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卜易道长
卜易道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195
  • 关注人气:1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易经的思维方式与方法

(2013-11-28 20:48:10)
 《易经》方法论,主要体现在它的思维方式之中,《易经》思维的特征是从具体的客观存在到抽象的思维过程,按其思维方式的发展分类,共有如下五种:一是直观思维方式,是指对客观存在的感性认识,在《易经》中的卦爻辞,大多是前人处理生活中所遇事的经验记录,只是属于个人的体验,而不是一般的事理与原则。
      《易经》的作者们 将这些体验汇集起来,经过筛选和编辑,作为后人判定事物和推测未来的比照范例,这就是《易经》直观思维方式的表现。

     《易经》直观思维方式举例:履卦“”的卦辞是:“履虎尾,不咥人。亨。”意思是指踩了老虎的尾巴,但没有被虎咬,故为亨通。按照卦爻辞是算卦者算卦及体验情况记录的说法,此卦表明,有人行事之前用筮法求吉凶,得“”卦之后,外出行事,路经草野之地,无意中踩了老虎的尾巴,可是老虎没有伤人;事后将履卦象“”及行事验证的情况一起记录下来,以示履卦为吉利的象征。这种思维方式,纯粹是以卦辞为卦象的验证结果,以此卦卦象为此卦卦辞的先验征兆,作为后人求得此卦时预测凶吉的比照例证;这种把记录的验证情况作为一般的,带有普遍可比照性的事例与卦爻象相应。将直接体验转换成相关卦爻象的内涵展示,与此相连,也变成了算得相应卦爻者预见未来事件的参照标准。由此可见,在人们头脑中已经形成了一条判定事物的思路:为了判定事物而算卦,由算卦获得卦爻象,再由卦爻象找到相关的卦爻辞所记录的直接体验,最后直接判定所要判定的事物。这种思维的基本原理是用了相似事物,应用相似办法去判定与处理。
     《易经》的直观思维,是人类认识世界的初始阶段,这种思维方式以事物整体外观在头脑中的印信为信号来体认事物,并以此种体认为借鉴再去审视和认识新事物。因此,思维过程直接以事物外在的表象为中介,通过新旧事物的外在形象,属性、功能的对比进行判断。这种判断具有表面性、简单性,不能认识事物的本质,更谈不上把握事物的发展趋势。
       因此,直观思维有很大的局限性,但它终归是认识事物的起点与第一步,所以还是有价值的。二是形象思维,这种思维方式是直观思维方式的深化,它与直观思维有共同之处,两者皆以事物的形象为媒介。不同之处是直观思维是以事物的整体印象去比照,衡量另外一种事物,具有整体平移之特点:而形象思维则不局限于事物的整体,它是通过对事物印象的再现、拆卸、组装去体会事物中包含的道理,并创造出新意。
    《易经》特别重视形象;认为形象之中具有深刻的蕴意,这些含义中有的难以用言词表达出来,只能体会,不可言传,因此形象比言词具有更强的蕴意和表意功能。
        形象有两类,一是客观存在的自然事物的形 象;二是人们用以表示事物的形象符号,如卦爻符、河图、洛书图等等皆为形象符号。
     《易经》用形象去表达意念和义理,并在发展过程中,将形象思维推向新的层次的是《易经》的一些图象,如《卦气图》、《河图》、《洛书》、《太极图》等,它们打破了原有《易经》的卦爻象的符号系统,用图象去蕴涵和表述事物之间的关系,及其发展变化情况。从而在《易经》形象思维中演绎出一种特殊的形象思维形式,那就是《易图思维》,这种形象思维,是指图的不同部位、不同符号和其相互之间的关系、构想出事物之间的关系,以及由这些关系导致的事物发展变化的思维方式。
       例如“太极图”,是在一个圆圈中卷缩着两个黑白有别,首尾相衔,环抱一起,充满圆圈的鱼,而每个鱼的眼睛也是黑白不同,其中也充满上述的两条鱼,以此类推,以至无穷,这个图蕴含了人们的丰富想象与意念。它可表示图的外圈是整个宇宙:由于宇宙混沌一体,无边无际,极而复返;循环无端,只有用圆去表征,圆中黑白两色可以表示天地分明,阴阳有别,一中有二,一分为二:鱼眼中又是一个太极图,以此类推,以至无穷,把外圈当作最大的太极。这样以来,二鱼环抱一体,大头细尾,相 衔相接,给人以首尾交替,游动不息之感受,可以展示宇宙内部天地,阴阳运行不息,循环交替,如此等等,以一蕴万,以静制动。如果人们循其图象引发思考,会生出各种体会和感受来,这正是《易经》形象思维的特征,这一思维方式对近代科学的研究。也是十分有用的。
