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 读物博主

因为有你,爱很美Chapter 28

转载 2015-09-19 19:42:47

当天下午,众人正为即将到来的下周二会所之行摩拳擦掌,办公室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黄嫣儿把人带进来时,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僵硬来形容:“李队,这人叫吴帆,他说是他一时冲动,杀了梁燕。他是来警局自首的。”

黄嫣儿把人带进来时,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僵硬来形容:“李队,这人叫吴帆,他说是他一时冲动,杀了梁燕。他是来警局自首的。”

此言一出,整个办公室一片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赵逸飞率先站了起来,紧跟着,周时摁住沈千秋的肩膀,也站了起来。

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盯着这个主动投案的男人看。

他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年轻男人,头发有一阵子没洗了,有些发油,身穿旧皮夹克,铆钉牛仔裤,脚上的耐克鞋脏的几乎看不出本色。他从一进屋就把头低垂着,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如同一根钉子楔进了木头里,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

李队朝站着的两人使了个眼色:“带去问询室。”

赵逸飞和周时一左一后夹着那个自称叫“吴帆”的男人离开了办公室。

黄嫣儿想瞧热闹,也悄么声地跟了上去。

沈千秋刚要起身,被李队一个眼神制止了。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两个,李队开口:“小沈,这案子你怎么看?”

沈千秋还沉浸在有人来投案自首的惊讶中,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李队,说老实话,我真没想到这案子还会有人自首。”

李队呵呵一笑:“怎么啦这是,查的案子多了,人也消极了?”

沈千秋摇摇头:“不是……周一那天法医就说了,初步的验尸结果可以肯定,公园只是抛尸地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我是觉得……既然都懂得抛尸掩盖罪证了,怎么可能又自己跑来自首。”

李队从烟盒里拿烟的手微微停顿,扫了她一眼,又朝问询室的方向努了努嘴:“别急,看看周时他们能问出些什么来。”

沈千秋低头看着笔记本陷入自己的思绪,而李队则望着窗外的景色,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点着的烟就这么慢慢燃着,烟灰积了有一寸多长。过了好一阵,办公室里的两个人各自沉思,都没有讲话。

直到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紧接着,门边冒出一颗小脑袋。黄嫣儿扒着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李队,千秋,招了!都招了!”

李队蓦然回过神,手上燃着的香烟一抖,寸长的烟灰无声落地。

沈千秋也有点怔住,就见黄嫣儿朝两个人招手,示意大家一起过去:“我刚站在小窗户那偷听,那个吴帆说的条条是道,而且他还知道梁燕在‘流金岁月’打工,杀害梁燕的凶手十有八九就是他了。”

 

吴帆前来投案的第二天,刑警大队技术科确认其家中浴室为梁燕遇害的第一现场。再加上此前他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叙述的犯案经过也有条有理,且与法医的验尸结果全部吻合。前后不过短短一周,梁燕遇害案就这样水落石出了。

这天下午,骆杉带着两个手下兄弟找到李队,提议两个部门一块聚聚,一是梁燕案顺利告破,二是3.11毒品案进展顺利,也是时候让大家伙松松弦,顺便联络一下感情。聚餐的地点就定在大门外的那家“缘来湘聚”。

晚上七点,李队带着手下七八个人,和骆杉手底下几个兄弟,齐聚在“缘来湘聚”饭馆的二楼雅间。

雅间里摆了两张桌,饭菜都是提前订好的,人到齐,服务员就开始上菜。大概考虑到队伍里男同志居多,饭量大,爱吃肉,端上来的菜多是硬头货,板栗红烧肉,酸菜汆白肉,东坡肘子,酱烧排骨……目不暇接的各类荤菜端上来,顿时受到大家伙的热烈欢迎。沈千秋和赵逸飞、周时、嫣儿坐在一桌,大概是考虑到还有两个女孩子,桌边的几位好歹还收敛点,菜端上来也知道让女孩子先夹。另一桌就没这么太平了,一盘菜端上去几乎三两下就被抢光,看得负责上菜的服务员目瞪口呆。

最后一道菜端上来,更是引得全体人员的欢呼,连沈千秋也是眼前一亮。竟然是一道烤乳猪!

沈千秋忍不住小声问李队:“李队,这顿饭……能报销吗?”

缘来湘聚这家菜馆在附近很火,分量足,味道正,就是价格贵了点。一般队里都是破了大案,或者年底庆功,李队才请大家来这搓一顿。最出名的这道“烤乳猪”,沈千秋是慕名已久,但一只乳猪要800大洋,可不是他们这样的平民消费得起的,所以每次都是对着菜单看看,过过眼瘾就好。没想到这次两个部门聚餐,竟然这样大手笔!

李队也皱了皱眉,刚要说什么,就听负责上菜的服务员说:“诸位,酒水和饮料都放在旁边的酒水架上,不够的话喊一声,我们会让人再送过来。”他看了眼手上的账单,说:“噢,还有,餐费已经有人付过了,如果需要加菜加酒水,需要另算……”说着,他瞟了一眼隔壁桌,微微一鞠躬:“诸位尽兴。”就退了出去。

服务员临走前的那一眼,喵的方向正坐着骆杉。在座的各个观察力过人,哪里看不出这个。众人先是一静,紧跟着就有人喊出了声:“骆队!土豪啊!”

