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四环游戏小组
四环游戏小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480
  • 关注人气: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2020-05-16 16:32:47)
标签:

教育

流动儿童教育

四环游戏小组

育儿

分类: 四环的故事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妈妈老师丁凤云   2020-5-14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已经过了节气——立夏,然而开学的日子似乎还没有消息。最近疫情已经有所缓解,大街上有了来来往往的人,饭店好多也都开始复工,各大公园里的人也多了起来。这相对来说是一个好消息。疫情之下幼儿园暂时还不能开学,小学生毕竟大了,可以上网课,跟着老师节奏走,与学校和同学保持联络。而幼儿园的孩子原本就是生活教育,网络活动不适合他们,但是如何又能与孩子和家庭保持沟通联络,解决家庭的孤独无助呢?于是游戏小组发起了网上的家庭交流活动,叫相约看见。

年初开学的日子到了以后,我们在群里带着家长和孩子们一起互动,培养孩子在日常生活中养成良好的作息时间、良好的行为习惯。和家长一起增进更深密的亲子关系,让孩子在生活中学会自理,包括24节气一系列的活动等等,我们和家长们一起探讨着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这主要是针对家长的指导。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为了解决小伙伴们之间的想念,每周都和孩子们视频聊天,让大家都见一见自己的好伙伴,小朋友在视频中有说不完的思念,畅所欲言,有的隔着屏竟然玩起了游戏,那时候我们每周两次相约七点半,大家一起见面聊聊天,同时也会展示一下自己老家的情况。南北方的差异非常大,同样的时间,不同的地点,让孩子更能深刻地感受到不一样的春天。那是我们隔着屏幕的相见。

最初我还没有回北京的时候,张老师和付老师做了一个流动图书馆。老师把书发群里给家长看,大家和孩子商量想借哪些书,然后我们再从游戏小组拿出来,让孩子借阅。我们鼓励大家来阅读,家长和孩子们一起享受更多的亲子阅读时光。

我刚回北京的时候还非常严,大家还不能出来玩,所以我就去小朋友家里和大家聊聊天看看孩子们,做起了家访工作,给家长们一对一的沟通和指导。后来京津冀解封了,疫情也降到了二级,大家也松了一口气。

直到现在,我们依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学。但是孩子和家长们非常想念,于是家长们和老师一起,几个孩子约着一起到公园见见面,生活需要继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需要继续,特别是孩子们之间的社交问题,需要老师和家长们一起想办法解决,有什么条件就利用什么条件。

所以,最近小公园,后海边,广场旁,开始出现了我们的身影。反正有一个小地方就能满足我们啦,就这样开启了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三三两两的家庭,有时间的就一起来,游戏小组真正开始了小组活动。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记得游戏小组在2010年的时候,由于市场提供的免费场地被无限期关停,那时候大家不想让游戏小组解散。所以张老师的学生北师大的研究生们就开始了小分队活动,也就是找一块儿空场,每天带孩子开展各种活动,转眼小分队活动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大家都知道对于学前的孩子来说玩就是最重要的事情,还有一点就是同伴交往也非常重要,同伴之间会促进孩子的横向交往,从而提升自己的各方面能力,如果孩子半年都不能和伙伴们玩,总是窝在家里玩手机或者看电视,等疫情结束能出来了,孩子也要“废”了。特殊时期我们就特殊对待嘛!

每天我都和不同的孩子约定好,我们今天要去的地方,跟孩子们约定好规则,外出不会乱跑(平时我们每周都会外出去后海,孩子们已经知道在外面玩的规则)第三我们大小混龄,哥哥姐姐可以帮忙带着弟弟妹妹,给一个队长的角色,孩子可上心了呢。

蕊杰和豪杰是龙凤胎,几乎平时弟弟也不怎么需要她带,可是出来却不一样了,桃桃李李也是游戏小组的龙凤胎,他们要比蕊杰豪杰小。蕊杰来了就说你们两个都长高了,姐姐好久都没见到你,都想你们了。接着用小手摸摸李李的头,然后又抱了抱桃桃说:来姐姐带你们玩,我们玩老鹰捉小鸡。蕊杰当鸡妈妈,桃桃当小鸡,李李当老鹰。一会又换了一个游戏,打地鼠,蕊杰当地鼠,自己还讲了游戏规则,让桃桃李李来当“小锤子”。远远的过来了一只狗,蕊杰马上把两个孩子搂过来说:别动,别动,你不动狗就不咬你,两个细细的小胳膊把弟弟妹妹搂在怀里。玩了一会我说:我们去别处走走,桃桃李李撒腿就跑,蕊杰追上去说:来姐姐拉着你们,别淘气,如果走丢了可就麻烦了。蕊杰真不愧是我们游戏小组一号大姐姐。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博裕今天是带着球来的,他说:丁老师我都可以拍2000个球了,我要给你展示一下。我说博裕你都这么厉害啦,他说对呀,我还每天练习跳绳,我说那9月份开学你跳绳、拍球肯定都没有问题了。然后博裕就开始拍球,脚也不用动,守着地上的一个点,一直拍,确实好几百都没有停。他说丁老师我还会花样,我给你看一下,拍着拍着就把腿抬起来,球从胯下过去,马上还接着继续拍,连着给我表演好几次,我们边上的几个小朋友都一起给鼓掌。博裕美滋滋的对我们笑了。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钊钊是长高长大了,发型也变了,妥妥的小学生一枚了。钊钊说,丁老师我都想去游戏小组了,我不想呆在家里,家里没有意思,没有小朋友跟我玩。我说好呀,哪天丁老师带着先去看看。于是我抽了个时间把钊钊带去游戏小组,让钊钊看看小植物,带钊钊认认小植物,他还和豆角比了比看谁长的高。

小朋友在一起是最开心的时候了,我们玩个游戏吧,大家都先看看自己的好朋友,然后把自己的口罩提上一点,把眼睛盖住,去摸小朋友,看看谁能猜的出你的好朋友。一个孩子蒙着眼睛摸,边上的孩子告诉对还是不对。每次猜错的时候大家都呵呵的笑着说不对。因为就几个孩子比较好摸,当摸大孩子的时候,大孩子就爬在地上,这下可增加难度了,摸的俊熙怎么也摸不出来这个孩子多高,围观的孩子蹲下看着,俊熙自己也蹲下摸,就是摸不出来。他说:这是哪个小弟弟,把我们都逗笑了,摸了半天最后猜出张博裕。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当然这么好玩的游戏我也不会放过哟,我蹲下来,博裕怎么也摸不出来,因为就来一个女孩子桃桃,博裕说是桃桃,孩子们哈哈大笑说不对,博裕说长头发就是桃桃呀。边上的家长说你再摸摸肩膀,摸了摸说怎么这么胖,我都没忍住笑了,博裕马上说是丁老师。哈哈......我们又去探险,又走平衡木,又有石头缝里的新发现,真是玩的不亦乐乎。

钊钊妈妈说:游戏小组的孩子可真幸福呀,即使这么难的情况下,老师也想着法的带着孩子玩,不能多带,就少带,时时刻刻想着孩子们。其实我想说游戏小组的老师才是真正幸福的,每天有孩子们的陪伴,能听见孩子们的童言稚语,能看见孩子们纯真的笑脸,能感受到孩子最真诚的情感,这是任何职业也体会不到的,所以大家都说我年轻了嘛哈哈......

疫情之下我和孩子们的“约会时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