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李勋阳诗歌历年精选

(2015-12-07 20:33:54)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學
BEST OF LI XUNYANG
李勋阳

38. CHINESE DREAM

car sways back and forth
crawls up slowly
everyone inside is asleep, almost
everyone in his own dream
all these dreams mashed up together
fill the whole car
sometimes the car feels it cannot
digest all these dreams
she belches and farts
her butt emits two streaks of dark smoke
she goes on running 

Tr. MW, Dec. 2015
原文地址:李勋阳诗歌历年精选作者:李勋阳

李勋阳诗歌历年精选

 

 

1、《皈依》 

 

     

等谢了顶

洒家

再顺道烫上

九个香疤

 

 

2、《慢死》

 

 

他死了好多年

还是没能死去

 

亲戚总是传言

“他就要不行了”

  

到表叔家去看望他

我只在潮湿阴暗里看见

一双干枯而苍白的眼珠子

扑闪扑闪

象在呼吸

 

在汗气、屎尿和湿气

以及各种腥骚味中

蠕来一道游丝

“好娃哩,你来看我干啥……”

白眼珠突然一跳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过了几天

传来他死去的消息

我感到自己

和所有亲戚一样

莫名其妙地

长吐了一口浊气

 

他那做厨子的儿子

我的表叔感叹

“人啊,有些

是爆炒而有些

就像有些菜

要经过文火慢炖

最后才能熬好

不过作为人呐

还是爆炒来得舒服

说出锅就出锅了”

 

 

3、《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深夜

一条路

爬向一条路

再爬向下一条路

成千上万条路

都爬向另一条路

最后这一条路

站了起来

打量打量脚下的

村庄 城市和国家

开始舞起太空步

向三万颗太阳的额头之上

翩跹

而去

 

 

4、《等人》

 

 

垃圾堆边

捡垃圾的女人

不闻腐臭

不驱苍蝇

蹲着刨完盒饭

把空盒和筷子

丢进垃圾池

坐上马扎

背靠自己拣好的

几蛇皮袋垃圾

伸起长腿

晒起太阳

绣起鞋垫

时不时向路两头

看一眼

那神情是肯定

在等谁

 

我好奇地

多看了一眼

看清楚

鞋垫上的图案是

喜上梅梢

马上

就要过年了

 

 

5、《死灵魂》

 

这些菜市场正在被屠宰的

鸡狗牛羊

灵魂也正在离去

是否也变成了鬼

动物鬼?!

被死去人们的灵魂

或者鬼

再屠宰一遍

端上餐桌

补充自己的灵魂

 

 

6、《绕口令:从六世达赖到仓央嘉措》

 

喇嘛喇叭

喇叭喇嘛

 

喇嘛念经

喇叭开花

 

喇嘛念经成为喇叭

喇叭开花成为喇嘛

 

喇叭不让喇嘛念经成为喇叭

喇嘛不让喇叭开花成为喇嘛

 

唯独这一个

不用念经

也不必开花

本身已是

一个

喇叭花

 

 

7、《老电视》

 

夜晚

我陪着老爸老妈

在看骨灰盒

 

 

8、《这个夏季最漫长的一个夜晚》

 

在半夜两只蚊子

唱着东北二人转

将我吵醒

黑暗中我毫不客气

对着自己的脸

一巴掌

打死两只

但随后每过一阵儿

便有一只蚊子

哼着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蚊

俯冲下来

 

随后的夜晚

我就只剩下

打自己脸了

直到黎明时分

我才将自己

 

 

9、《美丽新世界》

 

 

我们刚从网吧

出来

走到街上

一个伙伴

就被一枪撂倒

四周并没有人

也没有谁会瞄准我们

天空还是光秃秃的

搭在这个城市上空

我们本能地举起手来

一动也不动

我们知道网吧里

正有一伙人

举着枪在电脑里

窜过来窜过去

有时会猛地踹开门

如果没发现什么

他们就会对黑暗的角落

放上一两枪

 

 

10、《天地良心》

 

 

那个俗话

是怎么说的

你的良心

被什么给吃了

 

于是

所有的狗

见了我

都蹲坐起来

将前右爪搭在耳边

挺直了身板

以军人的姿态

向我敬礼

 

 

11、《女同事》

 

素不相能的女同事

隐忍不住

请我看

她那小小女儿的照片

我看着小女孩的一张张照片

心里禁不住赞叹

我应该爱上

她妈

 

