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晖姐-
晓晖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120
  • 关注人气: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人的离开

(2014-11-23 20:51:07)
标签:

情感

        下午在家写稿子,写到两点多瞄一眼新浪微博,就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条消息:11月23日消息,上海证券交易所纪检监察办公室副主任陈戟于周五晚十一点因胰腺癌过世,年仅44岁。不少人都纷纷表示惋惜,称赞他“人很好”“没有领导架子”。

       看到这个消息,我真是无比难过,一整个下午都心情低落。我几乎是来上海工作后的第一天就认识陈戟了。印象里他生于1971年,人很白净,长相显年轻,对谁都笑嘻嘻的,但我觉得他骨子里是有傲气的。

        2001年7月我来到上海,在某大厦一呆就是13年,上交所就在我们隔壁楼,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老竹是陈戟的好朋友,他几乎天天都到我们办公室来晃悠一下,和老竹聊聊天,抽抽烟,那时我们办公室还有个长得很像郑秀文的上海小姑娘,他也会时不时跟她开开玩笑。当时我的工作是网上路演,老竹是我的搭档,我主持,他负责技术工作、摄像。他们都是典型的上海男人,颇有些小资范儿,据说老竹每个周六的早上都要到南京路上的一家老字号咖啡馆去吃吃咖啡。

        后来我不再做路演主持,长得像郑秀文的小姑娘也离开了。我重操旧业又做了记者,认识了陈戟的太太,他太太也是我们同行,是个很能干的女人,对陈戟一直很崇拜,每次提起都是一脸甜蜜地说,我家陈戟如何如何。他们结婚多年,有一个出色的儿子,在上初中。

       陈戟很有才华,早年做过媒体,后来做了多年上交所的新闻发言人。多年前我还看过他在网上写的小说《资本为王》,当时没有写完,不知道现在写完没有。那个小说写得真不错,可能他是市场知情人士,有些东西不太方便写,没写下去也有这方面的顾虑吧?

       我和陈戟私交很少,并不是最有资格写怀念文章的人,可还是很想写几句。去年听说他生病,特别震惊,后来又听说可能是误诊,就很希望是真的,希望他能好起来。那么年轻的一个人,怎么能遭遇这么残酷的人生呢?可是,病魔无情,他还是早早地离开了。他是家中独子,亲欲养而子何在。他的独子只有14岁,子欲养而亲何在。真是人间至痛的事情。

       以前是每次回家,都会听老爸老妈唠叨他们那些老伙伴们,谁谁谁走了,谁谁谁病了。现在,我和老公两个中年人,早上听他说昨天探望病重的同学,渐冻症,9月确诊,现在已经连矿泉水瓶都打不开。下午我看到微博上的消息,又和他唠叨半天陈戟去世了,多么多么可惜。

       和老年人总是在生病和死去不同,中年人还可以继续拼搏,一边是谁谁谁死了,一边是谁谁谁又生了个孩子,每个人的生命力都是不同的,中年真是一个分水岭。我觉得我作为一个中年妇女,不贪生,但怕死,总觉得还有好多未尽的责任,父母年纪大了,得照顾他们的晚年,孩子尚小,得抚养她长大成人,真是生不得,死不得。

        我一向爱说自己是个颓废的女人,一路随波逐流地走到中年,很少为自己积极争取一些什么。如果说年轻的时候还有些心高气傲,这些年硬生生给培养出了乙方心态,总想着能做点什么让别人高兴,别人对自己好一点会很不安,虽然在网上有些毒舌,生活中真是越来越谦卑。这些年来,断断续续也写了三两本书,生了个孩子,攒下点钱,想想也能心安,没有枉活这四十多年。

        这个无常的世界,我怎么也参不透,只能心生敬畏。

        到了中年,深感自己的精力有限,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有些事情是自己喜欢做的,那就先做这些。对于那些不是很必要也不是很喜欢去做的事情,一定要学会果断放弃。

        生命这么脆弱,生死都是一眨眼的事情。能做的事情一定要抓紧,能舍的东西千万别贪恋。

        仅以此文,悼念那些早逝的同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