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锦绣
锦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2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晓溪作品之旋风少女第一部2

(2010-05-31 12:00:08)
标签:

百草

师父

海道

松柏

明晓溪

韩国

情感

分类: 明晓溪青春校园小说

*** ***  
  “是真的吗?”  
  “是真的吗?”  
  接下来一整天的时间,从学校到放学,直到吃完晚饭再到开始做作业,晓萤都一脸不可思议地追问百草同一个问题。  
  “你真的能打败秀达?”  
  小小的卧室里,她歪着头像看一个怪物一样地盯着埋头写作业的百草,仿佛才第一天认识她。  
  “嗯。”  
  百草应了声。  
  一个月前和秀达他们应战的具体细节她已经记不清楚了,也许是秀达太过狂妄以至于轻敌了吧。  
  “哇,你居然真的打败了秀达啊。”晓萤眨眨眼睛,“秀达那小子一向自认为是道馆新生代弟子中最厉害的,他的功夫是若白师兄亲自传授,在松柏道馆里除了几个大师兄和师姐,他几乎都是横着走的。大家都期待着再过几年,也许秀达可以代表松柏道馆参加道馆挑战赛,同贤武道馆的弟子一决高下了呢!”  
  贤武道馆……  
  正写着英语作文的圆珠笔停了停,百草微微走神。  
  贤武道馆的名字实在是太响亮了,它是岸阳最好的跆拳道道馆,也几乎是全国最有名的道馆之一,从那里出现过好几个全国跆拳道大赛的冠军,甚至在国际大赛中都取得过不错的名次。不过贤武道馆收徒十分严格,每年只有很少的新纳弟子名额,大部分前来拜师的跆拳道爱好者只能抱憾离去。  
  也正因为如此,在贤武道馆的周围出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道馆,专门接受那些没能进入贤武道馆的跆拳道爱好者。发展到后来,岸阳的每条街上都会有一两家道馆,岸阳市于是成为了跆拳道馆林立的著名的跆拳道城市。  
  贤武道馆律徒很严格,轻易不同别家道馆的弟子进行实战切磋,只有在每年一度的道馆挑战赛才会出战。所以每次挑战赛,各道馆都摩拳擦掌期待大显身手,在众道馆中脱颖而出,其中如果战胜贤武道馆的参赛弟子,更是一战成名的良机。  
  全胜道馆也曾经希望通过在挑战赛中战胜贤武道馆的弟子,来摆脱全岸阳最低等道馆的名声。只是从百草有记忆起,每年道馆挑战赛全胜道馆的弟子都在预赛里就被淘汰了,从未取得过向贤武道馆正面挑战的机会。  
  “既然你能打败秀达,那应该也能打败我吧,来,咱们比划一下,让我看看你的功夫到底有多高!”  
  “不要。”  
  百草继续写作业,头也不抬。  
  “那等你写完功课,咱们再比试?”晓萤兴奋地说。  
  “……不。”  
  “为什么嘛!比试一下又怎么了,大不了咱们都小心一点,不要踢伤彼此就行了嘛……”   
  “晓萤——!奶奶的电话!”  
  隔壁房间传来范婶的喊声,晓萤不情愿地磨蹭了一下,禁不住妈妈连声呼喊,高声应了声:  
  “哦!来了啦!”  
  房间里安静下来。  
  百草轻轻嘘了口气,她停下手中的笔,脑海中又闪现出傍晚时分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在庭院草地上练功的画面,白色的道服,充满力道的喝声,飞旋、转身、踢腿……  
  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才能从偏僻的乡下回来。  
  什么时候她才可以回到全胜道馆。  
  她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再想下去,埋头写完英语作文,又准备预习明天的物理课内容。  
  物理课本应该在光雅帮她拿出来的大手提包里。  
  她起身去床边打开那个包,翻找着,忽然,一个白色的信封跳进她的视线。这不是她的东西,她怀疑地打开信封——  
  里面竟然是一叠钱!  
  每张都是十块的,有新的有旧的,全部加起来竟然有二百多块!  
  这……  
  百草呆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猜测这些钱和这个信封的来历,难道,难道是光雅……  
  “砰砰!”  
