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 读物博主

因为有你,爱很美Chapter 07

转载 2015-07-08 20:05:53

和白肆一起回家的路上,沈千秋仍然忍不住在想,能和白肆在临安重逢,实在是有生之年从未想过的事。

十一年前的那个春天,她孤身一人离开平城,仓促踏上了南下的火车。而后的一个多月里,她在姑姑家中度过了忙碌的备考时光,凭借初中三年的夯实基础,她考上了附近市区一所不错的市重点。高考时她发挥稳定,如愿考上了第一志愿,也就是全国最好的公安大学,也是在那四年时间,她重回平城,却依旧没有去见从前的任何朋友,包括白肆。

大学毕业后,她原本想继续留在平城生活,没想到最后阴差阳错,来到了临安。这其中有许多的曲折和不尽如人意,但都是她自己的事。这么多年过去,她虽然常常会想起白肆,却并不认为他们两个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更不认为长大的两个人会因为儿时的情意再发生什么纠葛。

这些年她没有刻意去了解白肆的生活。但像他那样的天之骄子,人生的轨迹不难想象。凭借白家在平城的背景,以及母亲对他的疼爱,哪怕他高考失利,也用不着来到临安这么远的城市读大学。

想到这,沈千秋问:“白肆,你真是因为我……才来临安读的大学?”

白肆看了他一眼,说:“你也不用有太大负担,我来临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找你,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不想继续呆在那个家里。”

所以是白家的家事。沈千秋乖觉地闭上嘴,过了一会儿,又确认一样地问了句:“你今天不用上课?”

白肆眼都不眨一下地回:“不用。大三课业比较轻松,今天一天都没课。”

沈千秋不疑有他:“噢。我今天下午得回队里。待会中午一起吃过饭,你就得回去了。”

“行。”白肆答应地很痛快

两个人走进一片小区,白肆望着只有6层楼高的板楼,问:“你住这片小区?”

“嗯。是我们同事帮忙联系的。”

白肆环视四周:“这楼怎么也得有二十来年了吧。”

94年的房子。”沈千秋说:“旧是旧了点,不过离我单位近,很方便。”

白肆跟在她后头进了楼梯间,左打量右打量地进了屋:“这楼也太旧了,临安冬天又没暖气,肯定要遭罪。”

“开空调也挺暖和的,习惯就好了。”进了屋,沈千秋习惯性地把窗子打开通风,又把早上临走前随手放在沙发上的外套挂起来,腾出地方让白肆坐。

沈千秋一边走到厨房烧水,一边指挥白肆:“沙发旁边有个加湿器,按钮在后面,你帮忙打开。

白肆听着空调启动时呼哧带喘的声音,忍不住抱怨了句:“这空调也太旧了,你怎么不换台新的?”

沈千秋递了杯热水给他,笑着说:“好用就行呗。这空调是房东家里自带的,房子都这么久了,空调能新到哪去。”她扫了眼已经开始喷云吐雾的加湿器,指了指说:“喏,这是新的。上任房主买的,走的时候也没带走,还把其他这些衣柜啊沙发啊都转手卖给了我,一共才收了500块。”

沈千秋说一样,白肆就看一样。加湿器并不是多好的牌子,看起来也用得半新不旧了。衣柜对女孩子来说并不算宽敞,沙发看起来质量一般,但沙发套还有靠垫颜色素雅,看起来小清新,应该刚换了没多久。

“你才搬到这边来?”

沈千秋点头:“之前租的房子到期了。”

“这房子租了多久?”

“按季度支付,很方便的。这边租房子都这样。”说到这,沈千秋似笑非笑地瞥了白肆一眼,问:“问这么详细干嘛,你一个在校大学生,还准备在外面租房子住啊?”

白肆闷着头没说话。

沈千秋回厨房扫了眼,说:“吃火锅吧。家里羊肉蔬菜都有,还有一些底料。”

白肆走进厨房,看到她手里拿的半罐底料:“这不是从外面商场买的吧?”

“嗯。同事妈妈做的,特别香。上次我们队里的人过来家里聚餐,吃了一多半,还剩下这些,还够吃两顿的。”沈千秋见他望着厨房发呆,便推了推他:“你过去那边吧,东西都现成的,很快就能吃了。”

白肆看的不是别的,而是……这房子实在太小了,厨房就是一个小窄长条,两个人肩并肩走过去都觉得勉强,偏偏在中间还摆了一张小饭桌,他实在想象不出,几个人同时挤在她这间小厨房是怎么吃火锅的。

白肆问:“你们同事干嘛都来你这吃饭?”

