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诗库(129):秦巴子2015年5月诗选《修理》等15首

(2015-06-10 16:15:59)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學
Qin Bazi 《全民书法》
DAS GANZE VOLK SCHREIBT KALLIGRAPHIE

mit dem pinsel auf reispapier
schreib ich mein neues gedicht ab
von links nach rechts, waagrechte zeilen
ein vers eine zeile
moderne gedichte müssen modern sein
moderne formen
ja nicht die alten nachahmen
ja nicht in dieselben geleise
ein großes rufzeichen
ein großes fragezeichen
ich schreibe und schreibe
verfalle in trance
auf einmal bin ich
in der kulturrevolution
und schreib große poster

Mai 2015
Übers. v. MW, Juni 2015

 

秦巴子2015年5月诗选《修理》等15首

 

《修理》

 

木楔子,膨胀螺栓,螺钉

透明胶带,双面胶,502

生胶带,8号铁丝和细麻绳

尖嘴钳子和大号平口钳

梅花头和扁头螺丝刀

菜刀,水果刀,手电钻

磨刀的小油石外带半块砖

材料和工具都相当业余

凑齐这些实属不易

能让折断在地的模特

稳稳当当地站起来

已是奇迹

苗条,骨感,漠然,酷

一个人形衣架的标准造型

现在勉强恢复

满身伤痕仿佛是为人类受难

穿上华服就是时代模范

但比起摔倒之前

还是少了那么点神气儿

         

 

 

全民书法》

 

我用毛笔在宣纸上

抄写自己的新作

从左到右,横写

一句一行

现代诗要用新格式

书法当然也要大不同

决不重复古人

决不重蹈覆辙

叹号与问号

尤其写得夸张

抄着抄着

渐入佳境

恍惚之中

仿佛回到了文革

写大字报的现场

 

 

 

 

《迷途》

 

我非信徒

远远望见

路边的十字架

还是放慢了车速

缓缓驶近

 

时间是在八月

碧绿的玉米

已经半人高了

傍晚的乡间公路

寂静又忧伤

 

四起的暮色

加重着迷途中

旅人的慌乱

我停下车

来到十字架前

 

这是五年前的事情

送友还乡,归途之中

我看到的十字

是丢失了路牌的

交通标志架

 

扶着十字架环视四野

天边升起了点点繁星

抬头仰望,星空灿烂

我从没看到过那么澄澈的夜

我觉得我能找到北斗

 

 

 

《蛙溪》

 

安静的初夏之夜

从人工小溪那边

传来青蛙的叫声

 

不是孤独的吟哦

也不是情侣对歌

而是多声部合唱

 

钢筋水泥丛林间

青蛙的雄壮队伍

是怎么开进来的?

 

在花草树木之后

蜜蜂飞虫和鸟儿

鸣叫了整个春天

 

一个突然的夜晚

夏天和蛙声

开始氾滥

 

 

 

 

 

 

《水果和蔬菜》

 

黄瓜和乳瓜

西红柿和圣女果

没有本质区别

分子结构和营养成分

几乎完全相同

甚至产自同一个菜园

但是黄瓜和西红柿

被送到菜市场

乳瓜和圣女果

进了水果店

仿佛不同长相

也有身份差别

而我心无挂碍

既去菜市场买水果

也在水果店买菜

 

 

 

 

《噪点》

 

夏日阳光,在我的光头上跳动

路边的树和花枝也禁不住漫舞

汽车像船儿从远方缓缓漂过来

司机的黑色墨镜

像鸟儿一样一闪即逝

骄阳之下我明亮的光头

是街道上的噪点,惊动了行人

但是远去的汽车并未驻足

 

 

 

《回答》

 

欧美你比较熟悉

那些著名的城市和故事

那些迷人的风景和美人

你都在书上反复读过

还有那优雅的风度与制度

在你无数次的想像中

去旅行就像去投奔革命

搭上国际航班

如同穿上晚礼服

但我已经活到了

不能连根拔起的年纪

虽然时不时乘坐飞机

也只降落在汉语的空港

 

 

 

 

《飞行员的母亲和公务员的母亲有相似的不安》

 

飞机离开地面

盘旋着向上爬升

飞不上去的时候

让人揪心

 

飞机穿云破雾

飞上去之后

在高高的空空的高空

更加令人担忧

 

而飞机如果不飞

就是墙角的风筝

风筝断了线儿

就像飞机失事

 

 

 

 

《左和右》

 

在我的经验里

右手总是比左手更忙

右手干活做事

左手经常闲着

有时候停在额际

有时候贴着下巴

有时候叉在腰间

有时候背在身后

似乎左手属于思想

而右手总是在行动

左手也给右手帮忙

但是很少成为主角

习俗以右首为上

左手甘为副手

是不是就比右手

干活更少

可它总是先感到累了

我的左撇子朋友说

右只是你们的习惯

左才是我的宿命

 

 

 

《登南五台小记》

 

接近项峰的时候

回身

看见山下

平原和远处的城

清晰似沙盘

阡陌如掌纹

只在一握间

而手边风摆树摇

林鸟无迹

人在高处

已找不到来时路了

 

 

 

《在紫竹林》

 

在终南山深处

一个很有来历的寺院

我看到了观音

我一直以为

救苦救难

有求必应

脾气也好的观音

是个女的

我认为我刚刚

看到的观音

美丽大方

善解人意

肯定是个女的

在他们告诉我

观音本是男身的

那一刻

我感到内心里

有一座莲台在晃动

就像发生了地震

在漫长的岁月里

我为什么一直认为

观音是个女的呢

 

 

 

 

《宽印和尚的一天》

 

紫竹林的主持

宽印和尚

早晨四点起床

带领僧尼早课

然后是九点半的

祭天仪式

中午十二点半礼毕

和信众居士及游人

一起吃午饭聊天

和尚笑着说

一个人一天唱四场

还是得有些真功夫

和尚把诵经叫唱

和尚看着结实

食量却并不大

吃完起身离席

下午一点半

是又一场念诵

晚饭后还有

寺院的晚课

这一天十来个小时

只有站和跪

两种姿势

十来个小时

跟着念经的

已经换了几拨儿

只有大和尚

像个领唱

一直口不停诵

这让我觉得
做大师这件事

首先是个体力活儿

 

 

 

 

 

 

《山海》

 

如果选择去山里

你就不能下海

但我的登山包里

有一个凤尾鱼罐头

还有一袋鱿鱼丝

在登山路上

散发着海腥味儿

 

 

 

《盘山公路》

 

能看到的路

只有眼前一段

车却一直在盘

如在螺纹里

爬行着盘旋而上

 

在那高山顶上

有人盘腿打坐

修行者歪斜的房子

就像螺丝上面

顶着一个脱扣的螺帽

 

 

 

 

《早晚》

 

醒的太早

仿佛没睡

失眠的人

还在手机上

转发新闻

新闻其实不新

五百年前的事情

一千年前也有

睡得再晚

也抢不到时间前面

那火车头的

威风壮烈

一如我醒的太早

读的是旧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