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富强
陈富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286
  • 关注人气:1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安是吾乡——王重阳《姓王的樱桃树》序

(2018-02-28 16:08:04)
分类: 旁观者说

心安是吾乡

——王重阳《姓王的樱桃树》序

陈富强

心安是吾乡——王重阳《姓王的樱桃树》序

“天下至中的原野”,指的是中原。狭义的中原,即河南。我对中原一向敬畏,除了它是华夏文明和中华文明的发祥地,我居住的杭州,也与中原密不可分。北宋建于中原,南宋却偏安杭州,杭州古都之称,也由此而来。如果追溯我的祖先,陈姓虽为舜帝后裔,但天下陈姓却源出于颍川,即现在的河南禹州。可见,中原在我的生命中,是何等重要。后读诸葛亮《出师表》:“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自此,中原在我心里,巍然屹立,高山仰止。

我第一次去河南,恰逢洛阳牡丹盛开,传说中的国色天香,开遍了宽阔的原野。这是我第一次领略,原来珍贵的牡丹花也可以这种肆无忌惮的方式,铺满我的视线。牡丹贵为国花,自然有她的道理,其怒放时的姿态,华丽而雍容,普天之下,花团锦簇,最美也非她莫属。那次在河南的时间不长,我去了河南首府郑州,古都开封和洛阳。所以,在我的记忆里,更多的是牡丹、石窟、白马寺。当然,我知道,河南的安阳,是甲骨文的发现地和周易的发源地,只是那次行程仓促,未能涉足,颇为遗憾。离开河南时,我对同伴说,此行最大遗憾,除了未能去安阳,就是禹州之憾了。作为夏朝的建都地,禹州也是我祖姓的源头,我有一千个理由,都应该去拜谒一下。

虽然未能去禹州,但是我一直认为,自己与中原有近乎血缘般的联系。所以,当我在王重阳的微信公众号“姓王的樱桃树”下读到与河南有关的文字时,就有了一种特别的亲近感。我与王重阳的相识,缘自他的文字。说起来,结缘差不多超过15年。那时,我是浙江电力系统一家综合管理类杂志的编辑,在遴选稿件时,偶尔能看到王重阳的名字,并且也编发过他的稿件,但一直没有见面。在我看来,编辑与作者,作品就是联系的纽带。编辑王重阳的稿件,感觉比较轻松,无论是选题、结构、行文都有自己的视角,读起来也流畅,看得出来,作者年龄不大,但很有头脑,善于思考,也写得一手好文章。我所说的稿件,其实就是论文,王重阳论文的题材,基本上与法律有关,我想当然猜测作者是学法律专业的,事实上,王重阳的确是学法律的,从事的职业也与法律有关。后来,我离开那家杂志编辑,但业余时间,一直从事写作和系统的文学组织工作,与王重阳的联系,也一度中断。

等到再次与王重阳相遇,已经是在黄龙路8号那幢米黄色的大楼里。只不过,我读到的不再是他写作的法律论文,而是少儿散文了。这多少让我有些吃惊,一个律师,居然写作有着童话色彩的文字,跨界的角度可谓不小。不过,作为文学活动组织者,我更多的是欣喜,而且我相信,以王重阳的文字功底,他应该可以创作出值得期待的作品。

王重阳的写作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有一段时间,他的微信公众号更新很快,几乎几天就有一篇新作出来,并且赢得一片叫好声。我感觉,有一批固定的读者,等在“姓王的樱桃树”下,而王重阳那些文章,就是树上结果的樱桃,一颗一颗,最后就果实累累了。

在此书的前言和后记里,王重阳把他写作这些文章的因缘说得很清楚了,但是,我在阅读书稿的过程中,还是有一种模糊而渐渐清晰的感觉,就是作者有一个野心,要为他的故乡立传。河南留在我的记忆里,通常是中原这样大气磅礴、史诗般的宏大与辽阔,再或是开封、洛阳、安阳这些在历史的长河里熠熠闪光的古城。然而,王重阳突然向读者展示了一个叫作老鸦村的古寨,尽管按照王重阳父亲的说法,这个村子是南方雄楚到华夏大地途中的一个老村古寨,掠过村南寨门往西,绕过寨河有条夏路,就是从南方到洛阳的官道。我姑且认为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古寨,不然,我就无法理解这二十多万字的写作素材从何而来,也无法相信作者能够在这座寨子里,像一位勤奋的挖井人,挖得那么深,以至于清流不断。

