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为珠海“饿死诗人”伊沙诗歌分享会备诗

(2016-02-27 21:58:00)
标签:

转载

分类: 拜年
Yi Sha 《大年三十的夜》
NACHT VOR NEUJAHR 
 
ich hab ein schönes lied auf den lippen
hab den text geändert
es ist von der neujahrsnacht
“soviel krach, soviel krach”
ich brenn feuerwerk ab
mein sohn folgt mir nach
die raketen die wir angeschleppt haben
sind etwas zuviel für unseren hof
wir werden höflich ersucht auf die straße zu gehen
vor einem hotel ist noch genug platz
heut nacht ist der himmel erhellt
das ganze land jauchzet und tanzt
als wir fertig sind mit unserm feuerwerk
dreh ich mich um
krieg einen schreck
das hotel ist erleuchtet
mit roten laternen
es gibt sogar einen lebendigen spruch:
ein hockender steinerner löwe
zu seinen füßen ein liegender bettler
und weiße schrift auf rotem grund:
“HARMONISCHE GESELLSCHAFT”

2007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16



Yi Sha 《纹心》
INS HERZ GERITZT

auch wenn es
das herz ist das blutet
hört es auf eines tages
die narbe verkrustet
die kruste reißt ab
das jucken das bleibt
weckt den schmerz nicht mehr auf

aber
was eingebrannt bleibt
ein mal auf dem herzen  
deiner generation
unauslöschliches
muttermal für euch alle
oder aber
nur für dich selbst

2008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16
年轮:伊沙自选诗
 
(1988-2016:29年29首)
 
 
 
《车过黄河》
 
 
列车正经过黄河
我正在厕所小便
我深知这不该
我应该坐在窗前
或站在车门旁边
左手叉腰
右手做眉檐
眺望像个伟人
至少像个诗人
想点河上的事情
或历史的陈帐
那时人们都在眺望
我在厕所里
时间很长
现在这时间属于我
我等了一天一夜
只一泡尿功夫
黄河已经流远
 
(1988)
 
 
 
 
《善良的愿望抑或倒放胶片的感觉》
 
 
炮弹射进炮筒
字迹缩回笔尖
雪花飞离地面
白昼奔向太阳
河流流向源头
火车躲进隧洞
废墟站立成为大厦
机器分化成为零件
孩子爬进了娘胎
街上的行人少掉
落叶跳上枝头
自杀的少女跃上三楼
失踪者从寻人启示上跳下
伸向他人之手缩回口袋
新娘逃离洞房
成为初恋的少女
少年愈加天真
叼起比香烟粗壮的奶瓶
她也会回来
倒退着走路
回到我的小屋
我会逃离那冰冷
而陌生的车站
回到课堂上
红领巾回到脖子上
起立上课
天天向上好好学习
 
(1989)
 
 
 
《饿死诗人》
 
 
那样轻松的你们
开始复述农业
耕作的事宜以及
春来秋去
挥汗如雨收获麦子
你们以为麦粒就是你们
为女人迸溅的泪滴吗
麦芒就像你们贴在腮帮上的
猪鬃般柔软吗
你们拥挤在流浪之路上的那一年
北方的麦子自个儿长大了
它们挥舞着一弯弯
阳光之镰
割断麦杆自己的脖子
割断与土地最后的联系
成全了你们
诗人们已经吃饱了
一望无际的麦田
在他们腹中香气弥漫
城市最伟大的懒汉
做了诗歌中光荣的农夫
麦子以阳光和雨水的名义
我呼吁:饿死他们
狗日的诗人
首先饿死我
一个用墨水污染土地的帮凶
一个艺术世界的杂种
 
(1990)
 
 
《结结巴巴》
 
 
结结巴巴我的嘴
二二二等残废
咬不住我狂狂狂奔的思维
还有我的腿
 
你们四处流流流淌的口水
散着霉味
我我我的肺
多么劳累
 
我要突突突围
你们莫莫莫名其妙
的节奏
急待突围
 
我我我的
我的机枪点点点射般
的语言
充满快慰
 
结结巴巴我的命
我的命里没没没有鬼
你们瞧瞧瞧我
一脸无所谓
 
(1991)
 