“是啊!骆队,求包养啊!”

“骆队我听说这家餐馆的甜点也特别好吃,咱们要不要来点尝尝啊?”

“你一大老爷们儿吃什么甜点!娘炮!”

“骆队,代兄弟们说声谢谢!”

李队皱了皱眉,刚想起身,那边骆杉已经起身走过来。大黄机灵地跟他换了座位,去隔壁桌大快朵颐。骆杉则在李队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次的案子,多亏诸位。”骆杉端起啤酒,倒了一杯,朝李队敬酒:“李队教导有方,这一杯,我敬你。”

李队端起啤酒,看了骆杉一眼,说:“不敢当。能连续几次顺顺当当捉到这伙毒贩,多亏了你消息灵通。”

骆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浅笑了下:“这也都是当初师父教得好。”

李队闻言也笑了笑,没说什么,干了手里的酒。

赵逸飞在另一边和沈千秋咬耳朵:“哎,刚刚达哥跟我说,骆杉刚进警队时,好像是在咱们李队手底下干的。”

这个八卦倒是新鲜!沈千秋闻言也来了精神,小声问:“那刚骆队嘴里说的师父岂不就是……”

赵逸飞朝李队的方向飞了个眼风,点了点头。

沈千秋顿时精神振奋,没想到骆队和李队还有这层渊源!

“嘀咕什么呢!”沈千秋脑袋被拍了一下,一转头,就见李队似笑非笑瞪自己:“没听见骆队跟你说话?”

沈千秋连忙看向骆杉,绷直了脊背,就差没直接站起来了:“骆队!”

骆杉见她这么紧张,也不禁笑了,举起酒杯朝她敬了敬:“女大学生那个案子,我听队里的人说了。做的不错。”

沈千秋连连摇头:“没有,是我们运气好。”

骆杉浅笑着说:“运气再好,也要功夫到了才行。”他看了李队一眼,说:“说起来,你手底下这两个,跟我都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算起来也是我的直系学弟学妹了。”

李队闻言也是一笑:“你们学校厉害啊,优秀毕业生遍布全国,再来两个就把我们警队全部攻陷了!”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笑声之中,骆杉朝她遥遥一敬,抬头,一杯啤酒就见了底。

沈千秋见状,连忙也端起酒杯,把自己那杯喝个见底。

骆杉站起身,提高声音说了句:“各位兄弟吃好喝好,我家里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说话间,他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众人自然还想留他,骆杉却抬了抬手,接起电话,对着手机做了个手势,就这么先一步溜了。

沈千秋还有点意犹未尽,小声问李队:“李队,骆队从前是不是也在咱们部门干过啊。”

“他在好几个部门都呆过。”李队点了根烟,偏过脸看沈千秋:“千秋,当刑警,官做多大不重要,知道什么最重要吗?”

沈千秋想了想,小声说:“破案率?”

李队吐出一个烟圈,沉默片刻,说:“是对得住自己的良心。”他看了沈千秋一眼:“破案固然是好,但急于求成,总会出错。凡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才能对得住帽檐上的国徽。”

另一边,嫣儿把烤乳猪挨个分到每个人碗里。见沈千秋和李队一个小口抿着啤酒,一个大口吸着烟,在那一本正经地聊起了天,不禁气不打一处来,叉着腰说:“李队,你也不以身作则。好不容易吃顿好的,还抽烟喝酒,还能不能好好吃顿饭了!”

李队被训得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烟已经被黄嫣儿拿去碾在烟灰缸里,手里还塞了一碗油光锃亮的乳猪肉:“快吃!这个凉了就不好吃了!”

“行,行,这就吃。”李队心疼地瞥了眼烟灰缸里碾灭的那根黄鹤楼,忍不住说了句:“嫣儿啊,下回能不能等我抽差不多了……这黄鹤楼,我一个月才舍得买两盒……”

沈千秋忍不住乐了:“李队,要是让嫂子知道了,别说一根,一盒都给你直接扔垃圾桶。”

李队的妻子一直都勒令他戒烟,李队平时都是在单位吸两根,还不敢多吸,就怕回家被妻子闻出衣服上沾了烟味。队里几个人都去李队家里吃过饭,自然知道嫂子是不让李队抽烟的,除了嫣儿坚决站在嫂子那边,一看到李队抽烟就没好脸色其他人比如周时、沈千秋,偶尔还会给李队打打掩护。

桌上的氛围一时又热闹起来。大家伙吃吃喝喝,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有多快。直到沈千秋兜里的手机响了又响,把电话拿出来一看,才发现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晚上九点半了!

接起电话,就听手机那端传来白肆焦急的声音:“千秋,你在哪?你周围怎么这么吵?”

也不能怪白肆多想,毕竟前几天他们俩才一起去过“流金岁月”,沈千秋平时又都是单位和家两点一线,见她这么晚还没到家,又陡然听到她周围环境嘈杂,白肆自然就往不好的方向想。

沈千秋摁住耳朵低声说:“我就在单位附近。今天部门聚餐,闹得有点晚了。我这就回。”

“你在警队附近?哪家饭店,我过去接你。”

作者有话说:忠犬白小肆~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浣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77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