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伊沙新作(2015年7月)

(2015-07-30 16:14:59)
标签:

转载

分类: travel
Yi Sha
DREAM #542

I dream I am back in America
at Vermont Studio Center.
Last year in autumn
I lived there one month
in this small house.
Touching the door
I have to think:
“I won’t sell this house,
this is my last
abode on this world.
Let me grow old here
and write my late work.”

July 2015
Tr. MW, July 2015
2015年7月(16首)

《姥姥》

中学女同学
其中有两个
做了姥姥
她们的微信名
都叫做“姥姥”
其中一个
在我宣布离开
中学同学群之际
在群里恶狠狠地骂我
借骂我来讨好其他人
被我看见了
此后一个月
我一直努力搞清楚
究竟是哪个姥姥
这么恶毒地骂我
现在终于搞清了
是当年曾经狂热地
热爱文学的那一个

删她姥姥!


《书法双人展》

在我所有的字里
写得最好看的
是自己的名字:伊沙

在老秦所有的字里
写得最难看的
是他的名字:秦巴子
(咋看都像是:素包子)

我嘿嘿一笑对他说:
“谁叫我自恋
你不自恋来着……”


《母性》

女诗人
一般都喜欢
写得差的男诗人
看起来像儿子



《达•芬奇》

当人类理解不了
这位巨人
何以会有那么多
才能的时候
就编造了
他曾被外星人
掳去两年的故事


《绿豆颂》

我当怀有感恩之心
永远歌颂绿豆
听父母讲
我儿时在成都
吃错过一次药
街上在武斗
子弹不长眼
去不了医院
我的保姆李婆婆
就一碗一碗地
给我灌绿豆汤
直到把我救过来
我的小命
是李婆婆和绿豆汤
给的


《鼠辈》

躲在天津
下水道里
经常骂我的
那只老鼠
偶尔也骂别人:
“操你妈!你是我哥!”



《劝己书》

莫抱怨世道不公
这世界亏欠你的
老天爷会补偿给
你的亲人



长诗《梦》

《梦(539)》

《新诗典》在终南山中
建了一座培训基地
像我故去的大伯任教的
空军工程大学
像我毕业那年军训过的
西安陆军学院

我手提两件行李
从西安城乘长途公共汽车
抵达基地
湘莲子和西娃在站牌下接我

我下车后发现
铁路也通到这里
有一列火车
正停在站台上

“我干脆坐这列火车
回去吧”
我有点奇怪地说
“好吧”湘莲子说:“把行李拿好”
“别忘了还有一件行李”西娃说

“我知道:没有我
她们会更快乐……”
上了火车望向窗外
我怔怔地想:
“可她们做做挽留我的样子
也好啊!”


《梦(540)》

我梦见
画地为牢之真人秀
出演者是我




《梦(541)》

一幅书法长卷
徐徐展开
无尽的长卷
密密麻麻
只有一行字
被书写得又粗又大
“江山如此多娇”



《梦(542)》

梦回美利坚
回到佛蒙特创作中心
回到去年秋天
我住过一个月的
那座小楼前
手抚房门
我怔怔地想:
“这幢房子
我可不能再卖喽
这是我在世上
最后的居所
要用来养老
进行晚年写作”


《梦(543)》

朝鲜李朝皇宫
武将发动政变
正在追杀皇后——
一位从明朝
嫁过来的公主
我是皇后的贴身侍卫
早就跟她有一腿
正准备以命相搏



《梦(544)》

我在考虑
反复考虑
《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成就奖
授予王寅
合不合适
用一个大奖来满足我青春期的小情结
应不应该



《梦(545)》

谁说银幕上
把人分成
正派与反派
好人与坏人
是没道理的
有的人在我梦中一出现
我的第一反应便是:
“坏人到!”




《梦(546)》

江湖海
让我读其
上世纪80年代的诗
我读后回答他说:
“能看出才气
也能看出属于
那个年代的幼稚
你真正找到自己
是在这几年
在《新诗典》之后……”

我在梦中回答着
我在现实中
从未思考过的问题



《梦(547)》

闫永敏
老说自己矮
朗诵时
够不着麦克风
结果矮入我梦
矮成一张桌子上
摆放的一颗脑袋
或戴枷的女囚

0

前一篇:[转载]好评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转载]好评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