 
 
 
《命名:日》
 
 
太阳升起来
那男孩跑向天边外
一路笑着他的笑声
响彻了这个早晨
晨风吹着
太阳升得更高
那男孩手指太阳
给我们布道
“这是——日
日你妈的‘日’”
他的声音
响彻了这个早晨
令我这跑来命名的诗人
羞惭一生
 
(1992)
 
 
  
 
《催眠术》
 
 
我睡了我看见
朝阳初升
出海的小船
载我的尸体
驶向彼岸
 
我睡了我看见
青天白日
一头恐龙
在高速公路上
奔驰
 
我睡了我看见
夕阳西下
翻过一面山坡
回到摇篮
不是妈妈催我入眠
 
我睡了我看见
月上东山
死猪不怕开水烫
你们问我的
我一概不知
 
我睡了我看见
 
(1993)
 
 
《中国朋克》
 
 
那绝对是摇滚的场面
 
三十年前
我的祖父被红卫兵小将
强行剃成——
 
一种奇特的发型
不阴不阳不人不鬼
颇似今天流行的这种
 
中国朋克:三十年前
 
(1994)
 
 
 

《回答母亲》
 
 
和母亲坐在一起
看电视这种景象
已经很少见了
 
电视里正在演一位
英雄在一场火灾中
脸被烧得不成样子
 
母亲告诫我
“遇到这样的事
你千万不要管……”
 
久久望着母亲
说不出话这种景象
也已经很少见了
 
母亲早已忘记了曾经
她是怎么教育我的
怎么把我教育成人的
 
“妈妈放心吧
甭说火灾啦
自个儿着了我也懒得去救”
 
这样的回答该让她
感到满意看完这个节目
她就忙着给我炖排骨汤去了
 
(1995)
 
 
《感恩的酒鬼》
 
 
一个酒鬼
在呕吐在城市
傍晚的霞光中呕吐
在护城河的一座桥上
大吐不止那模样
像是在放声歌唱
他吐出了他吃下的
还吐出了他的胆汁
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驻足目击了这一幕
忽然非常感动
我想每一个人都有其独特的
对生活的感恩方式
 
(1996)
 
 
《自杀的小孩》
 
 
那孩子
手持水枪
不知从哪儿
冲杀出来
显然
他喜欢那水枪
用它射我射你
直到我们故做慌乱
尖叫着跑开
小子哈哈大笑
显得十分豪爽
 
后来
我们又见到他
在当天的黄昏
他独对夕阳
坐在草坪上
把水枪对准自己
含在嘴里
神情专注
再也不理我们了
 
这孩子不凡
你说你的
意思我懂
可真实的情况是
他是我邻居
每次离家时
他的母亲都要在其枪中
灌满牛奶
 
最终
我还是对你
隐瞒了实情
怕你扫兴
 
(1997)
 
 
《张常氏,你的保姆》
 
 
我在一所外语学院任教
这你是知道的
我在我工作的地方
从不向教授们低头
这你也是知道的
我曾向一位老保姆致敬
闻名全校的张常氏
在我眼里
是一名真正的教授
系陕西省蓝田县下归乡农民
我一位同事的母亲
她的成就是
把一名美国专家的孩子
带了四年
并命名为狗蛋
那个金发碧眼
一把鼻涕的崽子
随其母离开中国时
满口地道秦腔
满脸中国农民式的
朴实与狡黠
真是可爱极了
 
(1998)
 
 
 
《中国底层》
 
辫子应约来到工棚
他说:“小保你有烟抽了?”
 
那盒烟也是偷来的
和棚顶上一把六四式手枪
 
小保在床上坐着
他的腿在干这件活儿逃跑时摔断了
 
小保想卖了那枪
然后去医院把自己的断腿接上
 
辫子坚决不让
“小保,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小保哭了
越哭越凶:“看我可怜的!”
 
他说:“我都两天没吃饭了
你忍心让我腿一直断着?”
 
