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 读物博主

因为有你,爱很美Chapter 24

转载 2015-08-22 20:50:59

沈千秋下了楼,直奔大门外。外面的林荫道两旁种着梧桐,这个季节,梧桐树的叶子已经陆续长了出来,在路灯的照射下泛着青嫩的光泽。拐出大门走不远,一辆黑色路虎越野静静趴在那儿,和它的主人一样,看起来又酷又彪悍。

沈千秋找见路虎车的踪影后,只犹豫了那么一瞬,就径直走了过去。

到了车旁边,就听“嗒”的一声,车门解锁,副驾驶的车窗摇了下来。白肆坐在里面,看向沈千秋的目光可怜巴巴的。

之前在食堂吃晚饭的时候,她收到传达室老江的一条微信:有个小伙子在这边等你一下午了,姓白,叫啥死活不说。你要不忙就下来看看吧。问他说是你家亲戚,让他进去找你也不去。

老江一般给大家发微信,都是通知又有哪位的快递包裹之类的。内容也特别简洁,大多是“下班取包裹”一类的。难得一次打这么多次,看样子也是被这个陌生年轻人给弄得八卦心起了。而且连人家姓甚名谁都打听过了,还问出了“亲戚关系”。

作为警局传达室的老员工,老江也是蛮拼的。

沈千秋看到这条微信的时候,半口菜花险些没噎在喉咙里,咳嗽半天才觉得又能正常呼吸。

回到办公室,她犹豫了好一阵, 才把目光投向楼下传达室的方向。哪知白肆一看到她朝自己看过来,却垂下了目光,过没五分钟,一声不吭头都不抬地转身走了。

沈千秋这才意识到,她在楼上追踪线索研究资料的时候,白肆就站在下面距离传达室不远的地方,仰头看着她挨着的那扇玻璃窗,也不知道到底看了多久。反正按照老江的说法,是有好几个小时了。

白肆踩动离合器,语气有些闷闷地说:“说好这个周五一起吃晚饭的,可你刚刚都在食堂吃过了。”他看了她一眼,有点赌气地说:“我问了传达室的人,他说你们食堂每天五点半开饭。五点半的时候,你不在你自己的位子上,是和赵逸飞他们一起去食堂了吧?”

沈千秋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上一次两人在她家吃火锅时,白肆曾经提过这么一嘴,说这周五晚找她一起吃饭。可没料到接下来这几天会发生这么多事,而她和白肆的关系也时好时坏……更重要的是,那天从李三川的火锅店出来之后,这两天满脑子都是这几年查到的有关父亲当年死因的种种线索,哪里还想得起事先约好吃饭的事?

想到这,沈千秋撇开视线,轻声解释:“这两天事情太多,我给忘了。而且那时我真没注意到你就在楼下。”她摸了摸耳朵,尽量用轻快一点的语调说:“那个,你想吃什么,尽管说,今晚我请客!”

白肆没说话。六七点钟的光景,警局外的这条主干道车辆并不算多。白肆一路开得飞快,又抄小路避过两个红绿灯,不多时就把车子开向城西的方向。

沈千秋看着这个方向有点不对,就说:“不用走这么远吧,刚刚那条街上就有不少吃东西的地方。”

过了好一会儿,白肆才说:“你不是说我想吃什么,就请我吃什么。”

虽然是这么个话,但从这小子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有点瘆得慌。沈千秋低头翻了翻书包里的钱夹子,这才抬起头,慎而重之地说:“超过300,就得刷卡了。”

白肆瞟了她一眼:“你的卡能给我刷多少?”

沈千秋这姑娘,小时候脸皮奇厚,小时候她妈妈去的早,家里就他们爷儿仨,爷爷和爸爸常常凑在一处啧啧称奇:脸皮厚成这样,怎么就是个丫头呢?没想到大了大了,脸皮倒是越来越薄,听白肆这样问,她还挺挂不住脸的,纠结了一下说:“我存款是有一点,但不能都给你刷了,顶多……一千块吧。”

白肆似笑非笑:“咱们认识二十年,就值一千块啊?”

沈千秋略有羞愧:“我一个月工资才3500。”房租一个月1800,她连吃带喝的,每个月到了月末基本上也剩不下什么。

白肆开车的功夫抽空侧过脸看了她一眼,见她低头认罪的姿态不像是装的,不禁也有点吃惊:“沈千秋,你什么时候脸皮这么薄了?我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

沈千秋这会儿脑子也有点转过弯来了,但依旧没脸抬头:“嗯……”

白肆一脸的叹为观止:“老了老了,连脑子都越活越回去了。”

这回沈千秋终于忍不住抬头,一边狠狠瞪他一边说:“你说谁越来越笨呢白糖糕!”

