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你是我昔年冬天喝下的一盏清酒

转载 2016-03-24 11:29:18
文/Reyn

        常常想,什么样的爱经年累月也不会凋萎失色。有如乱世佳人,斯嘉丽慨叹“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白瑞德一笑终成怅惘;有如泰坦尼克,北冰洋纵身一跃,失却的何止是一颗海洋之心;有如大话西游,城墙一别,人海茫茫,再无聚首;有如霍乱时期,半个世纪的等待塑起一尊时间的雕像,每一道沟壑里,都刻进万语千言无从表达的深情。说到底,这样的爱情不曾凋萎,是因为轰轰烈烈,还未盛开,已成传奇。

        取而代之的,是灯光黯淡的小酒馆里,只剩一两片刺身的碗碟;是清寒无人的小街上,沿街数株早春尚未开花的樱树;是窗外海涛阵阵的深夜两点, 两个似乎已经错过爱情最佳发生时间的人,在小酒馆里常常不期而遇,数年的时间,他们点一样的菜,喝一样的酒,付各自的钱,微醺时离开,踏上各自回家的路。

       两人不是没有暗自付出过艰深的努力,去自问这段缘分的真假。看似平平淡淡的每一次相遇,背后都是百转千回的犹豫、退让和妥协。“初见之下十分柔软、无从下手,然而一旦被压缩,便会将任何东西都反弹回去”;套用黎戈的一句评论:“泼墨如水的爱情看得太多,难得看到一个俯首吝惜如斯的……时间被拉成一张满弓,使得最后一页徐徐而来的爱的肯定,那样势不可挡。”这世间万物堆叠,关于爱情的传奇太多,相守却太少。数年无心邂逅,三年平凡相随,两个普普通通的人,推杯换盏间,原来早已砌起三生三世都难以忘怀的深情。

        两人坐在堆满杂物的矮脚小桌边,用两只大小不同的茶碗,就着辣辣的什锦腰果,一口口地呷着玻璃酒瓶里倒出来的酒。窗外月明如洗,醉意袭来,视野变得愉快。原来从这一刻开始,此后的故事,不是传奇、胜似传奇。

       ​你是我昔年冬天喝下的一盏清酒,告别之后,余生还长,多难过的夜,都有松涛,海浪,樱花,一壶一酒,和一个永恒的提包。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D璋冪殑鍗庝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3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