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虫子游戈
虫子游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43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逻辑语入门 第十五章 进行时,呼体,借词和等同关系 #lojban

(2012-09-16 11:26:40)
标签:

lojban

教育

逻辑语

人造语言

文化

分类: 逻辑语lojban

第十五章 进行时,呼体,借词和等同关系

看到标题,我们就知道这一章是许多问题的综合,上面的四个主题在逻辑语中都是相当重要的,进行时(aspect)是一种特殊的时态,呼体(vocatives)是一种特别的态度词,而借词(loan words是一种向逻辑语引入新词的方法,但这并不同于合成词,最后的等同关系(equalities)selbri中的一种。

进行时(aspect)

我们已经学习过基本的时态词了,知道怎样标记自己的时间和空间中的点,但事实上每一个事件都是具有一定的延续性的,即有开始,过程和终点,所以下面这三个句子含义有很大的不同:

1、  他打算做他的家庭作业了吗?

2、  他正在做他的家庭作业了吗?

3、  他已经做完了他的家庭作业了吗?

做作业这个事件就是一个延续性事件,逻辑语使用属于ZAhO系列的cmavo来标记进行时,而它的使用方法和时态词一样。当需要同时用到时态词和进行时时,将时态词放在进行时之前。基本的进行时有三个:pu’o(在开始之前),ca’o(在事件进行之中),ba’o(在完成之后),当然,这和时态词pucaba自然是有一定的关系的,要是你把’o看作代指所要描述的事件,你就很快能记住这几个词。

下面举例说明:

mi ba’o tavla le mikce

我已经同这个医生交谈过了。

 

mi ca’o tavla le mikce

我正同这个医生交谈。

 

mi pu’o tavla le mikce

我将要同这个医生交谈。

 

mi pu pu’o tavla le mikce

我原来本要同这个医生交谈。

 

mi ba ba’o tavla le mikce

我将要和这个医生交谈完毕。

 

mi pu ba’o tavla le mikce

我过去就已经同这个医生谈过了。

 

mi pu ca’o tavla le mikce

我当时正和这个医生交谈。

 

这个时候如果你画一条时间线,并把我们的pu’o,ca’oba’o标记其上,你会发现这个时间线还有两个点是空出来的,即恰好开始和恰好结束的点:co’amo’u,而逻辑语还提供了一个词co’u表示中途但尚未完成的某个时刻。

例:mi co’a tcidu le cukta 我恰好开始看这本书。

mi co’u klama la tcendus. la nandjin. 我正在由南京去成都的途中。

 

当然,你也可以使用selbri来表达这样的含义,这三个含义的词分别是cfarimulnosisti,但使用进行时能够让你的表达更加简洁一点。

而逻辑语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进行时,但我们通常很少使用,如果你要了解,可查阅The Complete Lojban Language第十章

 

呼体(vocatives

当你用名字来呼唤一个人时,你可能需要指出的是你和某个团体中的某人谈话,我们已经知道可以使用doi,同时略去冠词la,那么“休士顿,我们有麻烦了。”可以这样:

doi xustyn. mi’a se nabmi

(这里请无视我们可能通过标记一个城市来跟这个城市中的一个人谈话,当然,这确实造成一点轻微的“不合逻辑”)

通常我们叫某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是为了让他的注意力转到我们需要的方向上来,或者提醒对方重点来了,或者告别什么的……

逻辑语对于各种使用的情况有着明确的界定,不同情况下使用不同的词。

逻辑语中有COI系列专门用作呼格词的,他们的使用方法很简单,在其后加上名字即可。

事实上这个系列的一些词我们已经接触过了:

mi’e 用于自我介绍,这也是唯一一个在其后面添加说话人自己的名字的呼体词,如mi’e dacon. 我是大雄。

coi 用于问候,可译为你好,早上好,给你请安了……反正就是问候啦。

co’o 再见。一些逻辑语者喜欢在电子邮件的末尾加上co’omi’e dacon. ,翻译过来就是“拜拜,我是大雄。”

 

其它还有一些我们不大常用的词:

1、                  两个和coi意义相近的词ju’ifi’iju’i 用来提醒某人注意,含有“嘿,我在这里。”的含义。而 fi’i则会表现出你的好客和热情,“欢迎,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

2、                  je’e用于对讲机等设备时相当于“收到!”而在日常对话中则相当于“是的,我知道了。”用来表示你已经接收到了信息。而如果你没有收到信息,你可以说je’enai,“抱歉,请你再说一次。”

3、                  如果你没有听清别人跟你说了什么而想要他把刚说过话再重复一遍,说ke’o

4、                  be’e表达说话者希望得到信息,“Hello,这里有人吗?”

5、                  re’i “我准备好了,你说吧。”暗示自己已经准备好接受信息了。

6、                  mu’o “该你说了。”表示该换另一个人说话。用于对讲机时,可以是“——001,你在哪里,over。——002,我在楼下,over。”里面的over

7、                  如果现在没轮到你说话的时候,或者你冒昧地想要打断别人,可以说ta’a,但可能会惹人不高兴。

8、                  nu’e是给出一个承诺。

9、                  pe’u是给出一个要求,跟态度词里的.e’o比较类似。

10、               vi’o “好的,我会的。”在收到别人的请求时表达许可。

11、               ki’e 谢谢。如果不想表示感谢,用je’e即可。

12、               fe’o 结束对话。

呼格词后面可以跟名字,sumtiselbri,跟名字时在名字之前需要有一个明显的停顿,以免将呼格词也混入名字之中。后面跟sumtiselbri时(如:co’o le mensico’o mensi 拜拜,姐姐),可以暗示说话人与其说话对象的关系。

通常当呼格词后面跟着其他词的时候,我们不使用终止子,但如果我们单独使用它,就需要终止子以隔离呼格词与其后面的内容,呼格词的终止子是do’u

如:coi do’u la suzyn. la ranjit. puzi cliva 你好!Susan 刚离开了Ranjeet

coi la suzyn. la ranjit. puzi cliva 你好苏珊!Ranjeet刚离开了。

 

借词(loan words

我们前面已经简单接触过合成词lujvo,合成词是向逻辑语引入新词,准确的说引入新的brivla的主要方法。而brivla的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作为selbri (详见The Complete Lojban Language12章),当你要使用的词是一个动词性的词,我建议你使用lujvo,而不是借词。

但总有些时候我们需要引入外来词汇(fu’ivla),这时我们需要的词主要是用来描述一些很特别或者具有很强的文化偏向的词。比如说你怎么用逻辑语称呼麻婆豆腐?

