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今年最后一波了

(2015-12-14 18:56:18)
标签:

转载

分类: 日記
Ma Fei 《中国人的圣餐》
ABENDMAHL

Yi Sha hat ein Foto gemacht,
eine Platte mit gerollten Teigtaschen:
“Das heilige Buch der Chinesen”.

Ich glaube, man kann auch sagen,
ein Teller fertig gerollter Jiaozi
ist ein heiliges Mahl.

Ich kann keine Jiaozi rollen.
Meine Jiaozi
sind fast alle von meiner Mama.

Ein heiliges Mahl kommt von Gott.
Mein Nachtmahl kommt von meiner Mama.
Meine Mama ist meine Göttin.

Außerdem will ich ausplaudern,
von ihren göttlichen Teigtaschen:
mit Sauerkraut drinnen, das sind die besten.

2015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15


Ma Fei 《菜市场之梦》
TRAUM VOM GEMÜSEMARKT

der gemüsemarkt wo ich stammkunde bin
da ist immer viel los
in meinem traum
ist er ganz verlassen
nur an einem einzigen stand
ein schwarm von leuten dass man nicht durchkann
die machen ein bombengeschäft
ich seh ein schild
das steckt auf dem gemüse
auf dem schild steht schief und verdreht:
gefängnislieferant

2015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15
原文地址:今年最后一波了作者:马非

《同事的笑》

 

他时刻带笑

就此我俩聊过

知道并非天生如此

没人觉得有毛病

相反都说挺好

我觉得有问题

是在他料理完

其父后事

上班的那天

我从他脸上

看见笑容

依旧之后

 

 

《无奈》

 

我的新浪微博里

有这样一条信息:

衡阳保卫战

聂鼎权在第十军孤军血战47

直接导致日本内阁下台

18000人只剩1000余人

前年日本老兵听说

有衡阳保卫战的中国指挥官健在

专门来看望给聂老敬礼

可老人拒绝和日本人握手

拒绝巨额捐款 

 

读罢我双目潮湿

如是跟帖:“真英雄也”

又马上想起我的儿子

他刚从日本旅游归来

跟我说:“将来留学

我就到那里去”

我的双目再次潮湿

再次跟贴说: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我儿在日本待了10

就被它争服了”

 

《猫》

 

我当然知道

镜子里的猫就是它

但我没法告诉它

 

我看着它

和镜子里的猫——

也就是它自己搏斗

 

我还是第一次见识

生性温顺的猫

竟也可以凶暴至此

 

猫毛飞舞

趾爪断裂

额头淌血

 

我在镜子里

还看见一个人

也在关注这场游戏

 

大瞪着双眼

我们对视了一下

那个人我不认识

 

《初中同学会》

 

酒过三巡

我过去的同桌

红扑扑的赵晓丹说:

“你记不记得

有一次你把我惹急了

我把你的书包扔到窗外”

我说:“想不起来了

但我记得有一个冬天

你分给我的半块烤地瓜

又热又甜”

我本想继续说

“也许这正是这些年

我过得不错的原因”

因为拿不准

就闭上了嘴

 

《离婚》

 

小孙和老公离婚了

刚开始是假离婚

为了获得比市场价格

低很多的单位二套房

小孙愣是没想到

房子到手了

老公顺水推舟

再没有把绿本换成红本

真的和她离婚了

她老公不是东西

我们单位的人

没有不这么说的

 

《在西山上》

 

我走过去了

才意识到

有人看我

我回头找

是一棵杨树

长着眼睛

满含责备

仿佛在说:

“刚才你为啥

冲我撒尿”

 

《我的牙医》

 

在工作中

他戴口罩

我看不到

他的牙齿

但有一次

在马路上

偶然相遇

寒暄之时

我看见了

参差不齐

黄巴兮兮

比我的好

不到哪里

 

《开车》

 

我不爱车

也不会开车

但在昨夜梦里

我却开上了车

开得不错

坐旁边的老婆

还竖起大拇指

好景不长

很快醒了

是急醒的

因为只会朝前开

不会倒车

在黑暗里我想

大概这就是

我不会开车

也不爱车的原因吧

符合我的性格

 

《笨贼》

 

一个贼

偷东西

换得钱

买了一套

朝思暮想的

《鲁迅全集》

 

我不明白

他为什么

不直接偷书

因此被抓

也不至于

判得这么重

 

《清白》

 

一个戏子

因花几千万

举办婚礼

遭媒体质疑

回应记者说:

“我的钱

都是清白的”

 

那天我走在街上

眼睛被手机上的

这条新闻吸引

但余光告诉我

其间我经过

一老一小

两个乞丐

 

《我记住了》

 

我家门口

有一个小超市

老板兼收银

唯一的店员

是一个侏儒

我只要看见他

脑子里就会

蹦出侏儒两字

我从未想过

侏儒除了侏儒

还可以叫什么

直到有一天

我在那里买烟

听到一个小女孩

对她的妈妈说:

“快看,小矮人”

 

《美好的愿望仿佛恶毒的咒语》

 

多年后回老家

找到小时候的玩伴:

狗剩,铁蛋,二傻

全都老了

比我记忆中

当年他们的爹还老

穷却是一样的

我吃惊地发现

在乡人口中

他们还叫

狗剩,铁蛋,二傻

 

 

 

9.11

 

很多年过去了

我想关于9.11

即便忘记一切

也不会忘记

它发生那天

(西半球是白天

我们是夜晚)

