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池路岩_292
池路岩_29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枫桥夜泊

(2010-05-27 18:00:07)
标签:

杂谈

  

 

枫桥夜泊
枫桥夜泊

    我乃一介草民,无门无路,非高考不得进身。不意辗转各高中未能升学,又逢高考,内自郁郁而不得发。念及唐人张继落榜,作《枫桥夜泊》,及今不朽,遂欲纪念,即以其人其诗为一点,信手点染,命笔成文。游戏张继,兼悲己身。

                                                          

    张继在榜前彳亍着,豆大的汗珠自额上沁出,脑子一片空白。是真的没中,还是自己眼浊,抑或榜上的字太小而难于辨认?但早已看了一个时辰,榜上的名字都能闭目成诵了。再看一遍,如若还是没有,那便是真的没有了,便收拾书箱离开吧!张继下了决心,又转身向榜。

    试院外照壁上的大榜将自己傲然地袒露人前,这无生命的东西仿佛发出一句刻毒的不期待的嘲讽:有本事你就来看!

    此时看榜的人已云散。该笑的人笑着,买了酒驱逐兴奋;该哭的人哭着,买了酒排遣悲伤。太阳也感于人间的欢喜和苦痛,闻着酒气,缓缓回家,只把一片红晕留在天边,留给满心希望的人去看那傲气的榜文。

    没有......

    张继呢喃着,声音出口即颤。又寻几行,又道:没有......

    刚刚提起的一点底气在这颤音中愈颤愈细,颤到最后,居然没有了。他寻着榜文,灼烈的目光就要将这榜连带试院一起烧掉。寻着,眼珠渐渐地呆滞了,甚至发出了一个“‘杨’字怎么以木为偏旁”的无人能解的疑问。

    他妈的。张继惊叹失意人的思想就是辽远,骂了一声,又狗抖毛似的甩甩头,眼睛眨了几眨,重又定睛看榜。指头按着名字,小心地移下去,整张榜都留下了纵横的墨污,还是没有“继”字出现。他妈的,张继在心里骂道,平日里“张小继”“张大继”那么多,现在老子找个“继”字这么困难!不料这话虽在心里,却也还是颤,最终弄得五脏六腑也合伙颤了起来,颤到头晕目眩,心跳乏力,脑子里更其空白。

    唉!

    张继甩了手,发出一声旷远的长叹,沉进余日的红晕中。他绝望地仿佛要撒手人寰。

    又没中!这次该走了,在此多盘桓一日,便多一日的花费,钱囊已经一天天瘪下去了。再过几日,这里就要办琼林宴了,姑苏城就成了一座进士的城池了,难不成要眼巴巴地观望他们吟诗作对、击鼓传花?走吧!然而,哪里走?就这样回去?

    张继盯着榜,目光穿过照壁,穿过试院,穿过城墙,直达几百里外......

    临行前七日,张继就开始吃斋、烧香,推却了十数个酒友的宴请,他的女人脚不点地地成日奔忙于当铺、裁缝铺与点心铺之间。大家纷纷上门打听,终于从他女人的嘴里问出:是要出门科考。大家此后见面便问张继:兄台,这回可要高中?更有刻薄的人问:这可是第十回了?张继的脸色随着问题的深入由白转红,由红入青。

    回家便怪女人嘴不牢,难成大事。张继这几年总是不中,家庭地位急转直下,他女人已经敢于不顾相公的呲牙咧嘴而发表自己独到的意见了,一听说“嘴不牢”,立即一手叉腰,一指对着张继面门,嘴里炒豆子般地骂起来:你一个男人都不成大事,我一个女人家难成大事怎么说不过去?亏你腆着脸说!

    暴雨过去,一时间很是寂静。他女人缓过气来,回到理智中,发觉自己过于蛮横,便换了脸色,温言软语地说:人家看你自上次落第以来发奋异常,有别往年,料你此行必中,一时自信,就说出去了。

    张继最近也练就了吃软不吃硬的性格,看到女人回转,便也无限温柔道:这不还没结果吗?等到张榜那天,我若高中就一封飞鸽传书给你,你再说出去。这样先传开了,一旦不中,为夫岂非很难堪?

    他女人听相公口气软了下去,更其温言软语:没事,难堪不算什么,难着难着就容易了。

    张继还要说,女人突然杏眼圆睁,柳眉倒竖,一时间重回寂静。

    乡里一共没有多大,张继要去科考的消息当天就疟疾一样传开了。酒友盛赞张继越挫越勇,精神可嘉,并且暗地里押了宝,但大多都押“落榜”,只有深夜里偷牛被牛踢了脑袋的大五和爹娘近亲结婚,天生弱智的二水押了“高中”,而且两边下注都很大。亲戚本家则摇头表示无语。也有反对力量,结伴跑到张继家,苦口婆心地劝:人要现实,行行出状元云云。结果被夫妻俩合力骂出去,讨了个没趣。走的那天,送行的只有他女人一个,其他人都推着不见,大众的说法是:灞桥折柳是很痛苦的事情,不忍让张继蒙受这番痛苦。

    一群小人,张继咬牙道,老子偏要中一个给你们看看。

    于是,一个人,一卷行装,走进了巨大了希望中......

