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 读物博主

因为有你,爱很美 Chapter 29

转载 2015-09-27 18:05:11

也不能怪白肆多想,毕竟前几天他们俩才一起去过“流金岁月”,沈千秋平时又都是单位和家两点一线,见她这么晚还没到家,又陡然听到她周围环境嘈杂,白肆自然就往不好的方向想。

沈千秋摁住耳朵低声说:“我就在单位附近。今天部门聚餐,闹得有点晚了。我这就回。”

“你在警队附近?哪家饭店,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同事都还没走,我跟大家伙一块回去,有伴。”

“我就在你们刑警大队门口呢,你告诉我地点,我过去接。”

怪不得这么急,肯定是看办公室黑着灯,知道自己没在加班,这才不放心了。沈千秋嘴上不说,心里却暖烘烘的。从前没有白肆的时候也不觉得什么,现在俩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吃饭、出行都有人照应,偶尔晚归,还有人担心自己的安全,不得不说,这样温暖的感觉对沈千秋来说实在有些久违。上一次,被人这么惦记着接回家里……仿佛还是上初中时的事了。

这么想着,沈千秋心里愈发柔软,语气也温和了几分:“那你在那等着,我这就下去。我在街道对面,缘来湘聚。”

挂了电话,就见左右显得有点安静。李队打趣地瞟了她一眼:“找男朋友了?”

沈千秋大窘,连忙否认:“不是,不是。”

赵逸飞倒是很敏感:“是白肆?”

沈千秋点点头:“他过来接我,我就先走一步了。”

李队听着这名字有些耳熟,就朝赵逸飞投去一个问询的目光。

沈千秋拿上背包,朝众人做了个告别的手势,就悄悄溜出了门。身后,赵逸飞神情复杂地跟李队解释:“就是上次说他朋友有‘流金岁月’VIP卡的那小子。好像是千秋亲戚家的小孩,还在上大学。”

黄嫣儿竖着耳朵听着,也跟着添了句:“噢!我知道!就是前两天送千秋上班的那个男孩子!长得可帅了,还开了一辆黑色路虎!”

赵逸飞一撇嘴:“那小子家里有钱,得瑟的。”

黄嫣儿这一晚也喝了一些啤酒,脸颊红扑扑的,听了这话眨了眨大眼,不赞同地摇了摇手指:“你这是仇富心理。”说着,她扳着手指数着说:“有钱,脸帅,又年轻。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对象啊!千秋真是好福气。”

赵逸飞还想再说什么,又住了嘴,最后干脆拿过椅背上的外套站起身:“时间不早,我也撤了。”

黄嫣儿也跟着站起来:“哎,我也不行了,我也撤。”

赵逸飞见她站都站不稳,伸手扶了一把:“你这样还能坐公交回去?”

李队笑呵呵的给大家伙分配任务:“达哥周时再陪我喝两瓶。嫣儿是女孩子,是该早点回家,逸飞啊,你负责把嫣儿送到家。”

赵逸飞心里堵得慌,但也看出嫣儿是真有些醉,不太情愿地点了头。

车上,白肆见沈千秋脸颊微红,双眼晶亮,呼吸间隐隐还闻得到一股酒味,皱了皱眉问:“你喝酒了?”

沈千秋点了点头:“喝了两杯。”

“你们队里有什么喜事,弄得全员出动,还喝酒庆祝?”

说到这事,沈千秋脸色难免有点奇怪,白肆看得清楚,不禁也跟着好奇起来:“怎么了?”

沈千秋摇摇头:“也没什么。梁燕的案子破了,我们李队负责跟进的另一个毒品案也有很大收获,大家伙都高兴,就两个部门聚在一起吃了顿饭。”想到骆杉,她不禁露出笑容:“另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是骆杉,就是你那个同学,骆小竹的哥哥。而且我今天才知道,李队好像还是骆杉的师父。”

“那为什么不高兴?”

“我看起来不高兴吗?”沈千秋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还以为自己这一晚上都掩饰得很好。

“能看得出来你心里有事。”白肆见她的动作,不禁也笑:“放心吧,不是像我这种认识你十几二十年的,看不出来。”

沈千秋放下手,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案子破的有点太顺利了。心里别扭得慌。”

白肆觉得有意思了。

案子没破起早贪黑,案子破了苦大仇深,要都按照沈千秋这种方式过日子,刑警同志们还能不能活了?他有点无奈地瞥了沈千秋一眼:“你是觉得案子破的太容易了,没有成就感?”

沈千秋摇了摇头。她当刑警又不是为了刷存在感,而且这几天手头陆续又来了其他案子,办公室几个人忙得脚不沾地,她哪里会因为这么不靠谱的原因伤春悲秋?

那个吴帆的供述没什么疑点,且与法医的尸检结果全部吻合,事后也在他家中确认那里正是梁燕的第一死亡现场。动机合理,人证物证俱在,做结案处理并没什么可质疑的地方。

据吴帆所说,梁燕以怀孕为要挟跟他索要100万人民币,否则就结婚,而吴帆既拿不出那么多钱,也不愿意这么早结婚。当天两个人一起在家吃了晚饭,还喝了不少酒,梁燕因为妊娠反应,还呕吐过,后来吴帆帮她擦洗裙子上的呕吐物时,两个人发生口角,吴帆因为不堪压力,情绪失控激情杀人,用一把水果刀刺入梁燕的小腹导致后者失血过多而亡。

可如果是普通意义上的激情杀人,为什么事后还知道要把死者的指甲都剥去,还懂得用酒精把死者身体擦洗一遍再抛尸呢?