 

12、《边境街头》

 

猛一回头

那是一对女人

扭着腰身

款款低娥眉

依依风摆柳

等她们一开口

我就知道了

她们是

男人的身体开了花

请吧,好人妖

小街

还未铺上树荫和阳光

我们都能走过这

片刻时光

 

 

13、《身体快乐》

 

有一次我看见

自己的十个脚趾悲伤

我没看懂它们

还有一次

我看见

自己的须毛悲伤

我没看懂它们

这一次

我看见自己的双手遮脸

悲伤

我还是没看懂它们

它们沉在水中

水面破裂

裂成一块块镜子

碎散在地上

一些人们经过它们

或小心翼翼地

跨过它们

 

 

14、《铁血星球》

 

那些不愿意

被人们开采出来

成为我们的锅碗瓢盆的铁

不愿意制造

钢铁丛林

兵器

以及冰冷情感的

把自个淹没在山川河流

甚至海底

就像无数孤独的红细胞

在一万米以下的地方

高速奔流

那是这一颗孤独的星球

血脉喷张

炽烈地拥抱着我们以及人类

甚至连我们的死亡

也拥在怀里

紧紧抱住不放

疯狂自转

 

 

15、《永睡不朽的天空》

 

早晨

天空在睡梦中把肚皮

亮给了我们

我们在它的肚皮下

开始一天的

工作

生活

 

傍晚

天空翻了个身

美丽的背部

照耀我们

它还在大睡不止

呼吸

和隐隐的呼噜

随着宇宙和所有的心脏

一收一缩

人们和亲爱的人儿

偎拥在一起

沉入天空底部

或用繁星织梦

或者相互潜伏进

对方

灵魂深处

 

 

16、《液态的灵魂》

 

病房的墙壁太干净

像一张空白的纸

天花板上没有任何纹路

和图案

可以使你盯着

发挥想象

你只好躺在那里

瞪着眼珠

睡也睡不着

后来当

年轻护士拔下针头

问你感觉好了没

你沮丧地点点头

 

一共一千零三十二滴

一个小时十二分钟

从医院出来走在路上

你却忙着嘀咕

他们往你体内注入了

一个小时十二分钟

却抽走

你一千零三十二滴时间

虽然头痛转好

但却挡不住

你感觉到

自己

双腿及腰正被灌满

上半身空如灯管

你马上就要被沙漏

从这边

挤到那一边去了

 

 

17、《他正在被赞美》

 

“好看

真好看”

我正在被一对母女

赞美

陌生而年轻漂亮

在超市闲逛的时候

因为她们觉得

我的体型

和其中女儿的男友

体型相当

于是请我帮忙

试穿

她们精心挑选的一件衣服

此刻

我心中不无嫉妒

却也很是享受

“他穿在身上一定好看

谢谢你”

 

 

18、《浪人情歌》

 

不曾打起背包

只说是临时出门

一去

就是两三年

你说

也不过就是

辛苦恣睢

也不过就是

奔波辗转

你说游山玩水

有时是满目疮痍

就算风轻云淡

也总是荒腔走板

在偏僻的一小山区

你终于躺下

在小客栈

发霉的稻草铺就的

简易床上

你发现自己身上

终于生了虱子

你来信问我

它是不是把你身上

当成了祖国和家乡

它是不是

也会发现

你自己身上

不仅美丽

并且富饶

 

我说我

相信它

 

 

19、《god ID呀》

 

上司遇见我说

早啊

我也客气地回敬他

狗的摸你

网友祝我晚安

我祝他

狗的奶

同事请吃饭

问味道还好吧

我说

狗的eat

学生参加全国公共英语

四六级考试

请我给点鼓励

我祝她

狗的luck

学生说清明节后再见

我说

狗的拜

And

Have a狗的清明节

他们笑而不答

他们有时带着少年维特

的烦恼来问我

我祝他们

有一个

狗的男朋友

或者

狗的女朋友

他们要好好做一对

狗男女

妻子要我同她

分享头一晚上的梦

我听后说

你做了一个

狗的嘴目

他们联合起来说

他们

快要被我逼疯了

说你别这样说话行吗

老天呐

我说

My dog

他们哀叹地叫道

My god

我仍然笑着说

My dog

他们最后说你去死吧

我只好不笑了

这想法不错

是一个

狗的ID

但是目前

我只想 狗 狗 狗!

