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子的博客
浦子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316
  • 关注人气:2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天《宁波日报》长文赞扬企业家葛文君回乡创业

(2019-11-12 13:02:54)
今天《宁波日报》长文赞扬企业家葛文君回乡创业

飘香的山背山

浦 子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将车开上浙东宁海胡陈乡的山背山。

他在那里迎接我,辛苦了,辛苦了。我说不辛苦,一边却下意识低头弯腰查看车子底盘,有没有被山路上的坑坑洼洼擦伤了擦破了。

路面是泥和沙石;路窄,仅仅只能通过一辆车;凸凹不平,车子如船一般在风浪中行驶;转弯,急转弯,只有电影场面上见过;好几条岔路口,给我带路的乡政府通讯员小王也不识得,只好打电话问询。

我前所未有的驾车历险。恐惧,恐惧。车转一个湾,就变一个不同的恐惧。可是,路上的风光抵消了我的恐惧。

其实,车转一个湾,就变不同的风景。山脚的田上,是秋天成熟的晚稻。有农人在那里收割,从稻穗的饱满度来看,稻子丰收了。一进入山道,路两边就是些不知名的山花,在那里招摇着如稻谷一样的颜色。很快,一丛丛的灌木丛,在车前来回跳跃变化它们的身姿,一些山鸟直到很近的时候,才倏起飞起来,飞到另一个灌木丛里。转过一个山湾,一嘟噜一嘟噜金黄色的东西挂满了车窗玻璃。驶近了才知那是成熟的桔子。然后,好多路驶过,全是桔子香,忽忽地从车窗里灌进来。

花山,果山,我说得有些卖弄,简称花果山。

我,可做不了齐天大圣,他笑笑说。

可他,确实改变了这座山。他叫葛文君,被当地人称为乡贤,也就是在外创业小有成就然后回乡创业,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的人。这是乡长严义靖后来告诉我的。

看着远近四周皆桔子,那种金黄色烘托的情景,我感怀不已。

好美。

我小时看到也美,他说着,一边沉浸在以往的美好中。

他小的时候是文革后期,村民都是生产队社员。看着田里稻谷也丰收了的,但仍然填不饱肚子。这座山就成了很多村民的自留地。山上角角落落稍平整的地方,都种满了番薯、芋艿。他小时候经常从陡峭的山间小路,爬上村边这座小山,在这里拔番薯草,给芋艿洋芋施肥。番薯一个个圆滚滚的好大,芋艿煮熟了特别的粉糯可口,洋芋一个个香喷喷的好吃。村民都知道,这座山是祖宗交下来的无价之宝,土厚且肥,就算是种一截竹杆,明年春天也能长出笋来。他听父母说,在困难时期,村民偷偷在这里种的东西,救了好多人的命。村民都说这是菩萨送来的救命宝山。呵呵,那些难忘的日子,都与这座山有关。

文革后,兴起种茶。哗地,这一大块山地上,长起了绿油油十分可爱的茶蓬。本来是集体的茶山,后来承包给村民个人经营。那些如花蝴蝶一般的采花姑娘哦,那些连飞过的鸟翅膀都染上的炒茶香,与山上绿油油的茶蓬一起,好养眼,养肺。

忽然地,村里的人纷纷走出了山村去了远方大城市。他也是这个时候随着打工大军走出去的。那时他18岁,本来可以成为这块茶地的好茶农。他在远方的城市里听说,这块山地被分到一家一户,山上的茶叶不知什么原因,无人经营,那些不修剪不采摘的茶叶,很快荒芜。

再后来,家乡兴起栽种果子热。水蜜桃,桔子,这座山很快变成果园。产果后也兴旺了好几年,只是衰落也快。据说滞销,原因是果品落后,一家一户的果农没有更新换代的能力。

离家乡远了,就想,连梦里也想,山背山时不时耸在梦境里。2010年时,这个梦越来越浓。恰巧,乡政府开始重视乡贤,并用各种方式,包括优惠政策,招唤四方游子回乡创业。他回忆说,当时十分激动,犹如原本心中的涌动,突然被乡政府的乡贤东风吹成了浪花。2012年与2014年,分两次他回乡以土地流转形式一举承包了这座山的大部分面积。

