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崇拜:《认古识今》第四章 早期信徒的崇拜

(2011-02-16 15:24:52)
标签:

杂谈

崇拜:《认古识今》第四章 早期信徒的崇拜

本章将会探讨皮里纽(Pliny)和游斯丁如何描述当时崇拜的实践,然后按照第二世纪出现的崇拜规范,来研究它们在新约圣经的起源。

 

第四章 早期信徒的崇拜

在保罗书信和第二世纪殉道士游斯丁对崇拜事宜的描绘之间,有彼得书信、希伯来书、启示录及一些没有列入圣经正典的书信,作为这期间崇拜发展的补充。本章将会探讨皮里纽(Pliny)和游斯丁如何描述当时崇拜的实践,然后按照第二世纪出现的崇拜规范,来研究它们在新约圣经的起源。

第二世纪崇拜的描述

新约圣经和第二世纪的教会记载中,没有对崇拜事宜作详尽的记述。表面的观察推论,会认为初期教会的崇拜并不重要,所以记载稀少;这种推论未免肤浅。其实情况刚好相反,对早期信徒而言,崇拜非常重要,他们郑重其事,刻意不随便讲论内容,免得鲁莽之徒误解其意,尤如把珍珠拋在猪前;对主餐尤其谨慎,从不开放给教外人参加。1

「皮里纽报告书」

主后第二世纪,信徒的崇拜聚会是秘而不宣的,引致皮里纽设法调查。这位长官在主后一一一年至一一三年间执政于庇推尼(Bithynia),他欲查探基督徒聚集崇拜究竟在作何事。其后,他上书罗马帝国君皇他雅努(Emperor Traian,53-117),详述调查所得。我们可从「皮里纽报告书」(The Letter ofPlinv)中,略知当时基督徒在崇拜中所作的,特别是为何不愿让教外人知晓信徒的崇拜。皮里纽在报告内指出:「这群人不当之处〔或可谓其错失〕在于常按他们的规矩,定期在黎明之前集会,一起启应背诵,赞美那位名为基督的,敬之为神。」2有人认为皮里纽所用「赞美」一辞,可译为进行「宗教仪节」,也可能是指守主餐。

皮里纽也告诉当时的罗马君皇:「〔这些基督徒〕彼此以誓言约束,表示不行犯罪之事、不抢掠、不行淫,并立誓绝不反悔作诚实人。他们从不偷取所得的按金,或所托管的物品。」虽然他没有在书信内详细说明誓言的内容,但一般人都认同礼仪学者翁文约瑟(JosephJungmann)的分析,认为「这誓言类似主日认罪祷文」,3又或者是十诫(Decalogue)的背诵。

皮里纽在报告书第三部分有如下说明:「上述程序结束后,这群人例行散去,其后又一同用餐,但仅属普通聚餐,无甚可疑;而这群人也表示,自从本人颁布命令以来,他们已停止这类聚餐。本人颁布之命令,仍依从陛下指示而发出,禁止会社组织的存在。」皮里纽形容这些聚会之后的餐会为「普通聚餐」、「无甚可疑」,正好反映他对这些聚会的了解程度。这些聚餐集会大概不是主餐,因为是在:「赞美」(宗教仪节)以外的时间进行,而且这群信徒也已因应皮里纽的命令「停止这类聚餐」。这类聚餐大有可能是「爱筵」(agape feast),是教会肢体一起用餐,与主餐大有分别。4

《十二使徒遗训》

《十二使徒遗训》(DidachC,主后一○○年流传于教会)是与「皮里纽报告书」同时期的一份文献。这份篇幅简约的文件,正好象一本初期教会的行事手册,内容包括多方面的教导,其中关于初期教会举行爱筵的资料更是详尽。

关于感恩礼,须为以下各项献上感谢:

首先,是为着主的杯:

「天父,为着那从祢仆人(servant) 大卫而出的枝条.就是祢藉着称的仆人(Servant)主耶稣彰显的真葡萄树,我们感谢祢。」

「荣归上主,直到永远。」

其次,是为擘开的饼:

「天父,为着祢透过祢仆人主邪稣显示的生命和智能,我们感谢祢。」

「荣归上主,直到永远。」

「这擘开的饼,来自千山〔的麦粒〕,然后面粉混合在一起,成为一团,愿主从地极众集众教会,归入祢的国度。」

「藉着耶稣基督,愿荣耀、权柄归于祢,直到永远。」

人若没有奉主的名受洗,不可领受这感恩的餐:同样按此理,主的话如此说:不要把圣物给狗。

领受后,你们当献上感谢如后:

「圣父啊!我们感谢祢,因称已把祢的圣名高举于我们心中的殿,又因祢藉祢的仆人主耶稣向我们显彰的智慧、信实和永远的生命,我们感谢称。」

「荣归上主,直到永远。」

「全能的主宰,祢为着祢的名创造万物,赐下饮食,叫世人得饱足,好叫他们向祢献上感谢:对我们信徒,祢更藉着祢的仆人〔耶稣〕,把属天的粮、活水和永远的生命赏赐给我们。」

「因着称的权柄和能力,我们更要献上感谢。」

「荣归上主,直到永远。」

「主啊,求称纪念祢的教会,救她脱离凶恶,使她在祢的爱裹得以完全,从四方,从地极召众她回来,归祢为圣:进入祢的国度,就是称为她预备的国度。」

「因为权柄、荣耀全属祢,直到永永远远。」

「愿祢的恩慈降临,这世界和其上的都要过去!」

「和撒那归于大卫的上帝!」

「那分别为圣的,就应前来就近上帝:还没有分别为圣的,应快悔改归向上帝。愿主再来!」[阿们]

让那些先知,按其心所愿献上感谢。5

「爱筵」是信徒共聚用餐,源起于最早期教会的崇拜聚会。路加医生在使徒行传二章四十六节记述这类聚会:「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的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最初,信徒是在举行爱筵的时候一并守主餐的。其后,「主的餐」与「一起用餐」渐渐分开举行(分开举行的原因,本章稍后阐述)。《十二使徒遗训》对信徒「一起用餐」和「主餐之前举行的爱筵」的祷告,也提供蓝本。6

爱筵的概念来自犹太人坐席联谊(table fellowship)的传统。在席间,犹太人习惯轮流为杯、为饼祝祷。早期的基督徒多属犹太裔,因此,一起用餐时为杯为饼作简短祷告,亦属自然。

请对照下列祷文:

    犹太人坐席传统祝谢语          基督徒祝祷文

为杯祝谢:                        为杯祝祷:

 颂赞归给我们的主、        天父,为着那从祢仆人大卫而出的枝

 我们的上帝、永在之君      条,就是祢藉着祢的仆人主耶稣彰显

祂使葡萄树结出果子。      的真葡萄树,我们感谢祢。

为饼祝谢:                      为饼祝祷:

 颂赞归给我们的主、        天父,为着祢透过祢仆人主耶稣显示

 我们的上帝、永在之君,     的生命和智能,我们感谢祢:荣归上

 祂使土地生长五谷为粮。     主,直到永远。7

坐席和用餐前的祷文措词美丽,表达创造的神学,以及教会和基督再临的神学;但这些祷文与主餐时所用的「设立主餐祷文」,并无直接关系。因此,上文所述《十二使徒遗训》提及的爱筵只属「一起用餐」的活动,与「皮里纽报告书」所述的信徒聚餐同类。虽然信徒在用餐时享受信徒相交的喜乐,但这活动(爱筵)并非崇拜的基本事项,因此,那群被皮里纽调查的信徒也愿意放弃该部分的活动,不认为有损信仰。

殉道士游斯丁

另一份文献《第一护敦辞》(The First Apology)在第二世纪中叶出现,作者为殉道士游斯丁。8这是他上呈罗马群皇安多尼努·比约(Antoninus Plus)的文件,其内容就信徒崇拜的构成和意义,提供宝贵资料。游斯丁对基督徒举行崇拜的构成部分作如下阐述:

在称为「主日」的那天,信徒在其众居城镇或乡村前往一个众会地点,诵读使徒的回忆录〔福音书〕或先知的经卷,诵读篇幅长短视平时间许可而定。诵读完单,主领聚会者勉励并劝谕〔我们〕效法经文所述各项尊贵可敬的德行。然后,我们一同站立,献上祷告。正如前文所述,祷告完毕,便会摆设饼、葡萄酒和水,众会主持人尽心献上祷告和感谢,我们和应,同说「阿们」;然后,各人领受已祝圣的〔饼和酒〕,遇有缺席者,由执事前往派送,以便领受。9

