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wj726
swj72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2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回首百年沧桑  缅怀悠悠岁月--拉斯维加斯历史回顾

(2011-08-13 06:58:48)
标签:

杂谈

           回首百年沧桑  缅怀悠悠岁月

                --拉斯维加斯历史回顾

宋伟建

 

    在美国西部内华达州无边无际的沙漠荒原中,仅百年时间就耸立起一座举世无与伦比、风格独特奇异的繁华都市,那就是有“沙漠明珠”之美誉,也有“罪恶之城”之恶名的拉斯维加斯。

  在历史的长河中,百年时间不过惊鸿一瞥,死亡谷的氤氲之气依然厚重如斯,红石山的巨岩不见容顔稍改。但对于近在咫尺的拉斯维加斯,百年时间竟涵盖了它从孕育、诞生,到成长、茁壮,直至汇集人间盛景,收纳无尽繁华,令天下为之仰目的全过程。

    拉斯维加斯是一个人间奇迹!

    任何奇迹的诞生都有着扑朔迷离的历史,任何扑朔迷离的历史都有着引人入胜的故事。岁月悠悠,让我们聆听历史老人的低语……

 

                         远古—19世纪30年代

                 湿地--沙漠--绿洲  拉斯维加斯盆地被发现

    史前的内华达州南部曾是植物葱茏、水草丰美的湿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湿地渐渐消失于地表之下,内华达州的广大地区变成干旱的沙漠荒原。偶尔会有某种特殊的地质结构留住了水,使它不至于消失于地下深处,而某一天当它突然溢出地表,便形成一片绿洲,浸润大地,滋养生命。拉斯维加斯盆地便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早在18世纪,美国曾展开一场西进运动,一批批冒险家纷纷向太平洋西岸推进,与之相呼应,西班牙商人也开始了穿越内州沙漠抵达美国西海岸的旅程。由于拉斯维加斯盆地四周是一望无际的莫哈韦沙漠荒原(Mojave Desert),并有群山环绕,而迟迟没有被早期的旅行者发现,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19世纪30年代。

  1829年冬季,墨西哥商人Antonio Armijo领导着一个60人的商队沿着早年西班牙先辈们的迁徙之路前往洛杉矶,在圣诞节的那天,他们在离拉斯维加斯大约100英里的地方露营,Armijo派出搜索队到附近寻找水源。队伍中有一个名叫Rafael Rivera的年轻人,他在搜索队面对浩瀚沙漠无功而返的时候独自离队,开始了为时多日的探险之旅。他穿越沙漠,翻越高山峻岭,要到从未去过的地方一探究竟。他的执着和辛苦得到了回报,正是这位年轻人发现了水源丰沛的拉斯维加斯盆地,他因此成为当地印地安人之外第一个踏足这片绿洲的外族人。他的发现使得后来的旅行者将抵达美国西部黄金海岸的时间起码缩短了数天。

  这片绿洲在被发现之前,做为一块未知之地,在地图上被标示为“Vegas”,在1830年后的某一天,它被更名为“Las Vegas”(拉斯维加斯),在西班牙语中,意为“芳草地”。

 

                             1844年—20世纪初叶

           历史纪念碑上的名字与拉斯维加斯被开发

  在Rivera发现这片“芳草地”14年后的1844年,拉斯维加斯历史上又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他就是John C. Fremont1844年的 513日,Fremont领导着一个探险队在如今的拉斯维加斯老城附近安营扎寨。在当时,这或许只是一个偶然的决定,谁能想到它竟成了一个历史的注脚!他这个偶然的决定导致了后来拉斯维加斯市的诞生。他不仅将自己的名字永远铭刻在拉斯维加斯老城区的大街上,而且也铭刻在历史的纪念碑上。以他的名字命名的Fremont大街在数十年后成为赌场酒店鳞次栉比的繁华街区,而在百年后的今天仍不减当年风采,只不过让拉斯维加斯大道这个后起之秀抢去了些风头。

