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年09月22日

(2013-09-22 14:34:36)
分类: 随笔杂谈

满月记

分娩

8月21日晚,女儿觉得要去医院了。(遵医嘱,阵痛十分钟内二次,每次三十秒以上。)我们早早吃过晚饭,拿上早已准备好的住院要带的东西打车去十院,挂了急诊直奔产房。检查后,医生说可以留下待产,也可以先回家。凭他们的经验,像我女儿这样的初产妇,最快也得到次日凌晨才会生产。我们选择回家。

我和女婿一夜安睡,女儿却因阵痛彻夜未合眼,捱到天光亮了,她把我们叫醒,再往医院赶。此时的她阵痛更频繁了,力度也加强,从医院门口到产房这么点路,她是走几步停一歇。好几位中、老年妇女路过,看到我女儿的痛苦状,一个个对我颔首微笑。生孩子是喜事,都是做母亲的,谁个没经历过那难忍的肚痛?笑意尽在不言中。

产房和手术室差不多,那扇大门总是紧闭着的。产妇进了产房,就将独自面对分娩那既幸福又痛苦的过程,家属只得怀着焦急却又无法分担的心情被隔在门外边。总算还好,彼此能用手机通话,外面的人能知道产妇的需求和分娩进程,里面的人能得到亲人的鼓励和安慰,这是现代科技带来的便利,比我们生孩子那时进步不少。

不多一会儿,医生打开门找我们,说为胎儿好,可能要做破膜穿刺,让家属签字。现在的医生怕担风险怕到这个份上,怎么连破羊水都要家属签字了?

产房门外永远是热闹的,产妇倒底不是病人,等候中的家属,许多做丈夫的,边等边勾着头玩手机打电脑消遣时间,年长一辈的,自有谈不完的儿子女儿经。

下午一点不到,有位女医生让我们再去买些隔水垫,我忙问女儿的情况。那位女医生说,宫口已开到七、八指,再过二个小时应该可以生了。听此话,我松了一口气,感激不尽。

二个多小时很快过去,我们再听不到任何消息。我忍耐不住,打手机给女儿了,她正痛得在大口喘气,回说马上要生了,不多说。没办法,只得耐下心来继续等。又近二个小时过去,和那位女医生说得时间相差太多了,还没有消息,不免有点揪心。宫口开到七、八指后婴儿的头卡在宫口出不来这种事也是听说过的。虽着急,却不敢再打电话干扰女儿。

产房的门又打开了,一位男医生有事找其他家属,我忙凑上前,得空问他我女儿的情况。“现在开到五、六指了,今天总会生的。”态度不错,但我听后却犯糊涂了。事后才知道,前后两位医生的话都没错,女儿的宫口开到七、八指的时候,医生破膜,羊水流出后宫口回缩到五指,但宫缩的力度增强了,这也是医生所以要破膜的原因之一。当然,医生不可能把前因后果都详细说给家属听的。

因为我搞不清状况,见医生往里走,再想抓紧问几句,这时女婿插话了,向医生说我们要留胎盘。中医拿胎盘作药,民间说大补,有人熬着吃,有人晒干研粉吃。不知谁托亲家母要胎盘,女婿念念不忘他母亲的嘱托,本无可非议,但在这焦急关头,他先不问清老婆当时的状况,却急着说胎盘的事,我不免有点生气。也是事后知道,女儿一入产房就让她填表格,须知项123,选择项abc,其中就有是否要留胎盘的选择。医院自有其一套成熟完善的运作规章和流程。

到五点,一位护士有事出来,我又忙上前去问情况,“哦,已经生了,等会儿会出来报告的。”心中压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见她忙,也不再问她别的,做人要识相。

果然没多久,有人开产房门叫我们了,向我们报告,是个男孩,四点五十分出生的,重3150克,母子平安。女儿和我都是想要个女孩的,但是男是女无法选择。我的一位朋友这样说,我们都是女儿,现在领外孙,隔花带带,也蛮好的。是这样,无论男女,一样开心。

孩子出生的日子选得极好。8月22日,星期四,农历7月16,都逢双。如果提前一天生,农历7月15,盂兰盆节,也就是俗称的鬼节,迷信点的就说这一天出生不灵光的。那么如果延后一天,星座就改变了,狮子座变成了处女座。男孩子嘛,命相是处女座,听上去可有点别扭哦。孩子的生日比他妈妈大了六天,他妈妈的生日好像处在弱势了,女儿说以后就没我的生日了。我说不会呀,从此两个人的生日就放在一起过呗。

十院八楼的产房,专接想顺产的孕妇,剖宫产在另外的楼层。孕妇分娩时阵痛发作起来,真是各种表现都看得到。有哎哟哎哟大声呻吟的,有哇啦哇啦直叫妈妈的,有边叫唤边哭泪流满面的,听说还有边叫痛边骂自己老公的,有些人忍不住疼痛就改变主意吵着要去做剖宫产的。其实最好的方式是作腹式呼吸,大口大口地喘气是必然,但尽量不叫唤可以节省不少精力。我过去生女儿时就这样做,我告诉了女儿,现在她也做到了。顺产是自然之法,对母婴都有利,72小时后就能出院,多好。

 