辫子也哭了
他一抹眼泪:“看咱可怜的!”
 
辫子决定帮助小保卖枪
经他介绍把枪卖给了一个姓董的
 
以上所述是震惊全国的
西安12.1枪杀大案的开始
 
这样的夜晚别人都关心大案
我只关心辫子和小保
 
这些来自中国底层无望的孩子
让我这人民的诗人受不了
 
(1999)
 
 
 
《鸽子》
 
在我平视的远景里
一只白色的鸽子
穿过冲天大火
继续在飞
飞成一只黑鸟
也许只是它的影子
它的灵魂
在飞也许灰烬
也会保持鸽子的形状
依旧高飞
 
(2000)
 
 
 
《9.11心理报告》
 
 
第1秒钟目瞪口呆
第2秒钟呆若木鸡
第3秒钟将信将疑
第4秒钟确信无疑
第5秒钟隔岸观火
第6秒钟幸灾乐祸
第7秒钟口称复仇
第8秒钟崇拜歹徒
第9秒钟感叹信仰
第10秒钟猛然记起
我的胞妹
就住在纽约
急拨电话
要国际长途
未通
扑向电脑
上网
发伊妹儿
敲字
手指发抖
“妹子,妹子
你还活着吗?
老哥快要急死了!”
 
(2001)
 
 
 

《放下了》
 
看见雪山我没有放下
那处女一样的雪山
也没能让我放下
看见黄河我没有放下
天下黄河青海清了
也没能让我放下
放不下
放不下
塔尔寺里有一千盏
酥油灯的神圣
一名紫红大袍的藏僧
抡动着肌肉饱满的大臂
鼓声滚滚而来
震破我缺氧的
心以及灵魂
我还是放不下
只是——
当我结束了此次远行
回到家中
手中的圆珠笔
在笔记本里追踪着
这首诗的时候
一切都放下了
该放下的
和不该放下的
统统被我放下了
 
(2002)
 
 
《又逢夜半观球时》
 
有人跑着跑着就死了!
 
让我在默哀中祈祷
让我在祈祷中确信
 
将来的某一天
未来的某一届
 
有人死了死了还跑着!
 
(2003)
 
 
 
《在美国使馆遭拒签》
 
整个上午
一百个人挤在一个不大的厅里
像挤在一条偷渡船的仓底
在等待签证的百无聊赖中
一个学芭蕾的美少女
成为全场的最大姣点
 
在与签证官见面之前
我已经有点底虚了
我怎么瞧着被签的人中
几乎没有青壮年的男人
有那么两个
一个是带着老伴的老头
一个是个头够不到窗口的侏儒
美国怕了
真的怕了
他们现在怕男人
哇靠!大胡子的签证官
其实比我长得
更接近于穆斯林
也更像个恐怖分子
他未加丝毫考虑
坚定不移地拒签我
难道是猩猩惜猩猩
他一眼便瞧出了我眼中
深藏不露的杀气
移民之嫌
有此迹象乎
大唐李白想要移民波斯
你他妈甭跟老子开国际玩笑了
 
在我扬长而去之时
那个学芭蕾的美少女
也被另一窗口的黑女人拒签
她真是快乐得像只欲飞的小鸭子
欢叫着离开此地
“一准儿是她父母逼着她去美国……”
队伍里有人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2004)
 
 
 
 
《中国人的清明节》
 
 
也许是因为没有
站在上帝面前的习惯
我们也就不会
站在死者墓前
垂首默哀
念念有词
 
哦!这就是我们中国人
我不骄傲
但很自在
清明节这天
雨过天晴
我和我的家人
围坐在
庭院一般的
先祖的墓园里
就像在家庭的晚宴上
那样正常地说话
仿佛他们都还活着
听得见
并且以沉默作答
献上的供果
最后被孩子吃掉了
据说这会有福的
 
清明
对我们中国人来说
是用来郊游和踏青的
春天的节日
和漫山遍野的
鬼魂一起
 
(2005)
 