我和老婆的对话

那是发生在老婆

按了一遍遥控器

关掉电视的一瞬

我问她:“刚才

美国被炸的画面

是电影台的吧”

“好像是……

新闻频道播出的”

 

 

 

《祖国》

 

我观中国足球

这么多年了

早先是敲着破盆

摔着暖瓶地看

后来是悄悄地看

得到的也不仅仅是

愤怒、痛苦和失望

伴之而生的还有

我会突然意识到

我也是有祖国的人

在其他时候

我绝少想得起来

 

《会议》

 

11.13巴黎遭遇

恐怖袭击的第二天

我主持了一个会

在会议正式开始前

我提醒与会者把手机

调至静音或震动状态

可未见一个人行动

还好在会议进程中

并未听见来自手机

一丝一毫的动静

 

《伤感》

 

那一日

我经过一棵大树

停下脚步

看看树干

又抬头看看树梢

竟无端伤感起来

也并非全无来由

那是在摊开双手

喷吐口水于其上

并相互摩擦之后

发现的——

我爬不上去了

 

 

《同事老成》

 

我和同事老成处得不错

可惜我才上班几年

他就退休了

因为他的家和单位

同在一个院子里

倒也可以时常见面

地点多在办公楼的厕所

碰上不免寒暄几句

一晃过去二十年了

他的腿脚已不灵便

但他到单位出恭的习惯

还是没有改变

他说:“主要是大便

在这里才拉得出来”

 

 

《在王府井百货》

 

陪老婆买衣服

老婆看上的裙子

符合尺寸的只有

模特穿着的一条

起先我没太在意

坐着喝大麦茶

及至看见服务员

和老婆共同上阵

扒模特身上的裙子

还是难以扒下来

才定睛望去

一看看出了问题

哈哈,怪不得呢

当着一个大男人

脱人家姑娘衣服

况且这个姑娘

里面什么都没穿

她的脸不但红了

还延伸至脖子

波及到半个乳房

 

 

《祈求》

 

我祈求上帝

让我把诗写好

但不要出名

至少别出大名

在活着时

 

《命运》

 

貌似我很老了

貌似老婆还年轻

貌似我住的平房

貌似我不止一个儿子

我问坐在门口台阶上

正端着饭碗的老婆:

“孩子们呢”

“在厢房吃饭”

“你怎么也不上桌”

“生你的气呗”

“为什么生我的气”

“你缺乏涵养不懂礼貌”

我一下火了:

“如果我不站起来

向那个戏子喊停

再过两个小时

你们也吃不上晚饭

况且朗诵的是什么啊

听听这个题目——

《三百六十五个祝福》

连狗听了都会吐

你们居然受得了”

我的音高有所提升

“你说是不是啊”

这一喊把自己喊醒了

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

 

 

《如我所见》

 

我不信教

不是因为

它们不好

而是担心

我信一教

无可避免

再容不下

其他人群

心变小了

仿如针鼻

什么坏事

都干得出

 

 

《男女》

 

看了一部电影

讲的是一个有妇之夫

因为受美女老板的勾引

并与之上床

导致和其妻离婚的故事

演得挺假的

没多大意思

可老婆很激动

边看边愤慨地说:

“你们男人没有好东西”

还顺便从沙发那头

踹过来一脚

“貌似你们女人……

我是说那个美女老板

也不是好东西”

尽管这么说

但我没敢回敬一脚

音量也不够高

估计她没听到

 

《中国人的圣餐》

 

伊沙有一幅摄影作品

把包饺子命名为

《中国人的圣经》

 

我想是不是也可以

把包好的饺子

视为中国人的圣餐

 

我不会包饺子

我吃的饺子

大部分是我妈包的

 

圣餐出自上帝

我的圣餐出自我妈

我妈就是我的上帝

 

顺便啰嗦一句

我的上帝包的圣餐

属酸菜馅的最好吃

 

 

《菜市场之梦》

 

我经常光顾的

热闹的菜市场

在梦里

变得异常冷落

只有一个菜摊

人满为患

生意火爆

我看见

菜堆儿上

插着一块牌子

歪歪扭扭地写着:

监狱供货

 

《愣怔》

 

十年前

我在北京出差

通过朋友A

认识了朋友B

他信佛

后来在B的车上

A不在车上)

他对我说:

A面露凶兆

恐有牢狱之灾

三五年的事

你走着瞧”

说这话的五年后

B死了

脑溢血

我是从A嘴里

听来的

在我又到北京

给我接风的饭局上

每每念及此事

总令我愣怔半刻

 

 

《台湾女诗人》

 

这个来自宝岛台湾的女诗人

是我青春时代的偶像

后来不喜欢了

再后来更不喜欢了

又赢得我的尊重

是在若干年之后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期间

在蓝色的青海湖岸边举办的

金藏羚羊诗歌奖的颁奖现场

她刚好坐在我的身后

不断对她同行的女伴

表达对台上仪式的不满

这个大名鼎鼎的女诗人

此时更像个愤世嫉俗的

毫无城府的丫头片子

我不是没有想到

她无情的批评和嘲弄

不一定出于诗歌原因

也许仅仅因为

没有请她到前排就坐

 

《惊魂》

 

手机没电了

沙发上的一份报纸

使我不至于过分无聊

我一边读一边点头

我没有意识到点头

是擦鞋的河南小伙

提醒我说:

“哥,你点啥头”

这一问不得了

吓出我一身汗——

社论的观点

和我的想法

惊人的一致

好像是我写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