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者江雪落
作者江雪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775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 Chapter21

(2014-04-25 19:27:29)
标签:

都市情缘

江雪落

警匪卧底

悬疑

分类: 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

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 <wbr>Chapter21

姜如蓝被他一句接一句地堵,气得直磨牙:“那要不你睡沙发!”

“我感觉那张沙发,跟你的身高比较匹配。”

“这会儿不讲绅士风度了?”

“绅士分度也要分时间场合。”萧卓然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以及……对象。”

这人永远三言两语就能撩拨起她的火气。姜如蓝怒极反笑,眼皮儿一撩,故作妩媚地把他从头扫到脚:“两个人都睡床也好,只是不知道萧总能不能忍得住。”

萧卓然优哉游哉地品了口酒,眼底含笑:“尽管这么说可能会让你不高兴,可我还是要秉承诚实做人的优良品质,对于跟你同床这件事,我个人还是很淡定的。”

真是好样的!姜如蓝强忍着暴走的冲动,一把推开某人说话间环过来的手臂,把包往一旁的沙发上一扔:“我去洗澡!”

萧卓然微笑着又喝了一口酒,没有讲话。

十五分钟后,浴室门拉开一道缝儿,姜如蓝的声音从里面弱弱地传来:“喂……”

“嗯?”萧卓然站在房间中央,扫了眼沙发上的双肩背包,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那个……”姜如蓝裹着浴巾站在浴室门口,H市最有名的平价酒店,点评网上口碑全五颗星,怎么就没有顾客建议这家的浴巾长度呢?她才165cm的身高,这条浴巾居然只能遮到大腿根儿,顾得了上面就遮不到下面,她想淡定自若地裹着浴巾走出去拿换洗衣物都做不到。

“哦……”萧卓然拉长语调,好像才反应过来一样,“你是不是忘记拿衣服进去了?”

“嗯。”姜如蓝只觉得自己耳根子热辣辣的,这下好像真弄成她故意引诱他一样。

拉链扯开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里格外清晰,姜如蓝听得脊背都弓起来,刚想冲出去阻止,迈出一只脚又反应过来自己当下的穿着实在没脸见人,手指抓紧门框,几乎要尖叫出声了:“萧卓然,你干吗!”

“啊?”萧卓然的声音听起来无辜极了,“我帮你拿衣服啊。”

继那声不堪回首的扯拉链声后,紧接着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翻衣物声。姜如蓝又气又羞,手脚发软:“你,你直接把背包拿过来就行了。”

“噢。”萧卓然慢吞吞地应了一声,说,“可是我已经都拿出来了,粉色这个袋子里是内衣吧,白色袋子里是一条连衣裙……”

姜如蓝此刻简直觉得五雷轰顶,他居然在那一件一件地翻看她的衣服!萧卓然不疾不徐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今晚是想穿白色这套,还是紫色这套?”

姜如蓝伸手掩面,深呼吸之后,慢慢回答道:“白色的……谢谢。”过往二十五年从未体会过什么叫破罐破摔,此时此刻她从萧卓然身上深刻领会了这个词语的精髓。看都看了,摸也摸了,她现在就是不管不顾冲出去也来不及了,除了让他直接拿过来,她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萧卓然眼含笑意看了眼某人紧紧扒着门框的手,嗓音听起来却很淡然:“给。”

白净小手犹犹豫豫松开门框,又犹犹豫豫朝着门外伸了过来。萧卓然也知道不能逗得太过分,把手里的一套内衣裤递过去后,又说:“还有你的睡裙。”

姜如蓝已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接过睡裙“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她真想杀了那个男人!即便之前因为跟他斗嘴忘记带衣服进来是她自己粗心大意,后面他自作主张打开她背包翻找衣物绝对不是无心之失,她甚至能想象出他手指勾着某件内衣嘴角微弯的样子来!

 

换好衣服出来,姜如蓝看都不想再看某人一眼,径直甩了一句:“你去洗澡吧。”

萧卓然端着一杯加了冰的水,坐在阳台边的椅子上,慢慢啜着,听了她这话回过头莞尔一笑:“你来之前,我已经洗过了。”

彼时房间里只亮着两盏床头灯,光线昏黄,阳台处可以俯瞰H市海滨夜景,大概是空气比B市好的缘故,窗外整片夜空遍布繁星,向远处眺望,弯弯曲曲的海岸线亮着盏盏微灯。这样的景色,姜如蓝从前也见过一次,那是两年多年的芝加哥黄金海岸。当晚魏徵臣也是选了一间这样的房间,白色窗纱被晚风吹起,如同梦境里难以捉摸的白雾,大雨过后的芝加哥夜空如洗,海面的蓝色要比夜空的蓝更深沉一些,近处海滨依稀可见白浪翻滚,远处依稀可见点点灯光。那时她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却只敢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站在一边,默默看着他的背影。那时的魏徵臣,在她眼里,不仅是她的好友,前辈,更是她精神世界里的神。

姜如蓝这样出神地想着,回过神来时,就见萧卓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面前,伸出五指在她眼前晃着:“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姜如蓝看着他神色澄净的双眼,想都未想脱口便说:“想过去的你。”

萧卓然看着她的眼神微微一黯,脸上原本柔和的线条也一点点冷下去。姜如蓝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被他打横抱了起来,手将将揽住他的脖颈,又被他一把扔在床上。床垫再厚实,也禁不住他这样冷不防把人甩出去。腰、背甚至肩膀都是疼的,姜如蓝闷哼一声,眼前的晕眩还没过去,就觉得嘴唇突然被人狠狠堵住。

下唇被人以牙齿毫不留情地咬住,姜如蓝这次真的忍不住叫出了声,一句“疼”还没说出口,便被堵在嘴里。萧卓然的舌强硬地顶了进来,勾住她的舌头,紧接着舌尖又是一阵剧痛……即便这人从前在这方面就一向霸道强势,到底从未仗着自己身体上的优势强迫或欺负过她,更别提这样毫不怜惜地对待。姜如蓝只觉得满嘴都是血的味道,又喘不过来气,眼前一片昏黑。脑海里闪过那一地的玫瑰花和鲜血,镜面上以红色唇膏写就的法文,姜如蓝只觉得一阵恶心。双手从轻轻地推拒到剧烈地拍打,最后终于把压在身上那人推了开去,姜如蓝翻身俯在床边,干呕得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作者有话说:啊 小卓子忍不住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