        三是“象数”思维方式,这是《易经》所特有的一种思维方式,它是以象(符号)和数字(严格说,也是符号)为媒介,去认识、推断或预测事物及其发展变化的一种思维方式。它与形象思维不同,在于它借助形象思维的时候,总是伴随着数的变化与关系,用象数合一的观念去考察事物的变化过程与规律。我国古代人认为自然界的一切变化是遵照数的变化程序进行的,数的变化程序标志着事物变化的趋势和结局,对此,人们称“气数”。因此,推测事物变化方向与趋势,则可通过数的演绎去进行。
      《易经》以象和数相互转换去解释爻卦象与事物变易的过程和法则。《易经》中既有象,又有数的表示很多,例如“河图”、“洛书”这两个图象,皆有数字与其相应。如河图的图象在各个方向皆配有数字描述:一与六在一方,为一六共宗而居于北;二与七为 朋而居于南;三与八同道而居于东;四与九为友而居于西,五与十相守而居于中。
      《易传》对《易经》之数变引起象变,象变引起对天下事物推测变化的关系做了概括,并说:“参伍以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下之文,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见《系辞》)认为《易经》揲蓍形成的数变化,阴阳之爻所在卦位的交错变化反映出天下事物的变化,因此数变的结果造成象变,而象变又象征着天下事物的变化。
      《说卦》曰:“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于阴阳而立卦”。这说明《易经》既说象又讲数,象和数是统一的,例如奇偶之数与阴阳爻象是同一件事的两个方面,所谓“阳卦奇,阴卦偶”就是指偶数为阴数(如,2,4,6,8皆为阴数),阳数即奇数(如1,3,5,7,9皆为阳数)。《易经》中对从象数两个方面去揭示事物变化的法则,《易传》称之谓“极深研几”、“探赜索隐”。
       《易经》对象数进行推广之后,认为世界上一切事物,从自然到人类社会,都有象数两个方面,既有可感知的性质,又有数量的规定性。例如明清的方以智说,“虚空皆象数”,认为只有认识其象和数,也即事物的信息和度量,方能了解 与控制其变化过程。再如,利用《易经》的象数思维,还可制出卦气图,按一年360日去划分四季寒暖之象,人们由日数之增加和象的变化可以知道寒暖变化规律。
       北宋有一个名叫刘牧的人,他提出“象由数设”说,认为“河图”、“洛书”显示天奇地偶之数,圣人观天地之数而画八卦之象,卦象出于天地数变的法则,非圣人任意而为。他将圣人观象解释为观天地之数,将圣人画卦说成是“画其数”。在刘牧看来,有天地奇偶之数才有五行生成之数,尔后才有八卦之象。正因如此,故奇偶之数及八卦之象表征着天地,及一切事物的性质变化。南宋的大学者朱子又依爻位的变化提出量变引起质变的理论,将这一理论用于人事,提出了防微杜渐说。总之,卦象说,认为象是一类事初的特征。
     《易传》曰:“象者,像也”,以卦象为一种符号,六十四卦卦象是用来表征事物变化的符号组合,这种符号作为一种系统,又有数的规定性,成为事物的表征方法。方以智正是以“河图”和“洛书”的符号集合去描述宇宙的方法,以卦象符号变换去表示事物变化的规律。这种思维方式既是逻辑的、静态的,又具有辩证的、动态的,用转化的符号表达变化的过程。
     象数思维方式不但能 使形象与直观思维方式过渡到逻辑的理性思维,还可以使逻辑思维上升到辩证思维的最高层次。
     四是逻辑思维,它是遵循形式逻辑的法则进行思考问题,认识事物的思维方式。形式逻辑的法则很多,《易经》的形式逻辑思维主要有三类,一是分类,二是类推,三是思维形式化。
