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富强
陈富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846
  • 关注人气:1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连接欧亚大陆的铁塔

(2010-08-10 15:23:08)
标签:

铁塔

大桥

电网

弧线

白线

伊斯坦布尔

杂谈

分类: 报刊专栏

连接欧亚大陆的铁塔

 

陈富强

 

博斯普鲁斯海峡是欧洲与亚洲的分界线,而控制这道海峡的城市,叫伊斯坦布尔。作为一个东方人,对于这座土耳其最大的都市,伊斯坦布尔在历史上的伟大功勋,我却所知甚少。在历史教课书上,我隐约听说过“拜占庭”、“奥斯曼帝国”、“君士坦丁堡”这样一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却不知道,其实它们同属一座城市,就是横跨欧亚两大洲的伊斯坦布尔。就历史与人文角度而言,能够让我肃然起敬的西方城市不少,但是像伊斯坦布尔这样令我震撼的,却不多见。我在船上眺望博斯普鲁斯海峡两岸的建筑和欧亚大桥,那些建筑依山体而建,年代久远,如果从时间推算,这些建筑,显然已经不可能是拜占庭或奥斯曼帝国时期的产物了,但是,其中的一些建筑,却很有可能是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大帝从罗马迁都于此时所建。从远处眺望,这是一座庞大的城廓,从拜占庭时代起,这个王朝就已经十分强大,它在很长一个时期内统治着整个地中海地区,并且拥有自己强悍的军团。当欧洲其它国家还在慢慢地从黑暗时代复苏时,拜占庭王朝就已经保持了由罗马帝国延续下来的、非常先进的文明程度。作为奥斯曼帝国的首都,伊斯坦布尔在以后漫长的历史岁月里,延续了它罗马时代的文明中心地位。迄今为止,还没有一座西方首都,能够像君士但丁堡这样,在帝国统治的连续性与范围方面,与之媲美。

地球上找不到第二座城市,能够像伊斯坦布尔这样,一城横跨两大洲。所以,在伊斯坦布尔期间,我经常在一天之内,多次往返欧亚大陆。连接欧亚两大洲的,是一座桥。这座与博斯普鲁斯海峡同名的大桥,通常人们习惯称它为欧亚大桥。在这座长度超过1500米的钢索大桥中间,有一条白线,白线以东是亚洲,以西就是欧洲了。大桥只通行汽车,每次经过大桥中间时,我都会刻意留神那条著名的分界线,而观看大桥的最好角度,还是坐船游览博斯普鲁斯海峡。游船会穿越大桥,继续往前,还能看到另外一座稍早建造的欧亚大桥,那座大桥地处海峡最窄处,大约宽为800米。而船上所眺海峡两岸的伊市风光,同样令人赏心悦目。海峡两岸的建筑层层叠叠,依山而建,显得错落有致。而其中建于欧洲一侧沿岸的多尔玛巴赫切宫,俗称新皇宫,也尽收眼底。在皇宫的建筑风格上,东西方没有太大的区别,极尽奢华。新皇宫内的装饰用穷奢极欲形容也不为过。从历史的眼光来解读,这种奢华,留下了一些文明痕迹,让我们看到当年的繁华。它们的建筑年代,都在拜占庭或奥斯曼帝国强盛时期,如果没有君士坦丁这样的帝王,以建造宏大的建筑来体现他们的权威,那么,我们现在也就很难见到伊斯兰古老的文明。

我坐船游览博斯普鲁斯海峡那天是上午,从海上吹来的风有些冷。那天,我刚从埃及开罗飞抵伊斯坦布尔,没有足够的睡眠,下了飞机,用过早餐,就去了海边。站在欧洲一侧岸边,就能感觉海浪的汹涌。登船后这种感觉则更强烈。游船渐渐靠近欧亚大桥,船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海峡上空的大桥,并且发出情不自禁的欢呼。这时,我突然发现,在距离大桥不远的海峡上,有一道弧线划过天空,几只海鸥在弧线的周围飞出优雅的姿态。顺着这道弧线,我的眼睛分别向海峡两侧搜寻,果然,我发现在海峡两侧鳞次栉比的建筑群落间,在岸边的山尖上,耸立着两座高高的铁塔。远远望去,铁塔红白相间,是大跨越常用的钢管塔,它屹立在建筑群之上,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挺拔与伟岸。我在海峡中线上空看到的那道弧线,正是从铁塔两端延伸而出的。毫无疑问,这两座高塔,是伊斯坦布尔电网的组成部分,但是,因为独一无二的地理位置,它们将欧亚大陆的电网,也连接在一起。

或许,在这一船的游客中,只有我注意到了海峡两岸的铁塔。对于他们来说,伊斯坦布尔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个旅游目的地,他们在惊叹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神奇时,更多地将目光投向了连接两大洲的桥梁。而连接着欧亚大陆电网的铁塔,只不过是一个个寂寞的巨人,站在海岸的高处,俯瞰海峡,忠诚地守护着这座城市的夜晚,并且为它的繁华与美丽提供强劲的动力。而对于我而言,当视线与铁塔相触,却有一种温暖从心底缓缓向周身扩散。那一刻,我忽然明白,有铁塔的地方,就有电网的延伸,它们是支撑电网强健的筋骨,电流延伸到哪里,它们就挺立到哪里。铁塔以巨人的高度与硬度,无论风霜,或者雨雪,都一如既往,忠于职守。

船穿越欧亚大桥,驶向海峡最窄处的第一座欧亚大桥。再往前,可达黑海。而相反方向,则是马尔马拉海,再继续向前,就是地中海了。我想起五百万年前,地中海曾经干涸。中国古人在创造“海枯石烂”这个成语时,一定不知道远在西方,有一片海的确干枯过,如果我们排除青藏高原,因为它是地壳运动,属于沧海桑田,那么地中海的变迁,却颠覆了我们的一个哲学理想。我们等不到地中海再次干枯,所以,我所见的伊斯坦布尔,被博斯普鲁斯海峡横断,看上去烟波浩渺。倘若我们以哲学的眼光眺望,即使再过五百万年,直布罗陀海峡因为地壳的变化而再次关闭,地中海变成了盐田,我们也依然能够看到,干涸的博斯普鲁斯海峡穿城而过,将伊斯坦布尔一分为二,一边是欧洲,另一边是亚洲。而在我看来,铁塔则会以另外一种方式,通过电流将两大洲紧紧相连,那时候,洲际电网的体现方式将依旧如此简洁,而透过一座又一座铁塔,电流的奔跑则所向披靡。

 

 连接欧亚大陆的铁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