吴帆的解释是,自己发现梁燕死了,大脑一片空白,他平时也喜欢看一些犯罪心理类的书籍,就迷迷糊糊按照记忆里的一些作案手法去操作了。包括脱去梁燕身上的衣物,用酒精擦拭她身体上的痕迹,剥去她十个手指上的指甲,以及用自己平时开的那辆轿车将尸体运到公园小树林进行抛尸。

倒是每一条都跟验尸报告上头写的对得上,但总觉得哪里透着一股子别扭劲儿。

两个人回到家,白肆正在厨房煮茶,就听过客厅里响起沈千秋的声音:“别啊,你就别过来了。我没在家……”

白肆走到厨房门口,就见沈千秋握着手机,脸上挂着为难。

过了一会儿,就见这姑娘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闭了闭眼说:“我真没在家,我在白肆这边呢!”

被提到名字的人挑了挑眉。

又过了一会儿,就见沈千秋咬咬牙,说:“胡说!那你过来,过来!”

五分钟后,沈千秋掩面奔到厨房,扒着厨房门小小声地对着里面说:“那个……刚赵逸飞打电话,说给我送夜宵,结果得知我在你这儿,他说干脆拎着夜宵过来,大家一起吃。”

门被人从里面拉开,白肆半点没纠结赵逸飞要过来这个事实,而是径直问道:“他买了夜宵?买的什么。”

沈千秋一扶额头,她刚刚哪还顾得问这个,光是他们三个人马上即将要在这里狭路相逢的事就足够她晕头转向了好吗?

白肆一皱眉头:“我烤了洋葱蛋糕,还有红茶和你上次说想尝的芒果乳酪。他别带一堆麻辣烫酱猪蹄之类的过来,我这可没有酒。”

二十分钟后,沈千秋发自内心地感慨,白肆简直预言帝!

跟随赵逸飞一起过来的不仅有麻辣烫,还有花生米、鸭脖子和一打啤酒。

三个人坐在茶几,各自都垂头望着桌上的东西,不说话。

最后还是沈千秋先有了动作,她先端起红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嘴唇,然后开口:“那个,我看今晚啤酒就别喝了……”

赵逸飞一脸受气小媳妇儿的样子垂下头。

沈千秋还在低头研究茶几上的食物,这回撤下去的是芒果乳酪:“这个看着就好吃,但是热量太高了,而且整个桌子就它是甜的!”

芒果乳酪含泪被塞进冰箱。

麻辣烫,鸭脖子,咸味的洋葱蛋糕,微苦的红茶……这回看起来就和谐多了。

沈千秋挥挥手,示意大家开动,一边还给两边分别介绍:“尝尝这个蛋糕,白肆同学亲手烤制!咸味的,特别好吃,包你吃了一回还想吃第二回!”

“花生米,鸭脖,都是经过我和赵逸飞同志多次实地考察,试吃无数回,最后选定这家,两年了,每一天都那么好吃!每次店主摆出来半个小时肯定卖光!”

基本介绍完毕,沈千秋先动手了,先塞了一块鸭脖子进嘴里啃了起来。

女士都这么主动了,两位男士也不好再矜持什么。

一顿愉悦中透着诡异的夜宵就此拉开帷幕。

聚在一起的三个人里,两个是吃货,不然也不会如沈千秋所说,和赵逸飞两个一家接一家的试吃鸭脖子了。白肆虽然称不上老饕,但这人挑剔讲究是出了名的,吃穿用度上都不会亏待自己。所以这样一顿夜宵,看着怪异,吃起来味道还真不差。

麻辣烫和鸭脖都是又香又辣,洋葱蛋糕解辣且香,搭配上微微苦涩的红茶,简直好吃得停不下来……沈千秋咽下最后一口热茶,缓缓吐出一口气,捧着肚子向后靠倒在沙发上:“好满足……”

赵逸飞是吃得多,白肆是吃得慢,这两个显然都还在战斗状态,一个啃着鸭脖子,一个拿手捏着花生米吃着,嘴上都没停。

赵逸飞见沈千秋空出手了,嘴里嚼着鸭脖子指挥她:“千秋,给我倒杯水!”

那边白肆从旁边捞起一罐啤酒打开,默不作声喝了一口。

赵逸飞“嘿”了一声,立刻告状:“千秋,他犯规!”

沈千秋站起身,也拿了一罐啤酒打开喝起来。

赵逸飞扁扁嘴,显得特别委屈:“你们两个都欺负我……”

沈千秋咽下一口啤酒,喘匀了气,以一种指点江山的语气教导赵逸飞:“师兄,你懂什么叫‘相时而动’吗?你来之前,白肆刚泡好一大壶红茶,你知道这红茶多少钱一两吗?放着泡好的红茶不喝喝啤酒,不仅仅是浪费,还是自虐你懂吗?”

赵逸飞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半天才点点头:“懂了。”

沈千秋朝白肆一扬下巴:“分一罐啤酒给他。”

赵逸飞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我就知道小师妹对我最好了。”

于是夜宵的下半场开始了。

作者有话说:理想生活啊。大家中秋快乐!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浣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17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