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迪夫_新诗网络
迪夫_新诗网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327
  • 关注人气:1,8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一定是刀刃的样子(组诗7首)

(2017-02-24 13:57:23)
分类: 组诗专辑

风一定是刀刃的样子组诗7首

 

 

 

 

 

《落叶》

 

在巴基斯坦国沙漠边缘

有一片树林

她的上空总有些雨

她的腹地

是干净的砂砾

 

今天我不得不留在林子中了

经年的落叶

把我淹没

我陷入无底的软里

因为软,我的双腿无法跨越

 

一种属于沙漠的鼠类,拖着彩色的尾巴

从我身边跳过

巨型蚂蚁发现了我

它们放下叶子

准备搬我

 

雨丝丝地从枝叶间落下

更显这冬日阳光的灿烂

我不知道前方是否有更深厚的落叶区

我用上半身

抱紧一棵树

 

走出这片林子

夕阳如血

也许那儿仍在下雨

一只飞过来吱吱叫的绿色小鸟

用红唇衔着一截树枝

不,那是故亡人的一根细骨

 

 

 

 

《风一定是刀刃的样子》

 

风有喉部。多少个喉舌才会有如此动静?

风的舌头好长,

牙齿尖。

 

风一定是刀刃的样子。

谈起风,人们都阴沉着脸。

你站着或躺着,把自己用小木屋包裹,仍不能拒绝如此命运:

让风抚摸,雕刻,切割,谩骂,摁倒

却不能发一言。

 

 

 

《油菜花》

 

受孕的腹部

流淌着蛋黄与蛋清交融的颜色

 

天色暗下来

灯盏渐明

 

傍晚的风传来植物根部的心跳

被一群诗人偷听

 

诗人们通体金色的火焰

怎么扑打,也不见烟尘

 

 

 

 

《企图》

 

小闹钟,步伐轻盈,原地走

它的去向不明

窗外,烤红薯的老头,烫手货按原价出售

还是这个女人,从门前走过

脖上丝巾的花朵,没见变色

阳光移过我的桌子,银币纷呈

与昨天的一样多

唉,是谁使我体内刮风?

一首关于“在寂静中漏音”的诗,让我听见

窗外的雷声,有人在奔跑

老头,女人,站在我屋内躲雨

他们很像一对亲人

但来历不清

 

 

 

《卷心菜》

 

叶子,纸帛般

把自己卷起。

少妇用手指轻轻揭开,

像劝慰一个自闭的女人。

越劝,她抱得越紧。

少妇叹了口气,加快节奏,

把外层的烂叶扔掉后

向里抠,一页页

碎片,溅出些水份。

她的儿子在等看一颗绿色或透明的心。

……除了越白,越脆,越嫩,越细的

叶子,什么都没有

——少妇沉默不语,满面感动:

再苦再丑再脏的女人

她的身体深处

也会有一小块洁白,温润,欢愉,与晶莹

 

 

 

《我常被流水的乐声感动》

 

流过石头间,和我指头间的水

发出不同的声响

快乐的水声,以及呻吟

从乐感上无从分别。被石头磨尖了的高音

出现在血色的天光里,依旧是欢呼

把天空倒腾得更空。

今天月色朦胧,石头游动起来

树影默认了破碎,而水

一滴一滴从某个高处

下坠——它的绝决,砸出千古一问:

源自哪里?

复归何处?

 

阳光给我们指引。永远的婴儿,一路啼哭

滞留在石缝和草垛间的水

很快老去

 

 

 

《我选择安静》

 

为何如此喧嚣,这世界

太多喉舌

 

你们这些红唇白牙,你们这些碎纸机的额头

一边叙述历史

一边掩埋故事

 

你们这些伸向苍穹的手

搅得行云如一团浊雾,飞鸟的歌声

受到干预

 

我的舌头仍在。这是昨天的舌头

它绵软如初。它静躺如浅睡的少女

不谙世事

 

水中的锦鲤,是色彩最艳的一个尖叫

它翻身飞跃,穿越溪潭

像惊叹号

 

蚂蚁上树。抖落一身尘埃,于最高处

把抡圆的拳头

挥向天际

 

我仍选择安静。我的周围,满是废弃的

舌头,喉管与牙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卸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卸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