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寿    字    画

(2012-10-18 06:49:20)
标签:

杂谈

分类: 乐杂谈

寿 <wbr> <wbr> <wbr> <wbr>字 <wbr> <wbr> <wbr> <wbr>画

    姑姑画了一幅“寿”字画,送予我母亲,并亲手挂在大屋墙上。那日是大妹

在妈那里,她在姑姑走后把画摘下存放了起来。老妈没有了从前那样的记忆力,

过去无论见到我们姐妹中的谁,都要事无巨细地念叨一番,现在很好忘事,耄耋

之人了嘛!故此我并不知有此一事,还是与姑姑电话交谈后方知。

    赶紧向大妹问询,她告我:“老姑的画非常漂亮,原挂在大屋,咱妈是习惯

睡小屋的,我去了睡大屋,你说这画挂在那儿,我何以承受得起。一时又拿不准

挂哪儿合适,就小心地把画卷起包裹好放起来了!”

    我拿出了画,展开观览,裱饰喜庆的画卷,鲜媚的寿字雍容大气地叫我眼前

一亮。正巧,远道而来看望我母亲的老姨、姨夫也在,他们更是赞不绝口!

    由牡丹花与叶簇成的“寿”字,别具一格的风雅。细细金边勾勒的牡丹花栩

栩如真,有的恣意盛开、有的含嗔带羞,整组画面不燥、不温,姹紫嫣红,满园

春色!

    我知道这是她们姑嫂之间多年的情意与祝福。当年妈妈进婆家门时,姑姑还

是孩童,但她老记着妈妈那时的劳作,我老爸虽走了多年,姑姑还是总惦念着我

的老妈妈,经常提着大包小包前来看望,更把“老嫂比母”挂在嘴边。我的老妈

也总对她夸赞不已:说她的善、说她的勤、说她的灵巧与周到。

    托着这情深意重的画卷,我满单元地转悠,找寻着合适的地方,真不想让它

默默地“猫”在某一隅,要时时展现它的美!终于决定就把它挂在妈的小屋,既

太阳直晒不到;厨房的污尘又飘忽不进,还总陪伴着妈妈。于是由老姨夫掌锤,

一锤订钉,把“寿”高挂在妈呆习惯了的小屋内床头的墙上。

    挂好后,请老娘来看。老娘拍着枕头问我:“我还睡在这儿么?碍这画儿的

事吗?”

    我说:“这是老姑特意画给您的,所以就让它守着您,您平时怎样就还怎样

,只是看着它喜欢;高兴就行!”

    老妈实实地“噢、噢”着,缓缓地说:“我怕不注意时抬手,碰到它呢。”

   寿 <wbr> <wbr> <wbr> <wbr>字 <wbr> <wbr> <wbr> <wbr>画

寿 <wbr> <wbr> <wbr> <wbr>字 <wbr> <wbr> <wbr> <wbr>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