      分类,在《易经》中已有表现,例如爻象、卦象、爻辞、卦辞各有自身的功能,相互之间存在固定界限,分别成为一类,进而在爻象、卦象、爻辞、卦辞内部又分为吉、凶、悔、吝等不同的类别。发展到《易传》,不但用类观点去观察与分析《易经》,而且将这类思维方式总结出来,形成自觉概念和观念。例如,睽卦《象传》说:“万物睽而其事类”,乾卦《文言》传说万物“各从其类”,《系辞》传说:“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见矣。”其意是指,万物相别,而其运动变化却有同类者;万物各自都顺从其类;天下之物同类相聚,以群相分,从而显示出吉凶祸福。
      这就是说,天下的事物尽管各有各的特性,但是又具有相同之处,相同的事情相聚为一类;类与类又有区别,各自根据本类事物的属性和境遇展现出凶吉与祸福等不同的趋势和结局。这正是《易传》对推断事物趋势和结局的依据,这里 的依据就是事物的类属性和境遇,它将类属性作为事物发展变化的内在根据,而将境遇作为事物发展变化的外在条件。
      《易传》确认类是事物之所以相互沟通的纽带,不同事物本来相互区别,所以从事物的名称到事物的性质都各守其界,不能逾越,但从同类角度看,一个事物与另一个事物又相互沟通,可以逾越,因此,可由一事物旁及另一事物,推断出另一个事物。这就是形式逻辑分类方法在人的理性思维过程中,具有启智发蒙的作用,是人类认识世界的初级阶段。形式逻辑的另一个方法(面)是类推;类推是指把一个事物的类属性推及同类的另一个事物上,以求对另一种事物有所认识的思维形式,它是分类的一种深化和继续。
     《易经》的占卜早已用到了类推思维方式。例如,《左传》所载周史用“观”卦六四爻辞:“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去推测陈侯后代有国而朝于王。《易传》对类推概括为;“夫易,彰往而察 来”,“春之德园而神,卦之德方以知”,“神以知来,知以芷往”。“往”;指卦爻辞所记述的过去事,即往事,“来”则指将要发生之事,也是算卦要求问之事。算卦是依据以往验证之事来判断未 来之事;以往之事所以能作为依据去推断未来求问之事,是根据预卜之事与过去经验之事皆属同类事物。同类事物异中有同,故可以从一事物的类属性推出另一事物的类属性。朱子将此方法叫“推类旁通”。
     《朱子语类》卷七十五记载说“一卦之中,凡爻卦所载圣人己言者,皆具己见的道理,便是藏往,占得此卦,因此道理以推未来之事,便是知来。”意思是说,《易经》之卦爻辞所记载之事,是过去圣人所经历的事,这些事不仅仅是一件事,而是圣人对多件事所体验出的道理,这正是《易传》中所说的“藏往”之理。算卦时求得一卦,然后根据此卦所包含的道理去推出所求问的未来之事,便是《易传》中所说的“知来”。朱熹说的“理”,便是往事与来事共有的类属性。所以从芷往而达知未来的认识过程,便是根据往事与来事中共有的类属性,进行推理的思维过程,这一过程正是形式逻辑的类推思维方法。
       形式化方法,是指仅仅注重思考问题所遵循的思维形式,不及所想问题的具体内容的一种思维趋向。其特点是在思维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定的,相对稳定的法则或公式,以此公式去限定思维的定向,衡量思维的得失,而不涉及所思考问题的实际情况,就是只管对错,不管真假。所 谓“对错”,是指思路是否符合思维法则或公式;所谓“真假”;是指思考的事物是否与实际相符合;这是形式逻辑的一大特征,目前已发展成符号逻辑学。思维形式化,在《易经》中,表现在爻、卦象以及爻象与卦象之间形式的变化和联系上。六十四种卦象,都是由奇“-”和偶“--”两爻所组成,两个爻象,又由六重相迭形成六十四种不同的符号系统,这一符号系统包含有一定的逻辑结构,虽说这种结构象征着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变化逻辑,但却并不涉及到具体事与物,它仅仅是奇“-”与偶“--”两爻按六重相迭,排列组合的形式展示,这就是思维形式化的表现方式。