    拉斯维加斯的历史回溯到这个年代,实际上,那时的它还是墨西哥的土地,直到1848年,拉斯维加斯才与内华达州一起被墨西哥割让给美国。

    拉斯维加斯的最初发展得益于1859年银矿的发现。淘银热为拉斯维加斯吸引来第一批居民。根据史料记载,在最早的那些矿工中还有不少华人的身影,有关他们早年生活的情形曾出现在一些博物馆的展览中。这一时期,来自盐湖城的摩门教徒也曾为拉斯维加斯的早期发展做出过贡献,他们曾在这里垦荒种树,开矿造屋,一些遗迹也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19世纪中叶,连接盐湖城和南加州的铁路开始兴建,拉斯维加斯以其丰沛的水源而被选中建设成一个火车停靠补给站。在大约25年的时间里,铁路是拉斯维加斯唯一的经济支柱。

  1864年,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内华达州加入联邦,成为美国第36州。1885年,州政府的土地管理部门,在拉斯维加斯盆地以$1.25美元一英亩的价格释出一批土地,吸引人们在开矿之外更多地进行农业耕作,这里的人口渐渐多起来。

  1904年的夏天,这个叫做拉斯维加斯的铁路小镇,因火车停靠补给站的规模扩大,越来越热闹起来,林立的帐蓬中挂出了酒吧的牌子,有的成了理发店,还有的成了小旅馆。就在这一年的10月,铁路向东延伸,San Pedro、洛杉矶和盐湖城连接了起来。次年的120日,铁路全线开通,它的拥有者----太平洋联合公司从加州发出了开向东部的首发列车。 当这列火车首次在拉斯维加斯停车时,它不仅为这个小镇带来了勃勃生机,还为这个未来的繁华大都市凝结住了一个可值纪念的历史----列车停靠在Fremont街的西头,后来这里盖起了Jackie Gaughans广场宾馆(Plaza Hotel),这个火车站便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建于宾馆内的车站,在百年后的今天,它依旧是一个让参观者颇感惊奇的观光景点。

 

                             1905年—20世纪30年代

                         拉斯维加斯建市与“赌城”的诞生

  1905年是拉斯维加斯的历史上一个重要年份。这一年的515日,太平洋联合公司在一天之内拍卖出1200块位于今天的老城区附近的土地,为拉斯维加斯日后的发展播下了孕育待发的种子,也就在这一天,拉斯维加斯市宣告成立。

  克拉克郡成立于1909年,那已是拉斯维加斯建市4年后的事了。据1911年的一项统计,当时的拉斯维加斯市共占地19.18平方英里,城市居民约800人,不到内州总人口的百分之一,整个克拉克郡的总人口为3321人。

  内州是美国第一个可以合法赌博的州。以开设赌场的方式合法地将赌博做为一种商业形式来经营,是拉斯维加斯名噪于世的一大缘由,但在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在这里经营博采业并不合法。

  1910101日午夜,一项严格的禁赌法令开始生效,它甚至规定以一枚硬币为一瓶酒打赌都是非法的。雷諾(Reno)的内州时报(Nevada State Journal newspaper)在禁賭法令生效后有一篇报导这样写道:“赌桌上轮盘转动、骰子翻滚、扑克牌唰唰洗牌的声音都永远沉寂了下来。”然而,这个“永远”仅仅维持了不到三周的时间,地下赌场就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

  赌博在内州的兴盛主要与早期开采银矿聚集了大量矿工有关,工人们在劳作之余靠赌来打发时光,这种以娱乐为主的怡情小赌逐渐演变漫延,而发展出专门的赌博场所,以及以经营赌场为职业者,一些与之相关的治安问题也层出不穷,最后招致禁赌令的公布。不过,禁赌法令可以禁止公开聚赌,却不能有效地禁止地下赌场的繁衍。及至后来,地下赌场成了公开的秘密,而且大有越演越烈之势。美国国会及州议会等多级立法机关曾为内州的赌与嫖的问题展开过大辩论。一部分人认为,赌与嫖是人之本性,强行禁止无济于事,内州为荒芜不毛之地,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尤其不易,本性益伸张而难扼制。当然也有冠冕堂皇的反对解禁的意见。最后,主张开禁的一派占了上风。1931年,一项合法赌博的法案终于被内州立法机关通过,它带来的一项立即的好处就是税收大量增加。据说,签署这项法案的菲尔·陶宾(Phil Tobin)从未来过拉斯维加斯,对赌博丝毫不感兴趣,但他不得不承认,是合法赌博的税收支持了急需资金的公共教育。直到今天,来自赌场的税收仍占了州财政支出(general fund)的百分之四十三,而财政支出的百分之三十四被用于公共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在合法赌博的法案通过的同时,娼妓在内州也经立法而合法化了。不过,在拉斯维加斯市区,娼妓招摇过市的日子远未能如赌徒那般幸运和长远。妓院业虽与赌博业同时出山,却很快就夕阳西下了。道理很简单,娼妓的荷包鼓了,赌场老板的荷包就瘪了,开妓院的老鸨最终被开赌场的老板赶出了拉斯维加斯市区。时至今日,拉斯维加斯周围的一些小镇仍有合法妓院存在。

