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伊沙新作(2015年1月)

(2015-02-11 16:53:33)
标签:

转载

分类: 拜年
Yi Sha
MY SON WRITING POETRY

after my son wrote his first poem
after I went through six poems
he wrote in one month
with the most critical eye
I think I could muster
when I firmly believed
he had what it takes
I sighed with relief
raised my head
discovered this world
had improved very much
in this very moment
I lost my anger, my fighting spirit
no angry words deep down in my heart
I was loosing my balance
stretched out my hands
for something to grab
something to hold onto

January 2015
Tr. MW, Feb. 2015

2015年1月(15 首)

 

 

 

《当儿子开始写诗》

 

 

当儿子开始写诗

当我用自认为

最冷静客观的目光

反复审视

他在一个月内

写下的六首诗

当我确信

他有写诗的

天赋

之后

我舒了一口气

抬起头来

发现这个世界

顺眼多了

让我在瞬间

失去了

愤怒与反抗

心中再无怨言

变得失重失衡

伸出手去

想要扶住点什么

想要抓住点什么

 

 

《初入越南》

 

 

窄窄的公路

小小的村庄

近近的海岸

远远的天边

坐在大巴车里的我

心像压了一块巨石

映在车窗玻璃上的脸

脸上的表情

有点复杂

难以言表

哦,初入越南

我最先领悟到的

是这样一点——

在侵略者眼中

不存在美景

所有美景

都先被毁灭

在飞机大炮坦克

出击之前

在其心中

 

 

 

长诗《梦》

 

 

《梦(491)》

 

 

我的

得意门生李异

在一周之内

连拿两项

货真价实的

诗歌大奖

在他拿下第二项——

NPC“李白诗歌奖”铜诗奖

的那个晚上

我在睡梦中

把这个黑俊的小子

酣畅淋漓地

痛揍一顿

 

 

《梦(492)》

 

 

“我想嫁给你”

“不可以!”

“怎么不可以

难道你不是人吗?”

“对,不是人

我是天地之间一沙鸥”

 

 

 

《梦(493)》

 

 

我来到

日据时期的

保定府

我是重庆方面

派来的

我的使命

是来刺杀

一位汉奸

在该城

我有四个联系人

将做我此次行动的助手

是四位《新诗典》诗人

 

 

 

《梦(494)》

 

 

我在电视台

主持一档

诗歌节目

特邀嘉宾有三

湘莲子、西娃、马非

我出了一道

与布考斯基有关的问题

三人同时抢答出来了

我对湘、马答出不感到奇怪

西娃能够答出

让我怀疑:不是西娃

定睛看仔细

果然不是

是李异

 

 

 

 

 

《梦(495)》

 

 

秦巴子心脏不好

我说:

“你就别喝酒了

改喝咖啡”

他说:

“咖啡不能喝

我本来就失眠”

我说:

“你不是假失眠吗

朱剑说你一娶老婆

床上剧烈一运动

就不失眠了

每天晚上

睡得跟死猪似的……”

 

 

《梦(496)》

 

 

我与一个女诗人

并肩上楼梯

她问我:

“你认识柏明文吗?”

我回答:

“是那个山东女诗人吧

15年前在衡山见过一面……”

她又问我:

“你认识王妃吗?”

我回答:

“是那个安徽女诗人吧

我在《新诗典》推荐过的……”

她说:

“她俩其实是一个人

柏明文改叫了王妃……”

 

 

 

 

 

《梦(497)》

 

 

某机场

出港处

我与高歌

在等雪迪或李大卫

我看见他推着

行李车

走出来

便打着招呼

走上前去

我向高歌介绍他

“这是旅美诗人……”

又向他介绍高歌

可是

我突然想不起

高歌的名字了

嘴上说:“这是

山东青年诗人

刀口漫步”

 

 

 

《梦(498)》

 

 

儿子在北师大

读的是电影学

他的学期作业

是拍一个短片

自编、自导、自演

自摄一部分

昨晚我梦见

他在召集

全剧组的人开会

他对大家说:

“粮食不够吃

怎么办?

闲时吃稀

忙时吃干……”

 

 

 

 

《梦(499)》

 

 

“生东西

你怎么往嘴里放?”

妻在梦中

一声厉喝

将我惊醒

 

“昨晚我梦见你

用压面机

自己压面条”

次日清晨洗漱时

妻对我说

“面条被压面机

一绺一绺

压出来

你抓起一绺

就往嘴里放

跟饿疯了似的……”

 

我明白此梦的生成

老丈人当年开过压面坊

妻在少女时代

没少在那里当帮手

二十多年前

我曾有一次

饿极了

将没有涮熟

泛红的羊肉

狼吞虎咽

刺激了在场的她

 

我也明白此梦的契机

近期播出的《老农民》

调出了我们这代人

还有上一代人

对饥饿的记忆

 

 

《梦(500)》

 

 

上海枫林桥

母亲打小长大的

那幢花园洋房里

佣人们交头接耳

窃窃私语议论着

说我外婆

与其妯娌——

我呼之为“大奶奶”的

那个当家的老女人

是拉拉

 

 

 

《梦(501)》

 

 

妻是我书友

比我还狂热

她听着音乐入眠

在梦中得见

漫天音符

状若雪花

落纸为字

人间至美

中文汉字

 

 

《梦(502)》

 

 

西毒何殇梦见我

种了十亩荷花

我信

我家的君子兰开了

我在网上

晒过照片

从梦是潜意识

(对应着诗歌

天然的隐喻性

真没文化的废话教主

不懂这个

似狗狂吠乱咬)

来说:十亩荷花

乃《新诗典》

 

 

 

 

《梦(503)》

 

 

我和马非

要在北京前门一带

请20个《新诗典》诗人吃饭

所有的饭馆都不合要求

回到前清的档次

令我俩焦虑如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