  有敲门的声音,然后一个小弟子探头进来,对她说:“你是戚百草吗?师父找你。”  
  *** ***  
  夜色黑漆漆的。  
  跟在那个小弟子身后,百草默默地走着,一直走到寂静无人的练功庭院,旁边隐约有几个黑色的人影闪动。  
  她停下脚步,目光扫向那几个迅速将她包围起来的人影,说:  
  “你们想干什么?”  
  “哈!你还问我想干什么?!”漆黑夜色中,秀达脸上的怒气和怨恨依旧明显得让人无法忽视,“你知不知道,师父从来没有说过我!师父一向对我很好很好,他最疼我了!可是今天因为你,我被师父骂了!”  
  “……”  
  “我都是被你害的!你这个害人精!扫帚星!你把全胜道馆害了,被赶出来,就又来害我是不是!我才没有那么好欺负!”  
  “原本我都忘了你是谁。”百草抿紧嘴唇,说是她害了全胜道馆的那句话刺得她心里痛缩了下,忍不住冲口而出,“是你自己喊住我,自己把事情说出来的。”  
  “你……你……”  
  秀达气得伸手指住她,尖声说:  
  “你说你忘了我是谁,是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是不是?!”  
  百草深吸口气。  
  晓萤好心收留了她,馆主大人和夫人也不介意她白吃白住,对她那么好,她不想惹是生非。  
  “来吧!我正式向你挑战!”   
  秀达怒瞪着她,直挺挺站到她的面前,高昂起头,摆出凛然高傲的模样说:“上次是我小看了你,所以败给你,这次绝不会再输了!”  
  百草沉默地站着。  
  “你干什么?!你像一根竹竿一样杵着是什么意思!我说了,我要挑战你,你耳朵聋了是不是?!”  
  “我不要跟人打架。”  
  “打架?这不是打架,是比试!”  
  “如果要比试,等我回到全胜道馆,你堂堂正正地来跟我比试。”她凝声说,“这样鬼鬼祟祟地私下打斗,有违习练跆拳道的精神。”  
  “哈!哈!”秀达气不成声,“等你回到全胜道馆?我看全胜道馆一辈子都不会再要你了!那我就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洗清耻辱了?!”  
  “我会回去的。”  
  “不可能!”  
  “我会回去的!”她握紧拳头。  
  “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不会!就算你在全胜道馆的大门外面磕头磕死,人家也不会再要你了,谁都不会要你!”  
  “你——!”  
  百草气得脸都白了,她的双手握紧颤抖起来,秀达得意地在她面前晃,说:“怎么样,出手啊,出手啊!”  
  “白痴!”  
  她咬紧牙关,忍住胸口狂窜的怒火,转身往回走,一眼都不想再看见秀达那张脸。  
  “戚百草——!”  
  一道凌厉的风声从她身后袭来,伴随着秀达愤怒到失控的尖叫,她条件反射似的想要立定转身回踢过去,右腿已经提起,脑中却想起师父以前一遍又一遍的教导。  
  她心中一痛。  
  不知师父远在乡下有没有听到她被赶出道馆的消息。  
  “砰——!”  
  秀达的腿狠狠踢上她的脑袋,“轰”地一声巨响,仿佛晴空中巨雷炸开,她的身体顿时被踢得飞出几米,眼前漆黑,重重摔在草地上,脑子和胸口疼痛沉闷得翻腾欲呕。  
  冰冷的草地上。  
  她用足全身的力气挣扎着要爬起来,不想这样丢人地摔到在这些人面前,可是她好难受,脑中是混沌的剧痛,依稀听见有人的声音。  
  好难受……  
  在陷入更深的黑暗之前,仿佛面前有一个人影蹲下身,将她抱起来,鼻尖传来若有似无的一点点消毒水的气息。她想要挣扎,然而又是一阵漆黑的眩晕向她袭来……  
  “秀达!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偷袭她?”  
  跟随秀达一同来观战的松柏道馆弟子们惊恐地呼喊起来,秀达愣愣地瞪着那个昏倒的女孩子,又愣愣地看向正抱着她的那个人,脸色惨白如纸。  
  “我……我……”  
  *** ***  
  好像睡了很久很久。  
  她好久好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沉得她无论怎样想要挣扎着醒过来,都依然被梦境一次次拉扯回去。她睡着,可是睡得很不安稳,她还记挂着要早点起床,清晨还要练功,她已经学会旋转飞踢了,但是踢得还不够高。  
  师父说她的力量很好,但是速度还可以更快些……  
  师父……  
  师父……  
  她拼命挣扎着,努力抬起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皮,似乎听到远处有鸡鸣的声音。天亮了,她该起床了,她不可以睡懒觉!  
