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者江雪落
作者江雪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888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 Chapter11

(2014-03-23 19:13:01)
标签:

都市情缘

江雪落

警匪卧底

悬疑

雪落听风

分类: 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


姜如蓝整个人懵里懵懂的,还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就先点了点头。记忆里那个人好看的眉眼,与眼前人的五官轮廓,深深浅浅地印刻在一处,嵌入,吻合,可那神情却不是自己熟悉的。记忆中的那个人,会在面对千军万马时狂放不羁地挑眉,会在迫在眉睫的生死关头肆无忌惮地大笑,也会在看不见一丝希望的深夜里朝她浅浅地、安抚地笑,却唯独不会像现在这样,神情温和却也疏离,笑容得体却也虚伪,朝她翘起唇角讲话。这样想着,眼睫轻轻眨动,一滴泪就这样毫不设防地落了下来。

不光是姜如蓝,萧卓然也被她突然落泪的举动吓了一跳。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脸颊,又觉得以目前两人的关系,远不适合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萧卓然咳了一声,收回手,目光也看向别处:“你先去洗澡吧。我不走。”

眼泪落得太突兀,连姜如蓝本人都没有防备,脸颊也干干的,连擦眼泪的举动都可以省了。她僵硬地站起身,点点头,直到走进浴室,关好门,拧开水龙头,蓬头洒下的凉水激得她一个激灵,这才回过神来想自己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整整三年,一千多个日夜的朝夕相对,生死相随,两人最亲密的时刻也不过是激烈的亲吻之后相拥入眠。她原本就是个性格木讷又羞涩的人,而从前的魏徵臣的性格又是极端外放不羁,两个人在一起,感情互动方面,从来都不需要也用不着她主动。自然,她也从来没当着他的面讲过像刚刚那样主动的邀请。此时此刻被冷水一激,整个人渐渐清醒过来,姜如蓝的第一反应就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水温渐渐暖过来,澡洗了很久,思路也渐渐捋顺过来。人还有些蔫蔫的,站在镜子前,望向自己的双眼却莹亮晶润。从旁边的橱柜取出一方干净浴巾,又在头上罩了一块毛巾,姜如蓝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迈着细碎的步子,怯怯地走了出去。

 

客厅里,萧卓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空调的温度调得很高,即便刚从浴室里走出来,湿着头发,也不会觉得凉。见她只裹着一条浴巾出来,萧卓然也没有露出半分意外,端着水杯朝她摆了摆手:“去找件厚点儿的衣服披上,再过来喝水。”

姜如蓝原本也只是心存试探,真空上阵勾引男人的事,无论潜心修炼多久,到头来也不是她能做出来的。见对方坦然若君子,姜如蓝也便安心下来,踏踏实实去换了一身轻便衣裤,又回到萧卓然身边,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坐下来。

萧卓然却没有坐下:“时间不早了,你等头发干了,也早些睡吧。”

姜如蓝喝了两口水,在男人走到房间中央时,才不疾不徐地说了句:“萧总,您之前提的去H市出差的事,我想我能胜任。”

萧卓然扭头,有些讶异:“你确定?”

姜如蓝微微笑着:“我觉得就随行翻译这项工作,我能比罗妃做得更好。”

“不过你今天刚出院……”

“住了三天院,也休息够了。”姜如蓝的语气十足轻描淡写,“我这连食物中毒都算不上,就一过敏,没事的。”

萧卓然只犹豫了几秒钟:“好。”说话时看向她的目光中隐隐有锐利的光,“不过我会让罗妃做两手准备,如果到时你身体情况不允许,也不用勉强。”

姜如蓝对这个回答也不意外,干脆答应下来:“好。”

“早点儿休息吧。”萧卓然带上门的时候,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只朝着身后抬了抬手,算作告别:“晚安。”

姜如蓝望着水杯里的淡淡蜜色,口中温甜的蜂蜜味犹在萦绕,一如曾经的某个雨夜,也是这样深沉的夜色,窗外也是这样细密的雨丝。她当时全身湿透了,裹着一张毛毯蹲在椅子上,而那个浑身湿透的男人,连脸上的水渍都顾不得抹一把,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支竹筷,飞快搅动着杯里的水,而后将蜂蜜水送到她唇边,漆黑的眼瞳里闪耀着小孩子一般的得意,又透着一股成熟男人才有的霸道:“都喝光。”

她当时冷得连杯子都拿不稳,只能就着他的手把整杯水喝完。魏徵臣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他摸了摸她的发顶,手一指一旁的浴室,笑得有点儿坏:“水差不多烧好了,你先洗?”

她记得自己当时逃也似的冲进浴室,一个滚烫的热水澡彻底驱走了身体上的寒冷,可把水龙头拧上之后,她却彻底犯了愁。他们当时所在的地方是一间处在半山腰的别墅,基本处于半荒废状态,两个人对这处临时找到的基地都不算熟悉,更不知道主人家的卧室衣橱里是否有合适的衣裳。是的,他们俩当时简直狼狈透顶,洗完澡之后姜如蓝才发现,自己从里到外的衣服都被雨水淋个通透,外衣和裤子还被树枝划破了一些口子,又和着在河水中一路游泳过来的泥沙,即便有办法弄干,也没办法上身穿。

魏徵臣的听觉一向敏锐,浴室里的水声停了超过一分钟,也不见人出来,他很快便在外面问她:“怎么了?”

姜如蓝咬着唇,半晌才挤出几个字:“没有衣服。”

她的声音细小如同蚊呐,本来应该很难听清楚,可别墅里太静了,魏徵臣本身又是心细如发的人,前后一联想,很快就明白她当下的窘境,转身开始翻找卧室里的柜子。不一会儿工夫,姜如蓝就听他敲了两声门:“开门。”

门被人从里面推开,露出小小一道缝儿。

魏徵臣耐着性子说:“手伸出来。”

白皙的手掌颤颤地伸出来,手指和手臂的一些地方还有细小的擦伤,伴随着一声带着细微颤音的“谢谢”。

衣物握在手里,拿到眼前,姜如蓝才看清,这是一件男士衬衫。亚麻的料子,闻起来微微有些陈旧的味道。她还在犹豫,就听门外的人又说:“先凑合穿上。明天天亮了我去找下山的路。”

姜如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热蜂蜜水喝了,热水澡也洗了,而门外的人,从进屋的那一刻起,连头发都没顾得上擦一下。匆忙套上衬衫,扣子系到最上面的一颗,姜如蓝一手挡在胸前,另一手紧紧揪着领口,走出浴室就直奔之前放在椅子上的毛毯,头也不回地说:“你快冲澡吧,当心着凉。”

 

身后传来一声短促的轻笑,姜如蓝抓紧身上披着的毯子,跟只小鸵鸟一般蜷缩在椅子上,连头都不敢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