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上帝曾经回来过

(2012-06-30 10:52:43)
标签:

usc

南加大枪击

吴颖

瞿铭

柴静

蒙克

尖叫

艾略特

荒原

分类: 你的烟花烫了我的眼

今天,是我在美国认识的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的生日。她 (简称 dan)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和她认识的时候只比我和A老师认识的时间早一个多月。可以说,她和A 老师,都是我在2012年上半年对我影响最深的两个人。因为她的关系,我们每个周日都会开车40多分钟去新泽西一个大教堂做礼拜。我并非基督教徒,因为M 的关系,我想我也不会成为基督教徒。M 笃信科学 nature and science),相信无神论和达尔文的进化论,所以他从不相信上帝的存在。

 

至于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去做礼拜,我最喜欢的是前面唱诗的部分。一直记得第一次去教堂的情形,那是2月份初新学期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我因为一些事情,焦虑不安。人生中在去了美国后又一次出现了分岔口。Dan 带我去教堂,第一首歌叫 All I have is Christ,因为我想也许在国内也不会有这首歌的歌词,所以把前面感触最深的部分抄上来 :

 

All I Have Is Christ

-----By Sovereign Grace Music

 

I once was lost in darkest night,

Yet thought I knew the way.

The sin that promised joy and life,

Had led me to the grave.

I had no hope that You would own,

A rebel to Your will.

And if You had not loved me first,

I would refuse You still.

But as I ran my hell-bound race,

Indifferent to the cost,

You looked upon my helpless state,

And led me to the cross.

And I beheld God's love displayed,

You suffered in my place,

You bore the wrath reserved for me,

Now all I know is grace.

 

听到前面4 I once was lost in darkest night, Yet thought I knew the way. The sin that promised joy and life, Had led me to the grave. 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大哭一场。 那种在漫漫黑夜中迷失的无助的恐怖感觉又一次袭来。直到今天,还时常上youtube 听这首歌。我在想,作为非基督徒的我坚持去做礼拜,很大程度上就是那些圣歌,能给我带来心灵上的平静。记得Dan说,第一次和我交谈,我的焦虑和那种渴望成功的表情全部写在了脸上,细微到我说话时居然会下意识的紧锁眉头。 也许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数,后来我遇到了A老师,就好像主带领我走到了我想要的地方。和Dan 认识大半年了,今天她告诉我,其实我这半年来进步了很多,和别人交流不再会下意识的紧锁眉头,常常会开心的大笑,比她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漂亮了很多。

 

对于人生中各种突然袭来的绝望,想起了艾略特的《荒原》,他说:在他面前,伦敦桥正在坍塌。各种支离破碎的意象漫天张牙舞爪的铺盖, 四月本是乔叟笔下细雨蒙蒙,万物滋生的时节,可是在那一片茫茫无际的废墟上,就连四月也成了最残忍的时节,从死了的土地滋生丁香,混杂着回忆和欲望,让春雨挑动着呆钝的根。花儿在埋着尸骸的土地上开出花蕊,而土里,白骨在碰撞。一只老鼠悄悄爬过草丛, 爬过那片浑浊的污水。 荒原的另一边,人们看见有光,看进光的中心,那一片沉寂,是荒凉而空虚的海。

 

心里的绝望和恐惧,很多时候是旁人无从知晓的。写出来,笔尖回转的,再也不是心里最开始的情绪。粉饰,掩饰,掌声的背后是恐怖和尖叫。就像蒙克那幅著名的油画: 《尖叫》

 

上帝曾经回来过

扭曲的脸孔,看不见桥后面的人群,即使纵声尖叫,究竟也无人知晓。我相信,每个人生命里,一定都会有这样恐怖的时刻,一个人,孤独,颓废,尖叫。然后回归到人流里,汇集在常态的茫茫人海,继续过活。

 

我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上帝的存在,我姑且相信有。不然世间太多的不公压在人的身上,早把人压垮。我也知道,这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但是这样心理安慰能让我有一种信仰,一种道德底线,一种不再妄自尊大而卑微谦虚的心,所以,我相信上帝的存在。 至少,他曾经回来过。

 

45月一直在关注南加大被枪击的两个留学生吴颖和瞿铭的事情。两个善良,上进,努力而节约的孩子居然被新闻媒体扭曲成那样,心里的愤怒久久不能平息。 这两个孩子所有的视频,包括南加大学生自制的视频,追悼会,都一一看过。抓到犯人的时候,我也去签名了要求给予我们一个公正的交代。有人说, 几千个平民能撼动美国很多州没有死刑的法律? 可是我知道,如果连这些努力都不曾做,那个人很可能被关进去几年,放出来,又继续杀人。悲剧,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情。 龙应台曾说,“孩子,你是否想过,你今天有自由和幸福,是因为在你之前,有人抗议过、奋斗过、争取过、牺牲过。如果你觉得别人的不幸与你无关,那么有一天不幸发生在你身上时,也没有人会在意。我相信,唯一安全的社会,是一个人人都愿意承担的社会,否则,我们都会在危险中、恐惧中苟活。”

 

看到柴静主持的那期《看见走近南加大枪击案》

 

http://news.cntv.cn/world/20120513/107350.shtml

 

最难过的就是吴颖的爸爸说的那段话,没有哭腔,没有眼泪,就是说;“刚开始听到消息,一直不相信, 但是确认是真的以后,心里也不信。我是说这么大一片天,就下一滴雨, 就砸在她头上去了。 老天不公。”老天不公啊,这句话多么的讽刺。吴颖那么热爱生活,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孩子,幸福的爱情刚刚开始,就要结束。我能说什么呢?就好像M 一直和我强调的那样,一个人的命运,其实都是按照自然法则随意运行的,都是coincidence,没有什么必然的因果联系。尽管我一直在说服我自己,这个世界,还能看到光。

 

今晚,借我好朋友的生日,和主祈祷,希望两个孩子在天堂一切安好。

 

至少,上帝他曾经回来过。引用圣经的一段话,作为本篇的结尾

 

 

万物终有定数

 

From Ecclesiastes 3:1

 


“There is a time for everything, and a season for every activity under the heavens: a time to be born and a time to die, a time to plant and a time to uproot, a time to kill and a time to heal, a time to tear down and a time to build, a time to weep and a time to laugh, a time to mourn and a time to dance, a time to scatter stones and a time to gather them, a time to embrace and a time to refrain from embracing, a time to search and a time to give up, a time to keep and a time to throw away, a time to tear and a time to mend, a time to be silent and a time to speak, a time to love and a time to hate, a time for war and a time for peac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