  光线一点一点从睫毛的缝隙处弥漫进来。  
  头好痛!  
  低低呻吟一声,她吃力地伸出手抱住脑袋,又是一阵剧痛,痛得她差点吐出来。  
  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怔怔地看着天花板,突然,她猛地坐起身,这是松柏道馆!她还没有帮范婶料理好食物,还没有开始洗衣服,还没有开始擦垫子!  
  顾不得脑袋里阵阵撕裂般的疼痛,她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  
  “你醒了。”  
  房间里有股淡淡消毒水的气味,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从窗前的书桌旁起身走过来。清晨的阳光洒照在他的身上,面容被光芒映得有些看不太清楚,只听到他的声音如同透明的水晶,干净得不可思议。    
chapter 2     
  是她昏倒前那股消毒水的气息。  
  很干净。  
  百草恍惚地看着站在窗前的那个少年,觉得他是那样的不真实,就好像他的全身都被消过毒了一样,洁净得仿佛闪耀在他身边的阳光都格外明亮。  
  “你刚受了伤,起身不要太猛。”  
  清晨的阳光里,少年向她走来,手里拿着酒精棉球。他把她额头的纱布揭开,仔细观察一下,又用棉球擦拭她的伤口。  
  很凉。  
  那冰凉微刺的感觉一下子从额头钻进她的身体里。她轻轻打个抖,咬住嘴唇,不知怎的却将目光避开这个少年,望向自己的脚尖。  
  “头还晕吗?”  
  “我没事。”她低声说。  
  “你摇摇头。”  
  “……?”  
  “如果头晕,可能会有脑震荡的危险,必须去医院检查下。”少年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我没事。”  
  她对自己的身体很了解。秀达那一腿踢过来的时候,虽然她没有反击,但是顺势侧身,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至于会晕倒过去,可能是最近太累了的关系吧。  
  “好像是个很固执的女孩子啊。”  
  少年似乎微笑了。  
  她能听出他唇角笑容绽放的声音,就像露珠轻盈地从花瓣上滑落,她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正看着她的额头。  
  “百草——!!”  
  房间的门被用力推开,晓萤像一阵风一样冲进来,看到站在地上的她立刻扑过来,担心地喊:  
  “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我昨晚说要在这里陪你的,可是初原师兄说不要打扰你休息!所以我一起床就跑过来了!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要不要紧啊!”  
  “我没事了。”  
  百草露出一抹笑容,看见晓萤眼睛里的红丝,心知昨晚可能害得她也没睡好觉。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哎呀,你的额头怎么肿得这么高啊,还说没事!那你今天还能上课吗?要不我帮你请假,你好好休息一天好不好?”  
  “我很好。”  
  说着,她又转身对那个少年低头说:  
  “谢谢你。”  
  “啊,对!”晓萤好像这才注意到,手忙脚乱地对少年说,“初原师兄,谢谢你照顾百草!谢谢!谢谢!”  
  初原师兄……  
  百草悄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见他面容里果然和馆主夫人有几分相似,宁静俊雅,有珠玉般的光华。  
  走出房间的门,百草注意到那是一间独立的小木屋,前面有一条静静的小溪流淌,屋子周围种着些植物,前面是一棵老榕树,枝叶在初春的晨风里沙沙作响。  
  “哼,臭秀达,居然敢偷袭你!看来非要好好教训一下他不可了!”  
  晓萤气哼哼地说,转念又笑起来。  
  “不过,估计这次他也惨了,师父肯定饶不了他!师父已经罚他在练功厅跪了一夜,现在正在所有师兄弟和师姐妹面前教训他呢!走,咱们看看去!”  
  她拉着百草就往练功场的庭院跑,只恐晚了就看不到热闹了。  
  “师父——!”  
  “师父!”  
  “师父——!!!!!”  