我本来就一直是

一个

狗的样

不对吗?

 

 

20、《梦续剧》

     

第一夜我梦到

漫无边际边际的大火

第二夜继续梦到

漫无边际边际的大火

但已看清大火来自

无数的火山喷发

 

第三夜梦到

漫无边际的大海

澄明而蔚蓝的大海

一股脑倾倒在那些火山口上

我听到了吱吱的声音

看到了大火熄灭的滚滚浓烟

闻到了类似皮肉烧焦发出的气息

 

我走在海底

阳光直射下来

把我变成一个黑点

脚下是龟裂的干土地

那些幸存的鱼类

长出了小脚

蛰伏在裂口里

我要警惕

它们时不时出来用尾鳍

蜇我的腿脚

 

我走在海底

象在电脑屏幕上

不断写下逗号

 

 

21、《有什么东西是那么明晃晃》

 

不止一次了

那是有时

在别人的家里

对着高大的穿衣镜

看到了自己的喉结

微微颤动

唾液正在滑下去

我有那么一股冲动

找把剃刀

照它划拉上那么一下

寒光一闪

这股冲动还没消散

我已经在镜子里看到

肩膀上顶着那一颗头颅

下面的脖子上

有一张血盆大口

想要说些什么

是那么愤怒

也仅仅是有那么点冲动

倏忽就会过去

我却觉得一阵虚脱

随后

我摸了摸脖子

冷冷地

笑了

 

 

22、《丈夫与产床上的妻子》

 

“你是一个好情人

使我生了孩子

 

“亲爱的

我生他的时候

感觉就象在生你”

 

“可是可是

亲爱的

它却是个女孩啊”

 

 

23、《恐怖片》

 

血在风中

象一根绸带

独自飘舞

在我体内

血管

已经空洞无物

只剩下无数根

透明的玻璃管

 

 

24、《幸福巷》

 

在陌生城市

等飞机的时间

偷得浮生半日闲

信脚搭上一路公共汽车

环城绕游

突然听得有站

名叫幸福巷

一个激灵下了车

向巷子深处走去

仿佛若有光

走尽头

垃圾却成堆

竟如荒冢累累

朔风野大

一如纸灰飞扬

一抹脸

我竟已有

清泪两行

 

 

25、《李白在磕药》

 

在时下的语境里

我说 玉米

你肯定知道

是什么意思

我说 钢丝

不用多说

你也知道什么意思

更不必讳言

我虽然不喜欢

这些乌泱乌泱的盲流

却不得不赞叹

他们的语言系统

让我一个无比热爱

诗歌并以此为耀

的诗人

就此变成

一枚白粉

我把自个磕进

嗓子眼

身体上飘

灵魂下沉

 

 

26、《KFC

 

新奥尔良烤翅

飘满了

天使的肉香

片片羽毛

在天空

白毛浮绿水

透过落地玻璃

我听到

阳光叮当叮当

一粒粒掉在地上

溅了开来

 

 

27、《我没有自己的名字》

 

台风韦帕从菲律宾

一路偷渡过来

将泰国、缅甸、老挝

中国沿海的家当

甚至家眷一律捋走

看着荧屏上

风雨飘摇中的灾民

那种惶恐而凄凉的眼神

我却心不在焉

播音员一句一句地

韦帕

叫着它的名儿

我总觉得

一点也不象是在叫一个

魔鬼灾难的名字

而象是叫着

一个野蛮而忧伤的孩子

充满同情和怜悯

上网一查

原来他们已经给它们

取了那么多好听的名字

桃芝、北冕、凤凰、凯撒娜

杰拉华、麦莎、悟空

玲玲、韦森特

珊珊、莫拉克、奥麦斯

等等

不一而足

我轻声念着它们的名字

口角生津 余韵绕梁

差点以为它们是一个个

美丽的孩子

各种肤色各种信仰各种

民族各种文化各种修养各种

全世界人民大团结

一点也没冲突

有黑人女孩

有黄皮肤少年

快乐无比 载歌载舞

而我自己却象一个老杂种

早就没有了自己的名字

 

 

28、《隐秘》

 

双胞胎兄弟

走在树林间

枝头上百鸟婉转

哥哥说

我可能是个同性恋

弟弟说

我可能也是

 

此时一只乌鸦

地叫了一声

 

他们俩相视一笑

“我们能不能

练习一下接吻

我怕以后遇到一个姑娘

却不会和她接吻”

