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化佛刀客
化佛刀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071
  • 关注人气:6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牟定小红帽

(2013-08-10 11:00:32)
标签:

转载

分类: 美文
原文地址:牟定小红帽作者:余继聪收藏阳光

牟定小红帽

余继聪

  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是1994年,那时说起牟定和牟定人,楚雄人总是会说“小红帽”“牟定小红帽”,很羡慕和嫉妒的样子。我不知道“小红帽”的说法典出何处,但是却知道“小红帽”是指“红、红火、走红”的意思。

  牟定县在楚雄州的十个县市中,最出人才。九十年代前后,楚雄州的领导中,很多是牟定人,退休了的州长、彝族普联和是牟定人,在任的州长、彝族罗正富也是牟定人,他老家村子在楚雄人用的自来水来处九龙甸水库边,从州教育局长位子上升上去的市委书记、副州长杨成彪也是牟定人。还有全国最高检察院副院长姜兴长也是牟定人。罗正富早已经当选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早已经担任了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

  这些人,我一个都不熟悉,但是这些人中,杨成彪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罗正富则总听到我身边的熟人谈起他。

  我工作的民族中学比邻州教育局,每年新生入学,举行开学典礼,学校都会请州教育局的领导和州民委、民宗局领导到学校来给师生们讲话。有一年,曾经邀请杨成彪来作过讲话,当时他是州政协主席,住在与我校一墙之隔的州教育局宿舍区,打开球场边的小门,不用五分钟,他就走到了我校礼堂。我坐在台下,怀着很激动、很兴奋、很崇敬、很感动的心理,从头至尾认真听完了他的讲话。

  此前,我经常听人们很羡慕很敬佩地谈起他,却从来没有这么近地见过他,更没有当面听他讲过话,此时得以见到他,近距离听他讲话,我感到很幸福。同事熟人们经常会说起他,说他是楚雄州第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生,而且两个儿子也很成器,一个考取清华大学,一个考取同济大学,这在楚雄州很罕见,在领导中就更加罕见。到我毕业参加工作那时,楚雄考取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人还屈指可数,影响最大的楚雄第一中学,也要几年才能有一两个人考取北大和清华,历年来总共也没考取过几个。

  我是一个从大学出来直接参加工作的人,很羡慕能够进入一流大学的人,很敬佩学者型的领导和学习型的家庭。像杨成彪这样的领导和他这样的家庭,我万分敬佩。

  他是一位性情型的领导,性情中人,文章也写得很好。他那天用散文的优美语言,饱含感情的散文语言,给我们讲了他怎么教育自己的两个儿子,还讲到了自己当年的求学经历。

  当官的人,由于频繁出差,无暇监管和教育子女,小孩读书往往不成器,但是杨成彪在楚雄州官员中是个例外,两个儿子很成器。他饱含艰辛和感情的话说,他当楚雄市委书记、副州长那些年,虽然工作极其繁忙,不过每天晚上回到家,他还要不顾疲惫,陪着看书做作业的儿子到很晚,晚上十一点后,他还亲自煮晚餐给还在看书做作业的儿子吃。

  杨成彪老师说,他当年读书时,家中极度贫穷,考取楚雄一中,家里拿不出一文钱给他,万般无奈,他只好徒步由牟定县走到楚雄来,想到学校看看有没有办法继续他的求学梦。从牟定县到州府楚雄城,六十多公里路,走了一整天。到学校后,老师很同情他,让他先安顿下来,先读着,看情况再说。其间,由于他勤奋努力,学习成绩优异,楚雄一中评给他最高的助学金奖学金。周末,他经常到果园里替人家挖栽树的塘子,或者到车站帮人家上货下货,这样他可以勉强凑足每个月六元钱的生活费。

  由于眼界低,要考虑家庭经济,也没有杨成彪老师那样的胆识和冲闯劲头,我当年高考,分数虽然远远超过了重点大学录取线,报志愿时却没敢报北京和上海江苏浙江等我梦寐向往的地方的大学。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改变对北京和上海南京苏杭的向往之情,对曾经考取这些地方的大学去读书的人总是很羡慕,由衷敬佩。

  经过多年不懈读书和写作,像挖老坂田一样勤奋,我在写作上略微取得一点成绩,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史小溪老师,楚雄文学泰斗芮增瑞老师,总是激励我要有上升和突破,要多向外面的世界冲,多给北京和沿海地区的杂志投稿,说只有不断冲击北京、上海、南京等沿海地区刊物的作家才有出息,并且暗示我,我有冲击北京和上海江苏等沿海地区文学刊物的这个潜力。我把这些勉励的话牢记在心。但是却觉得希望很渺茫,许多作家梦寐以求冲击北京上海的文学刊物,但是终其一生,都无法在北京上海的文学刊物发表一次文章,我,一个西部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毛头小伙,怎样冲击北京上海江苏的刊物呢?