 
《春天的乳房劫》
 
 
在被推进手术室之前
你躺在运送你的床上
对自己最好的女友说
“如果我醒来的时候
这两个宝贝没了
那就是得了癌”
你一边说一边用两手
在自己的胸前比划着
 
对于我——你的丈夫
你却什么都没说
你明知道这个字
是必须由我来签的
你是相信我所做出的
任何一种决定吗
包括签字同意
割除你美丽的乳房
 
我忽然感到
这个春天过不去了
我怕万一的事发生
怕老天爷突然翻脸
我在心里头已经无数次
给它跪下了跪下了
请它拿走我的一切
留下我老婆的乳房
 
我站在手术室外
等待裁决
度秒如年
一个不识字的农民
一把拉住了我
让我代他签字
被我严词拒绝
 
这位农民老哥
忽然想起
他其实会写自个的名字
问题便得以解决
于是他的老婆
就成了一个
没有乳房的女人
 
亲爱的,其实
在你去做术前定位的
昨天下午
当换药室的门无故洞开
我一眼瞧见了两个
被切除掉双乳的女人
医生正在给她们换药
我觉得她们仍然很美
那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2006)


《大年三十的夜》
 
 
我把一首好听的歌
改了词儿
挂在嘴上
“大年三十的夜啊
这么闹这么闹……”
歌声送我去放炮
儿子是我的小尾巴
我们搬运来的大花炮
超出了小区的限制
被人客气地请到大街上
一家宾馆的门前来放
今夜漫天礼花
恰似歌舞升平的国家
当我放完了所有的炮
猛回头
人惊心
但见宾馆灯火明
大红灯笼高高挂
配之一副活春联:
上联是尊石狮子——蹲着
下联是个老乞丐——卧着
红底白字横批曰:“和谐社会”
 
(2007)
 
 
 
《纹心》
 
即便是
流在心里的血
也会有止住的一天
那伤疤也会结痂
然后撕去
留下一点微痒
咬不醒疼痛的记忆
 
可是啊
它毕竟还是像金印一样
烙在了你的心上
那图案似纹心
是你们这代人
不可磨灭的胎记
或者只属于
你自己
 
(2008)
 
 
 
《无题(76)》
 
 
元宵节
一个单身汉
该怎样度过这一天
 
下午他在露天球台上
跟同事挥拍打元宵
负多胜少
 
晚饭回家吃
煮了一锅乒乓球
独自吞下
 
夜里出来溜达溜达
替不敢放炮的小孩
把炮放啦
 
偶尔抬头望望
烟花里的爱人
月亮上的亲人
 
(2009)
 
 
《菩萨:觉悟的众生》
 
南岳深处
九峰之间
莲花掌心
广济禅寺
明月高悬
夜阑人未静
到此修炼一昼夜的
六十名骚客
六十名菩萨
分居于客房
尚未歇息
各忙其事
露台上人最多
十个菩萨
一边吸烟
一边争论
担当还是不
其中一位
来自广西的男菩萨
刚刚谴责过一位
北京来的女菩萨
穿得太少
袒肩露背
刚巧对方是名
在家居士
真觉得自己错了
去找法师认错
这就错上加错
或许原本无错
现在错了
她在第二天
惩罚了自己
足蹬高跟鞋
登上衡山顶
像一场自虐的酷刑
广西男菩萨
因此变得臭不可闻
再也无人搭理
就在这十名菩萨
正在争论的时候
有个湖南菩萨
来到寺院中间
唱起了山歌
呕哑嘲哳难为听
在会上
他老想用其破嗓子
呼喊革命口号
可疑的人
醉翁之意岂在诗
有两个河南菩萨
偷偷溜出寺门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路上
向上爬了三百米
摸到一家事先打探好的农家乐
酒肉穿肠过
煮酒论狗熊
醉眼看江湖
凌晨五点方才归来
进院后得见
一个广东菩萨
和一个四川菩萨
沿着走廊
来回踱步
忧虑现代诗歌的现在
畅想中国文化的未来
像是一场思想秀
搞得众菩萨中神经衰弱者
迟迟睡不着
在某间客房之内
一个陕西菩萨
在对一个山东菩萨
和一个天津菩萨
大讲诗坛八卦
江湖趣闻
神乎其神
他在睡前沐浴时
在卫生间里
见缝插针
干了一件
不可告人的小坏事
阿弥陀佛
这天晚上
有八个菩萨在磨牙
有十八个菩萨在说梦话
有二十八个菩萨在打呼噜
全体菩萨被蚊虫叮咬
蚊虫也是菩萨
另有三个菩萨
私自服下安眠药
其中一个女菩萨
吃了药还睡不着
开始默诵《心经》:
“观自在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
照见五蕴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2010)
 
