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 读物博主

因为有你,爱很美Chapter 06

转载 2015-07-07 19:52:48

“千秋,前些日子在临安大学那次讲座。我看你走得匆匆忙忙的,这小子跟在你后头就追了出去……”刑警大队问询室外面的走廊里,骆杉目光深沉,凝视着沈千秋:“你在躲他?”

沈千秋垂下了头。骆杉比她年长5岁,他跟沈千秋、赵逸飞都是从同一所公安大学毕业的,算是两人的直系师兄。毕业后沈千秋被分配到临安市刑警大队,和赵逸飞同在刑侦科,一干就是将近三年。而在这三年里,骆杉先是连续几年破案率爆表,后又被破格擢升为禁毒处的副队。可以说,骆杉既是她的学长,同时也是她在工作上一直努力效仿、追赶的前辈。对于骆杉,她是既敬佩,又有一丝畏惧。

骆杉见她一直不说话,便浅笑了下,说:“第一次见你跟我说话这么为难,不想说就不说吧,不逼你。”

沈千秋抬起眼:“骆队,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从前家里的一些事。”

骆杉点点头:“既然是你的家事,我就不多问了。”他看了一眼问询室里神色倔强的年轻男人,说:“不过我还是要多说一句,千秋,这个白肆,你如果不想理,我可以帮你解决。”

沈千秋一听,连忙摆了摆手:“骆队,不用。我和他就是有点误会,等他待会出来,我跟他都说清楚就好了。”她看了眼坐在里面的白肆,轻声说:“他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骆杉轻轻颔首:“那就好。”他拍拍沈千秋的肩膀:“有什么为难的,跟师兄说。”

沈千秋有些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骆队。”

骆杉浅浅一笑:“别客气。”他又指了指电梯的方向:“我队里还有点事,先走了。”

正说着门从里面打开,赵逸飞和周时一前一后出来,最后面是白肆。赵逸飞一见这情形就乐了:“哟!骆队,还没走啊!”

骆杉淡淡瞥了他一眼:“就走了。”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白肆的方向:“没什么事吧?”

赵逸飞笑着说:“没什么事,就是这小子太犟,浪费了不少时间。”说着,他就要拍白肆的肩膀:“早说清楚不就完了……”

白肆脸色阴沉,越过他就往外走,让赵逸飞的手落了个空。

赵逸飞摸了摸鼻子,颇有点尴尬地朝沈千秋看了一眼。

沈千秋朝他微微摇头,说:“我先送他出去。”她犹豫了下,对赵逸飞轻声说:“你帮我跟李队请个假,说我在外面吃过午饭就回来。”

说完就紧跟在白肆身后出了门。


几乎是刚一出刑警大队的门,白肆就一把甩开沈千秋伸过来的手,转身就走。

沈千秋连忙快步上前,把人拉住:“白肆!”

白肆头也不回,声音冷硬:“真不容易,有生之年还能从你嘴里听到我的名字。”

沈千秋听了这话,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放柔了嗓音说:“白肆,咱们两个也挺久没见了,你跟我……就只有这句话说?”

白肆背对着她僵立片刻,而后霍然转身,一双漂亮的眼睛几乎是恶狠狠地瞪着她问:“上次在我们学校,为什么装作不认识我?答应了下课后等我,为什么要跑?”他眼圈微微有些泛红,漆黑的瞳仁晶亮亮的,泛着氤氲的水光:“你以为我不想跟你好好说话,我有跟你好好说话的机会吗?你给过我这个机会吗?”

沈千秋哑然,过了半晌才吐出一个字:“我……”

“你当初一个字都没留下就走了,你以为我会像跟个白痴一样随随便便把你给忘了?”白肆见她说不上来话,更是连珠炮一般地诘问:“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抛下一切走了,别人也就该当做没有你这个人一样,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你挥挥衣袖走得真轻松啊,可我跟在你屁股后头找了你整整十一年!你信吗?”

不等沈千秋说什么,他自顾自笑了,眼圈也更红了:“我知道你不信,你那么潇洒,说走就走,连你爷爷留给你的祖宅都卖了,我又算是什么东西!”

沈千秋许久都没说话。

其余的事暂且不提,有一点白肆没有说错。她确实没有想到,在她走后,白肆没有选择将她渐渐淡忘,而是一直执著着想找回她,甚至为此,不惜从平城一路追到了临安。

难言的沉默之中,起伏沉淀的是两个人被时间长河分隔开的整整十一年。

过了许久,沈千秋才开口:“白肆,我确实没想到,你一直在找我。但那天我在学校……我不是故意的。一开始我确实没有认出你,毕竟,我走的时候你才那么一点大,我是真的没认出来……”

白肆心里微微动了一下。沈千秋走那年他十一岁,沈千秋十五岁,十一年不见,乍一见面认不出他来,似乎也确实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几年前在平城的那次,他在人群中看见了沈千秋,可她却没注意到他。

沈千秋说:“后来我跑……我是怂了。我也挺怕见你的。”她抬起眼睛,看着白肆的时候,唇角挂着笑,眼睛里却含着泪:“白肆,我当时走得灰溜溜的,再见面,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害怕……白肆,对不起啊。”

见面之前,白肆设想过无数次两人重逢时的情形,却从没想过,要以这样的方式和沈千秋做开场白,也没想过,会让沈千秋以这样的神色语气对着他哭出来。

曾经有无数次,他希望她在见到自己的一瞬间哭出来,那样证明她还记着他,或者证明她特别高兴能再见到她……但直到真的看到沈千秋在自己面前掉眼泪了,白肆才发现,不论是什么原因,他一点都不希望看到她在自己面前哭。

如果不是舍不得,他又何必一门心思犯倔找了她十一年?

可他才跟沈千秋吼了一通,让他怎么拉下脸去安慰她?白肆一边想,一边却已经伸出手,像小时候曾经许多次做过的那样,轻轻用手指抹去她脸上的眼泪,:“你有什么可哭的,找了十一年又被嫌弃不肯理的那个人又不是你。”

声音又冷又硬,可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子淡淡的委屈劲儿。

沈千秋也挺不好意思的。她比白肆大了四岁多将近五岁,如果不是两个人刚刚把话说得急了,她也不想一见面就哭鼻子,仿佛她才是那个更小更需要谦让的对象。

沈千秋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眼角溢出的泪,弯出一抹笑说:“那你也别生我的气了。白肆,我带你去看看我现在的家吧!”

作者有话说:居然……还是蛮温馨的逆转呢!你们说是吧?2333~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浣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88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