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客等级:
博客访问:1,169,495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2017-07-17 11:43:29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撰文丨墨黑纸白

2017年7月16日这天,注定是需要我们每一位中国人去哀悼和警醒的,纸白君颇为悲伤的是,在7月16日发生的两起恐怖主义事件中的一件事下,竟然有一个网友评论说:“关我鸟事?”没有发生在一些人的身上,就不关这些人的鸟事,这似乎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中的一个固定理论,面对不公平如此,面对强权如此,甚至连面对一个人的恐怖主义也是如此,这比恐怖主义本身更可怕。


我们自身缺乏信仰太久了


当然,大多数网友都是对这两起恐怖主义事件表示谴责和悲痛的,纸白君之所以要单拿出第一段中那个网友的话,只是在想,为什么恐怖主义者在施暴的时候,可以很容易的得逞?当然这些恐怖主义者必定难逃法律的制裁,但无辜者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女人和孩子是最先受到伤害的无辜者。


我们习惯了书本上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习惯了理论中的“助人为乐,雪中送炭”,但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可能更多的是缺少面对恐怖主义者,可以挺身而出的勇气,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活得小心翼翼的,连某些无耻的“武林宗师”们都要靠报警来解决自己被打假的问题,普通公民就更不必说去制服正在施暴的恐怖分子。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可能对于有些人来说,会认为这确实是无所谓的一件事,中国这么大,总是会出现几个暴徒,几个恐怖分子,也会有人因此受到无辜的伤害,所以得出中国人多,死几个无所谓的结论。这样想的人如果越来越多,我们的社会矛盾不会得到缓解,我们面对这些恐怖主义者的袭击可能会日渐增多,我们保护弱小者的信念会进一步的崩塌,我们的民族性还是会像晚清那样进一步的被阉割。


纸白君时常在想,连美帝、法国这类的西方发达国家,讲究人权、民主、公平的国家都会发生IS恐怖主义事件,他们的国民性还是经过参与“郑智”得到了很高提升的,但他们面对恐怖主义者的炸弹、枪炮时也是无能为力的,但至少他们绝对不会说,这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或者说连恐怖主义的认定都上升不到。而我们面临的则是,一个人拿着冷兵器就可以连砍十余人,其中造成2人死亡。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前段时间,还有不少人在鼓吹战争,就昨天这起恐怖事件而言,连冷兵器都可以连砍我们数十国人,并得不到及时的遏制,造成2人死亡,十多人受伤的情况,我们的民族还经得起对外的一战?我们面对一个人的恐怖主义都显得如此手足无措,我们更何况去面对两个国家的恐怖主义?


我们缺乏的不是一两个人式的英雄或者造神,来做我们民族的脊梁,我们缺乏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扛得起对自己国家的关心,对自己生活的关注,对他人生活的关注,这种每个人都能将中国当做我们内心中最挚爱的故乡,不会容忍恐怖主义,也不会容忍社会不公,更好的解决国内矛盾,才会更好在世界上展示我们的民族精神,我们面对这样一个中国人的形象,还差很远的距离。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上述其实都是一种空谈,只是想就下述三个关于恐怖主义的问题,先做一个铺垫。这三个问题是,1、社会中,一个人为什么容易成为恐怖分子?2、一个“堕落”的世界就可以去毁灭了吗?3、基于某种正确的复仇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这三个问题,是需要我们去关注的核心所在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问题,社会中,一个人为什么容易成为恐怖分子?在昨天的砍人事件中,警方通报的内容中说,这个人无业。纸白君再次想起了前几天特别流行的一篇文,题目中有这么几个字眼:“你不失业,天理难容。”


纸白君颇为惊讶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机构才能用这个几个字来形容失业?哪怕是那些大学生们在睡觉?没有反思教育与现实的脱节,没有反思我们的学生们为什么会不了解社会的残酷而荒芜青春,却是用天理难容这样的大字眼劈头盖下去,我们也看到了昨天有个失业者,用刀砍向了无辜的人们,价值观是这么撕裂的吗?


于是,面对这个施暴者,有人说:“自己不努力,没工作,就向社会报复,这样的人活该被枪毙。”这样的言论,看起来很解恨,但问题是无辜的人死了两个,还有很多人被砍伤,这也是确凿发生了的事。有句话说:“谁还能让一个人死两次?”对于恐怖主义者来说,被枪毙对他本身已经构不成威胁,因为他已经决定并确凿带走几条人命,我们即便枪毙了这个恐怖主义者,我们又如何预防下一个恐怖主义者的产生?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在纸白君的观察中,失业的不仅仅是这个恐怖主义者,还有很多人都在失业,中小型企业在失业,中小型企业的工人在失业,很多人还在负债买房,很多人还在拼命兼职更多的职业来维持巨大的家庭开销,这都是不稳定的社会元素,一个人的恐怖主义我们可能还不是很畏惧,但很多不稳定的人呢?


纸白君无意指责郑虎怎样,因为指责了又要被删文,我只是想把这些情况写出来,以让每一位普通公民都看到我们及我们的社会所面临窘状,也让不食人间烟火的老爷们看明白,我们在迈向世界的同时,我们自己的底子到底能不能支撑得起,我们在世界上做老大的资本?