上文所述崇拜聚会主要分两部分:圣道(Word,或译「圣言」)及主餐。从游斯丁的其它著作和书信,更可得悉有关崇拜事宜的资料,使我们对早期信徒崇拜的基准模式有较完整的概念,其模式如下:

圣道礼仪

诵读使徒回忆录(福音书)    主持众会者讲道     会众站立祷告

主餐礼仪

亲嘴问安(其它文献有此记载)

   会众献上饼和盛载酒与水的杯,交予主持聚会者圣餐感恩祷文(主持者即兴祷告,献上赞美和感谢)

   会众响应(同声说「阿们」)

   领受圣餐(分派饼与酒,缺席者由执事送往)

   收集捐献(收集捐献,分派于有需要者)

上文有关崇拜的描述,展示第二世纪中叶基督徒接纳的崇拜结构和内容。现在,且让我们寻索崇拜基准二部模式的依据。

崇拜二部结构的新约根源

现在让我们看看崇拜分两个主要结构的原由(本书第三部将谈及「崇拜的神学」,分析每个程序的细节及其意义)。早期信徒的崇拜模式受两方面的影响而产生。这两方面的影响就是会堂着重圣道传讲的聚会方式和由耶稣最后晚餐产生的主餐礼。虽然两者的起源有别,但初期教会的崇拜聚会裹,提供了圣道与主餐的共同礼拜经历。就让我们先探究这一个经历。

最早期信徒的崇拜

使徒行传二章四十二节描述最早期信徒的崇拜如何进行:〔他们〕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

有些学者认为这段经文已显示崇拜分成两部分:圣道及圣餐。10但这论据不一定得到绝对的认同,因为这段经文所载可能是分两次进行的事,也可能不是。然而,圣道和圣餐的先后次序可确定于哥林多前书十六章二十至二十四节的记载。罗必信(J·A·T·Robinson)以这段经文为定案,黎士敏(H·Lietzmann)和布琴(G·Bornkamn)也持相同看法,他们认为(1)哥林多前书十六章二十至二十四节并「不只是普通书信格式,而是敬拜团体之间相交相通,在圣徒聚集守感恩礼时互勉的话语」;及(2)从这段摘录,可以看见「最早期信徒崇拜礼仪先后次序的痕迹,这些先后次序的起源甚至早于使徒保罗的时期」。11新约圣经所载初期教会的崇拜基本模式,似乎着重两方面:圣道、主餐,辅以祷告和赞美。圣道礼仪时诵读哥林多前书,之后才一同参与主餐礼仪;正如哥林多前书十六章二十至二十四节所记载。12

至于新约经文所载崇拜的两个环节,以至游斯丁在主后一五○年记述的崇拜情况,两者有何关连,我们须要察看犹太人的会觉聚会模式及信徒守主餐的做法如何发展,以明了崇拜聚会分为圣道礼仪和圣餐礼仪两个部分的背景及原由。

会堂的影响

使徒保罗传道的方式常常是直接往会堂宣讲基督福音(参徒一三5)。13已成为基督徒的犹太人最初仍留在会堂内,其后,他们逐渐组成敬拜团体。保罗在第一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殉道时,基督教仍然是犹太人当中的一个教派;但是,到了第二世纪中叶,基督教已是独立的宗教,基督徒是在这段期间正式脱离犹太教的。基督教与犹太教脱离的主要原因,在于两者在遵守律法细节上的分歧,及坫督徒以主耶稣就是弥赛亚的观点。14

虽然在第一世纪之未,犹太教和基督教信仰已有明显的对抗,但在分裂之前,两者关系之密切及维时之长,足以对基督徒的崇拜方式产生巨大的影响。信徒聚会崇拜前半部程序以圣道礼仪为重,就是直接受会堂聚会形式的熏陶。

