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富强
陈富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286
  • 关注人气:1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2019-07-26 14:34:16)
分类: 主旋律唱

19世纪后期,随着资本主义的生产技术及装备的输入,电能的生产与应用也相继输入中国。18824月(清光绪八年二月),英国人利特尔等人,招股集银5万两,成立上海电气公司,并从美国购得发电设备,在上海南京路创办上海第一座,也是中国第一座发电厂,容量12千瓦。1882726日,电厂开始供电,燃亮了外滩到虹口招商局码头一带的15盏弧光灯,引来市民聚观,无不称奇。同年925日,上海俱乐部(今东风饭店)等装灯接电,成为上海第一批,也是中国第一批电灯用户。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1882年7月26日晚7时,上海15盏电弧灯亮灯位置示意图。图中红点处)

上海电气公司南京路电厂的建成,标志着中国电力工业的创始。它比法国巴黎北火车站电厂晚建7年,比英国伦敦霍而蓬高架路电厂晚建6个月,但比美国纽约珠街电厂早建2个月,比俄国彼得堡电厂早建1年,比日本桥茅场町发电所早建5年。由此可见,中国电力工业的起步几乎和欧美同步。

但是,截止1949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大陆的电力工业发展极其缓慢,也可以说停滞不前。194910月,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从国民政府手上接收的电力工业,几乎是一张白纸。整个大陆的电力发电装机容量是18486万千瓦;火电与水电的装机容量分别是16856万千瓦与163万千瓦。一年所能生产的全部电量是43亿千瓦时。电力装机和发电量分别居世界第21位和第25位。如果要作一个比较的话,当时全国的发电能力,差不多是现在长江三峡工程装机容量的十二分之一,一年所能生产的电量,大约是现在一个中等发达县域全年的用电量。可见,中国的电力工业发展建立在一个十分薄弱的基础之上。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全球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

然而,到2018年底,经过69年的发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和年发电量分别达到19亿千瓦和6.99万亿千瓦时,均居世界第一。其中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分别达3.5亿、1.8亿、1.7亿千瓦,均居世界第一;全国35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输电线路长度、变电容量达196万公里、62亿千伏安,电网电压从交流220千伏升级到交流1000千伏和直流±1100千伏,建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配置能力最强的特高压交直流混合电网,实现了“户户通电”和除台湾外全国电力联网;攻克了特高压输变电、超超临界机组、“华龙一号”三代核电等一批世界领先的核心技术与装备;电力行业总资产超过14万亿元,12家电力企业进入财富世界500强,国际业务遍布全球五大洲,境外总资产突破2000亿美元。总体看,我国电力工业在起步晚、底子薄的情况下,攻坚克难、持续创新,实现了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追赶到引领的巨大飞跃,有力支撑了建国以来年均较高的经济增长,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核电站设备安装)

中国电力行业,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力行业,在全球最著名的十大火力发电厂和十大水电站序列中,中国都占有半壁江山。在全国近二十个工业行业中,其规模也堪称第一。而中国的特高压电网建设,更是走在世界前列,中国最早的一条特高压线路建成于20091月,是从山西经河南南阳到湖北荆门,电压等级为1000千伏的特高压交流工程。我们通常称之为“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与后来建设的几条超远距离线路比较,尽管它的输送距离只有640公里,但它是全球第一个投入商业运营的特高压工程,正是因为它的投运,实现了华北与华中的特高压跨区联网。时任国务院温总理专门有个批示:“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成试运行,标志着我国在远距离、大容量、低损耗的特高压核心技术和设备国产化上取得重大突破,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和电力可靠供应具有重要意义。要组织好工程验收工作,确保工程安全稳定运行。”国际大电网委员会(CIGRE)秘书长让•科瓦尔更是称这条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的投运“是电力工业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如今,我国特高压工程规模化建设在电力“十二五”规划期间初步形成“三纵三横一环网”格局。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全球第一个投入商业运营的特高压工程