  由上所述可知,拉斯维加斯做为世界上第一个可以合法赌博城市,其“赌城”之名当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年代。

  

                         1931--20世纪中叶

                       胡佛水坝与早期的拉斯维加斯大道

    内华达州以立法形式批准合法赌博的时机,正逢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赌博----做为一个赚钱的“工业”,与铁路的开通及胡佛水坝(Hoover Dam)的修建一起,使内州有幸免受经济大萧条的影响。1931年开始兴建胡佛水坝是拉斯维加斯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它在修建的高峰期曾为内州提供了5128个工作机会。

    1940年的一项统计,拉斯维加斯的人口已成长到8422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迟滞了拉斯维加斯大赌场兴建的步伐,但建于1941年的牧场酒店赌场(El Rancho Vegas Hotel-Casino)还是为拉斯维加斯大道(Las Vegas Strap)的最初发展埋下了伏笔。此期间,Nellis空军基地的建设为拉斯维加斯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它为这个新兴的城市提供了许多工作机会,也带来了人口的增长。

    二战结束后,牧场酒店的榜样力量立即发生作用,大型酒店赌场如雨后春笋般在从洛杉矶进入拉斯维加斯的一条两线道公路旁冒了出来,最初的这批酒店包括最后边界(Last Frontier)、雷鸟(Thunderbird)和宾果俱乐部(Club Bingo)。在此后的数十年里,这里不停地扩展、成长,直至发展成如今名扬海内外的拉斯维加斯大道。

    1959年,一个名叫柏迪·维丽思(Betty Willis)的女人突发奇想,制作了一个上书“欢迎光临神话境界的拉斯维加斯(Welcome to Fabulous Las Vegas)”的招牌,立在了繁华的拉斯维加斯大道的南端。历史上多少英雄豪杰、名人伟人穷毕生精力追求不朽而不可得,但这位名叫柏迪·维丽思的女人却在不经意间就创造了不朽。那块招牌在近50年后的今天还站在它最初站立的地方,看来它还会继续站立下去,直至永远。

    牧场酒店赌场在1960617日被一场大火夷为平地。与它同辈份的第一代赌场也都经不住时间的淘洗,或是拆毁,或是更名,或是换了主人,都已从拉斯维加斯大道上消失的无影无踪。然而,“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更多更大的酒店赌场一个接一个地耸立起来。

    历数拉斯维加斯大道上的早期酒店,红鹤(Flamingo)大酒店是最值得纪念的一个,因为在当时它是第一家铺设地毯的最豪华的酒店。它是由一个与黑帮组织有染的名叫本杰明·希哥尔(Benjamin Siegel)的人主持兴建的,1946年的新年除夕夜正式开门迎宾。此酒店的开业因在草坪上建起了一个由霓虹灯组成的巨大红鹤而令人印象深刻。但可悲的是,酒店开业仅6个月后,他的主人就在加州比华丽山庄的女朋友家里被人枪杀了。有关他的故事曾出现在1992年上演的一个名为《Bugsy》的电影里。红鹤酒店后来几易其主也几经改建,如今被希尔顿酒店集团所拥有,它的全名现为“红鹤希尔顿”。

    沙漠客栈酒店(Desert Inn)建于1950年,它曾因能够在其顶楼一个号称“空中楼阁(Skyroom)”的房间里提供宾客观赏拉斯维加斯山谷的全貌而名噪一时,受到富商巨贾、明星豪客们的追捧,而那个“空中楼阁”不过才三层楼高。后来,它也几经易主和扩建,最后那座14层高、造型颇优雅的沙漠客栈酒店被斯蒂夫·稳赢买了下来,不过,很快就被关闭,在2001年和2003年被斯蒂夫·稳赢分两次给炸掉了。在它的原址上已经诞生了稳赢·拉斯维加斯度假村,而另一座更豪华的酒店也将耸立起来。1952年,在宾果俱乐部的原址建起了撒哈拉大酒店(Sahara Hotel)。同年,金沙酒店(Sands Hotel)开业。1955年,9层高的里维埃拉酒店(Riviera Hotel)建成,成为当时拉斯维加斯大道上最高的酒店。