新生儿

产妇生产后的二个小时,是最容易发生产后血崩的危险期,得继续躺在产房里观察。现在和我们那时不同,新生儿一揩拭干净,称重量体后,就把他们放到产妇身边了。女儿告诉我,宝宝安安静静地躺在她身边,不哭不闹也不闭眼,二个小时里两只眼睛一直骨碌碌地转,一出世就是个乖孩子哦,以后我们可别把他给宠坏啰。

人从猿进化而来,已成人们认识的主流。人学会用工具了,人学会用火了,人从爬到站立行走,人的大脑比所有其他的动物都要发达,人成了高等动物,人靠智慧主宰了地球。但看看人的初生儿,许多器官都未发育成熟,眼睛几近盲视,不会说不会听不知屎尿,当然更不会站不会坐,甚至连头都无法竖稳当。刚出生的新生儿的胃,只有一粒黄豆般大,几天后才能长成一颗核桃这般,所以第一天也许他不会吃,以后一天就要无数次地喂哺。

进化过程中,越来越安逸的生存环境促使了胎儿在母亲的肚子里未完全发育成熟便能诞生而不夭折。我们看《动物世界》,摄影家们捕捉到了许许多多的野生动物的珍贵镜头,那些动物的幼崽一出生便睁眼踢腿瞬间站立,胎毛还未干便跟着大家奔走起来。弱肉强食,物竞天择,不这样就不足以生存。这就使我有点犯糊涂了,你说这人究竟是在进化呢还是在退化?

近来见媒体常嚷嚷,越来越多的人不善写了,字写得蹩脚难看不说,许多常用字,能认识它们,提起笔来却卡住了,怎么也写不正确。因为现代人经常使用的是用键盘码字,太少提笔写。某方面的进化造成了另方面的退化,真所谓此长彼消也。

要说人的欲望,可真是个无底洞。说吃,喝了稀的想干的,尝了甜的想咸的,家里吃腻了想上馆子,中国菜吃遍了又想着世界美食。说穿,有了棉的想绸的,穿了羊毛的想羊绒的,季节更替式样翻新,或许还要讲究品位品牌,衣服再多,似乎总还缺着那么一、二件。生活条件好了,想吃好点穿好点,无可厚非。但人的欲望如果不加自控任其泛滥,就会弄出许多累赘,许多尴尬,许多悲剧来。回过头来看看新生儿吧,人之初,所求无,吃睡拉,别无它。

未满月的新生儿,是人的一生中睡眠最多的时候,每天要睡20个小时左右。据说市面上月嫂的行情很俏,好的月嫂,东家做好到西家,都是提前预约的。月嫂是不做粗活的,她也不是奶妈还兼顾哺乳,她只管带孩子。月嫂的月薪6千算是起板价了,每天还要给她好吃好喝的,我想,新生儿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请这么个人来,不自添麻烦么。

我觉得月子里最辛苦的还是新妈妈,她们和我们那时不一样,从小到大娇娇女做惯了的,现在角色一下子转变,要关心宝宝的身体状态,要判断宝宝的不同需求,尽心尽责地去服侍。而最最累人的是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一觉睡到大天亮了,因为哺乳,夜里得数次起床喂哺,月子里的宝宝每隔2个半小时左右要醒一次,这哺乳的事,别人又替代不了。我女儿的母乳不够,喂完了还得冲配方奶粉接着喂。我心疼女儿,有时想想,索性断了奶算了,喂奶粉可爽快得多,我还可以代劳。说说的,大家都知道母乳喂养的好,这不,女儿还买来催乳的中药煎服着喝呢。

几十年没领小孩了,要接受新生事物,不能全按老方法办。其实最不符合科学的是中国老式做月子的一些规矩,比如月子里产妇不能洗头,不能下床走动,不能下冷水……这不能那不行,偏偏有些老人宁信其对,不信其错,一板一眼地按老法来,不肯做些改变,让产妇在月子里吃足苦头,还说是为她好。时代不同了,哺养孩子也不能因循守旧,比如现在的宝宝喝的是配方奶粉,十分接近母乳,婴儿所需的矿物质、维生素都富含着了,那么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不必要再加喂钙粉鱼肝油等。

“呜哇呜哇”,婴儿的哭声听似千篇一律,但仔细辩听,还是有所不同的。我家宝宝,饿了求食,哭声中带着吭哧吭哧声,还扭头张嘴,衣一副急不可待相。尿布湿了脏了求清洁,是直着嗓子急哭。倦意来了一下子却睡不着,哭哭停停,哼哼叽叽。婴儿期是成长发育的最快时期,不到一个月,我家宝宝的脸蛋手臂大腿上就都见长肉了,连细小干瘪的手指都开始肉鼓鼓起来。辛苦的付出是有回报的。

找出二十多年前我女儿出生后我记的日记看,日记里除了记录着我对孩子那无比的爱意,对哺育过程中那细碎繁琐的辛劳外,还点点滴滴地记录着孩子的成长情况。时过境迁,以前觉得这些记录下的成长情况是一点没用的了,现在知道不然。比如当时我记着的:第十八天增重了一斤;第三十五天会发出“嗯哦”“啊依”的声音;第四十天会盯着人看并微笑;第六十天引逗后会嘎嘎大笑……种种情况,现在用来和宝宝做对比,蛮有意思的。

时间说快也快,忙忙碌碌,转眼我家宝就满月了。我抽空胡乱记些,分N次把它们码进电脑。满月了,只是万里长路刚开了个头,任重而道远啊。                                              2013.09.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