与此同时,一批国际行业标准,开始由中国电力企业制定。站在世界电网技术金字塔尖上的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提出倡议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这不仅是改善地球环境,控制地球升温,被世界电工领域广泛赞同的“中国方案”,也获得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认可。20159月,最高领导人出席联合国发展峰会并演讲:中国倡议探讨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推动以清洁和绿色方式满足全球电力的需求。2017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最高领导人再次就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出中国声音:要抓住新一轮能源结构调整和能源技术变革趋势,建设全球能源互联网,实现绿色低碳发展。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我创作的《能源工业革命——全球能源互联网简史》入选人民日报推荐书单”2019年度30本值得一读的好书“。目前已第四次印刷)

在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会员总数超过600家,全球能源互联快速推进的同时,国家电网公司又适时提出建设“泛在电力物联网”。可以说,透过中国电力行业,可以看到自1949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民经济取得的巨大成就。中国电力工业,是名不虚传的国民经济先行官,是中国国民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

毫无疑问,已经站上世界电力行业制高点的中国电力,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平台,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历史和文化,比如博物馆。

高德地图提供的数据,截止20185月,全国共有5400多家博物馆。如果按照省份划分,江苏、浙江、广东、山东四个省份的博物馆数量最多。这个数据和博物馆的省域分布,可以看出,文化与经济发展成正比。在这已知的5400多家博物馆中,有一些是与能源、电力有关的博物馆,比如湖北省电力博物馆、天津电力科技博物馆、福建电力博物馆。除了这几家省一级的电力博物馆,也有不少地市一级的电力博物馆,比如秦皇岛电力博物馆,博物馆建在一座始建于1928年的发电厂内,是当时开滦矿务局的秦皇岛电厂,也是全国第七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5年,秦皇岛电力公司对其进行抢救性修缮,将其改建为电力博物馆。这是中国第一家依托发电厂房建立的电力主题博物馆。此外,浙江嘉兴电力博物馆,湖州电力教育博物馆,也都各具特色。特别是2008年正式开馆的嘉兴电力博物馆,是中国第一家经审批注册的电力行业博物馆,“嘉兴电力博物馆”馆名由原水电部长钱正英题写。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嘉兴电力博物馆正门,馆名由钱正英题写)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秦皇岛电力博物馆)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湖州电力教育博物馆)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中国电力行业这么一个蔚为大观的工业行业,却没有一家自己的“国”字号博物馆,向全世界讲述中国电力无比精彩的故事。高尔基曾经说过:一个老年人的死亡,等于倾倒了一座博物馆。自1882年有电以来,一代一代,已经有无数电力老人离去了。而他们,曾经都是一座座小型的,活着的电力博物馆。随着他们的离去,大量的电力行业秘密,也随之烟消云散。尽管自2019年起,国网浙江电力公司联合中国传媒大学等单位,组织开展了“浙电记忆”口述历史档案采集,选取健在的数十位八十岁以上老电力人,进行抢救性口述历史采集,但相对于庞大的中国电力行业,这无疑是杯水车薪。那些从事档案工作的有识之士,在自己的职责范围以内,做了大量有益的努力,但毕竟是碎片化的,缺乏全行业性质的策划与行动。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有一家专门从事历史档案记录的行业博物馆,类似状况就将大为改观。

与老人们一样渐渐远离的,还有那些老旧的发电厂和变电站。在杭州闸口,钱塘江边,曾经有一座闸口发电厂,安装有德国西门子生产的发电设备,随着一座座大电厂的建成,闸口发电厂的消失也在计划之中。在爆炸声中,这座与上海杨树浦发电厂、南京下关发电厂合称远东三大发电厂的厂房与烟囱,轰然倒地。

在闸口发电厂被炸掉之前,杭州还有一座历史同样悠久的艮山门发电厂也被夷为平地。在得知艮山门发电厂将要面临的厄运时,我曾投书建议,保留这座建于1922年的发电厂厂房及其附属设施,稍作修缮,可作为一个小型员工培训基地。如果非拆除不可,至少尽可能把发电厂设备保存下来,为以后有可能创建的浙江电力博物馆留下一些馆藏文物和史料。但是,如我所料,人微言轻,我的建议石沉大海。后来,在杭州市西湖区,一幢硕大的建筑物内,浙江电力文化陈列馆创建,我主持起草了这家陈列馆的文案,虽然与博物馆相比,还有不小差距,但也算是弥补了一个遗憾。

