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熊正红
熊正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726
  • 关注人气:5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尹继红长篇《乡图》在线阅读(第一章·4-5节)

(2011-09-26 16:24:54)
标签:

尹继红

长篇小说

原创

《乡图》

江门文艺

卓越网

孔夫子旧书网

杂谈

    乡  

作者:尹继红

 

(四)

振南半坐半躺着休息了一会,感觉精神恢复了不少,只是一整天就喝了这一碗粥,肚子里空空荡荡地难受。这时舱门又开了,一个伙计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拍拍他:“没死掉吧。”

振南没好气地回答:“死不了。”

伙计笑笑:“死不了就起来,老大叫你上去一趟。”

振南心里想该死的又不知有什么花样,他心里有些忐忑。

船依然在行驶着,只是比白天的速度慢了许多,像在海面上散步似的。船板上,何成彪正悠然地翘着二郎腿,抽着烟,见他上来,嘴角咧出一丝嘲弄味道的笑。他努努嘴,对振南说:“坐下。”

振南不理睬他,斜着眼看着。

这时一个伙计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汤走过来,放在振南面前。何成彪撇撇嘴:“你不用谢我,是你祖铭叔给钱让我替你煮的。”

振南一听这话,也不做声,端起碗就喝。喝完汤,他站起身,用手抹了一下嘴:“还有什么事,没事我睡觉去了。”

何成彪瞅了他一眼:“怎么了?还有气呀。年轻人,肝火别太旺,小心烧了自己。来,坐下,陪我赏赏月吧。你也算半个读书人啦,如此海上生明月的美景,你们读书人可不应该错过呀。”

振南心想我算什么读书人,秋月阿爸才是读书人呢。不过他还是坐了下来。他确实不愿意回到那又黑又臭的底舱里去。

何成彪拿过一只杯子,给他倒了杯米酒,醇香的味道扑面而来:“喝口酒,消消气,这是我请你的。哈哈。振南呀,知道我为什么要吊你吗?你太年轻了,太冲动了,给你长点记性吧。特别是去闯金山,洋人的地方,做人要稳重一点,谨慎一点啊。”

何成彪也端着酒杯,慢悠悠地抿了一口:“你是个有志气、有品性的孩子,我喜欢。年轻人很少像你这样的。你会有出息的,说不定真能够在外面闯出点名堂。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世界上的事情,很少是能够凭冲动干得成的,要凭真本事,要凭大智慧。我在这海上跑了近二十年。见过闯金山的人千千万万,闯出名堂的只有少数,那都是能忍之人。体力上能忍能扛不算真本事,心智上能忍能扛才是真功夫啊。”

振南心里的火气渐渐消了,拿起酒壶给何成彪倒了杯酒:“彪哥,你给讲讲闯金山的事吧,你为什么不在陆上干,改成在海里跑啦?”

“怎么讲呢?每一个闯过金山的人,就算他发了大财,腰缠万贯了,心里面都有一本辛酸帐。金山绝对没有金子捡,都是用命去搏,用脑子去搏。”他放下酒杯,点了一泡烟,连着吸了几口:“孩子啊,有很多事情说出来怕吓着你,我现在还常常发噩梦。一到月圆之夜,我就睡不着觉,二十多年来,月月如此。一到月圆的那几天,我就心里发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何成彪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一轮圆月,慢慢地开始讲述他的故事:“在我的一生中,经历了两个我一世也无法忘记的月圆之夜。一个是我在加拿大修铁路的时候,那还是光绪六年的时候。我从三藩市出发到了加拿大的落基山脉里修筑一座铁路桥。我们承担的是整个铁路工程中最艰苦、最危险的路段。几年时间里全在悬崖峭壁上施工啊,开始的时候,站在那里脚就软。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很冷很冷的夜晚,我们全睡在一条刚挖通不久的隧道里。到了下半夜的时候,突然一阵轰响,隧道塌方了,一股气浪扑天盖地冲过来。我因为睡在隧道口,被气浪冲出了隧道,捡了一条命。一百多人中只有三个人脱难,其他全部被埋在了隧道里。那就是一眨眼的事情,连口气也来不及喘,你说惨不惨?我被冲出来撞在一块石头上,当时血流满面。可我一点也不觉得痛,我只是怕。我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足足哭了大半个时辰。我也记住了,那晚的月亮十分的圆,可也惨白惨白的,吓人呀。”何成彪指指自己的额头:“这条疤就是那次留下的。”

何成彪替振南倒了杯酒,两人碰了碰杯,喝了。他接着说:“从那次以后,我就离开了铁路上。恰好有个同乡的船上需要伙计,我就上了船,开始在这太平洋上跑。说老实话,这也是一件提着脑袋的活。我在这海上一漂就是二十年,台风呀,暴雨呀、礁石呀、瘟疫呀、饥饿呀,经历多了。每跑一趟都得往海里扔几具尸体。光绪十八年春,我们拉了一船人。谁想刚行驶了半个多月就触了暗礁。那晚的月亮也像现在那么圆,那么亮。结果船被撞了个大口子。海水像放了闸似地往船里灌,冲得人站都站不稳。不到一泡烟的工夫,船就开始翻侧了。我被冲进了海里,幸好手里死死抓着一块床板。我划出几十丈远之后,再回头看时,船已经只能见到桅杆了,海面上到处是乱扑腾的人,在月光下看得清清楚楚。几十号人,全是怀着金山梦的,可金山的影子都没见着,就沉到海底去了。两个月圆之夜,两次与阎罗王擦肩而过,两次目睹了上百条生命的突然消失,想想心里还哆嗦,又觉得老天爷待我还不薄。我现在还活着,也算值了。我从那后,一到月圆之夜,心里就打鼓,就发慌。”