    张继就这样回忆着,脸早已热了。又没中,但就这样回去吗?乡人的冷眼能把人冻死。也罢,回不回是明早的事,今天已不早了,最重要的是当下去哪,此来带的钱财本就不多,近日钱囊又消乏下去,已住不起客栈了。要不,就睡船上......

    五脏六腑的震颤加上头晕,都让张继尿急。

    此时,天已全黑,月光洒向人间,几棵梧桐投下了怪异的黑影,森森然恐吓着失意人......

 

    一江愁苦的月色在晚来的凉风里舞起浮沉的身段,客子的扁舟便泊在江边,有如人的命运一般起伏不定。这是张继的船。他本来是要睡的,但辗转舱中,江浪击舟的声音让他始终不能安睡,便披衣坐在船头。大江之上,只有一只画舫和几星渔火,寂寥便都压上了这瘦小的舟。

    张继平日很能给自己安排前程,至于琼林宴上要说什么,开什么玩笑都想的清清楚楚。高中之后,那帮押了宝的孙子们都输穷,大五和二水不懂得要,我替他们要。他们会陆续送来米面、银钱,送这些来也就因为要我给他们谋个小缺,那帮狗东西!亲戚本家也一窝蜂拥来,说早就知道我才高,必中,只争一个早晚,之前的不相来往是怕影响我读书,说完又大叔家让房,二姑家腾屋,让我住?呸,谁稀罕!对了,得加固门窗,小心那帮狗东西们来道喜的时候,把门挤坏,也不乏有人挤不进门,翻窗户跳进来,对,这番未雨绸缪确实有理。高中的第二天就休了那个婆娘,她近一二年脸也黄了,也不服管教了,早就该休了,况且也合于“七出”的标准,到长安去吧!到那里聘一个温良女子,再买几个小妾,小妾要会琴棋书画,所谓“娶妻娶德,纳妾纳色”就是这样。

    所以张继的这一套前程很符合古来读书人的路径。

    但是,现在呢?什么也没有了,只剩自己在他乡的客船上冷对一江愁苦。江涛拍岸,在这涛声中仿佛听到了心碎声,碎了一地,拼不起,合不上。

    客官,江中风大,你进来吧!舟子在舱中叫他。他应了一声,没动。哪里是路?难道我天之骄子竟去躬耕吗?笑话!

    船家,去帮我买酒来!张继打着悲腔奄奄地喊道。

    过了半个时辰,张继听到涉水的声音,及待回头,是舟子捧着一大罐酒回来了,咻咻地说:这是最好的酒家姑苏大酒楼里最好的酒。张继付过了赏钱,舟子进舱,又留下他自己冷对一江愁苦。他已决意用酒排遣落第的悲伤,举起酒罐,一斗已入喉,舌间喷火,腹中猛烧起来,余酒湿了衣襟,他便再喝不下去,同时更加晕眩了。而悲伤却并不见排遣掉,相反,若再喝一斗,则把自己从人世间排遣了。他不知道,这悲伤被古今亿万人用酒排遣过,早已千杯不醉。而他却醉了。

    在这迷离的江水中,似乎又升起了他无限的希望,慢慢地升起了官服,升起了金银,升起了女人,升起了夹道喝彩的人群,张继想确认这些都是为他升起,用力闭目,又用力睁开,便什么也没有,再一望,一江愁苦中又升起了酒友们的冷笑,升起了自己女人的刻毒,升起了孙子们的押宝,甚至升起了张继不曾见的本家的摇头。但再一定睛,又都没有,眼前只有江水卷着浪,打着涡旋。

    他发呆了,一个情景在脑中幻现出来,他在昏灯下读书,却并不限于应考的范围,他已放弃功名,博览群书,陶冶性情。雪后可与娇妻赏梅,吟诗作赋。曹操也在《让县自明本志令》中说:欲于城东五十里筑精舍,秋夏读书,冬春射猎。那种隐士生活很好,张继又开始向往,但打了一个嗝,一阵臭气翻上来后,便转念了,不能进身,读书何益?与娇妻赏梅,毕竟有一个“娇”的限制,我的却是悍妇,得休掉,换一个温良女子才好。至于秋夏读书,冬春射猎,那都是有钱人的消遣,我乃一介草民,无门无路,非科举不得进身。后来一切问题又都归结到读书应考上来了。

    画舫里传来了女子的歌声,伴着嘈嘈切切的琵琶声,一声一声地轻拂着张继的耳朵。他悠悠地自语道:这样的小娘子......

