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者江雪落
作者江雪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775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 Chapter19

(2014-04-14 19:53:41)
标签:

都市情缘

江雪落

警匪卧底

悬疑

分类: 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

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 <wbr>Chapter19

传闻中他在十七岁那年用半间卧室的炸药弑父,随后便占有了他的亲生姐姐,并通过当地的法律手续娶她为妻。他是银三角地区最恶名昭彰的毒枭,是自从20世纪末起毒品界最让人胆寒的传说,也是南美地区打击贩毒组织成员们最头疼的存在。

她一直以为他死在那一天山崖边的枪战,组织内部的所有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可现在想想,魏徵臣当年中枪坠崖都能捡条命回来,达拉斯又怎么会那么轻易死去呢?那具千疮百孔的尸体应该是早有安排,当地警局的法医和相关人员也是可以买通的,造出一份虚假的验尸报告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这样一步步想下来,姜如蓝只觉得冷汗涔涔,当年因为魏徵臣的死,她整个人都处于疯狂边缘,因为长期难以入眠,精神抑郁,甚至几度出现自杀行为,最后还是当初把她领出学校的学长把她救了过来,并一手帮她办好离职手续。所以她并没有仔细推敲当年那场枪战的案情,更没有好好考量达拉斯当年的种种行为。如果达拉斯真的没死,不仅那个案子要重新立案调查,她和萧卓然两人也要被组织列入监听范围,因为那个人一旦归来,第一个要干掉的就是当年的魏徵臣和丁一!

手机铃声响起的声音,吓得姜如蓝一个激灵,手指上沾着鲜血,快步走到卫生间想要冲洗掉血渍,打开灯才看到镜子上的血红色字体: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歪歪扭扭的字体,确实是达拉斯特有的书写方式,尽管哥伦比亚当地的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当他来了兴致的时候,就喜欢用左手书写法语。当年组织内部的人收集了大量此人的资料,其中就包括他写给自己亲生姐姐的情书,以及闲暇时摘抄的情诗。优美的法语却用来表述这样令人作呕的话语,再想起房间地毯上满满的玫瑰花和鲜血,姜如蓝只觉得胃液一阵翻滚。即便是与达拉斯一样的贩毒者,也会对这个人充满恐惧的原因是,他不仅是个唯利是图的野心家,更是一个喜欢操控他人情绪的精神变态。他在布兰科郊区的一间别墅拥有超过400平的地下刑讯室。拷问背叛者和敌人,不仅是他用来威慑他人的手段,更是他平生几大嗜好之一。

姜如蓝强忍着作呕的欲望,从背包里掏出手机,划开屏幕,手机那端传来萧卓然的声音:“睡了吗?”

姜如蓝轻轻吐出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与平常无异:“还没。”

“在做什么?”

“刚在床上躺了会儿,准备洗澡呢。”姜如蓝打开水龙头,冰冷的水流滑过指尖,让她的情绪多少平复了一些,“你回酒店了?”

“嗯。我有些话跟你说,我去你的房间?”

抬眼的瞬间,又看到镜子上的红色字体,姜如蓝一边吸气一边说:“我都要睡了,是很重要的事吗?”姜如蓝知道他的房间在十五层,生怕这人说着就坐电梯上来,顿了顿又说:“还是我下去吧。”

说完这句话,姜如蓝直接挂断电话。撕了卷纸沾着水,飞快擦拭着镜子上的字迹,姜如蓝忍不住再度深呼吸,这个变态,红色的字体不是鲜血也不是油漆,他居然用了女人才会用的口红!

镜子好清理,地毯上的玫瑰花和鲜血就没那么好弄了。姜如蓝只能拨通前台电话,借口是朋友恶作剧弄脏了房间地毯,并且保证会彻底赔偿酒店清理甚至替换地毯,这才赶紧下了楼。

 

萧卓然换了一身休闲服,白色T恤凸显出这人宽肩窄腰的好身材,见到姜如蓝下来的时候还拎了包,不禁莞尔:“你这是打算今晚在我房间过夜?”

姜如蓝一开始还没明白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已经被人拉进房间。房门应声落锁,肩头被人以手掌缓缓摩挲,后背紧贴着冰凉的木质门板,面前是萧卓然朝她缓缓凑近的面庞。房间里灯火通明,她一直都知道面前这个人生得好看,在这样的光线里细细瞧着,只觉得他望着自己的目光似乎含着无限深情,唇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只是这样看着,就让人打从心底里觉得温暖。常人或许都怕他面无表情的模样,而她始终记得当初问起时,他解释的原因。上学时因为模样生得俊美,总是被高年级男生欺负,女孩子也总在背后对着他指指点点。其实长大之后就明白,无论是女生间的窃窃私语、偷偷关注,还是男生里的排挤和欺侮,爱慕也好、嫉妒也罢,都是出于对他样貌的另一种肯定。可那时的萧卓然还是个小小少年,从小又没有父母亲人教导,自然是不会明白这些的。直到二十几岁的年纪,他仍旧会因为旁人的注目而心生厌烦,并且毫不掩饰地把这种厌烦表现在脸上。所以他不笑、寡言,公事上总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甚至有时会故意做出皱眉或者痞笑的浪荡模样。在旁人看来无往不利的相貌优势,在这个人心里却是宁愿从没有过的沉重累赘。

萧卓然望着她微微勾起的嘴角,伸出食指抚了抚,问:“想到什么事了,这么好笑?”

姜如蓝抬手揽住他的肩膀,踮起脚,主动吻上他的唇:“没有。”如同清早曦光里鸟雀轻轻地啄食,姜如蓝亲了一下,又一下,不疾不徐地落下一个个的轻吻。

萧卓然原本扶着她肩膀的手向下移,揽住她的腰,手掌收紧,将她整个人带进怀里。平日里冷冰冰的男人此时难得有了点儿火气,将人搂得更紧,同时在她再次轻轻落吻的时候,狠狠亲了回去。

绵长,又火热。萧卓然的吻跟这人平时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无论是从前的放浪不羁,还是如今的持重谨慎,若是让旁人想象他吻人的姿态,总不会想到他会有这样温柔缠绵的心思,这样珍而重之的态度。姜如蓝也不是不惊讶的,从前这人亲人的时候总携带着一股子世界末日般的狠劲儿,欠缺技巧不说,又急又凶的样子十足要把人生吞了一般,每每都会把她吓得眼泪打转……才一年多不见,居然有了这么大长进?姜如蓝越想不对劲儿,越觉得不对劲儿越来气,她这一年多为他吃不好睡不好,他却在B市吃香喝辣招秘书,这种吻法,究竟是跟谁练出来的!

“嘶!”萧卓然松了唇,不用看都知道,嘴唇被这丫头咬破皮了,“你属猫的啊?”

姜如蓝歪着头靠在他肩膀上,气息不稳地回了句:“过去你也没少这么叫我……”

“叫你什么?”萧卓然挑起眉毛,略一弯身,就把人抱了起来,“小野猫?”

突然被人打横抱起来,出于保持平衡的本能,也会紧紧搂住对方的脖子。姜如蓝咬着唇有点儿懊恼,笑得跟只狐狸似的,是有多得意她主动搂他?

哪知道这人得了便宜还卖乖,行动上占了便宜,嘴上也不消停:“你这样子,是挺像猫的。平时看着不知道有多乖,其实主意大着呢,又爱勾人,又不好哄。”

作者有话说:嗯 看网络版这段的读者有福了,出书版达拉斯恋姊这段情节是被删改掉的,但我思虑良久,还是在网络版这里保留了。好与不好,将来大家翻阅纸书时,各有公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