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在陋巷
在陋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2,195
  • 关注人气:1,1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烧炕

(2010-10-21 07:51:08)
标签:

往事

分类: 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烧  

 

    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是千百年来中国北方农民的梦中企盼,是他们孜孜以求的小康社会。热炕头,是家的象征。窗外雪花飞舞,室内温暖如春,如果大马勺能再一尥蹶子,小酒盅一捏,想起来都觉着暖和、舒坦。有了这些,小日子别提有多滋润,啥也别说了,给个县长也不换哪。 

    北大荒的十月中旬以后,“霜降”将至,气温骤变,白雪皑皑,天寒地冻,再傻小子睡凉炕 —— 全凭火力壮,不好使了,必须得天天烧炕了。

    刚到农场的最初几年,南方来的上海知青别说烧炕,连炕也没有见过,也不会烧炕。有知青往家写信,说我们睡“坑”;上海父母边看信边掉泪:孩子睡“坑”里,这可咋整?

烧炕

 

烧炕

    我觉得烧炕最好的燃料是豆秸,一点就着,噼里啪啦,火特别旺,还特别“硬”,烧一会儿炕就热乎了。要不然,咋会有“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之感叹?豆秸烧起来真有一股“急”劲儿。

    苞米秸、苞米叶子和麦秸烧炕都赶不上豆秸,就好比“白菜叶子卷烟 —— 没多大劲儿”,烧了半天,凉炕也没个热乎气儿,烧炕的人还“紧划拉”,忙乎得够呛。

    与豆秸有得一拼的烧炕的材料是“柈子”,事先得劈好。“柈子”烧起来时间长,省事儿,炕还热得快。

    烧炕是一项技术活。小时候我在家专职负责生煤球炉(后来改为煤饼,北方叫蜂窝煤),父亲每月给我 1 元钱零花钱,乐得我屁颠屁颠的,所以我知道一些“人要实、火要虚”的道理。如果是烧“柈子”,得先找两张废纸点着,干苞米叶、小树枝、细“柈子”等慢慢加上,火着了,最后上粗“柈子”。

    当时知青十八九岁、二十来岁,都是急性子、愣头青、猛张飞,没那个耐性。不少人先把“柈子”在炕里架好,淋上柴油,废纸点着了往炕里一扔,“轰”的一声就着了。“威虎厅”里弥漫着难闻的柴油味。

    热炕是北方抵御严寒的生存技能,睡热炕也是一种享受。有时候烧炕时间太短,半夜就凉了,早上冻得起不来,当地干部催促出工,会过来问:

    “咋的啦?和炕冻一起啦?”

    倒没和炕冻在一起,还能动,知青只得丝丝哈哈的起“炕”,出工干活。

    

                                                 写于 2010.10.21   后天“霜降”


说明:

     1、特别鸣谢:文中照片由荒友“三四郎”提供;

     2、照片中景物是原“大院”,劳改犯迁走后改作知青宿舍。照片前景辘轳架是“大院”里的一口井,后面有两栋房子,我曾经在东面的那栋房子里住过好长一段时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