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化佛刀客
化佛刀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071
  • 关注人气:6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母亲的气味

(2012-08-26 07:47:23)
标签:

转载

分类: 美文
原文地址:母亲的气味作者:李光彪

载《云南日报》2012年8月17日、《散文百家》2011年第7期

母亲的气味

 李光彪

 

    在我看来,世间辨别气味的方法不外乎两种:一种是用嘴亲口尝一尝,便知其中酸甜苦辣的味道;另一种是用鼻子的嗅觉闻一闻,便知是香是臭。

    在我熟悉的事物中,要数狗的嗅觉最灵敏,不管走多远,只要撒泡尿作个记号,就能沿途返回,不会迷路。若有陌生的人登门,狗也能用嗅觉区分出来者的气味,发出“汪、汪、汪”的叫声,提醒主人防范。尤其是彝家人驯养的那些撵山狗,总是能嗅到各种猎物的气味,引领主人朝着猎物逃跑的方向追撵,捕获到猎物。

    其实,自然界中的任何事物,不论是动物,还是植物,甚至是空气、阳光、泥土,都有着本身的气味,只是由于世界太大,认知有限,自己不可能一一认识,全都了解而已。

    而母亲身上那些与身俱来特有的气味,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味道了。

    我来到世上,大概最先就是从感知母亲的气味开始的。那时,我还是个吃奶的婴儿,对事物的认识也一片空白,却会“认生”,只要离开母亲的怀抱,就会乱蹭乱哭,放回母亲的手心,立即就会悄无声息。后来长大以后,我才明白自己恋娘的原因,是母亲身上有一种特殊的狐臭味和奶的腥气味,我就是靠嗅觉感知,分辨出谁是自己的母亲,恋恋不舍于母亲气味里的。

    年幼的我像只嘴壳上蛋黄未掉的小鸟,还分不清人间善恶美丑,只知道“有奶便是娘”,整天像条毛毛虫盯在母亲身上,仿佛是头未断奶的小牛犊,寸步离不开母亲。一天天长大以后,我才发现母亲身上有很多怪怪的气味。也正是那些怪怪的气味,让我开始产生了逃离母亲的念头。

    身为农家妇女的母亲,整天到晚都要与苦活脏活打交道。一方面由于农村洗浴条件差,不能经常洗澡;另一方面可换洗的衣物较少;再加上母亲本身固有的“夹汗臭”,起早贪黑劳累一天归来的母亲气味就更浓了。尤其是夏天,天热气闷,再宽的院子,再宽的家,不管母亲的身影移动到哪里,都会弥流着母亲特殊的气味。无知的我总是暗自躲开,生怕母亲的那种气味传染给自己,长大后成个“臭汉子”,挨不上伴,当兵无人要,甚至娶不到媳

妇……惟有那些嗅到母亲气味的猪、鸡、猫、狗,立即就会接到通知似的,呜叫着朝母亲拥来……

    马不停蹄,忙碌不休的母亲除从事生产劳动外,还要种菜园,全家人一年到头才有菜吃。可是,那时没有化肥,要天天有菜吃,有菜喂猪养鸡,从菜籽下地,粪便就是蔬菜成长必不可少的营养。所以,我家的厕所是个大茅坑,专门用来装人解溲的大便和我捡回家的粪。就连屋里睡觉的床下,也藏着个尿罐,供人起夜撒尿,积存起来浇菜。我经常看到母亲有时挑着尿罐,有时挑着臭哄哄的大粪,前往菜园与水兑匀,有选择地浇那些缺肥待长的蔬菜。等母亲浇完尿粪回家时,尽管尿罐、粪桶已在小河里漂洗过,身上或多或少仍藏有尿粪的臭味。直到后来,吃着母亲种的那些胖墩墩的蔬菜、圆溜溜的瓜,母亲身上的尿粪味才渐渐淡完。

    当一天天捡粪长大的我,转眼有母亲的肩头高时,常被母亲叫上,一同去挑尿、挑粪浇菜园。闷闷不乐的我总是找借口抱怨母亲,为什么要让我干那脏吧啦屎的活计。而身为农家子弟的我,虽然母亲可以宽容自己,但生存的现实始终无法回避,挑尿、挑粪浇菜园的脏活必干无疑。特别是出猪圈、牛圈、羊圈,少不了要两个人配合,用钉耙挖的挖、上的上,把粪草一筐筐挑出圈门,垒成个大粪堆,发酵后再运送到田地里施给庄稼、果树。一格牛圈出完,母亲和我满身都溅满了牛粪沫,甚至鼻孔里、五脏六腑里都钻进了粪的身影。从此,和母亲臭味相同的我,对母亲气味的认识开始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母亲忍辱负重的敬意也由然而生。

    油菜花开了,蚕豆花开了,菜园里的螟虫多了,只见母亲拎着瓶“乐果”或“敌敌畏”农药,行走在花蕾吐艳的田间地头、菜园边,逐一为那些庄稼、蔬菜喷洒农药。回家时,又是满身的农药味。每次喷洒过农药的母亲,尽管换去衣服,身上仍会虼蚤叮咬一般发痒,又搔又抓,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康复。可到了下一

茬庄稼、蔬菜需要喷药灭虫时,那些与剧毒农药打交道的活计,还是离不开母亲那双手。只见母亲又穿上羊皮褂,身背喷雾器,嘴捂头巾,走向庄稼,走向菜园,不停地喷药杀虫……

    母亲身上的气味何止这些,还有碾米、磨面带回的糠麸味,下田插秧带回的泥巴味,上山砍柴带回的茗油味,以及各种各样蘑菇味、青草味、蔬菜味、瓜果味……母亲每次回家.气味就是最好的预报。

    终于有一天,嗅着母亲气味长大的我,外出求学,直至工作,离开了家,离开了母亲,也离开了母亲身上那些朝夕相处的气味,总是不习惯。后来,我结婚成家有了孩子,母亲从又脏又臭的农活中彻底获得了“解放”,进城来帮我带孩子,隔三差五洗洗澡。从此,母亲像变了个人似的,身上那些杂七杂八的气味也越来越少,越来越淡。

    如今,年近九十的母亲告老还乡已经好几年了。我除了每年为数不多的几次回家,能嗅到一丁点母亲的气味外,已经离母亲的气味越来越远了。

    岁月无情,看着一天天步入风烛残年的母亲,我已经意识到,母亲身上那些气味一旦消失,惟一能代替的,只有和血缘一起凝固在自己心中的回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