据我所知,上海杨树浦发电厂和南京下关发电厂,也应该已经完成它们的历史使命。幸运的是,杨树浦发电厂在2019412日,入选“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二批)”名单。其入选理由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火力发电厂,是近代中国建造最早的大型火电厂之一,1924年,电厂年发电能力超过同时期英国著名发电基地曼彻斯特、伯明翰、利物浦等城市,成为当时“远东第一大电厂”(装机容量12.1万千瓦);1933年,公司安装了一台遥控高温高压锅炉,是远东当时唯一最先进的大型锅炉;同年拥有当时全球最高的105 米钢板结构烟囱;1947年,远东地区第一台高温高压燃煤、燃油两用前置机组投产;1949 年,总装机容量增至19.85万千瓦,占当时全国总装机容量的10.5%,其发电量约为上海地区总发电量的70%1958年首次安装了国产6000千瓦机组,结束了“洋机”一统天下47年的局面;高达105米的烟囱曾是上海最高的构筑物;有“中国电力工业摇篮”之称。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有“中国电力工业的摇篮”之称的上海杨树浦发电厂)

如果中国有一座电力博物馆,那么毫无悬念,杨树浦发电厂这段入选“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名单的理由,将会被更多的人看到。同样有资格出现在中国电力博物馆的,还有位于云南昆明的石龙坝水电站,这座建成于1912年的水电站,也是中国大陆第一座水电站,2018127日,石龙坝水电站入选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名单。11月,入选第二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进入中国电力博物馆的人们,可以通过这两座发电厂,来观察中国电力工业的沧海桑田。

上海南京东路181号,也就是1882年创办中国第一座发电厂的上海电气公司,作为上海优秀历史建筑,非常完好地保存了下来,与外滩的其他建筑群一起,形成独特的、凝固的诗篇。在我心里,这幢浅灰色建筑,是中国电力博物馆的唯一馆址。在人来人往的上海南京东路,有一座中国电力博物馆,是展示中国电力气度的唯一选择。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上海南京东路181号,中国电力工业的源头)

我曾经两次专程前往上海南京东路181号,第一次,建筑正在修缮,被遮挡起来,幽暗的大楼,与周围的灯火辉煌形成巨大的落差,让我有一种历史的沧桑与失落感。我在马路对面,找到一座造型简洁的浮雕,是一本翻开的青铜书,这座浮雕是由尚未被拆分的国家电力公司和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共同制作的,堪称南京东路的一个文化地标。翻开的青铜书上,用再也精炼不过的文字,简要描述了中国有电的历史。这本青铜书,与南京东路181号一路相隔,沉默不语。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一本青铜书,一部电力史)

第二次到达南京东路181号是在一个深秋。我发现,大楼已经对外开放,一家高档连锁酒店的招牌悬在边上一幢大楼上,这幢毗邻181号的大楼曾经是华东电管局的调度大楼,如今,和181号一起,成为一家连锁酒店的一部分。而181号一楼,现在已经改为一家西餐厅。我走进181号,和所有国际高标准酒店一样,大堂的灯光柔和,进出的客人轻声细语。据说,这里能提供一流的服务,一流的客房,一流的餐饮。

我走遍一楼大堂和西餐厅,找不到一丝关于中国电力源头的元素。我只在南京东路一侧的墙壁上,见到一块铭牌,上面刻着这幢楼的来龙去脉。而悬在西餐厅门楣上的门牌号,略有些生锈,甚至于有些锈迹斑斑,可以看出,这块门牌,也是历史的一部分,是文物,不得随意更换。我从这块小小的门牌上,看到一个伟大的行业,在此发端,开始它艰难而波澜壮阔的远征。

或许有人会说,在南京东路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建一个博物馆不划算。这要从哪个角度来看,如果是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两幢大楼光是出租,就能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但如果是从文化的角度来看,以一个全球之最的行业之尊,在它的源头,建一座博物馆,怎么说,都在情理之中。这也是验证一个行业是否足够伟大的一个重要元素。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位于北京前门的“中国铁道博物馆”)