    追随20世纪50年代大兴土木之风,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先后还建起了皇家内华达(Royal Nevada)、沙丘(Dunes)、庄园(Hacienda)、热带(Tropicana)、星尘(Stardust)等一系列大型酒店赌场。为拉斯维加斯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老城区渐渐被抛在了后面,虽说那里也建起了像佛里蒙特(Fremont)这样的酒店赌场。

    20世纪中叶以前,美国的种族歧视还十分严重,黑人通常不准进入赌场酒店。1955年,在这个城市西南边界的一个地方,红磨坊酒店赌场(Moulin Rouge Hotel-Casino)建了起来,这家酒店向各种族裔的人开放,主要是因应非洲裔人口日益增加的需要。至于这家酒店的东家----后来的世界重量级拳击冠军Joe Louis究竟是种族平等的提倡者,还是洞悉先机的聪明商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这一决定确有开历史先河之功。

    拉斯维加斯会展中心的建造也是一个有趣的史话。当年的市郡高官们为了在旅游淡季也能招揽游客前来填满各大酒店赌场日益增多的房间,计划提升拉斯维加斯的会展功能。19594月,在离拉斯维加斯大道一街之隔、现在的会展中心所在地建起了一个9万平方英尺的展览馆,它在那里一直矗立到1990年。这一年,因原馆的银色园型展览厅损毁,一个重建工程得以实施。这次重建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扩建,它为拉斯维加斯再一次创造了历史:新建成的会展中心是世界上最大的单层建筑之一,总面积达160万平方英尺,其中140万英尺可用于展览。会展中心自建成后各种展览应接不暇,许多世界著名的展览活动都选址这里。它每年可为拉斯维加斯带来数百万游客,数十亿美元的营收。

    时至1960年,拉斯维加斯的市区面积已达25平方英里,人口64,405人,占内州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二,而它的土地面积仅点内州总面积的百分之零点二。此时克拉克郡的总人口为127,016人。

 

                            20世纪60年代

                   第一个转折点:“赌博”到“游戏”的演变

    20世纪60年代是拉斯维加斯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后来有人将其归功于亿万富翁霍华德·休斯----当好莱坞大明星里奥纳多主演的电影《The Aviator》在2004年底热映之后,对于一般大众来说这已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是他领导了一种现象,那就是:大手笔地进行赌场产业的买与卖,真正将博采业纳入商业发展的轨道。这一发展趋势也导致了黑帮最后被金钱的力量逐出了拉斯维加斯。赌场的经营也开始多元化,不再局限于赌博。

  细心的人们也许会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业内人的口里,“赌博”不再被称其为“赌博”,而变成了“游戏”。这个不为人留意的微小变化其意味颇堪咀嚼,想来吸引人们争先恐后来“游戏”要比诱惑天下人赴汤蹈火来“赌博”听起来总是要好听一些。它像是一块遮羞布,为“赌博”这个在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地方被视为非法和不道德的事情遮掩一番。让赌业大亨们身着燕尾服,呷着香槟酒在隆重的赌场开业典礼上致辞时,多些堂而皇之的感觉。或许他们中的某些人确实需要以此做为一种心灵安慰也未可知。

  拉斯维加斯的发展当然首先是得益于博采业,不过,“娱乐”之于拉斯维加斯的繁荣,之于它的日新月异绝对是功不可没的。如果将拉斯维加斯视为一部不分白天黑夜永远转动着的巨大机器,那么,赌博与娱乐就是它动力无限、永不停歇的两只引擎。有人将赌博也视为娱乐,对于那些身家千万亿万的人来说也许如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说这种话要么是欺骗他人,要么是自我欺骗。真正的娱乐与赌还是经纬分明的。当然,要说赌场老板举办娱乐活动只是为了让人来娱乐那也是骗人的鬼话,他们希望娱乐带来的人潮能多多地掏腰包赌钱才是他们的本意。