忽然有一天,这块山地轰轰响起来。这是挖掘机的声音。挖掘机先是挖通了上山的路,再从另一方向挖了一条下山的路,铺上了石渣。就是我驾车上山的那一条,虽然急转弯多了些,可是能通汽车。挖掘机最多的时候,多至四台。轰响声音更是激烈异常,整座山都仿佛颤动起来。挖掘机中的多数来自他在城市的项目工地,驾驶员和修理技师,包括施工员,都是他公司的雇员。他们的机械手挖具就仿佛是他延长了的手臂,似乎在彻底消除过去山上的痕迹:废弃的番薯地芋艿地洋芋地、衰败至极的茶叶蓬、树龄不大却显衰老的桃树桔树,包括无用的灌木和荊棘,独留一些有些岁月的树木仍然在那里坚守岁月。后来苗木成活了,这一片望不到边的山地,他花巨款全部装上滴灌装置。

村民傻了。这哪是栽果树?这哪是做农民?他们比划着手中当年掘山土山石时变钝缺了的山锄,还有在磨刀石上不知磨了多少遍依然锋利的砍刀,呵呵,这些当年在山上发威发力的器具,在他们那里,连当一根牙签也不配。

得栽种果苗了。先是一百多亩香榧,再是五百多亩桔子,包括后期的嫁接、剪枝、施肥、喷药,村民知道这里的薪酬高,再说是从小从这里长大的他,虽然算出赚了些钱,可在他们眼里,依然是嫩牙儿。报名,给我报一个。有人直接叫他的名字,直说,我明天上山干活。

他笑笑,叫着叔叔伯伯同辈人的名字,先报到先上山。第二天上山时,大家都背着常用家什农具。到了山上,不让上工,让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高级果蔬栽培农艺师给大家上课。连续三天上课。第三天末,考试合格的留下,不合格的也发三天误工费让回家。嗤!有人当场还钱,说,自古来不干活不要钱。有人劝他,上了三天课呢。哼,你要你拿,这人扔了钱就走人。别人都走了,这人后来果子采摘时被招来当作仓库保管员。

现场操作时,获准的村民跃跃欲试。慢,一边的农艺师说着亲手示范了一下,再手把手教导。特别是甘桔里的“红美人”,不仅价位高,商品价格在普通甘桔的20几倍,也如它的名字一般,娇滴滴的,很难侍候。怕冷,一般在闺房式的温室里,但限于巨量投资不足,眼下只有10亩的大棚,250亩的她在大自然中,所以,时不时发“小姐脾气”;成熟时,有一股诱惑巨大的香气,就算是人类也无法抗拒,就不能怪这些可怜的虫子集而噬之哦。更怪的是,这些村民以往积累的桔类嫁接、剪枝等技术,竟然是反着来的。这让他们傻了眼。哈,不,他让高级农艺师领着大家,竟然一一化解了。只是短短的几年过去,挂果产出,今年由良甘桔10万斤,红美人30万斤,明年山上的桔类产值翻番。前期投入达1600万元,后期投入更大。

接下来的事,村里人更不能理解了。公司化运作,为的是现代化管理;果树的更新换代,为的是一直走在水果的中高端;拓展市场,注册商标,是为了突出品牌效应;还有山上的路、游步道、旅游厕所、排水沟、停车场、标志标识、监控、广告等设施,是瞄准休闲农业的目标不放松。对了,合适的时候,装上5G,让这里成为智能果园。

请问,你是农民吗?让山背山全然变了样,连见多识广的我,也问。

他露了一个农民式的微笑,我,咋不是?我是吃着这里的番薯芋艿长大的,地地道道山背山的儿子,是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