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亲临 SIGGRAPH 大会有感(夹杂对名校、学术大牛的感慨)

(2014-02-17 05:16:50)
标签:

siggraph

实习

graphics

学术大牛

娱乐至上

分类: 正能量

这个暑假在洛杉矶实习,正好赶上了一年一度的计算机图形学界的盛会 SIGGRAPH,一周下来感慨颇多,值得小结一下。(本文中的部分连接可能需要翻墙... 翻出去,翻进来,啥时才能闲下来呀...)

亲临 <wbr>SIGGRAPH <wbr>大会有感(夹杂对名校、学术大牛的感慨)

我眼中的 SIGGRAPH 就是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Keynote Speaker Jane McGonigal 也对此进行了精彩的诠释,科学创造无限可能,艺术赋予一切意义。

来美国之后接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 3D Display Technologies 。某日,看完一个裸眼3D的 Tech Report,是剑桥的一个教授在斯坦福的 Presentation,其中总结道: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和推广,发现3D显示仅仅在一些医疗和娱乐行业有需求。我一想,是啊,这么多人这么疯狂地研究3D显示,也没啥市场需求啊,于是在聊天中和老板小发了一下牢骚。不料,老板 James 说到:what do you mean only entertainment? entertainment is huge!!!

的确,我们现在正在步入的就是一个娱乐的时代!这也就是为什么和图形学、图像视频处理最相关的 SIGGRAPH 大会召开地如此盛大!在拥有好莱坞的洛杉矶生活几个月,每天、身边的每个人都在谈论电视电影、游戏、音乐会、Party ...  人在解决了温饱之后就是要享受生活,就是要活得健康开心,就是需要娱乐。

Emerging Technology - 日本展商占去半壁江山

E Tech 是每年都会有的重头戏,最新的显示设备、新奇的交互设备都会在此展出。我个人重点看了 MIT Media Lab 的 Tensor Display,另外也收获了不少惊喜:超大 Holographic 3D 显示墙,Live Multiview Autostereoscopic Display,不计其数的3D打印机、3D扫描设备,能通过电流控制人手指动作的装备,投影仪用作打印机给3D模型上色,在肥皂泡上投影图像,用人体控制的机器人 Avatar ...

不得不感叹日本人在这些展出上所下的功夫,一大半的展商都来自日本。虽然他们英语一般,但是个个热情友好。没有看到一家中国展商。也许是因为日本来美国不用签证所以来的特别勤,不过真的要佩服日本展商的宣传推广的意识、创新进取的能力。我这次实习和一个日本学生合作,交流不少。他即将在 USC ICT 开始读 PhD,师从 Paul Debevec 等学界大牛,可以说是令不少中国学生(比如我)羡慕嫉妒恨的学习环境。还有另一个日本朋友即将加入 MIT Media Lab,师从 Ramesh Raskar,同样是一个羡煞我等小民的地方。通过和他们近几日的充分交流,并不觉得我们之间从学术能力、数学水平上有多大差别,英语水平也就一般。那为什么他们能进中国学生挤破头都想进的名校,在一个资源平台非常有优势的地方开始学习呢?

1. 他们之前都到美国拜访过教授。日本来美不用签证是一个优势,但他们费尽心思来美拜访教授,本身就是一种对自己的宣传。SIGGRAPH Poster 并不算难发,本科生只要用心也可以做出漂亮的项目,在 SIGGRAPH 大会的海报区介绍自己的成果。来自日本的 Poster 数目不小,从实验室到公司,大家都很注重宣传自己的研究成果,即便不是那么惊世骇俗,即便略显简单,但来交流本身就是一种收获。

2. 热情。他们在谈到即将开始的学习,接触的项目时都充满热情,两眼放光的那种。一部喜爱的电影可以一个晚上连看几遍也不厌烦。对一件喜欢的事情他们在做决定时都是毫不犹豫的,不像我还会想想今晚是不是有什么报告还没写,明天是不是还要早起工作。比如要去看蝙蝠侠,NASA 的奥斯卡短片开幕式,超级英雄视觉特效背后故事的讲座,比如晚上的 party... 都是凭着一股热情就上。

3. 奖学金支持。他们俩都拿着日本企业给予的奖学金,基本前三年的学费、生活费都不用担心。虽然名校的老板一般不缺钱,但有谁会放着三年免费的学生不招,然后去招一个数学英语略好,GRE、TOEFL 分数略高,但是素未谋面,不知道是否对自己实验室有激情的中国学生呢?