  远远的,一片惊恐的、慌张的、不知所措的呼喊哀求声从庭院方向传过来,晓萤错愕地站住,百草凝神看去,见秀达正在前面泪痕满面地跪在草地上,死死抱住喻馆主的腿,大哭着:  
  “对不起!师父,我往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师父,不要把我赶出去啊!”  
  除了若白和初薇,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跪了一地,全都替秀达哀求着:“师父!原谅秀达这一次吧!”  
  一个女弟子跪在最前面,脑袋磕在地上,拼命地喊:  
  “师父!秀达还小,他不懂事都是我没有教好他,您惩罚我吧,或者把我赶出去都行!求求您,师父,求您不要把秀达赶出去,他喜欢跆拳道,他喜欢松柏道馆!如果您要惩罚,就惩罚我吧!”  
  亦枫也长身跪着,恳求说:  
  “师父,秀达年少气盛,只是一时冲动才做出错事,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吧!”  
  “师……师父要把秀达赶出松柏道馆?”  
  晓萤震惊地说,呆呆地站着,她想过要好好教训秀达一下,可,可是师父要把秀达赶出去吗?她茫然地扭头,见百草正沉默地望着前方痛哭失声的秀达。  
  “学习跆拳道,是让你们强身健体,不是好勇斗狠。”不去看紧紧抱着他的腿嚎啕大哭的秀达,喻馆主叹息说,“你走吧,像你这样如果继续学习下去,将来只会为恶社会,恃强凌弱,还不如从此远离跆拳道。”  
  初薇从喻馆主身后不忍地看了眼秀达。  
  若白的面容依旧波澜不惊,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听见。  
  “师父——!”  
  跪在最前面的女弟子和秀达大惊失色,秀达更是哭得喘不过气,用全身的力气抱紧师父的腿,仰着脸哭喊着:  
  “我没有好勇斗狠,也没有恃强凌弱!!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输给全胜道馆的人……不甘心被取笑输给一个女孩子……师父!我真的没有!我不会给松柏道馆丢脸的!我绝对不会为恶社会的!师父你相信我啊!”  
  喻馆主沉痛地说:  
  “如果只是私下挑战也就算了,但是在对方拒绝应战的情况下,你居然施以偷袭,违背了习练跆拳道最基本的道德。”  
   “我……我……”  
  秀达哑口无言,泪水哗哗地流着。  
  “他没有偷袭我。”  
  在松柏道馆所有弟子的震惊回首中,百草走到练武场中央,看了眼哭得快晕过去的秀达,说:  
  “喻馆主,秀达没有偷袭我,在他出腿前,他已经出声告诉我了,我也听到了。所以,他不是偷袭。”  
  秀达不敢置信地缓缓抬起头。  
  “你……”  
  他的嗓子已经哭哑了,脸上全是泪痕,眼睛红肿得就像两个桃子,眼底充满了要被赶出去的害怕和恐惧,像个小孩子一样无助。  
  就像前天的她。  
  百草的心一阵酸涩,那时她也怕极了,她想哭,她想跪在地上请求郑师伯不要把她赶出去,她想学跆拳道,她离开全胜道馆不知道该去哪里。被赶出所深爱的道馆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她知道得比谁都清楚。  
  可是秀达比她要幸福得多,几乎所有的松柏道馆弟子们都在为他求情,而她却是被同伴们赶出来的。  
  “你不计较他打伤你?”  