  不过,博采业经营的多元化自20世纪60年代之后渐成气候也是事实。“游戏”----或者称为“娱乐”----的成份确实越来越多了起来。

    实际上,拉斯维加斯的娱乐与赌博从一开始就是一对孪生姐妹。当牧场酒店做为拉斯维加斯大道上的第一家赌场酒店在1941年问世的时候,娱乐就与其如影相随。一些有名气的歌手、喜剧演员、乐器演奏家、舞蹈家,以及脱衣舞者等等演艺界人士被邀聘,在小型演出厅里为酒店的客人们提供娱乐表演。在当时这是一种创举,而且渐成模式,被酒店业的后来者们竞相摹仿。

  然而,拉斯维加斯就是拉斯维加斯,它的娱乐很快就以其标新立异的妖艳身姿而与众不同。

  1957年,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的沙丘酒店上演的名为“Minskys Follies”的秀,首开无上装女郎表演之风,随后多家赌场跟进。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此风日炙,一些赌场的此类招牌秀竟续演数十年而不衰。

  星尘酒店(Stardust Hotel)于60年代初从法国引进了著名的巴黎丽都歌舞秀(Lido de Paris),以大型舞台艺术吸引观众。出现在拉斯维加斯舞台上的这台秀被认为比原秀更华丽壮观,一经上演便广获好评,一直演了31年才被新秀取代。

  历经数十年后,拉斯维加斯的秀渐渐走出了一条超大型、超级豪华、超级奢侈的路线,仅舞台设计动辄数亿美元投资----您能想像得到坐在观众席俯看两军打仗吗?米高梅(MGM Grand)大酒店的Ka秀做到了,它把舞台立在了您的面前!这是超级大财团气呑山河的作为,令人望而生畏,除了拉斯维加斯别的大东家可以与其一较短长,其它不知有几家剧院能摹仿的起。

  除了舞台秀,拉斯维加斯也引进多种娱乐形式,比如拳击、赛车等。1960年,拉斯维加斯举办了第一场拳击赛。后来,一些重大拳击比赛多选在拉斯维加斯进行。在比赛即将举办或比赛进行期间,各大酒店赌场如过狂欢节一般----赌客蜂拥而至,房间必然爆满,各酒店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20世纪60-70年代

                     奇特的维加斯与赌博方式的变化

    在拉斯维加斯大道渐成气候的最初岁月里,“无”这个字是一个非常流行且很有分量的字。如饮“无”最低消费额限制(no cover);赌“无”最小额规定;行“无”车速限制;食“无”销售税;纳税“无”州税;结婚“无”需等待;赌博“无”违法之虞等等,不一而足。直到如今,这些“无”保留下来的仍有“无”州所得税、获取结婚证书“无”需等待、一些赌场仍赌“无”上下限等。

    有些“无”已不复存在,如:内州立法机关已立法通过增加销售税,赌博已有许多严格的法规;联邦政府也已强迫内州像其它州一样为高速公路规定时速限制,狂热的赌徒们不能在输钱或赢钱之后或沮丧或兴奋地在高速公路上放肆狂奔了。

    赌博样式也在不断变化中。无论是赌戏还是老虎机都随着赌客们多样化的需要而变化着。东方人喜爱的“开喽”(Keno)赌戏的标记员再也不用使用不可擦拭的笔刷来做标记了。多数赌场内的21点的发牌员也不再只发一付牌,一种可以容纳多付纸牌的称做“shoes”的装置使发牌员们不必再频频洗牌,也减少了被赌场视为洪水猛兽的21点算牌者获胜的机率。一些赌场出现了可投入大额硬币的老虎机,那些被称为“独臂土匪”的早期老虎机成了收藏家们的最爱。曾在内华达流行的银币也逐渐从赌场里消失,被取而代之的是与之大小相同的赌博专用筹码。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那种一次只能投一枚硬币的老虎机让位给了一次可以投注数十道排列组合的电脑化老虎机。拉斯维加斯大道上的一些赌场更出现了令人咋舌的“超级老虎”,它内部转筒的一次转动就可以呑下500甚至上千美元,相信只有中东的石油巨子或是超级大豪客才有玩这种老虎机的雅兴和本钱!全内州酒店赌场的电脑一体化连线装置,也使得老虎机大奖(Jackpot)从最多只能中几百美元奖金变为可以一次中高达数千万美元的巨奖!