  但是,听了杨成彪的讲话以后,我增强了攻克北京的文学刊物的信心。他在几十年前,那样差的条件下,都要考取全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我在几十年后的今天,要冲击北京的文学期刊,总不会有他难,总会有希望的,何况北京的文学期刊我知道的也有好几家,何况我还很年轻。

  最好的一个朋友,他们家与罗正富家是亲戚,时常听人说起对罗正富的各种看法,彝州楚雄彝家人中出了这么个出类拔萃的人才,确实是楚雄人、楚雄彝家人的光荣。我好朋友的亲戚是罗正富,我也觉得光荣。

  有一个同事、直接领导与罗正富家是亲戚,她丈夫的老家是牟定,姨夫是罗正富。她是我高中的师姐,对我很关照。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闲谈中说起州长罗正富,真是巧了,她告诉我,我初中同班同学、好朋友李强正好在罗州长家做男保姆。我很诧异,她告诉我,李强家与罗正富家是亲戚关系,李强的奶奶是罗正富的姨妈。

  她告诉我罗正富为官很清廉正直,从来不以权谋私,她给我说到一件事来证实。李强的弟弟当时师范学校毕业,罗正富也没主动帮他在楚雄城里或者城郊的学校里找个工作。李强的弟弟想请托罗正富帮忙,在楚雄城里或者城郊的学校里找个工作,就给凑钱给罗正富买了一辆赛车型的自行车,大概六七百元钱一辆的。罗正富很生气,义正词严地教育了李强的弟弟一顿,说国家把他从一个乡村彝家娃娃培养成师范毕业生,就应该到那些最需要教师的山区小学去工作和锻炼。于是李强就被安排到了山区小学去工作,一直到师姐她给我说起此事时,李强的弟弟还在山区小学。

  罗正富为官清廉公正,但是,其实他很珍惜亲情,不是六亲不认。我工作第二年的冬天,李强结婚,罗正富就抽空去了。

  李强家在团山水库边,那里风景优美,我们读初中时,班上曾经组织去那里植树造林,楚雄人爱到那里去野炊和游玩,特别是近几年来,去那里“农家乐”休闲的人特别多。

  我骑单车去李强家做客,得以接近和近距离观察罗正富。楚雄人家办红白喜事,都是摆松毛席,就是铺撒青松针为席子,以铺撒在地上的青松毛为席子,在上边摆菜碗。那天吃晚饭时,我们的松毛席刚好与罗正富他们的松毛席邻近,我得以见到真实的罗正富,他完全是一副很朴实的农民或者说乡村干部的模样。我很敬佩这样的不失农家子弟本色的干部,这样的人做了干部,他才会较多考虑农民,为广大的农民谋福利。

  据李强说,每年李强的奶奶过生日,罗正富都会抽空去祝贺,李强的奶奶生重病,罗正富也都会到他们家去看望她。

  参加工作至今,处得最好的同事、好朋友、男的就是牟定县天台街的人李明华,我因此知道了牟定有个猫街。

  刚参加工作那几年,单身汉,又刚刚由农村进城定居,吃不惯学校食堂的饭菜,有时买点食堂的饭菜,就到街边商店里买咸菜来下饭,其中最爱吃的就是牟定县天台街生产的天台油乳腐,很好吃,我对牟定逐渐喜欢和向往。

  楚雄彝州的各种庆典活动,最爱播放一首很有情调的彝族歌曲《正月十五赶猫街》,“正月十五赶猫街,我在猫街等着你……”很好听,很欢快,很浪漫。有人告诉我,这是牟定猫街的一只曲子,我对牟定更加神往。