  喻馆主打量这个瘦瘦小小很普通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小小年纪,站在他这个长辈面前却不卑不亢。  
  “无论我是否计较他打伤我,他并没有偷袭我,这是事实。”百草回答说。  
  庭院内鸦雀无声。  
  只有秀达时断时续的抽泣。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都以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被秀达打伤的女孩,她的额头尽管贴着纱布,依然可以看出是肿了很大的一块。亦枫研究似的看着她,若白的视线也破天荒地在她身上停留了几秒钟。  
  庭院旁的小路上,一个少年抱着厚厚一叠书走过。

 *** ***  
  “唉,好矛盾哦,如果秀达真的被师父赶出去,有点于心不忍。可是一看到你脸上的伤,就又恨不得让秀达多吃点苦头!”晓萤皱着脸,托起下巴,坐在路边的石块上看着百草清扫小路。  
  秀达事件过去好几天了。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对百草的态度好了很多,秀达也在师父面前正式向百草道歉,每次遇到他,他都立刻闪到旁边一声不吭。不过百草额头上的伤却还没有完全好,有一片青色的淤痕。  
  傍晚的霞光洒在小路上。  
  晓萤出神地看着百草挥着大扫帚的身影,忽然觉得即使已经同桌了两年,但是对她好像还是不很熟悉。  
  “其实秀达偷袭你了对不对?你是心软,所以帮他撒谎对不对?”晓萤猜测着说。如果秀达真的没偷袭百草,一定会自己说出来的,哪用得着百草替他说啊。  
  “我没撒谎。”  
  师父从小告诉她,无论因为什么事,都不要撒谎。  
  “咦,那就古怪了哦……”晓萤正在继续怀疑,忽然看到向这里走过来的一个身影,立刻站起身,向那人行礼说:  
  “秀琴师姐。”  
  秀琴师姐是秀达的姐姐,比她们大两岁,功夫练得很棒,在松柏道馆的女弟子里面除了初薇师姐就算她最出色了。  
  “嗯,你们在这里。”秀琴瞟了眼停下打扫的百草,说,“正在找你呢,你叫戚百草对吧?”  
  “对。”  
  百草对她有印象,那天跪在秀达旁边哀求喻馆主的就是她。  
  “这几天麻烦你多辛苦一下,把练功场附近的地方全都打扫干净,要非常非常的干净,可以吗?”秀琴淡淡地说。  
  “……”  
  百草还没来得及说话,晓萤先喊起来了:  
  “秀琴师姐,百草是我的同学,不是道馆的清洁工!她打扫卫生,帮道馆清洗衣服擦垫子什么的,都是因为她好心,不是说她必须干这些!”  
  “哦?那是我弄错了?我以为她是用干一些杂活来换得住在道场里呢。”  
  “这是什么话!她是住在我家吃在我家,不是住在道馆,没有用到道馆……”  
  “原来范叔和范婶不是住在道馆里啊,”秀琴淡淡笑了笑,“我以为范叔范婶在道馆里吃住都是不花钱的,都是用的道馆的房间和道馆的食物,原来是我搞错了。”  
  “你——!”  
  晓萤气得面红耳赤。  
  她爸妈是在道馆吃住没错,可是,可是一向都是这样啊,从刚开始有松柏道馆就是这样了!  
  “我会打扫干净的。”百草说。  
  “每天打扫三次,要一尘不染。”秀琴用脚尖指了指,说,“像这条小路上的鹅卵石,也必须擦得干干净净,不能有丝毫污垢。练功场的草坪要修剪整齐,不能有一根杂草。练功厅的垫子在每次弟子们练完之后都要擦拭干净,不能偷懒只在早晨擦一次。”  
  “是,我知道了。”  
  “拜托,秀琴师姐,我们是要上课的啊!一天三次,难道中午还要百草从学校跑回来扫地?!”  
  “晨练之前,下午放学后和晚练之后,有问题吗?”  
  “是,我知道了。”  
  “秀琴师姐,是百草才使得师父没赶走秀达哎!你就算是不感激百草,也不用这么对她吧!”晓萤愤怒地翻个白眼,真是搞不懂这个秀琴师姐,以前觉得她很持重沉稳,师父师母都很器重她,也就一直对她很尊敬,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恩将仇报的人!  
  “感激?……”秀琴淡淡地打量百草,目光中有种说不出的意味,“戚百草,我并不是在刻意刁难你,只是师父吩咐下来的。其他的弟子们都要练功,没时间做这些清理工作,所以只好麻烦你了。”  
  “为什么师父突然要求这样打扫?”晓萤不相信她。  
  “一个星期以后,韩国的昌海道馆前来交流,这也算道馆挑战赛之前的热身,所以师父格外重视。”说完,秀琴不再理会她们,转身走远了。  
  “昌……昌海道馆……”  
  晓萤傻呆呆地张大嘴巴。  
  百草也呆了呆,确定不是自己听错了。昌海道馆……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昌海道馆吗?据说那是韩国最出色的跆拳道道馆之一,历史悠远,高手辈出,韩国国技院的很多大师都出自那里,他们的门下弟子更是多次在跆拳道世界锦标赛上取得过很好的成绩。  
  跆拳道世界锦标赛……  
  那几乎是所有习练跆拳道的弟子们无比向往又觉得无比遥远的地方。  
  “我去问师父!!!天哪!昌海道馆!”晓萤兴奋地飞奔而去,跑出很远了依然还能听到她时断时续的尖叫声,“居然是昌海道馆要来了啊——!”  