他们抱在一起接吻

练习了十几次

 

直到那只乌鸦

地一声飞走

 

他们俩各自擦了擦口水

向两个方向走去

面带微笑

谁也没回头

 

 

29、《日子越过越深》

 

我还躲在被窝下

不愿意起来

外面

已被阳光

搞得支离破碎

闪烁其辞

喧嚣 浮华

尘土飞扬

衣服散乱在地上

酒瓶还挺着肚子

空了

而一只鞋

还套在脚上

随着我的腿放在床上

昨晚我对自己

充气

就像一个

充气娃娃

而现在已经

泄了气

远方的天气很好

而这却叫我沮丧

我还需要

动用脚指头

好好 想想

想想

 

 

30、《最后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可能是我》

 

一个人走着走着

自个就笑了

然而他也不知道

自己在笑个什么

  

一个人走着走着

自个就流出眼泪了

然而他也搞不明白

自己流的什么泪

  

一个人走着走着

就叹了一口气

然而他也弄不清

自己叹的哪门子气

  

一个人走着走着

就想到了上面三个人

他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

摇了摇头

继续向前走了

 

 

31、《看电影》

 

那一年

我从厕所翻墙

溜进电影院

偷看电影

 

恍惚间

我发觉

偌大的电影院里

空旷无人

寂静得如同

石沉大海

海水是一片黑暗

聚拢在划破它的

一道锥形光柱身上

越压越重

越来越厚

 

布幕上突然

聚集了很多人

看着我

齐刷刷的眼睛

射过来

我惶恐

害怕

想动

却一动也不动

 

我的身体

薄如纸片

我才明白

我已经被镶嵌进

一张白布上

我一挣扎

白布就出现一些皱褶

就象一阵风吹来

水面出现一阵涟漪

 

这么多年了

我还在水面

弄出一些涟漪

却怎么也突破不出

这一张白布的厚度

 

 

32、《车祸》

 

明月高照

我走在街道上

尽头灯红酒绿

红尘万丈长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让我身陷峡谷之中

月光把一半照亮

把一半照暗

 

眼前突然跃出

一头金钱豹

极速奔驰

我不仅没受到惊吓

还惊叹于它的美

 

怪不得

人中纹龙

兽中锦豹

我尚要赞叹

只见它抖落掉

一身金钱

叮当作响

化作金黄

 

两道光柱

破空而来

一辆汽车

倏忽而逝

眼看它追了上去

砰的一声

我一声尖叫

忙赶上去

 

汽车已经远去

闪着鬼睒的两只红眼

乌黑的柏油路

在静静流淌

没有血迹

没有尸体

斑驳的月光

贴在上面

象一块黄油

又像一张狗皮膏药

 

 

33、《明天》

 

从梦中惊醒

黑魆魆的夜

浸猪笼般

四处流淌

一身的汗珠

却发出幽光

 

噗通、噗通

房间一紧一缩

只有胃囊还不曾休息

我静静地

躺在那里

看着自己一点一点

被融化

被消化

 

无力地闭上双眼

沉下去

沉下去

 

一如既往

黑夜会把我

象吐一具腐尸一样

吐给明天

 

 

 

34、《情色》

 

深深插入

于她

 

不料

却深深地插入

自己的孤独

 

 

35、《哈巴雪山》

 

伸长了

一条

白色舌头

驱热

 

 

36、《虎纹》

 

这样的女人

平素是

令我厌恶不够的

年龄不大

还来得及做一个美少妇

只是机关算尽

乖戾无常

阴人一个

眼前

这个女人

抱着刚满月的小孩

小鼻子小脸小嘴小眼

看见我

冲我咿呀学语

小手一松一攥

似乎要把阳光

打捞和过滤

咕呱而笑

有什么东西

突然在我心里柔软

瞥上这女人一眼

陡生一丝敬意

什么样的女人也有

一座

伟大的子宫

 

 

37、《酷暑之恋》

 

蚊子

吻肿你的嘴

热血灌满

我的腿

 

 

38、《中国梦》

 

汽车摇摇晃晃

慢慢攀爬

车里的人几乎都睡着了

每个都做出自己的梦

这些梦融合搅拌在一起

充满了整个车子

有时汽车觉得这些梦

自己消化不了

就打个嗝放个屁

屁股上冒出两道黑烟

接着往前跑

 

 

39、《盯》

 

