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 读物博主

因为有你,爱很美Chapter 20

转载 2015-08-01 19:48:07

下午,赵逸飞临时被抽调到李队那边跟进毒品案,黄嫣儿小脸沉闷地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敲击着键盘,沈千秋望着面前的小本本思索良久,最终决定,于公于私,今天她都要再去会一会那位老川火锅店的李三川。

出了警局,她破天荒舍得花钱打了辆出租车,并吩咐司机:“利川路,老川火锅店。”

那司机也是个老油条,答应一声踩动油门,穿街过巷,左拐右甩,前后不过二十分钟,车子就在火锅店外停妥。

下午两三点钟的光景,应该可以说是一天中火锅店最寥落的时候。中午的客人大多散去,留下满桌狼藉待人收整,晚上的客人这个时候且来不了,服务员挪动的步伐都明显慢了几个节拍。

沈千秋快步越过这些动作慢吞吞的服务员,大步流星地奔向后院。

才走到门口,就见那李三川一边跑一边用胳膊挡着头,不远处一道清脆的女声响亮地叫骂道:“好你个李老六!长本事了啊!这才几天功夫,你都敢跟老娘对着干了!”

李三川边退边低声央求:“阿南你先消消气,听我说,这事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子……”

“什么叫不是我以为的那样,人都堵到家门口了,你现在才来跟我解释,早干什么去了你!”

“我是真不认识她哟!我的姑奶奶,你看看我这一穷二白,我……”李三川哭丧着脸一跺脚,一扭身,正好和踏进后院的沈千秋来了个脸对脸:“……”

沈千秋绷得一脸淡定:“下午好啊,李老板。”

李三川还没开口,身后追着他一路打那个年轻女人冲了过来,对着沈千秋上三路下三路好一阵打量,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拧住了李三川的耳朵:“你还跟我狡辩!这不又是一个找上门的!”

“哎呦这个真不是!”李三川都快哭出来了,朝着沈千秋直摆手:“这位小姐您要是吃火锅就去前面啊,后院雅间需要提前预定的!”

沈千秋趁着女人打量她的功夫,也把对方看了个遍。女人看起来三十来岁的模样,穿一件藏青色绸子长衫,窄脚裤,脖子上戴了好几串五颜六色的珠子并银饰,乌黑的长发辫成一个大辫子垂在肩膀,打扮得颇显民族风,张嘴却是一口地道的平城口音。

见沈千秋看她,她一眼就瞪回来:“看什么看!年轻姑娘就应该懂得洁身自好,没看到他已经有主了吗?”

沈千秋闻言险些笑出来,连忙咳了一声忍住,开口道:“我跟李老板之前只见过一次面,这次来……也是有点事想跟他打听。”

女人狐疑地盯着她,李三川也总算暂时挺直了腰板,握着女人的小手想先拯救自己的耳朵:“阿南你听我说,这个真不是……”

被叫做阿南的女人再次精准地拎住李三川的耳朵,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随后朝着沈千秋绽出一朵笑:“好,来者是客。这位小姐既然是有事打听,那就跟我来。”

沈千秋只得跟着这对冤家移步到后院一间屋子里。

进了屋子才发现,这房间并不是上次来吃饭的那种雅座,应该算是自家用的一间书房。房间里摆着旧式大书柜,长书桌,玻璃立柜,侧面摆着两把椅子并一张茶几。

书柜上摆着不少书。沈千秋扫了几眼,发现书籍的种类很杂,有新有旧,能看出来这些书并不是当摆设用,而是确实有人时不常地在翻阅。

沈千秋在女人目光的指示下,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微笑着寒暄道:“没想到李老板还是爱书之人。”

李三川摸着后脑勺呵呵一笑,目光投向女人:“不是我,这些书都是阿南买的。”

阿南姑娘颇为傲娇地哼了一声,在沈千秋身旁坐下来。

两人中间只隔一个茶几,手边各摆了一盏茶。其中一只茶盅的盖子翻在一旁,里面残余的茶水袅袅浮起热气,看样子不久前这两人还对坐着喝过茶。

沈千秋无意间扫了一眼,发现款式竟然跟小时候爷爷用的那只一模一样,嘴角不自觉就浮起一抹浅笑。

阿南似乎很敏感:“你笑什么?”