  不知道昌海道馆会不会去全胜道馆交流。  
  多半……不会吧……  
  全胜道馆差不多是岸阳最差一级的道馆了。  
  百草用扫帚一下一下地打扫路面,想起以前全胜道馆里的弟子们在练功的闲余时候总是用向往的口气说到昌海道馆,如果能有机会去韩国参观一下昌海道馆,如果能和昌海道馆的弟子们合影,如果能被昌海道馆的师父们指点一下功夫……  
  假如说同在岸阳的贤武道馆是可以试图攀登的高山,那么昌海道馆就是遥远夜空中的一颗星,仿佛永远没有触及的机会。  
  心里也情不自禁地有点激动,她加快打扫的动作,决定一会儿回去要练一下荒废了好多天的功夫。说不定,说不定她也有机会跟昌海道馆的弟子们交流一下呢!  
  这个兴奋的念头很快就被她的理智压了下来,那么多松柏道馆的弟子盼望着能够和昌海道馆的弟子们实战,怎么可能能轮到她呢?不过,能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昌海道馆也是一件很让人期待的事情啊!  
  她边想着边扫地,没有留意前面走过来的人影,直到将扫帚抡到那人的脚上,“砰”的一声,一堆书七零八落地从那人手中跌落到地面上。  
  “对不起!对不起!”  
  百草连声道歉,急忙蹲下去捡那些书,那些全是医学方面的书籍,每本都厚厚的。那人也蹲下来同她一起捡书,一双修长干净的手在晚霞的晕红中有种出奇的温柔,空气中有一股洁净的消毒水的气息。  
  “不用说对不起,”那人微笑地说,“是我走路出神,没有看到你正在扫地。”  
  百草抬起头。  
  果然是那个叫做初原的少年,他穿着浅蓝色的衬衣和褐色的长裤,笑容清朗。他接过她捡起来的书,整理好,准备离开时忽然目光落在她的额头,微怔一下,说:  
  “跟我来。”  
  榕树的树叶在傍晚的风中轻柔地摇响。  
  小溪静静流淌在屋前。  
  百草跟着初原走进小屋,脚步有些迟疑,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放下正打扫了一半的工作就跟着这个少年走到这里来。  
  初原按下屋里的灯开关。  
  顿时满室光亮。  
  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个房间。她打量了下,屋里有一张窄窄的病床,就是上次她躺过的,病床前有输液架和一些简易的医疗用具。病床对面靠墙放着一张阔大的桌子,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医药箱、一次性的针管用品、消毒酒精等等。  
  临窗的书桌上堆着小山般的书,似乎也全都是医学方面的书籍。他是……医生吗?百草暗自猜测,可是看他那么年轻,至多是十八九岁,怎么可能是医生呢,应该是医学院的学生吧。  
  “在想什么?”  
  初原放下手中的书本,挽起衬衣袖子,示意她坐到医药桌旁的椅子上,用酒精轻轻擦拭她额头的旧伤处。  
  “没……没什么……”  
  还是像上次那样,酒精棉球擦拭在她的伤口上,凉凉的感觉像是一下子沁进她的心里去。  
  “伤口的淤青还没有散开,往后每天擦两次这种药酒,用力揉,揉到发烫,应该两三天就会好了。”  
  将一些药酒倒在手心,浓郁的药香瞬时在房间里弥散开,浓浓的,烈烈的,他用手指搓热药油,然后敷在她额角伤口上。用力地揉搓她的淤伤,药油是温热的,他的掌心也是温热的,百草忽然有些不敢看他,低下头,僵直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越来越热。  
  不仅是他揉搓的额角在热,她的整张脸似乎都热得在燃烧。她一定是脸红了,百草慌乱起来。  
  “好了。”  
  “谢谢你。”看着地面快速地说完这句话,她就像兔子一样从椅子上跳起来,向门口冲去。  
  “等一下。”  
  初原失笑地说,看着她骤然停顿在门口,扭过头,小鹿般黑白分明的眼睛仓促地看了他一眼,就又迅速地盯回她的脚尖。  
  原来他是这么可怕啊。  
  初原微笑起来,声音放得更加柔和些。  
  “带上药油。”  
  他将重新盖好的药油递向她,见她的睫毛颤了颤,才伸出手接过去。她的手上有很多老厚的粗茧,是他很少在与她同龄的孩子们身上见到的。  
  “谢谢。”  
  她的声音有些局促,打开房门匆匆走了。  
  暮色渐浓。  
  她继续回到练功场边的小路上打扫卫生,这时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已经聚集在草坪上,他们不像平时那样先是慢跑或是压腿热身,而是聚在一起兴奋地谈论着同一个话题——  
  “昌海道馆……”  
  “昌海道馆……”  
  “昌海道馆……”  
  激动的声浪在松柏道馆里沸腾着,连树梢归巢的鸟儿们都兴奋得歌唱起来!  