在夜间列车

与我对座的男人

一直盯着我

我也只好

盯着他

 

到后来

睁一只闭一只眼

没完没了

我只好

继续

 

最后

睡意袭来

我无奈

闭上眼

凌晨醒来

第一眼就看见

他一只眼

闭着

打着呼

另外那只

睁着

 

那、

是、一只、

----

眼、

 

 

 

40、《E民》

 

客居网上

已是N多年

网上自有

城池

和国家

自有你的家门和征程

一片片丛林

坐落红尘滚滚

众生喧哗

尘世很美

许多网站已经拆迁

和重建

一地废墟

和灯火酒绿

我无意忘记自己

无数的名字

及密码

许多网站

已不去了

偶尔旧地重游

就会踩踩脚下

这些废墟

和红灯之下

还有些自己

正处于

骚动

以及梦游

 

 

41、《城市之光》

 

在云南丽江上公厕

我经常看到

厕间门后写着

枪支迷药找小姐

电话

××  ××  ××××××  ×

出差去广东

偶尔上过三次厕所

每次都看到

贷款假钞找小姐

电话

×  ×××  ××  ×××××

在火车上

蹲坑

也会看到

黄牛办证找小姐

×××  ××××   ××××

回到西安

落地先上厕所

第一眼便看到

文物文凭找小姐

×××  ××  ×××  ×  ××

 

全国人民大团结

水深火热各不同

唯有永恒的小姐

城市里的萤火虫

燃烧屁股

释放光明

引领我们上升

 

 

42、《弟弟独鸣曲》

 

在数万人挤成一团儿的这座城市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夜晚

天空在低飞

妻子昏睡如酣醉

只有小弟弟

茕茕孓立

红光满面

将我从梦魇中戳醒来

提请我欣赏窗外

半个月亮爬上来

旁边那颗孤星

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

 

 

43、《理想青年×××的隐秘生活》

 

他不知什么时候

发觉自己开始变得超凡脱俗

不同凡响

比如出生

他发现鲁迅也是在这一天去世

觉得自己在冥冥中

和先生

应该有些微妙的联系

在走路的时候都觉得自己

特别周树人

二十一岁不到的那年

被人当街羞辱

象颗软蛋

嚎啕求饶

他却想着能屈能伸

有朝一日自己比韩信

还能从胯下之辱

走向战神

娶妻生子的头几年

他已经受不了跟老婆

床头吵架床尾和

心里却嘲笑

只有这样

自己才是中国的苏格拉底

每次酒醉

呕吐中的迷糊又清醒的时刻

他都觉得马桶面前

跪着一个约翰列侬

不修边幅

觉得自己这一点依然鲁迅和周树人

在偶尔奋发的那几年

著书立说写过一些东西

但无人赏识

便自轻自弃觉得卡夫卡和梵高

不也正是这样

也曾经想起过自杀

想着海明威

双腿一抖自杀失败便转而想起黑泽明

几次自杀失败还不是成了电影天皇

最后妥协

打算庸庸碌碌地活着

一如海子从明天起关心蔬菜和粮食

不料病来如山倒

便到弥留之际

想到林妹妹也是死于这肺上的毛病

质本洁来还洁去

便悲壮地咽了一口气

终于死去了

 

 

44、《历史》

 

1889

春和景明

奥地利一个少妇

手抚教堂隆顶

般的肚皮

那是她的爱情和婚姻

的第三次果实

后来丈夫

给它取名叫

阿道夫·希特勒

那时她手抚肚皮

满脸微笑

企鹅或修女般

优雅挪步

浑身充满

年轻母亲的

一个神圣

 

 

45、《还俗诗》

 

我是不大相信

依靠简单概念

而活的人

 

比如君子之交淡如水

谁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

徒作一个光鲜色泽的塑料

假人儿

 

金钱乃身外之物

常说这话的朋友

正是每次都在逃脱买单的朋友

真的是朋友,你不要不相信

 

更别给我讲

交友交心

但求知音

 

当一位朋友再次谈起仓央嘉措

再次声明最好的汉语版本

是一个道士以及另外一个藏学家

翻译的版本

我当然知道

他是什么意思

因此不想再次与他争论

 

一个酸腐教书匠所想的

不就是一块裹脚布么

想用汉语的腐尸

缠住一个活佛的大脚

灵魂和自由的一双大脚

想的不就是

唐朝梦遗吗

黄衣使者白衫儿

 