  20世纪70年代以后,电视技术进入赌场,电脑化更为普及,一些老虎机甚至可以直接接受信用卡了。高科技的影响已无所不在,几乎所有赌戏形式与规则都发生了或大或小的变化,并在继续不停地变化中,犹如赌城永远不会停止闪烁的霓虹灯。

  

              1976年—21世纪的今天

        第二个转折点:踏上“赌城”通向“旅游城市”的旅程

  1976年,是拉斯维加斯历史上又一个重要转折点。这一年,美国东岸的大西洋城立法通过赌博合法,同样可以以开办赌场的方式经营赌博了。接着,陆续又有几个州允许在印地安保护区内合法开办赌场。拉斯维加斯不再是这一特殊利益的独享者。后来的事实证明,竞争对手出现其实是拉斯维加斯的一个福音,因为它改变了拉斯维加斯成长发展的观念,从而为这个城市的未来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纪元,那就是----拉斯维加斯将完成从“赌城”到“旅游城市”的蜕变。赌博不再被做为唯一的经营项目,赌客不再是酒店赌场唯一的服务对象,无论城市规划还是赌场酒店的建设都趋向多功能化,向着吸引游客,面向家庭的方向转变。拉斯维加斯----这个曾被称为“赌徒天堂”、“罪恶之城”的城市第一次出现了洗刷此一恶名的可能性。

  从20世纪80年代起,拉斯维加斯进入史无前例的高速发展期。城市人口以每年接近百分之七的速度递增,从1985年到1995年,人口几乎增长了一倍,从186,380人增加到368,360人。克拉克郡的人口也增加到1,036,180人。

  从这一时期开始,新落成的大型酒店赌场大多将既适合儿童也适合成人的家庭游乐场做为整体建筑的重要组成部份。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颇有先见之明的马戏团(Circus Circus)酒店赌场集团,它早在196810月开幕时就建成了一座帐蓬式游乐场。19938月又新建成一个占地5英亩的世界上最大的室内主题公园----Grand Slam Canyon。园内有高山、瀑布、急流、险滩,以及云霄飞车。酒店二楼的大厅的布置很有马戏团风格,大厅内还有200余种电动游戏。这个酒店真正是小朋友们的最爱。19906月开幕的石中剑(Excalibur)酒店赌场也很有代表性,其卡通城堡式的外观设计就体现出了儿童乐园的主题风格。拉斯维加斯云霄飞车之多也是世界第一,在赌场大道上走一遭几乎随处可见。同温层(Stratosphere Tower)酒店千余英尺高的塔顶上建起了世界第一高的云霄飞车和被称作“Big Shot”的空中惊魂高抛船,其大胆创举令世人瞠目。

  1989年秋,引起轰动的幻像(Mirage)酒店的建成开幕是拉斯维加斯城市转型的一个标志,在它之后建设的10多个大型酒店赌场都追随它的脚步,在面向家庭、吸引游客方面作足了功课。

  幻像酒店还首开赌城路边秀之风,其水火同源的人造火山与瀑布构思奇巧,造景逼真。数年后,与其为近邻的金银岛酒店(Treasure Island)在路边打造出另一个别致景观----英国海军护卫舰大战海盗船,最后以护卫舰在人造海浪中沉没而告结束。及至1998年开幕的百乐宫(Bellagio )大酒店外的音乐水舞秀,以及位于老城区佛利蒙特街的天棚灯光秀,拉斯维加斯真正将路边秀做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这些路边秀将拉斯维加斯整个城市变成了景观处处的大游乐场,当人们置身其中,即使是赌瘾缠身的职业赌徒也会“乐不思赌”的,这不正是旅游城市的真谛吗?

  几乎所有赌场内的购物区、饮食区也都越做越大,越做越好。每个赌场都有固定的或临时的各种各样的文艺演出。加上市内大型购物中心的建设,国际会展中心的扩建,家俱城的开幕等等,无不显示出拉斯维加斯这个传统赌城脱胎换骨的努力,以及与时俱进的蓬勃活力。

  拉斯维加斯是挟着113平方英里的土地,478,434人的人口规模,做为美国独一无二的在一个世纪里诞生和发展起来的大都市进入21世纪的。

  在5年后的2005515日,拉斯维加斯迎来了它建市百年的纪念日。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百年实在太短暂,当人们站在百年的门槛上放眼回望,会发现拉斯维加斯并没有留下多少历史沧桑和岁月磨砺的痕迹,而令世人为之瞩目的是它今日的妖娆和妩媚,是它无与伦比的百种身姿、万种风情!

    (本文主要内容编译自“History of Las Vegas”等多篇英文资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