沈千秋抬起头,就见阿南面有不悦,便指着茶盅道:“小时候,我爷爷用的也是这个样式的茶盅,看了觉得很亲切。”

大概沈千秋说话的语气自然流露出一种怀恋,很真实,阿南听了也是一笑:“也是巧了,我这茶盅也是个老物件,是从前认识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说话间两个人彼此看了对方一眼,竟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之前那点仅存的硝烟气转瞬间烟消云散。

李三川大概也没想到,光凭一个茶盅,面前这俩人已经一笑泯恩仇了。但这人惯会审时度势,见两个姑娘都安静了,连忙上前把茶盅撤下来,又是烧水又是换上新茶具,嘴里也没闲着:“这位小姐怎么称呼?我记得前几天你是和唐少一起来的,对吧?”

“我姓沈。”沈千秋目光追随着李三川,打量他的举手投足。

“原来是沈小姐。”李三川殷勤地把茶水奉上,目光从头至尾都黏在阿南身上,随后应付道:“不知道沈小姐今天来,是想跟我打听什么事?”

沈千秋仔细观察许久,也看不出个端倪,只觉得除了五官样貌,面前这个人的语气、神态都与当年那位章叔叔相去甚远,不禁有点气馁,索性直接问道:“李老板有没有去过平城?”

李三川送完茶,转过身就去收拾书桌上的物什,一边答应道:“平城?当然去过啦,首都嘛,怎么都要去一趟的,看看升国旗,爬爬长城,也不枉咱们是中国人,是吧?”

阿南在一旁悠悠地道:“说的好像你去过很多趟似的。不就当初我上大学的时候,你去看过我几次。第一次看升国旗你站着睡着了,去爬长城那天你还把我水壶弄丢了。”

李三川哈哈地笑:“是啊,那个时候好傻。”

阿南瞟了他一眼:“现在你也没聪明到哪去。”

阿南的一句话惊醒了沈千秋,她突然反应过来,问李三川:“李老板今年贵庚?”

李三川一愣,随后慢吞吞地转过身来,看着沈千秋:“沈小姐今天来,是想打听什么消息?”这人之前脑子被糊了浆糊,只顾得跟阿南你侬我侬,大概是沈千秋一句话点醒了他,瞬间又恢复到平时的奸商头脑:“消息类型不一样,价格也不一样,沈小姐还是先跟我说说你的具体要求比较好。”

言下之意,搞不好这个价格她沈千秋还付不起!

沈千秋有了片刻的沉默。就在这沉默的空档,阿南开口道:“沈小姐的问题总围着我们家老六打转,莫不是对老六有什么想法?”

沈千秋哑然失笑,下意识地反驳:“他年纪都可以当我叔叔了,我怎么可能!”

哪知道阿南听了这话也是一愣:“他哪里有那么老?”说着又打量着沈千秋问:“沈小姐今年有二十五岁?”

沈千秋话一出口,也回过味来,不禁暗叹这阿南套话的本事更在李三川之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她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索性说道:“我今年二十六岁了,我看阿南小姐也没大我两三岁吧。”

“哈哈。”阿南挤眉弄眼地朝她笑道:“你这丫头嘴还挺甜,我和我们家老六同一年生的,今年都三十五了。”

这也算变相地回答了她的问题,李三川也没有阻止。

而沈千秋这一次是真的沉默了。

十一年前她还在上初三,那个时候的章叔叔看起来就有三十来岁了,如果李三川真如阿南所说,今年只有三十五岁,那么光从年龄来讲,这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也对不上的。更令她沮丧的是,早在她想到要问李三川年龄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自己此前一直忽略的问题,十一年前的章叔叔,和十一年后站在她眼前的李三川,样貌五官那么相像,乍一眼看上去仿佛是同一个人,可怎么会有人十几年模样不变呢?

换句话说,哪怕是真的章叔叔站在她眼前,也不该跟她记忆里的那张脸一模一样啊。

两个人见沈千秋一句话都不说,也就没有着急说什么。阿南不慌不忙地品茶,李三川则每过一会儿就给她添上一些热水,两个人偶尔还凑在一起咕叽咕叽说几句体己话。

也不知这样坐了多久。最后沈千秋站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上下前所未有的沉重,连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时低了许多:“对不起啊李老板,阿南小姐,打扰了。”

“哎,不要这么说。以后欢迎随时来这边吃饭啊。”李三川放下水壶把人送到门口,直到看不见人影了才折返回来。

一转身,就看到阿南捧着茶盏,似笑非笑:“李老六,这回你要怎么谢我啊!”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浣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88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