SIGGRAPH 盛会 - 炫耀技术,激情社交

Ramesh 给他的学生下指示:talk to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于是乎,我也就有机会和若干 MIT Media Lab 来的人多多交流了一番。不要以为这些学术天才都是书呆子,真正牛逼的都是各方面素质能力很全面的。他们在 Technical Paper Fastforward 上用酷炫搞笑的短片吸引大家去听他们的报告,在大会上开课介绍 Computational Display,在展出区向所有人不厌其烦的介绍自己的成果,各种发名片、各种宣传。他们也绝不错过晚上的免费 party,当我静静面对一群智力超群的教授、博士生在 pub 里面热舞宣泄之时,我只能说这真的是一个娱乐的时代...

我之前也不明白做科研为什么还要宣传,搞得自己心神不宁似的。但想想 Research 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推动创新,将科研转化为产品,改善人类的生活么?你不宣传自己怎么让更多的人来加入自己的科研领域,怎么接触更多的公司、投资人来帮助自己把科研转化为产品?做好宣传交流,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的成果,才能赢得更多的机会,才能打造出自己的品牌,才能有更多的资源、想法来做更好的科研。

P.S:Marc Levoy 天天戴着 Google Glass 走来走去,毫不害羞地赚取 “回头率” ... 主要是感叹这些大牛真的很平易近人,包括之前拜访过的 Google Research Director Peter Norvig,虽然我在跟他们交流的时候总担心自己是不是太天真无知,胆敢霸占这些大牛的宝贵时间,但从他们的热情回应中真的看不到丝毫的架子。咱们天朝自古以来的等级制度深入人心,不过也真的该向人家好好学习一下。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互重不应该受到社会地位、金钱、智商、能力、年龄的差异的影响,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越是名人越应该有更广阔的胸怀!要时刻提醒自己,即便小有成就了你也不过是地球村上的70亿分之一。

Post SIGGRPAH - ICT Open House Day

暑假在的 ICT Graphics Lab 实习负责的项目就是 Pico Projector Array,主要是要打造一个 angular resolution 很高的裸眼3D显示设备。期间颇有一番曲折故事,值得回味。VIDEO new~

亲临 <wbr>SIGGRAPH <wbr>大会有感(夹杂对名校、学术大牛的感慨)

从 Paul Debevec 说起

Paul 是 ICT Graphics Lab 的老大,此君的博士论文开创了当今如火如荼 Image-Based Relighting 研究,他力助黑客帝国 The Matrix 实现了完美的 bullet time effect,再加上他对 Avatar、Spiderman、X-man、Kingkong 等诸多著名特效电影的贡献而赢得了一座奥斯卡小金人,sci-tech award

我在留学申请的时候看他的页面不下数十次,没想到今天居然能和他共事!原本以为 Paul 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知道和他一起刷夜、一起看奥运才发现牛人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他身上的许多品质只有走近了才看得清楚:

1. 绝对的乐观。这个项目因为要在 SIGGRAPH 之后作展示,所以 Paul 还是很重视的。但项目的直接负责人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后来加入一个日本学生。但由于这种软硬结合的项目牵扯太多,近百台投影仪,电源、数据线连接,降温设备,显示设备,渲染算法,固定装置 ... 就在 SIGGRAPH 开会前一周,因为自制电源线出现诡异的问题,我们烧坏了几十台投影仪!!!(每台350刀)。我那几天基本绝望,盼着 Paul 说一句:那就不展示这个项目了吧!然后就结束那种痛苦焦虑的折磨。没想到 Paul 不仅没有任何要放弃的意思,反而非常坚定地说:我们必须上这个项目!参会的人在 SIGGRAPH 上会看到各种 3D显示设备,如果我们不展示的话,就代表我们被挤出了这个圈子。无论如何都得上!