而在我们学习逻辑语借词的方法之前,我们先看看逻辑语借词可能面临的麻烦。逻辑语里面的原生词具有很强的格式性,所以你要注意当你向其中引入新词时,一定要注意避免让人理解为另一个意思。比如如果我要把Esperanto这个词引入到逻辑语中,可能会是.esperanto,它就可能被理解为.e speranto,“和 结婚—软的”。(当然,软实际上是ranti,但我想你已经了解我要说的是什么:引入新词时一定不要让人产生误解。)

 

通常我们推荐的引入方法是将引入词和其有联系的gismu拼在一起:把gismu放在引入部分之前,同时略去gismu最后一个字母,在略去了最后一个字母的gismu和其后的引入词之间加上一个r,如果已经有一个r了,则加上一个n。这个gismu的作用就是提醒从未接触了这个引入词的人能够猜出这个词的大概意思。这种方法是很容易掌握的,而且由于gismu和引入词连接处有明确的多个辅音,你就不会对这里的连接产生误解,但仍然需要注意的是引入词必须是以辅音开头原因结尾的词(辅音结尾的词被用来作为名字)。

如果我们要引入的词是以元音开头的,我们需要在其前面加上一个辅音,而这个辅音在逻辑语中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比较常用的是xn;同样,对于辅音结尾的词我们也没有一个标准,通常的做法是直接重复其上一个元音。如England(英格兰)————gugdrninglanda   (gugde国家)

现在让我们一步一步地实践一个:咖喱(curry):

1、  咖喱是一种食物,选择食物cidja,去掉末尾元音a,有cidj

2、  将咖喱(curry)逻辑语化:kari,注意辅音开头,元音结束。

3、  将它们连接起来,同时不要忘记了加r在它们之间:cidjrkari

 

借词目前很少使用,而且直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一个用于查询借词的词典,主要的原因就是借词本来就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而这件事麻烦的原因就是需要面临的问题相当多,比如对同一个事物我们应该从什么语言里借词,有时甚至对于同一个事物同一个语言里也有相当多的说法,想一下汉语的各大方言就知道了。目前最为国际化的问题就是科学上的借词,比如各种各样的动植物的名称,目前国际上比较流行的是林奈式动植物分类法(Linnaean System),但至少我是对此没什么印象的,所以在借词方面逻辑语还尚有待开发的领域。

 

而对于一些广为人知的事物,我们倒是可以不用在其前面添加gismu以标记,比如The Complete Lojban Language 建议的智利(Chile)的逻辑形式是tci’ile而不是gugdrtcile,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样做,所以现在并不常见这种方式。

 

等同关系(equalities)

很可能你疑惑过逻辑语里面的“是”是什么?

简单地说:逻辑语里面没有“是”。

我们已经知道逻辑语的句子依据一定的逻辑关系建立,那么事实上的“是”已经暗含在了句子中,如mi mlatu我是猫,mlatu本身就已经包含“是”的含义在其中。

但有时候我们又需要用到“是”呢?“你是谁?”

逻辑语提供了三个“是”,它们有各自不同的专业方向。

 

第一个是meme的使用方法是在其后加上sumti,和这个sumti一起变成一个selbri,意思就是“……是……”,如 do me la nic. 你是尼克。

因为le mi ci mensi是“我的三个姐妹”,la renas. me le mi ci mensi则是“Rena是我三个姐妹中的一个。”所以在这里me的意思是“……是……其中的一个”

 

第二个是dudu相当于一个等号,它本身具有selbri的性质,不是和气候的sumti一起运作的(对比me)。由它连接的所有的sumti都等价的,do du la nic.这是“你是尼克”的另一种说法。

du不能表示“……是……其中的一个”的意思,所以你不能说la renas. du le mi ci mensiRena是我的三个姐妹?但你却可以说mi du lo prenu,逻辑语中lo prenu不具有单复数的差别,如果在这里你把它理解为“我是人中的一个”,那么这里也具有“……是……其中的一个”的含义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事实上du相当于数学中的等号,mi du lo prenu的意思是“(存在至少一个)人是我”,这句话自然没错;但绕了半天,还不如直接说mi prenu来得简洁明了。

 

第三个po’upo’u和前两个有着明显的区别,po’u不能作为selbri使用,它的用法和我们学过的pepo的用法相同,而不同点在于po’u连接的两个sumti的含义是一样的。

例:la suzyn. po’u le pendo be la jan. vi zvati 苏珊,也就是张的朋友,在这里。

po’u属于GOI系列,和这个系列的pe\po\po’e一样,po’u有一个非约束性的版本:no’u,所以如果我说苏珊是张的朋友,而没有区别你所认识的很多的张,我应该使用no’u而不是po’u。你可以把no’u 理解为noi du,而把po’u理解为poi du

no’upo’u在逻辑语中常被用来作为解释性的定语使用:

la suzyn. penmi le melbi nanmu ku no’u la jan.

苏珊遇见了名字叫做张的帅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