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2014:改革之年能否消弭“高楼魔咒”

2014-02-08 10:32:14评论 财经

                              2014:改革之年能否消弭“高楼魔咒”

                                             李迅雷

   

   记得2011年一位理财周报的记者采访我,问中国经济是否会硬着陆,我当时回答,今后三五年内经济将缓慢回落,3年内硬着陆应该不会,但需要关注2014年,届时经济可能会出现拐点:“有人看到房地产投资增速不减,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还在提升,认为中国经济还在强劲增长。但这些仅仅是表象,或已成强弩之末。为什么是2014年呢?因为在这个时候中国的很多问题会暴露出来。比如地方融资平台的清理,将逐步展开,2014年达到偿债高峰,因为2009年是信贷规模最大的一年,信贷以5年期居多,地方债务大概有10万亿左右。另外国际上有一个“高楼魔咒”现象,即当最高的楼建成之际,经济出现衰退,股市出现暴跌。而2014年是位于上海陆家嘴的一栋全中国最高的楼(上海中心大厦)建成之时,这栋楼建好之后全国还有5-6栋高楼要建,但是都没有这栋楼高。一个国家最高的楼建成,也是这个国家经济回落的开始。这里有经济的逻辑,且历史上也有很多例子。”

   

    国家审计署刚公布的地方债规模为17.9万亿,说明地方债的增速依然保持在两位数,尽管比大家预期的略少,而且中央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也依然不错,但负债端即便不出问题,也不保证今后资产端不出问题,因为资产价格的波动是政府很难控制的。比如房价,目前三四线城市已经出现了住宅供过于求的局面,你能保证其房价一直能维持平稳吗?一旦对房地产的价格预期发生变化,则同样会出现非理性抛售事件,从而危及社会方方面面的资金链。或许2014年的房价还不会下跌,但至少涨幅会低于13年。但15年、16年呢?所以,14年的经济成为拐点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2014年已经出现了不少债务人的违约事件,实际上,政府不应该救,而是应让这些事件更多地引爆,从而扩大信用利差水平,降低利率。当然,这样做会导致经济增速进一步下降,但事实上中国经济现在回落将会是好事,就好比5米跳台和10米跳台,站得越高,跳下来摔得也越惨。中国经济转型已经说了18年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这几年转得可能会比较快。中国的小企业有5、6千万家,每年还在以100万家速度在增加。这个过程里有核心技术、专业能力和科技含量的小企业日子比较好过,当然也会淘汰一大批竞争力不强的小企业。

   2013年末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推出一系列令人振奋的改革举措,注定2014年将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启之年。本次的三中全会,无论是改革的理论高度还是系统性、全面性,都是历届三中全会中最有建树的。当然,改革也是机遇与风险并存的过程。2014年既存在有利于改革的社会经济环境,又存在类似"屋漏偏逢连夜雨"的风险。

 
  先从宏观层面看2014年有利改革的一些主要社会经济指标,如反映经济稳定度的GDP增长率、通胀率及就业率等,预计都在可控范围内。从GDP增速看,2014年经济增速仍将保持在7%以上水平,预计在7.2%至7.5%之间,全年走势将是前略高后略低。由于经济增速不再上行的背后是投资增速的下降,消费保持平稳,故2014年的CPI也不会有继续走高的趋势,预计全年CPI在3%以下。这也为改革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此外,由于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延续,2014年15至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将进一步减少,估计净减少超过400万,加上随着人均收入的上升"劳动参与率"也会不断下降,2014年的新增就业需求估计有所回落,大约在1000万左右,社会就业压力不大,尤其是初高中学历劳动力及技术型劳动力将明显供不应求。当然,依然存在高学历劳动力供略大于求的结构性就业问题。


  因此,从宏观层面看,2014年的总体经济状况还是有利于改革的推进,但从中观和微观的层面看,制造业的产能过剩、社会债务增长过快以及利率高企下企业生存状况不佳等诸多问题将增大改革难度。

 
  产能过剩背后的实质要素是价格的扭曲,尽管在消费环节中表现为供大于求,在成因上表现为投资过热。但由于土地、资金这两大生产要素的不完全市场化,故中国的产能过剩与市场经济国家出现的产能过剩有着不同的含义,后者可以通过市场调节来自动解决,前者则需要对要素价格的改革和国企改革来逐步化解。而社会债务增长过快,也与要素价格的扭曲相关,中国的企业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在过去5年中增长近50%,且债务增长快的部门均为钢铁、有色、水泥等传统的产能过剩行业,这说明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在这些领域是失效的。


  因此,2014年市场利率水平预期还是会维持在高位,这既与通胀无关,也与全社会的平均利润率水平无关,却与全社会债务水平的急速上升有关。不仅企业部门的债务水平快速上升,居民部门的债务水平也大幅攀升,目前居民负债超过20万亿,占GDP比重超过30%,已经高于日美的水平。此外,地方债增长速度同样很快,这就导致了全社会偿债压力的大幅增加。所以,短期利率的居高不下,实际上反映了"借新还旧"、"借短还长"的社会偿债模式。这也导致社会融资成本要明显超过社会平均利润率,故从长期看,这种负债式增长的经济发展模式是难以持久的。


  此外,从2013年债券市场的价格走势看,不仅长期券种与短期券种之间的收益率缩小,而且信用利差也缩至历史低位,这反映了企业信用政府化的趋向,但这种所谓的"刚性兑付",是建立在债务不断累积的基础上,债务的期限错配问题将成为触发金融危机的主要因素。因此,2014年加强现金流管理应该是上至金融管理当局,下至实业、金融机构和投资者的重点考虑范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把控制和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作为2014年经济工作的六大任务之一,可见债务水平的快速上升已经引起高层的关注。


  可以预期,2014年政府经济调控的重心将转向去杠杆,因而对经济增长的态度也有所改变,即"要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生产总值增长的关系,抓住机遇保持国内生产总值合理增长、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努力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会带来后遗症的速度。"故控制债务规模的上升速度,是避免全社会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点。但要去杠杆,社会融资成本就得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这对于同时面临改革压力的地方政府和企业来说又是雪上加霜。故2014年不排除发生局部的资金链断裂可能性,这应该有利于扩大信用利差,只要不发生系统性风险,政府就不应该对可能违约的负债机构或企业施以援手。

 
  2014年无论是央行、地方政府、企业还是个人,都应该做好流动性管理,因为整个社会的流动性还将偏紧,尤其要把握好期限结构。2014年的投资机会应该是产业升级、改革等创造的结构性机会,而非周期性回升的机会。金融开放、要素价格市场化定价等依然不断形成某些领域的长期投资良机,或在金融市场中提供套利性的机会。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