 
 
 
 
《望澳门》
 
 
我不知道
这个旅游项目
竟然还在
在珠海海面的游艇上
望澳门
 
13年前我就望过
望过那片当时
还属于葡萄牙的土地
也许是望了一眼之故
12年它向我招手
一封澳门国际诗歌节的邀请函
是我平生所收到的
第一个境外邀请
等我屡遭刁难
不厌其烦
办妥所有手续
只欠出境登机
有关部门下达通知
不能去……
也是在12年前
它被收了回来
 
而此时此刻
在这个春风拂面的冬夜里
我还是只能在黑暗的海上
在夜行船的甲板上望一望澳门
在祖国的领海
望祖国的领土
真是一种中国特有的高峰体验
仿佛乡愁是全体国民的必修课
仿佛自虐的本性
 
(2011)
 
 
 
 
《在古人画的地图上》
 
 
岛被画成山的样子
波浪线表示海
古人画的地图
像孩提时代的
小人书
令我会心一笑
不再咬牙切齿
 
(2012)
 


《我打台北走过》


歌里唱得不错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迎着冬雨
我从台北走过
每根街灯的灯柱上
都插有一面旗帜
青天白日满地红
我从吉林路拐入松江路
我从陕西路拐入汉中路
信步走过台北
就是走在一张中国地图上
那秋海棠叶形状的中国啊
我一脉相传的故国
我雨打风吹的前朝
我走在我眼中
犹如电影布景般的街道上
望着店铺幌子上
我写不了但认得出的
繁体汉字
在这里
我找到了生我父亲的陪读重庆
在这里
我找到了生我母亲的旧上海
在这里
我找到了祖父母相遇的
五四时代的北平
不用我感受
台北无言地告诉我:
“此处珍存着你的父母之邦!”

(2013)



《人民》


下午散步时间
我从丰庆公园东门
走出
看见马路边有个少妇
支在单车上打手机:
“喂,陈园长
你只要把我娃收了
我在五万赞助费之外
再给你个人一万块
咋样?……”
在其身后
单车后座上
坐着一个
三四岁的小男孩
我沿路向前走出
一段路之后
在夏日午后
暴晒的阳光下
有点想哭
不是出于心有感动
而是因为不为所动
见惯不惊
习以为常
我想向我也身在其中
逆来顺受忍辱负重的
伟大人民
致敬

(2014)



《重回鲸鱼沟》

整整三十年过去
我忽然回到这里
回到高考那年的夏天
我和几个中学同学
一起游过泳的
鲸鱼沟

墨绿色的深潭
潭边山坡上
那一片北方罕见的竹林
甚至于头顶上的
蓝天白云
依旧
只是那一条
一路跟着我的黄裙子
早已不见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三十年过去了
那一直飘荡在我心中的
竹林间的黄裙子
像一面风信旗
唤醒我:
“你是否也同样珍爱着
那些追随你一路前行的
可爱的灵魂?”

(2015)



《吉隆坡云顶赌城联想》

地球毁灭了
人类移居外星球
我是幸运的
最后一批撤离者
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
发现先我们到达的人们
住在一座超级大赌城里
有人朝篮筐里
投掷地球仪
我告诉他们地球
已经毁灭的消息
他们哈哈大笑
弹冠相庆
原来所有的人
都为地球——
他们家园的
毁灭下了注
现在他们赌赢了

(20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