白肆一下子乐了:“说的就是你。”

他这一乐,沈千秋倒有点讪讪的。

她清楚知道白肆笑的原因:她刚刚一激动,一下把他小名叫出来了。他们两家打小就认识,白肆的父亲姓白,母亲姓唐,白肆这名字是他爷爷给取的,因为他行四,是白家老头儿最小的孙子,四肆同音,也取义“肆意为之“。那意思,老子最小的这个孙子就是大宝贝儿,家里的担子有老大挑着,老二老三担着,最小的这个随便折腾随便玩,百无禁忌,开心就行!

沈千秋五岁多的时候,白肆一岁,有一次沈爸爸有事去外地,就临时把沈千秋放在了白家。据后来白家的老管家说,那天白肆不知道怎么了,一早起来就哭闹不停,正好家里的男主人女主人都不在,连保姆带仆人都急得不行。刚好这时沈千秋由老管家牵着进了房间,沈千秋一听到有小孩的哭声,就挣开管家爷爷的手,迈开两条小短腿跑到白肆坐着的那张沙发上,伸手抹去了白肆脸上的泪。

小小的白肆原本嚎得天地变色,被一只软软的小手这样一抹,整个小人儿都呆住了,黑白分明的一双凤眸眨也不眨看住沈千秋,连哭都忘了。

这件事,两个当事人自然都不记得了。之所以知道两个人的第一次会面是这样一个情形,还是他们两个长大之后,某次沈千秋跟着白肆去白家做客,听那位管家爷爷讲的。

那之后,每每白肆不甘心地问及沈千秋对于第一次去白家的印象,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你家好大、好华丽、好漂亮,楼梯很高,好吃的很多……总而言之,她已经彻底忘了那年仅有五岁的自己,曾经满怀着温柔和爱心,用一只小手抚去白肆肆脸上的泪痕。

白肆对此耿耿于怀,始终怀疑是沈千秋故意装作不记得,实则一个人私藏回忆,不愿跟他分享。

但十几岁的沈千秋正是最淘气的时候,一见白肆嘟着一张粉白粉白的小脸不高兴,就蹬鼻子上脸地伸手捏他,一边捏还一边说:“白肆你的脸好软,好像那天你家阿姨做的白糖糕诶!”

白肆父亲姓白,母亲姓唐,那时又常常执着地跟她比身高,“白糖糕”这个名字,还真是分外贴切。

高兴的时候,沈千秋就叫他“白糖糖”,或者“糖糖”;不开心或者生气的时候,就恶声恶气地喊他“白糖糕”。小小的白肆矮了她一个头,对这样软糯糯的外号一点都不生气。每次沈千秋这样喊他,都应得比别人正正经经叫他大名白肆还快。

这样的名字和往事,在任何时候回忆起来,仿佛都沾着甜甜软软的味道。

沈千秋呼出一口气,有点自嘲地笑了:“好久没叫你的这个名字,都有点忘了。”

白肆瞟她一眼,过了片刻,说:“我一直没忘。”

听他这样认真的语气,沈千秋先是一愣,随即顿悟,为什么那天他在李三川的火锅店,为什么留下的姓氏是“唐”。其实他当时应该就是随便一说,他自己说的是个“糖”字,但别人听在耳朵里,肯定就以为是那个“唐”字。毕竟一般人都不会把一个男人的名字和“糖”这种字眼联系起来。

这样想着,又不禁有些忐忑,又或许,他自称姓唐,仅仅是因为他母亲姓“唐”呢?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白肆语气平淡地加了句:“不然你以为李三川为什么以为我姓唐。”

沈千秋下意识地回嘴:“你妈就姓唐。”

白肆的语气很固执:“我是白家人。”

好吧,又是一个不该触及的话题。

沈千秋把目光投向窗外,半口气噎在嗓子眼,来不及喘出来,只能咳嗽得满脸通红。

白肆深明大义地拍了拍她的后背,顺带还摸了把她落在肩上的发尾:“别紧张,咱们咳嗽好了再进去。”

进去哪?沈千秋一边咳嗽一边捶胸口,这里前看后看,左看右看,都是一栋住宅楼!

白肆帮她拍了会儿背,解开安全带下车,走到副驾这边帮她开车门。

“……”这是怕她跑?

白肆朝她笑得别提多真诚了:“包很重吧,我帮你拿。”

得,这回包也在人家手里,更甭琢磨跑了。

两个人就在一阵诡异的沉默中进了电梯。

作者有话说:发展一下感情线,七夕礼物已经寄出,祝大家生活甜蜜~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浣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775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