老鸦村的确是一座不一般的古寨。顺着寨外官道往南走,过了澧水长桥,就是旧县街,即叶邑古镇,也就是现在的叶县。据《左传》记载:鲁成公十五年(公元前576年),楚公子申迁许于叶。叶邑曾一度成为许国的国都。叶公和孔子曾在这里促膝长谈,据传,“发愤忘食,乐以忘忧,学道不倦,诲人不厌,不知老之将至”,这些经典名言,就出自这里。李白也在此把酒吟诗,写下“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千古名句。

如此,少年王重阳,走在这片土地上,就颇得一些先贤真传。加上他的父亲是医生,在乡邻眼里,已是老鸦村不可或缺的人物,其儿子为可造之材,也在情理之中。果然,时隔多年,王重阳在远离故土的江南杭州,开始为他的故乡立传。而中原与杭州,历史上又有如此割不断的关系,他的回望,就有了特别的意义。

第一块砖,居然是在河南的一家医院里开始搬运的。王重阳在住院期间,小试牛刀,获得小儿肯定,于是,一发而不可收。那些童年的往事,仿佛井水,开始喷涌。这就是我们现在读到的《姓王的樱桃树》。此书总共10辑,编排的顺序,也体现出作者作为一名律师的严谨,几乎是对故乡往事的一次梳理,又不失编年的痕迹。统读全书,每一文都是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语言简洁、清爽,既适宜少儿阅读,也适合成人欣赏。这些文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作者在写作时,心境是愉悦的,所以,无论故事,还是语言,都显得亮堂而少灰暗。尤其值得赞赏的是,作者对故乡那片土地的深挖,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我在阅读这些故事时,时常会产生一种幻觉,我看到的不是作为写作者的王重阳,而是一个考古学家,他把老鸦村的每一寸泥土都翻了一遍,又翻了一遍。字里行间,我能够感受到作者对这片故土发自内心的热爱。

王重阳是个阅读视野广阔的写作者。他曾经向我表达过他对河南作家刘震云、阎连科的喜欢。他甚至于专门跑到山东高密,去参观莫言旧居。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是由衷的,阅读量之大,在职场同辈人当中,算得上出类拔萃。我在写作一部全球能源互联网的著作时,需要查阅大量资料,王重阳毫不犹豫地向我贡献了一批珍藏的资料,其中包括《电力最前沿》这样早已绝版的著作。所以,当我获知他的《姓王的樱桃树》已经完稿时,也就不再表示惊讶了,因为在此以前,我已经陆续读过这些作品。我有一种预感,他为写作这部书所做的努力与付出,一定会有丰厚的回报。这个回报,或许不一定是物质的,但一定是有境界的,比如来自老鸦村的消息,再比如,他的第一读者,王楠小朋友的赞许。

“得中原者得天下”,逐鹿中原,方可鼎立天下。宋代陆游有诗:“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这些铿锵的名言诗句,更多地出现在教课本和历史书上。然而,它们从史学和文学的角度阐述着中原的伟大与沧桑。对于我的祖先生活的地方,我更多的只是精神遥望。而通过这部著作的阅读,让我有机会尝试一次精神世界的迁徙,从中原到江南,从江南到中原。中原地理位置重要,人口稠密,历史证明,中原稳,则中国稳;中原兴,则中国兴。

迁徙不完全是一种生物行为,它也包含人类的迁徙。就像故乡,既是地理上的故乡,也是精神上的故乡。虽然我不认为王重阳从中原到杭州,就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迁徙,但他的确通过文字的讲述,完成了一次对故乡的眺望,完成了一次纸上的精神长征,也完成了一部故乡书。从此,他可以在异乡踏实地睡上一觉。至于本文,没有介绍太多有关此书篇章的具体内容,一方面,是我觉得很难用合适的词汇来评论它。另一方面,是我肯定,读者朋友自己翻书阅读的感觉,会更好,因为这是一部值得花些时间一读的书。

遵重阳之嘱,写下以上文字,聊以为序。

                               20177月于杭州

心安是吾乡——王重阳《姓王的樱桃树》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