于高温的盐水中

疗痒。在失眠和未失眠的状态下

 

痒成了父亲最难治愈的病

 

直到父亲去世以后。我又遗传了

父亲。在夜深人静,一些痒如

 

植物的叶子,毫无征兆地潜入

我的身体。发芽,开花

 

和父亲在世时一个样

 

 

 

房子是空的,风吹的时候回声

也是空的。空和空在隔空交谈

有时候,尖着嗓子

 

有时候,像两个久别重逢的人

抱头痛哭。空隔着窗户

看花椒树掉光了叶子

 

空想到村里走走,看看

留守的孩子,年迈的老人

和他们说说话。即使他们听不懂

 

空犹豫的时候

“哐啷”一声,风吹开了

一把锈迹斑驳的锁。

 

 

 

与母亲

 

大风一吹,眼睛疼了一下

不是沙子。我想您了

母亲。我掏出捂在胸口的鞋

 

每次,逛商场总是会为您找鞋子

大的,小的。只要适合您的脚

可是,到现在我还是没有给您

买到一双合脚的鞋子。

每想到此,我的眼睛就疼

 

村子越来越近,我的眼睛

也越来越疼痛。我知道

您看不清鞋子的颜色,也不会在意合不合脚

您只会握住我的手。不愿意松开

会说,丫头啊

娘有鞋穿,每一双都刚好

不咯脚。娘啊,我的眼睛怎么又疼了?

 

 

灰鸽子,白鸽子

 

咕咕,咕咕,灰鸽子在叫

白鸽子也在叫。无花果掉了一地

 

太阳偏过头顶了,大姥姥的出

出殡时间到了。有的人哭

有的人忙着,放鞭炮,摔老盆

摆仪式。棺木下面,众人跪地叩拜

 

喇叭吹吹打打,穿丧服的掩面

最小的孙子抱遗像。跪在最前面

奶奶说,大姥姥好命

死的时候。有三个孙子

 

春风辞

 

午后,路过龙河边

有人在水边钓鱼,春风一度

吹过。桃花就开在岸边

 

和一些认识的人打招呼

也有陌生的面孔,我全当都认识

微笑着点头。

春风继续吹,桃花烂漫开

哎,这春天!

 

救赎

 

她把云朵想成浮萍。夜色中

传来夜莺动听的歌声

此时,月光刚好。

 

她把月光揽在怀里。谁能

比这月光更懂得人间悲伤?

她满怀忧郁,拒绝疗伤

 

她怀抱月光,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她要走向黑暗

她要让,夜晚明亮起来

 

旧居

 

大舅家在村东,二舅家在村西

大姨家的屋子有木窗子。七岁那年,我捅破过窗户纸

八岁那年,我从窗户里爬进去,打翻一只碗

大姨夫好脾气,从不骂我。姨哥说。

 

姨哥头发白了,他的儿子上大二

他说以前的屋子都是土坯房

几根毛竹就能撑起一片冬暖夏凉

 

我就出生在姨哥说的土坯房,带木格窗

母亲手巧。把父亲写过字的纸

剪成窗花,贴在窗户上。土坯房又亮堂又好看

 

和老于聊天

 

于是一个县城的退休老师

我有时候喊他老师

有时候喊他老于

 

他的年龄也可以做

我的父亲

 

他只喊我名字

他每周都会给我打电话,或者

到我办公室坐会

 

我们关上门聊天,会说文学。

有人的时候就沉默着

或者装作看书的样子

直到来人走了

我们的话又多起来

 

他说话口无遮拦

像个孩子露小虎牙

 

我则学着老练,把他批评一顿

好像我比他大

他一点都不生气,聊着聊着

就像父亲一样说,你能不能

允许我抽一支香烟?

 

 

河边有些鸟在唱歌

 

它们叫什么鸟?那么

开心。在柳树上跳来跳去的

 

路过的人停下脚步,但没有人

打搅它们。好像它们也不怕打搅

 

三叶草开花了

花有紫色的白色的

 

我想起小时候,在墙角

摘下过一片叶子含在嘴里。他们骗我

 

说那是甜的。就像现在鸟儿在唱歌

小时候,他们却告诉我鸟儿在叫

 

鸟在叫。是的

他们听不懂,三叶草是苦的

 

可他们却偏偏告诉我是甜的

 

诊所

 

来诊所的人,都是王家村人

找大姐看病的都是穷人。大姐号脉,看小病

给腿脚不方便的人上门打针

 

大姐开的药方都很普通,便宜

适合农村留守的老人,儿童

 

村西的王大爷七十三了。患骨疼病已久

吊水,打针,吃药三年

疼的时候,哭爹骂娘

 

在诊所。王大爷从不说疼

好像,大姐的诊所比止疼药更管用

 

 

 

在草原

 

一群人,一群牛

草地无边,白云变幻

 

五月离夏天很近,草原上

没有盛开的花海。我是那个早到的人

赶在花期孕育的五月

 

一群人,看一群牛吃草

零星的花朵和我的心情一样

我默念着你的名字

 

一朵白云飘进一朵白云的白色里

雪山那么近。那么远

 

在草原,那么多人

却只有一个人

看见野花是淡黄色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草木之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草木之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