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犁松龄
伊犁松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05
  • 关注人气:1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在冬季

(2013-03-29 16:42:32)
标签:

房产

     人在冬季

         

今年的冬季依旧很冷

我正在远离故乡的一个小城

沾满泥土的脚印

无意踩在小城的花裙上

我却在迷乱中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很多年就这样无声无息悄悄过去

在趟过无数个风雪之夜后

一场深厚的大雪留下的空白

让我陷入恍若隔世的梦境

       

城市的马路上,是谁拖着一只疲惫的脚步

在小酒店纷乱旗幡的招引下

一个孤影在斑驳的墙上摇曳陈旧的往事

多年的故事浓缩成一行泪水

盛在一杯薄薄的酒盅里

是一饮而尽呢,还是让其沉淀在生活的底部

窗外的雪花将故乡的影子一点点湿透

而一张美丽的脸庞正在村庄的苹果树下渐渐绯红

那醉人的背景,让我在城市的生活每天都黯然失色

我们遗忘了什么,在古朴遥远的故乡

我们失去了什么,在远离故乡的城市

我正在举起的酒杯为何缓缓伫立空中

该和谁祝福呢,太多太多的福祉

早已写在城市灯红酒绿的脸上

而我故乡一贫如洗的亲人

仍然像一根草芥漂泊在如泣的风中

        

大雪覆盖下的村庄暂时归于宁静

而劳作的人们却不会像一条冬眠的长蛇

在洞穴里裹紧身子。窗外的雪花漫天飞舞

冬季里饲养的那头牲畜正一点点膘肥体壮

更多的羊群被一捆捆墨绿的干草喂养

苜蓿草熟稔的气息仿佛让人置身春天的原野

如果你侧耳细听,会听见美妙的仙乐

牛马咀嚼草叶的声响让我重新回到音乐的天堂

一盏马灯照亮寂静的雪野,感恩目光

在一群被称为畜牲动物的眸子里闪动

一把滴落污血的匕首却潜行在人流里

在那群水晶般温柔眼睛的注目下

是谁正满面羞愧地低下高傲的头颅

         

今年的冬季的确很冷

西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已进入我区

受其影响,城市的气温正明显下降

天气的变化总能被电台一次次准确地预报

而藏在人们内心的隐秘谁也无法测定

管它冬夏与春秋呢

此刻我正在模仿一位哲人,躲在城市的一座小楼里

在书页的翻动之中,我看见落满大地的霜花

正渐渐将先生翘起的胡须染白,多少年没有褪色

         

是谁伏在耳边悄悄告诉我们

雪花一夜带来的欢娱是一种假象

比喻为树上的梨花,被风吹落,又被风飘起

潜行的寒流将人们的内心灼伤

         

走过皑皑的白雪,我常常看见

一只饥饿的鸟儿飞落在屋檐下

在这寒冷的冬季,该向何处觅食呢

其实一场劫难正悄悄临近

是谁用半截木棍支撑在柳筐下

几颗谷粒是随意撒在那里的诱饵

一条细细的麻绳拴住鸟的命运

鸟为食亡,穿行寒冷的冬季

       

我只能用一支歌声抵御冰雪的侵袭

你若是尽力想象,会看见寻欢作乐的

是屠夫眼皮底下一群迷途的羔羊

一个人立在雪地里,在无痕的流水之中

无望地等待众神撒下天上的鲜花

一场大雪积累的厚度,让我在一夜间生满华发

是谁在悔恨中拷问消逝的时光

从天空撒下鲜花的人,你们是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