我想特别提醒那些持不划算观点的朋友们,在北京前门,天安门广场东南侧,那儿也算是寸土寸金之地吧。有一座中国铁道博物馆。这座铁道博物馆是由原京奉铁路正阳门东车站旧址改建而成。而中国的铁路系统,在“国”字名头下,不止一座博物馆,在八达岭长城北侧,有一座为纪念詹天佑而建立的专题人物纪念馆,展馆建筑面积2800平方米,陈列面积1850平方米,馆藏文物2000余件,1987年对外开放。而更大的中国铁道博物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侧,称东郊博物馆,建筑面积20500平方米,分为机车车辆展厅、综合展厅,200391日正式对外开放。机车车辆展厅荟萃和展出了中国铁路不同时期、类型及制式的机车车辆近百台,尤以中国现存最早的“0”号蒸汽机车及以革命领袖名字命名的“毛泽东号”、“朱德号”机车堪称中国铁路文物中的“瑰宝”。

我还想讲一个与博物馆有关的故事。在浙江丽水,有一座山青水秀的县叫遂昌。遂昌自东汉献帝建安二十三年,即公元218年建县,已1790多年,据史料记载,在遂昌当过县令者,少说也有三百余位之多。多年以前,我去遂昌,曾经问过遂昌的朋友,可能说出遂昌历史上三百余位县令之一二?朋友摇摇头,他说不要说从前,现在的县长更换快,都没记住名字,就调走了。我提醒他,有一位在遂昌当过县令,写过《牡丹亭》的,你可记得。朋友立刻击掌大喊,记得记得,汤显祖嘛。我又说,我刚刚去参观了汤显祖纪念馆。力主建这个馆的县长,曾经当过遂昌县委宣传部长,是个文化人。他在县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力排众议,在县城一幢老宅,建起汤显祖纪念馆。朋友说,你这么一提醒,我记起来,那位县长叫江华东。我说,遂昌历史上,300多位县令,能让人记住的,大概就是这两位了,一位写了《牡丹亭》,一位为《牡丹亭》作者建了一座纪念馆。我相信,后人也会记住这位建纪念馆的县长。事实上,这位爱好书法的江县长,手书的建馆碑记,就镌刻在汤显祖纪念馆内。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浙江遂昌城内的汤显祖纪念馆)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曾经担任遂昌县令的汤显祖)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历史的长河里,凡事皆过眼烟云,但大浪淘沙,最后沉淀并留传下来的,一定是文化。中国电力工业取得成就如此之巨大,它应该,也有资格,在它的诞生地,延续它的历史,让后人看得到,听得见。我想,我们这个国家,包括中国电力行业,不缺一家高档酒店,不缺这家酒店产生的利润,但缺一家以“国”字头命名的“中国电力博物馆”。谁拍案决定将上海南京东路181号辟为中国电力博物馆,谁就必然百世流芳。人们会把他(她)的名字刻在墙上,感激他(她),记住他(她),并且颂扬他(她)。

“一个国家或城市怎么对待博物馆,体现它的现代文明程度。”这是一位文化名人说过的话,在我看来,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所有行业。或许,我穷尽余生,也没有决策者会听到我微弱的呼吁,看不到“中国电力博物馆”出现在上海南京东路181号,但又何妨?滴水成河,饮水思源,一个不朽的民族需要一座国家博物馆来承载它的苦难辉煌。一个伟大的行业,何尝不是如此。

我读过一首诗,题目叫《相信未来》,印象深刻。我愿意摘录其中一节,为本文的结尾: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2019723日,大暑,于杭州)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近年来,我利用各种场合呼吁,中国需要一座国家级电力博物馆。我在国家电网档案馆作讲座时,再次提出我的建议)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在国网技术学院,面对近5000名新入职员工,我告诉他们,中国需要一座中国电力博物馆)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我提出这个建议,是要告诉自己和大家:相信未来)

我有一个建议:创建“中国电力博物馆”
(他在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期间,赴宁波北仑,考察北仑发电厂厂址,他说:这里将是中国南方最大的火力发电基地之一。如今,北仑发电厂装机容量500万千瓦,是全球十大火电厂之一。谨以此纪念这位中国电力工业的重要领导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镇七里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镇七里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