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2018-08-29 22:55:29)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撰文丨墨黑纸白


我们的大环境缺乏两种基本符合现代化生活的观念意识,其一、没有人有权利伤害他人。其二、没有人有权利践踏低产阶层的尊严。


不断减少作恶者,才能证明文明是存在的


当然这两种观念意识并不符合我们大环境的思维逻辑,在我们这之所以这件事会成为被人们积极新闻,根源是人多势众的恶霸被势单力薄的电动车主反杀了。


换句话说,如果是电动车主被恶霸捅死了,这个恶霸只是开始他人生的第N次入狱,但那个自行车主也只能是默默死去,无人关注,他的家庭也将彻底破灭。


根据网上一些说法,这个自行车主最近的生活压力是非常大的,孩子得病,父亲刚刚离世,但家庭的变故并未让他仇恨社会,身边人对他的评价是与人为善。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相对于那个从监狱里出来没多久就开上宝马,且善于夜夜笙箫的恶霸而言,自行车主是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写照,而恶霸却也是一小部分人的写照。


按照物质文明所带给人们的精神文明的逻辑而言,这个恶霸更应该注重与人为善,但却是窜天猴一般的伤害他人,这不符合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逻辑链。


那么一定是某个地方出了问题,纸白君料想,这个恶霸的银子可能并非来自于合法的,或者说他银子本身就带着肮脏的属性,也就可以很好的诠释他的本性。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有些脑残人士认为是自行车主仇富,才要追杀这个恶霸。这话确实有点脑残,就目前的社会而言,人们赚钱是越来越难了,生活也越来越苦了,还仇富?


人们更多的是希望自己努力的汗水能够追得上什么都在涨的物价,换句话说喜富才是现在普罗大众们最想的事儿,何来仇富之说?


当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会因为生活拮据,就铤而走险,杀人越货,但有一小部分人是这样的,包括被反杀的这个恶霸。


好人或者老实人,不该被人拿枪或刀指着


张麻子曾经不理解地怒问:“好人就该拿枪被指着?”在这里纸白君也特别想问,骑电动车就该被恶霸及其狗腿子围攻?面对砍刀还不能绝地反攻?


不少自媒体跟风凑热闹,一个劲儿地说:“根据法律,电动车主属于防卫过当,应判三五年。”我们的先辈们都面临过被刀枪指着,他们应该算不得防卫过当吧?


当然那是战争年月,但和平年月就可以被人拿刀砍的时候不允许反抗了?相信没有人敢说不允许的。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那么刀枪无眼,面对被伤害到你死我活的时候,是幸而反杀,已经不是自我防卫的问题范畴了,而是如何活下来的问题。


我们的历史无数的告诫我们,不要以为光脚的好欺负。我们的历史无数次重复周期性灾难,其根源就在于总有人认为光脚的好欺负,好糊弄,这很吃亏。


当然还轮不上这个被反杀的恶霸来验证这个历史规律的必然性,却可以很好的提醒一些自以为生活过得不错的人,切勿忘怀更多同胞们的生活如何。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纸白君写文时一向输出的观点即,关注低产阶层,尊重低产阶层,才是你作为中产、高产甚至特产所存在的基本价值,否则换来的可能是一无所有。


事实上这样的观点,很难得到大部分高于低产阶层人的认可,所以纸白君已经不怎么期盼这些群体会关注低产阶层的生活困苦,只要能尊重低产阶层就好。


毕竟在我们的大环境里,低产阶层的绝大多数,如果连尊重都觉得无所谓的,结局的惨烈纸白君就不多说了,一般这狠话纸白君是只对统阶们说的。


任何一种死亡,其背后的道理都需要我们去思考


既然这个恶霸不尊重这位电动车主,那么我们的司法会不会尊重他一些?他骑车规规矩矩的在非机动车道里行走,遭遇宝马实线变道直接撞过来……


不但没有得到相应的道歉,反而是被骂被打,若不是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怕他也只能认了白挨一顿,甚至将来会被这个恶霸挑衅找事……


面对一个累刑9年半的恶霸没事找事,我们的法律对大多数都是自行车主的人有多少保护?这样一个累犯出狱后该不该定期被训诫一番?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这是这个电动车主有能力反杀,大多数普通人呢?遇到这样的飞来横祸,遇到类似这样的恶霸,又该用什么来捍卫自身免受伤害的权利?


如果没有被反杀,最多算是打架斗殴,即便自行车主占理,恶霸无非进去个几天,出来之后还不是要上门找事?我们的司法对好人保护确实略少了。


防卫过当也许从司法解释上这位电动车主确实存在了,这不是纸白君考究的范围,但纸白君想说的是,就这件事而言,司法所存在的效力,是应该让类似于恶霸这样的人闻之丧胆,而不是让类似电动车主的人闻之胆寒。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不以舆论干预司法,但司法本身也应该明白自身存在于社会的基本意义,是捍卫公平、打击犯罪,也是全方位捍卫更多遵守规则的人们,免受无妄之灾。


所以在该事件中,从社会的角度而言,自行车主不应被判防卫过当,不能对老实人就杀一儆百,对恶霸们就不杀一儆百。


当然这也是与世界接轨的一项重要问题,譬如某国有“不退让法”:如果别人侵害你或对你有非正义行为,而公共权力又不能予以你应有的保护,那么你就有权利进行反抗,保卫自己的权利,尤其是生命安全。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多的不说了,无论是从历史的角度,还是从现实的角度,纸白君一直是希望不要让人们都光着脚,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我们的大环境应当反思这个问题。


假若这个电动车在被判了刑,纸白君不知道这个人的孩子该如何度过病痛的折磨,当地应该负起相关的责任,而不是只认为这只是一个家庭或个人的事儿。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而更重要的是不要让更多的人陷入无妄之灾,许是不让人们说太多,就觉万事大吉了,这是决然不可能的,自欺欺人心态还是放下吧,反正这恶霸死的不冤。


2018—8—29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私人号:mhzb726

备用公众号:mhzb110

被反杀不冤:谁告诉你骑电动车的就好欺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