在《易经》中采用思维形式化的媒介是“象”,并认为爻卦象,以及其相互关系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事物发展变化普遍趋势的一种抽象,它可普遍的应用于任何事物,而不限于某一个具体事物的具体内容。例如,《系辞》传在解释卦象说:“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啧,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其意是认为天下事物十分复杂,所以以卦画为其象征。也即卦象的符号作为万事万物的性质和变化过程的描述标志。
        例如,任何物与事皆可有阴阳二 性,所以用阴符“--”与阳符“一”去表征。再如,事物变化皆有通顺与闭塞等情况,并不限于某一种具体的事物,所以用泰卦卦象“”表示一切事物通顺,以否卦卦象“”表示一切事物的闭塞。在《易传》看来,六十四卦的卦象不是某一个或某一些固定事物存在形态与发展变化的象征,而是任何事物存在形式和发展变化的共同特征。抽象公式,故可适用于各种具体事物的物象。
      《易经》形式化思维,在算卦方法的解释中表现得很清楚。《易经》算卦遵循“彰往而察来”的类推方法,但要使类推有效,“往”,“来”两事必须同类,如果将《易经》中卦爻辞所记载的事作为一个具体的事,则难以与求问之事一一对应,划为同类。为了将求问之事纳入卦辞,爻辞所记之事的同类中,就须将卦、爻辞所记载之事抽象化,视其为预测来事吉凶的公式。只有如此,方能赋予其无限的灵活性和包容性,才能对所问主事做出各种各样的判断。基于这一道理,宋代学者程颐说:“不要拘一,若执一事,则三百八十四爻,只作得三百八十四件事,便休也。”(《遗书》)卷十九)所谓不拘一,就是指不要就事论事,把卦辞、爻辞所记之事当成一类事物的共同特征,使之具有与任何求问之事都相照应 的功能。于是,爻辞与卦辞所记之事便成了一个形式、记号,成了不涉及具体事物内容的一般公式(模型或框架)。因此,朱熹曾言道:“易只是个空底物和事”,也即《易经》的卦辞,爻辞仅只是一个空套子,可以套在任何有关事物的上面,从而进行类推。鉴上所述,《易经》绝对不是供算卦用,但是从其卦的结构中,可以找出许多有价值的科学思维方法。这一点单从思维形式这一点就可看出,人类思维形式化,是人类对自己思维进行自觉研究的基本趋势,是形式逻辑的基本特征。形式化的结果,形成了人们正确思考问题必须严格遵守的诸多逻辑法则或逻辑规律,如矛盾律、同一律,排中律等等。这些共同法则与规律,由于脱离了具体事物的内容,所以具有一般性,但只是规范人们的思路,而还不能起到保证所思考事物符合实际情况。这一点由错误前提可推出错误结论,即可说明。总之,逻辑思维,在《易经》中,是把分类、类推与思维形式化三者结合在一起,一起构成形式逻辑的三个不同层次。这种思维形式对近代科学发展起到很大的积极作用。
       五是辩证思维方式,所谓辩证,是指以运动、变化、相互联系的观点去认识事物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在《易经》中,蕴含最为突出,最为系统,最为丰富,是最有价值的一种思维形式。它可以归纳为以下三点:1、变易思维,这是从变化的观点去考察一切事物的一种思维方式。《易经》是为模拟大自然,模拟事物变化而创造的,自身充满了变化。“易”的含义,就是变化之意,因此变易之内涵也在此意义之中。《易经》的变易观念有三个层次的意义:一是指卦象与爻象的变化:二是爻变与卦变引起的象征的人事的凶吉变化;三是卦辞、爻辞借以表征自然现象之变化:(1)卦象、爻象变化在《易经》中,卦象是可以依据爻象变化而变化的。例如,在八卦中,乾卦卦象,下面一阳爻变为阴爻后,乾卦卦象则变成巽卦卦象。
       如此可以看出,八卦虽然各有所代表不同的事物类象,但是她们相互间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必然关联。这种关联是通过爻的变化而来,从而反应了天地间事物的变化与联系。
 图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