即便 Paul 发了狠话,我依旧绝望,觉得他又不亲手做这个项目他知道个毛... 直到亲爱的为我点了一顿神秘的印度大餐,我真的好感动,工作到深夜突然接到热乎乎的食物!好老板+好老婆,我没有理由放弃了... 于是乎,和 Paul 深夜里在白板上各种解析几何,SIGGRAPH 期间白天开会听报告、晚上加班加点,在沙发上睡着、开始跟他们说中文... 于是从绝望、到看到希望、到上帝开始帮忙,然后居然真的就展出了!跟大家说我们7个小时前还在研究投影的算法,看着他们惊讶的眼神,一切都值了。

2. 很有危机意识。虽然现在他们的 Light Stage 依旧处于领先地位,源源不断地给实验室带来可观的收入和合作项目,但这个领域不断崛起的新军总让 Paul 感到担忧。每周例会十有八九会听到 Paul 展示竞争对手的作品,说这是 wake-up clock,向团队成员各种敲警钟。这在科研机构中是很少见的,即便坐拥数不清的荣誉,Paul 仍旧充满警惕,丝毫没有要放松的意思,令人敬佩。

3. 洋溢赞美之词的领导。从 Paul 口中听到最多的词就是:awesome,amazing,fantastic,incredible... 甚至不惜用脏话来表达自己的激动的情感。很多时候,那一丁点儿的项目进展只能让我感到羞涩,而 Paul 从来都是表现出各种欣喜激动!本以为像 Paul 这样的人物,什么世面没见过,就这点儿小破玩意儿也能让他激动?没想到他还真就是随时随地各种激动... 进度受阻的时候,他就会说:You have to be amazing to do this. 于是为了让自己有机会变得 amazing,各种障碍也都得克服。

4. 宣传自己。我以前觉得像 Paul 这样的名人难道还需要在学术圈宣传自己吗?答案是肯定的。这次在 SIGGRAPH 会议之后一天办 Open House 就是为了圈子里的人来参观自己的实验室,宣传自己。理由在前面已经提到了,只不过 Paul 真的格外重视自己的名声,同时也就对自己有更严格的要求。项目不仅要能 work 还要 elegant... 追求卓越的一种表现吧。

项目得以顺利展出着实让我收获了不少,一个小小实习生得以有机会在学术大牛面前介绍自己的项目,赢得对方的尊重和欣赏。大家都说社交很重要,确实很重要,但这是建立在你有能力、你有成绩的基础上。你多少要给对方提供点值得跟你“社交”的价值吧!

于是在展出时有机会和 MIT Media Lab 的 Gordon 和 Douglas,之前膜拜过的 Hao Li 都有不错的交流。这种交流和在 SIGGRAPH 会议期间和别人的谈话时的感觉是不同的。这个时候你有自己的项目,你有谈论的本钱和自信,人们认可你是因为你做的事,而不是你就这么讨人喜欢。还遇到了 Yizhou Yu,在谷歌实习时的老板的导师,清华软院叶星遥、罗琳捷学长,还有许多影视特效公司的朋友。真心希望能早日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物。

梦想

依旧记得林水源大哥说过的一句话:清华人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是他们什么都敢想!越来越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很多人不能收获成功并不是因为他们能力不行,仅仅是因为他们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不行。而你会因为你是清华人而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不行的,于是就努力去争取。列下一些小小的梦想吧,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想去 Zurich Disney Research 实习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 Disney Research 做的工作很漂亮,今年亲眼目睹了他们在 SIGGRAPH 大会上各种刷 paper ... 也许也是因为想去欧洲、去西班牙走走看看吧 :)

想去澳洲的影视特效公司实习 至今仍怀念 2004年 短暂的澳洲生活,像一场梦一样。那场梦带给了我三年充实、精彩的高中生活。也许就是想回去看看那里是否仍旧和梦中一样。

想自己写一篇 SIGGRAPH Paper 虽然以后不打算在学术圈里面混,但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发一篇 SIGGRAPH Paper。也许科学本身就是那么美,值得人们穷尽一切去追求吧。

学术大佬们都如此积极推销自己,我也不能闲着:P ( http://jing-liu.me/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