“酒肉朋友才是真”

我说

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

便自个干了

他还要纠正我这句话,说

大俗特俗

我一声不吭

默默倒着一杯酒

心说,朋友

我们是朋友

是因为我敬重

你的一些方面

但是你

千万别太不自量

哼哼,老子可是

卖身不卖艺的主儿

 

 

46、《困兽》

 

 

我加入了我们

一个个我

围着篝火坐了下来

我们把一个我

架在火上炙烤

我的灵魂里

开始冒出一些肥油

并且吱吱地响

像是哀号和尖叫

但我感觉不到

他的痛感

肥油越出越多

有时会突然跳出火花

我们无动于衷

有些我

伸手撕下一小块

塞进嘴里

咀嚼

我也吃了一块

却马上吐了出来

我撕错了部位

它带有屎臭

甚至尿骚味

 

我不能完全吸收

自己的灵魂

这让我们被困

在这里

谁也不曾舍得离开

 

 

47、《You or Me

 

别以为你

自己是高科技产品

对接你的叫

U—SB

接口

 

 

48、《……》

 

过了一千年

我还是很穷

买不起喜怒哀乐

我只能继续做

一个低等机器人

身上没有皮肤

脸上没有表情

漂亮的脑袋里更是只有

别人对我发布的指令

那么多爱恨情仇

在商店里摆着

琳琅满目

我攒下的钱

还不够买下一次

烦恼

而小罗达尔

年仅三百六十岁

因为买得起

七情六欲

便做了我的主人

最近它又发了一笔

打算明天 就

把生老病死一块儿买下

下个月就可以死亡

我只希望

下一个主人

是个人类

有时

他们不喜欢这些东西

就有可能施舍给我一些

比如

一次大病

和一场绝望

 

 

49、《失眠进行曲》

 

闭上眼睛

眼皮下

还有一些色彩在跳舞

跳蓝色之舞

跳火焰与火苗之舞

以及一排排鱼

嘴一张一合

腮一翕一合

有时尾巴猛然一拍

蹦跳起来

翻了几个身

接着垂死挣扎

后来终于

这些鱼扎入深海

进入黑暗

完全黑暗

一切得救

突然闹钟响了起来

一个浪头把我打上砧板

以及床上

曙光正拿着一把小刀

割开我的眼皮

催我上路

 

 

50、《夜车驱使在红土高原之上》

 

汽车撑肠拄肚

吭哧吭哧地一截一截

吃掉308国道

而柏油路面却蜿蜒飘向

山外青山

消化不掉的我们

恹恹欲睡

时不时被囫囵吐出一个两个

燃烧的红土在车窗外

改变形状和颜色

后来夜空升了起来

带着星群鬼睒眼

谁在吼一曲

大风歌

再后来

万家灯火也升了起来

点燃了旁边的星星

一座小城慢慢向我们爬来

爬进我的眼睛

好让我的眼睛在天空

闪烁

 

 

51、《我知了》

 

耳鸣来的时候

故乡的夏天来到里面

一颗高树长在里面

一只蝉

爬上高高的枝头

在叫

 

 

52、《生生长流》

 

他们在大地上

种满了尸体

剩下的全都归于

地狱和荒野

 

多年以后

我们在

高高的枝头上

野蛮生长

紧紧裹住

热、日子和风

天空紧闭牙关

咬紧了空气

一丝云动

我们体内就有

各种河流

在遥远的地方

哗哗地

起来

 

 

53、《一条叫李媚卿的鱼》

 

终于有人

接了她的班

她走进厕所

不一会儿出来

身上的制服

换成了

流行服装

 

方才在货架间

僵硬走动

熏鱼干一般的她

突然鲜活

身体展开

一片妖娆

 

一条锦鲤

摆动鳍腹

优哉游哉地

游出超市

 

五彩缤纷的光

组成了一条

喧嚣的河流

如山雨欲来前

燕子低飞

一条锦鲤

嘴贴水面

嘴边挂了两串

小水泡

 

 

54、《咖啡伴侣》

 

她那五指枯萎

在轻轻搅拌

伴侣一点一点

盐粒一般

溶进褐色琼浆般的

咖啡里

 

瓶中的骨灰

所剩无几

最多再

一到两个星期

她就再没伴侣

可冲咖啡了

 

她看了瓶子一眼

撮口吹了吹

开始品啜咖啡

热气还是冒了上去

濡湿了她的面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