    把他从那“小娘子”的梦幻中叫醒的是一串涉水而来的钝重的钟声,那是寒山寺传来的,这钟声将要震碎人心。同时,月已西沉,江上的几星明灭沉浮的渔火更来增添了失意人的愁苦。心中郁结地血液也将要喷发出来。

    他从长篙的下端裂了一片竹下来,刻字在舟头:

                                          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刻完丢了竹片,赏玩一阵,又发出这样的感慨:是试官不识文章,我的文章太好,做了出头之鸟,出头之鸟都不得好死,无论出在前头还是后头,出在前头,引起群鸟妒忌,它必亡;落在后头,遭到群鸟唾弃,亦必亡。这群东西不知道,什么妒忌,什么唾弃,都是鸟事。

    但终是爱惜自己的诗,又重行诵读,读罢,便笑了,如果就这样连着一路考过去,就是进士及第,就是天子门生,然而天子却不要这个门生,天子不要我,就表示天不要我,天也不要我了,我还能活吗?

    身体略一前倾,翻入江中,激起一朵大大的的水花。但即刻便扑腾着叫喊:救命,救命!连叫了两声,双手便无力,要沉下去。舟子在舱里正要睡觉,听到微弱的叫喊,仿佛就在耳边,起身去看,但见张继身体浮着,脸朝下没入水中,衣服着水浮起成一个半圆,恰似仰泳的青蛙的白肚皮。舟子急忙一把将他拽上船。他的呼吸只是微弱下去,舟子骂了一声,把他展开在船头,下死劲地在他肚子上按了几按,“咳咳”,一股小水注从张继口中喷出,同时连带着一只小鱼掉在船板上。张继慢慢苏醒过来。

   “啪”地,舟子扬起巴掌扇了张继的面颊。骂道:大半夜的不让人休息,你们这帮读书的王八。

    着了这重重的一下的张继捂着脸,絮絮地说:天子不要我做门生,天也不要我活,我还活着干什么?

    那你干吗要喊救命?舟子恨恨地质问。

    这水太臭,不能死在这里。张继辩解道。

    舟子苦笑,指着张继道:你们这帮人,整天嘴里说修身、齐家、治国和平天下,心里却想着金银和女人!

    现在什么都没了。张继绝望地说。

    小鱼在船板上张着嘴,翻了白眼,两腮的开合越来越快,尾巴“吧吧”地打着船板。

    屁话!人首先要活着,想想怎么才能快乐,为自己开心的事去奋斗,你不喜欢科考,偏要去,你开心吗?舟子质问。

    张继不说话。

    舟子又说:得了进士能怎样呢?最多就是欺压我们这些百姓。你们这帮人,得志便猖狂,你看孟郊登科以后写的那首诗:

                                      以前的龌龊啊不必多说,

                                      今天终于可以放荡啊思想无边无际,

                                      春风吹着很得意啊马儿快跑,

                                      一天之内啊看完长安的花。

    你看他那副嘴脸!我告诉你,我也是读书人,而且是读真的书,只是陶冶性情的,并且我喜欢怡情于山水,所以就来撑船了。你呢?你为自己活过吗?

    张继觉得舟子的话如一把刀,把自己杀了。

    孔子说“上士杀人用语言,中士杀人用笔端,下士杀人用石盘。”另外《颜氏家训》中也说“上士忘名,中士立名,下士窃名。”无论孔子的标准还是颜之推的标准,眼前的舟子都是一个上士。

    舟子见他不语,便又说: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条,问问自己想要什么,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官场,想好自己的路,把它走好。

    月落了下去,两人相对沉默。鱼儿已经不动了,可见命运弄鱼!

    唉!张继又发出一声旷远的长叹,叹息沉进江中,一个念头浮了上来:回去。

  

    一切不出所料,乡人们眼神冷冷的,也还是会来说话,但也总是刻薄,有的人见了面虽然很好,但转背总觉得怪异和冰冷,转身回望,便发现那人正冷笑。

    大五和二水都输了,但他俩都忘了,大伙便挤进他们的家,跟他们娘老子要了一大笔钱,四个老人气得差点呜呼哀哉。

    那日以后,大家便都忘了张继的落榜,重回了静默中等待下一个笑话出现时的开怀一笑。

    打破这静默的是一个书商的突然到来,他拿来一本精装的《当朝诗选》,大家一打开,张继的 《枫桥夜泊》就排在第一篇。

        这算是不大的地方的一个大消息,书商也惊呆了,他不知道张继居然在这里。这时大家才得知,大城市里都盛传着张继的逸事,说他曾经下到涛涛江水里捞月亮来着。士子和闺秀们都在巴巴地等着见他。

        这个消息给静默又冰冷的小地方带来了莫大的不安。书商络绎上门要张继出书,张继春天里还请工匠加固了门窗;有写死也得不到刊印的诗人写了诗冠了张继的名字,诗集的销路大畅;姑苏大酒楼重新装修了一回,开业的那天,请了张继去剪彩;姑苏点心中心推出了“三路”糕点,也请张继代言。但他从此却再不写一首诗了,他早已能用给别人写序的润笔、剪彩费和代言费养活家小了。

        从那以后,他的女人渐渐灰头土脸了,似乎也再没有发表独到意见的智慧了;乡人也都灰头土脸了......

        也从那以后,张继总是说: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艳遇
后一篇:蚊虫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艳遇
    后一篇 >蚊虫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