沈千秋忙着洗菜,没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回了句:“上个月我过生日啊,队里的人平时关系都蛮好的,就过来帮我庆生。”

别的女孩二十六岁生日是怎么过的,白肆不知道;但让他亲眼目睹,沈千秋二十六的生日就是在这么逼仄的小地方随便吃个火锅庆祝……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

其实从挺小的时候,他就知道沈千秋的家境不如自家优越。他虽然有些自闭,不爱跟人讲话,但不代表他不谙世事:那个时候,沈千秋身上的校服看起来已经很旧了,平常换洗的衣服总是那么几套;沈叔叔从来不用大哥大或者传呼机;沈家的洗衣机看起来有年头了,电视机也只能收到十几个频道。

可从沈若海第一次带着他去家里吃火锅那天起,他就爱上了沈家的那处院子,或者说,让他执迷的是沈家三口围桌吃饭的那种氛围。虽然不比白家有钱,可每次和沈千秋一块回家,沈爷爷都会准备一些新鲜水果,还有两杯热腾腾的白开水,坐在桌边笑眯眯等着他们;沈家的许多家具都很老了,却每一样都擦拭得干干净净,颇有些陈旧的木头纹理仿佛浸润着某种让人觉得亲昵的安全感,按照沈爷爷的话说,这些都是家里传了好几代的老物件;沈家三代每每围在一块吃饭,总是边吃边聊,沈千秋永远吃得最快,却总能听到她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在白肆的心里,沈家虽然称不上富裕,却总是整洁又温暖,充满着家的气息。没有和沈千秋重逢前,他也曾经不止一次设想过,只能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女孩子,这些年或许过得不太好,可他从没有那么清晰得感受过什么叫“困窘”。

沈千秋住的这处房子,充其量只能称之为“房子”,根本不能叫做“家”。

失去了爷爷和爸爸的沈千秋,十一年前匆匆变卖掉祖宅的沈千秋,原来早就已经没有家了。

看着天花板角落斑驳剥落的墙皮,闻着从门口窗缝溜进来的别人家炒菜的味道,再听着沈千秋在那林林总总地念叨这样家具是从上任房主买的很便宜,那样东西是从谁那里买的很实惠,白肆突然打从心底里涌起一阵心酸。

直到锅子煮开了,沈千秋把他拉到饭桌前,塞了双筷子在他手里,白肆才回过神。

锅里的底料已经煮了一阵,冒出喷香的热气。沈千秋忙着往锅里夹菜,大概是忙碌了一阵,脸颊微微泛红,额头也隐约可见细小的汗滴。白肆坐在她的身旁,默默观察她的侧脸,她的眉毛有些张扬,一双眼黑白分明,瞪人的时候会显得很凶,笑的时候却会弯成一双月牙,特别好看。

她不像小时候那么喜怒形于色、爱笑爱哭爱大声讲话了,可眼角眉梢还残留着少女时期的模样,弯弯的眉,挺翘的鼻,微微红润的唇。

沈千秋抬头夹菜的时候,见白肆就坐在那看着自己,锅子里的食材上下翻滚,他却一筷子也没夹。

他还是习惯左手拿筷子,从前每次两个小人儿坐在一处吃饭,白肆为了不跟她的右手打架,就每次都坐在她的左手边。

沈千秋见他沉默不语地看着自己,便摸了摸自己脸颊,说:“你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和小时候不像了?”

白肆摇了摇头:“没有。”

沈千秋见他依旧不动筷子,那模样跟当年他第一次来到自己家吃饭的情景一模一样,不禁笑着问:“怎么了,你是很久不吃火锅了吗?”

白肆摇摇头,伸出筷子夹了一块牛肉送进口中:“没有。就是刚想起一些事情。”

沈千秋见他这副神情,思绪不禁也飘回到十几年前的那个冬天。

作者有话说:大家别误会,千秋妹子跟作者君不一样,她不是个吃货。但后来会被小白养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吃货o(≧v≦)o~~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浣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88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