纸白君看到一篇文章说了个理论:“即便是2000块钱的工资,也应该让这个人获得一定的满足感,不用感到很绝望。”这是解决让一个人成为恐怖主义者的方向所在,当然这很难,但难的只是既得利益者不愿意去为社会的稳定而分出一杯羹,而不是难在我们做不到这些。


这可能在很多年以后,还会是这样的情况,也就是说我们面对一个人的恐怖主义,并没有真正可以根除的执行力。只能提醒每一个人,没事的时候早晨、晚上多跑跑步,遇到一个人的恐怖主义,身体强壮可以的当一阵,身体孱弱,至少能够跑的快一些吧。


平时不关注,最后等洗牌,并不靠谱


第二个问题,一个“堕落”的世界就可以去毁灭了吗?其他国家纸白君研究的不多,不做评判,但对于中国的历史来说,确实是这样的。大部分情况下,中国无论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面对不公平的事,面对强权,面对生活不断沉重的生活压力,都是选择默默接受,不去做质疑和要求,但这并不代表中国人就是永远这么能吃苦耐劳,只是都在等默默接受的界限打破的时刻。


中国历史自秦制以后,这个打破的时刻大多是300年的时间,元朝这种蛮荒到刻意制造不平等的国民策略,90年就寿终就寝了。而嘴上说着“民为贵,君为轻”,实际执行上却完全不是这回事的儒家理论,能帮很多王朝支撑个300年,但终究难逃厄运。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历史现象,而不是想象出来的。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那么在一个王朝走向灭亡的时候,最流行的理论是什么?即“一个堕落的王朝必须要去毁灭。”每一代新王朝的建立者是这么想的,追着这些建立者的农民们也是这么想的,趁机入侵汉王朝的少数民族也是这么想的,看起来是很强大的一种正确论,但实际上最终推翻之后,建立的还是一个不平等的王朝,我们常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焦点也只是在新旧交替这四个字上,而不是新的到底应该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旧的所存在的问题,基本上吸取旧的对权力者有用的,再用新的去杜绝其他新的出现,有可能推翻自己的方式。


堵不如疏,王公贵族还是王公贵族,普通百姓还是普通百姓,本质上没能有更多的改变,大家也就继续默默的等待,等待那一天的到来。积极毁灭堕落的理论,远远高于及时弥合分裂的理论,这才是我们真正丢不掉的民族魔咒。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民不思民权与监督,上不给民权并逃脱监督,所有的一切最终诉诸于暴力,西方那些发达国家,还可以骂骂总统出出气,日子紧巴了至少还有个发泄的渠道,而我们这里,则是千年来的“君视百姓如草芥,百姓视君为仇寇”。最终谁都占不到好处,相仇相杀走向共同毁灭。


解决一个人的恐怖主义,需要考虑的元素有很多


第三个问题,基于某种正确,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在我们这里,千年前流行这样一个理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流行有曹操的一句话“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我们书本上的道德写的不能再详尽了,但在实际执行中,为了某种正确,大家都是为所欲为的。


某些老人们为健康,可以在机动车道上暴走,有人呼吁宽容。那个暴徒在超市里砍人,没有人会去呼吁宽容。但这两件事的性质难道不是一样的吗?那个暴徒是不拿别人的生命当生命,某些老人则是不拿自己的生命当生命,连自己的生命都能不当回事,更何况那些残忍的暴徒们?而我们的社会价值观,却有着一大群媒体让去宽容某些老人们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在面对暴徒的时候,却又大面积表示沉默,连探讨的声音都没有。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这是一个很奇葩的逻辑,某个年代,某种正确可以让所有的人停止生产,而相互讨伐。类似这样的事件,其实很多的,只是不能去详细的写,因为舆论大环境太差,但既然连一群人都可以为了某种正确而为所欲为,也必然会给一个人为了某种正确为所欲为留下伏笔。我们要解决一个人的恐怖主义,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在真正的法律与规则,真正符合社会发展的经济与营造适合人类生存的社会大环境上下功夫。这本身是应该在民众的监督中不断完善的,但没有,大家就都成了定时炸弹,这才是可怕的本质所在。


我们仔细的回想一下当年日本侵华,那就是日本一群人的某种正确,悍然发动不仅仅对中国的侵略,乃至是对世界上多个国家的同时侵略,连美国这样当时已经号称世界第一的大国都敢进行侵略,丧失了理性的国,才会产出丧失了理性的国民。我们总说二战中日本人民是无辜的,也是受到伤害的,这个理论纸白君无法认同,国是国民之国,还是几个人的国?如果几个人就可以让一群民为了某种正确而悍然侵略,那么这样的国民自然也不是无辜的。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我们需要吸取自身和他国的教训,重点就在于,我们每个普通人到底能不能体现出自己真善美的价值观,来营造一个国家真善美的价值观,在这种价值观上,去切实实现自身的强大,才能不生内忧,不惧外患。


结语:


实际上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恐怖主义,我们只有哀悼无辜者的死亡,并不能减少更多的无辜者,而最为尴尬的是,连这方面探讨的声音,竟然也少的可怜,纸白君至今没有看到一篇评,关于7月16日的这起砍人恐怖主义事件,而纸白君这篇能不能活下来?纸白君也是表示忧虑的。


有句话说,“你光明,中国则光明,你黑暗,中国则黑暗。”实际上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最完美的诠释,我们的社会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每个人都在诠释;我们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的未来?我们每个人也都在创造。对于全世界中,年读书率最少的民族来说,外国人面对的可能只是IS,而我们面对的则是我们每一个人。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所以不要去相信外国人水深火热,我们先要解决我们自己不水深火热,才可能去谈救外国人的事,当然他们可能也不需要我们去救,因为他们自身的社会底子,比我们要好上很多。


至于恐怖主义者们,无论你是脑子不正常,还是受过什么不公,这都不是你向平民、弱小者下手的理由和借口,只能证明这样的人是一种毫无人类属性可言的,确实是连畜生都不如。

2017—7—17落笔于墨辩閣

除了哀悼,我们还需要扑灭更多恐怖主义苗头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发评论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