  后来谈恋爱,认识了永仁县的她,与她结婚,就经常来来去去经过牟定,到了猫街,就很兴奋。猫街是一个躺在山窝子里的小镇,四周山上林木葱茏,高大的雪青色杉松,楚雄人叫杉老树,长满逶迤起伏的许多山头,杉老树大致都是雪青色,但是层次还是分明的,由深青色到淡青色,有的深青,有的淡青色,有的白如大雪覆盖,有的白如微雪覆盖,有的只如笼罩着一袭白色轻纱青衫,有的如淡淡牛乳或者梦幻笼罩着青杉松……

  每次过猫街,我都会想:是谁在猫街等着我呢?是一位彝族阿妹吗?或者不是等着我,那么她是等着谁呢?也许是一位小伙子,在猫街等着他的情妹子。但是因为这是一首温柔的情歌,所以我总觉得是一个姑娘、女子、阿妹唱给她的情哥哥的情歌。猫街是彝族聚居乡,那么,唱情歌的她定然是一位穿花鞋、花衣的彝族姑娘了,她在猫街等着谁呢?是一位彝族小伙子吗?他也唱“正月十五赶猫街,我在猫街等着你……”吗?到了正月十五赶猫街那一天,他来赴约了吗?或者她来赴约了吗?他们各自给对方带来了什么呢?一花篮山茶花吗,一捧苦涩甘甜的野橄榄吗,还是其他什么呢?

 [转载]牟定小红帽

  他们在猫街的这个小窝一般温暖静谧的小坝子里,做些什么呢?他们一起开心大胆地跳脚吗,一起漫山遍野摘寻野橄榄吗,一起温柔缠绵对情歌吗,还是一起相依相偎在遮天蔽日的杉松、麻栎树、麻栗树林里极尽温存呢……

  牟定境内,路边和山坡山林里生长着密密麻麻的野生橄榄和山茶花,从楚雄过去,一直到元谋县境内,沿路都有,一坡坡,一树树,圆溜溜,小巧精美,煞是诱人。野橄榄苦涩苦涩的,但是吃一口橄榄再喝一口水,却回味甘甜绵长。不是因为其吃起来首先是清清的苦涩,回味起来也不会如此绵长甘甜。这很像爱情的味道。爱情也是先苦后甜,唯其难得,所以才回味甘甜。长途赶路的人,口渴难当,但是走在楚雄特别是野生橄榄很多的牟定和双柏县境内,绝对不会有此痛苦,可以沿路走,沿路摘橄榄吃。吃个橄榄喝口路边泉水,那种舒爽和享受感,非外人能够感觉。

  行走在牟定县的橄榄路中,我总是会想起那一首彝族情歌“送妹送到橄榄坡,摘个橄榄妹揣着。吃个橄榄喝口水,橄榄回甜想小哥……”。因为有了橄榄,有了满山坡的野橄榄树,满山坡一树树的银白剔透或者略微泛出玛瑙红的野橄榄,彝家山野、坝子和村寨显得如此美丽和浪漫,彝家姑娘和小伙子的爱情显得如此浪漫甜蜜!

  彝州楚雄境内许多山上密密麻麻长满野山茶花,牟定境内也一样,每年腊月里,山茶花就凌寒绽开,她们粉红、粉白、大红、水红的脸,总是会使得肃杀严寒的隆冬一下子温暖起来,热闹起来,喜气洋洋起来,浪漫起来,好看起来。山茶花一直要到暮春甚至四月初才彻底隐藏起她们粉粉红红的笑脸。

 [转载]牟定小红帽

  如果说橄榄叫人觉得彝山牟定的路一路甘甜美味、一路回味无穷,那么野山茶就是叫人觉得彝山牟定的路一路美丽诱人、一路芳香,叫人感觉似乎是走在一个美丽、原初、野性的大梦中。美色、美香、美味,牟定境内一路都很丰盛很奢侈!

  有一首有关山茶花的彝族情歌,《高山顶上茶花开》,也是产生于牟定吧?会不会就是产生于神秘美丽的猫街?“高山顶上茶花开,阿哥阿妹跳脚来……阿哥跳破千层底,阿妹跳破绣花鞋……”。

  楚雄彝族还有一首也很好听的情歌《莫给小妹白等着》,“阿老表,阿老表,你要来呢嘎!不来就说不来的话,莫给小妹呢白等着。不来就说不来的话,莫给小妹呢白等着……”,我很喜欢,不知道是不是也产生于牟定,产生于猫街的。

  

0

后一篇:找菌子的感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找菌子的感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