说着,何成彪忽然站起身来,倒了杯酒,高举着,对着头顶的月亮喃喃道:“老天爷,求你放过我们这一船的兄弟吧,都是些穷苦人,月光娘娘,拜托您啦,替我把路照清亮点。我敬你啦。”他的声音有些发硬了,一扬手,杯子里的酒飞散开去。

振南觉得眼角也痒痒的,湿湿的,他也抬起头来,看着头顶的月亮,一时呆了。

(五)

何成彪的故事让振南心里一阵阵发紧,他感觉自己开始触摸到一个真实的金山,无疑这个真实比自己原来的想象要残酷得多。以往那种“笑傲江湖任纵横”的豪情也在不知不觉中添上了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苍凉与悲壮。望着这个一脸风霜的船老大,振南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振南将自己家里的情况以及这次下决心闯金山的经过说了。

何成彪摇摇头,笑了笑:“五年就回去?你开玩笑吧?交得起人头税,又何必来加国呢,没有三五年,只怕连这人头税都赚不回。”

振江心里一沉:“彪哥,怎么了?加国那边没钱赚呀?”

何成彪道:“我算你一上岸就找到活干,每个月三十块钱工钱,省吃俭用存下十块钱,一年也就能存下个百多块,五百块的人头税没有三五年,你怎么存得下来?”

振南脸刷白:“五百块?祖铭叔跟我说是一百块的人头税呀?”

何成彪瞪大眼睛:“怎么?你不知道呀?一百块那是去年,从一月份开始已经涨到五百块……”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哗啦”一声,振南整个人跌坐在了船板上。

司徒祖铭被船上的伙计摇醒,带到了舱外。他显然也不知道人头税涨了,而且一涨就涨了五倍。他是去年9月份离开加拿大,回到檀城乡下的。他知道司徒振南口袋里那准备用来交人头税的一百加币是他的父亲司徒乔卖了家里唯一的一块水田得来的。他清楚这个消息对振南,对这个家庭的打击是多么巨大。如果不是因为和司徒乔从小玩到大,他是无论如何不会答应带振南出来。没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还坑了这个原本就很贫困的家庭。他看着仰天躺在船板上的振南,心里像被刀剜一般,却不知说什么来安慰他。

司徒祖铭躬下身子,拍拍像一条死鱼般躺在船板上的振南:“振南,要不,要不你也坐船回去吧。等日后……

振南脸色惨白,眼睛却恨恨地盯着司徒祖铭,盯得司徒祖铭不敢看他。

何成彪盯着振南看了一会,低声吼道:“站起来,一点事就往地上躺,哪像个男人样?闯金山的男人天大的苦处都能扛。入不了境就回去,有什么大不了。”

振南一片空白的脑子像被突然浇了一盆冷水。他慢慢地站起身来,哑着声说:“我不能回去,阿爸将田都卖了送我来,就这样回去,我宁愿死了。”

何成彪看看司徒祖铭,又看看振南,叹了口气:“那你说怎么办吧?喂,老东西,你惹的祸,你说句话呀。”

司徒祖铭满脸戚然:“我有什么办法?还差四百块呢,我这次回去一趟,钱都用得差不多了,振南,我最多凑个一两百块借给你。”

何成彪骂道:“你个老东西!”沉吟了一会,他摇摇头道:“小子,看你是个有情又义的男人,阿叔送佛送到西,我借点钱给你。你将来慢慢还。”

司徒祖铭惊讶地看着何成彪。他不明白何成彪为什么对萍水相逢的振南如此偏爱,心里又难受又愧疚,一咬牙道:“何老大,我们也是老熟人了,振南一家在我们那乡下,也是出了名的善良本分人家。你老这么仗义,我也不能不仗义,振南,我也信得过你一家,你写张借据给何老大,我当保人。将来找到活干,慢慢还给何老大。”

振南眼睛死死盯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彪哥,祖铭叔,我不能再借你们的钱,我怕五年里还不起,我最多五年就必须回去,我必须要回去。”说着话,朝他们俩鞠了个躬,慢慢回船舱里去了。

第二天一早,何成彪发现司徒振南正蹲在船板上,他的面前铺着一张长长的宣纸。是一幅用毛笔画的地图,纤细的墨纹在纸上游走、起伏。何成彪看着那图上几个工整的小字:“金山月照故乡图”,心里一突。正想张口询问,却见一颗水珠从蹲在地上的司徒振南脸上“啪嗒”一声落在了纸上。

“这是我临走前,我岳父花了三天时间亲手画的一幅家乡的地图。”振南指着图上说:“这条江叫檀江,就从我家门口流过。这个画了棵榕树和一间房子的地方就是我的家乡回龙村。我岳父要我将这张图都装进心里去,便是将来在天边云脚下,心里都会有个暖心窝的家。”

何成彪站在他身后,眼睛盯着那纤细的墨纹,良久才轻轻地拍着振南的肩膀,低声道:“晚上你来找我,我给你指条路。”

(未完待续)

 

著名作家张抗抗发在《羊城晚报》上的专业书评(内有书图)

《此岸与彼岸》

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1-09/25/content_1218425.htm

 

 

现该书公开发售。各大书店应该已经铺货上架销售。

 

   目前,卓越网已经有《乡图》出售,售书网址:

http://www.amazon.cn/乡图-尹继红/dp/B005LTGYBE/ref=sr_1_1?ie=UTF8&qid=1316663394&sr=8-1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卓越网购买到这本书,原价39.80元,卓越网只售27.90元。

 

另外,孔夫子旧书网也有《乡图》出售,售书网址是:

http://book.kongfz.com/11154/127651084/

售价为27.86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