  “真的是昌海道馆哎!”吃晚饭的时候,坐在百草旁边的晓萤激动得捧着碗,简直一口饭都吃不下去了,热血在她的胸口翻涌,“确实是昌海道馆!的确是昌海道馆!师父实在太了不起了,居然可以邀请到昌海道馆前来交流!哎呀,全国的道馆全都会嫉妒我们的!”  
  “这个道馆这么厉害啊。”  
  范婶好奇地说。  
  “嗯,是很了不起,我开车的时候经常听到馆主和其他道馆的馆主提到昌海道馆的名字,好像都很尊敬它。”范叔笑呵呵地边吃边说。  
  “那晓萤啊,你有没有机会上场呢?”范婶也有点激动了。  
  “也许!或许!说不定!”晓萤努力想着各种可能性,终究还是颓丧地耷拉下肩膀,“不太可能,唉,师父肯定要派出最出色的弟子,否则实力太弱会被昌海道馆嘲笑的吧,那太丢人了。若白师兄,亦枫师兄,还有好几个师兄,甚至秀达都比我强,唉,除非昌海有女弟子来。可是就算有女弟子,出去迎战的肯定也是初薇师姐和秀琴师姐,我的功夫比她们差远了啦……”  
  一顿饭的时间晓萤始终在滔滔不绝地哀怨,怨恨自己为什么以前没好好练功,否则说不定会有和昌海道馆交手的机会。  
  百草帮着范婶收拾完碗筷回来,却看见晓萤闷头趴在小桌前写作业,她也同样坐下来打开数学课本,说:  
  “我以为你会去练功呢。”  
  “来不及了啦!”晓萤一脸悲愤,“再怎么练习也不可能超过若白师兄、亦枫师兄、初薇师姐、秀琴师姐和秀达,所以我干脆死心算了,否则只会痛苦至死!我决定!既然成不了功夫最出色的,那就成为学习最出色的,将来帮着师父打理松柏道馆,让全世界都知道松柏道馆的威名!”  
  百草忍不住莞尔。  
  她开始写数学题,晚饭前她偷偷在僻静的地方练了练这段时间来有些生疏的腿法,但是因为没有穿道服,腿脚略有点伸展不开。或者,明天她应该起得更早些,穿上道服去更僻静的地方练习。  
  更僻静的地方……  
  百草不期然地想起那个小木屋,伴随着潺潺流水的声音,那里僻静得仿佛遗世独立。  
  听不到百草写作业的笔尖沙沙声,晓萤疑惑地抬头看她,见她正出神地看着桌上的一小瓶药油。咦,那是瓶很普通的药油啊,平时练功受伤都是搓它,有什么好看的。  
  “喂!”  
  晓萤大声喊她,却见百草仿佛惊了一下,目光立刻从那瓶药酒上移开,耳根竟可疑地红了起来。  
  “哇,你难道是在脸红?”  
  晓萤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凑上前去,仔细打量她颊边的那抹晕红,哇,居然真的是在脸红哎!天哪!  
  “我去洗衣服。”  
  百草刷地起身,随便抱起几件衣服往外走。  
  “喂……喂!”  
  拜托,那是洗好刚收回来的衣服好不好!这回晓萤吃惊得连下巴都快掉了,百草也太反常了吧。到底这药油有什么稀奇,会让百草看得脸红呢?晓萤一头雾水,拿起那小瓶子反复研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