首先,基督徒的崇拜是以圣经的话为主体,就像会堂聚会重视经文一样。犹太人的习惯是诵读圣经及加以讲解。15他们按规定经常选读摩西五经和先知书的其中部分。基督徒也是这样选读和讲解圣经。路加在使徒行传十七章二至三节如此记载:「保罗照他素常的规矩进去〔犹太人的会堂〕,一连三个安息日,本着圣经与他们辩论,讲解陈明基督必须受害,从死裹复活。」不久,信徒在崇拜聚会中除了选读旧约经文外,也宣读使徒的书信。歌罗西书四章十六节说明这情况,保罗这样说:「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另参彼后三16)在圣经正典以外最早提及信徒在崇拜聚会诵读经文的记载见于游斯丁的《护教辞》,其中片段已见于上文:「……信徒……诵读使徒的回忆录〔福音书〕或先知的经卷,诵读篇幅长短视乎时间许可而定。诵读完毕,主领聚会者勉励并劝谕〔我们〕效法经文所述各项尊贵可敬的德行。」这种聚会形式与会堂的聚会习惯甚为相似,其相仿之处,绝非偶然。16

其次,教会与会堂聚会模式相同(会堂敬拜模式其实也仿效圣殿敬拜模式),十分重视祷告。17在祷告时间的规定也甚为相似,早期的信徒遵守每日定时祷告的习惯,每日分别在巳初(徒二15。约上午九时)、午正(徒一○9。约中午十二时)、申初(徒三1。约下午三时)祷告,就像会堂的习惯一样。第三世纪初,特土良(Tertullian)、希坡律陀(Hippolytus)曾作有关记载,显示初期教会仍遵守这些祷告时辰的规定。信徒似乎还使用「十八美辞」(Shemoneh’esreh,或译「十八祝文」)的字句,并且使用主祷文(the Lord’s Prayer),十八美辞是会堂聚会裹常选用的祝文(因为它们是会堂最精湛的祷文)。18此外,根据《十二使徒遗训》的教导,信徒也每日诵读主祷文三次。19

然而,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两者所用祷文在文字和内容方面甚为相似。十八美辞提述的事项似乎影响着初期教会祷文的内容,彼此相同之处甚多。革利免(Clement)致哥林多信徒的书信,其中记载可证明此点,以下为犹太会堂所用十八美辞和革利免祷文节录的对照:

    十八美辞                                 革利免祷文

〔求使我们〕因祢的名有指              祢是至圣者,祢的名为圣

望,因为祢就是一切受造物             每时每刻受一切圣徒颂扬,

之本:求开放我们心灵眼               愿颂赞归与祢,我们的主,

睛,让我们晓得唯独祢是至             圣洁的上帝。20

高者,在万名之上,永远是

至圣者,在一切圣徒之上。

革利免祷文的全文较上文节录的篇幅长,对初期教会的信徒在祷文方面的发展,具宏大的影响力。初期教会在礼仪祷文中,常以上帝的圣洁、上帝应该受至高至尊贵的赞美为主题。

早期信徒的祷文,常见十八美辞的影子,例如:求赐属灵启迪的祷文、爱筵祷文为饼祝祷、有关上帝的创造的祷文、为别人的代求、认信祷文、认罪求赦祷文和三一颂,都深受犹太人常用的祝祷词影响。关于救瞭的中央性、名字的圣化(以赛亚书六章三节:「圣哉!圣战!圣战!万军之耶和华;祂的荣光充满全地!」)、以「阿们」为祷文的结束、以诗篇为念诵咏唱的内容、念认信文、诵读十诫、背诵主祷文等等,都带着浓厚的犹太会堂传统。甚至不照既定祷文而实时随感动而祷告,也源出于犹太会堂的祷告方式,游斯丁曾就此点加以说明。21

由于当时信徒的敬拜礼仪仍在发展阶段,我们很难冀望把十八美辞和信徒的祷文,作精细的比较和得出两者平行的结论。尽管如此,两者之间相似或相同之处,足以证明初期教会在圣道宣讲的时候所用的敬拜礼仪,在结构和安排上源于新约时代之前的犹太会堂聚会模式,这种聚会和敬拜模式其后成为早期信徒在举行崇拜时最初的依据。

主餐的发展

信徒守主餐源于主耶稣在被钉前夕设立的晚餐的礼文。22除了主耶稣所用的多句说话,第一次有关设立主餐礼文(words ofinstitution)出现于哥林多前书十一章十七至三十四节,是使徒保罗在主后五十七年对哥林多信徒的教导。这段经文,令人对主餐的起源及发展产生若干疑问。这些问题的中心指向究竞如何诠释「擘饼」的含义(徒二42、46,二○7),究竟「擘饼」是指「守主餐」吗?

我们已察觉,初期教会的崇拜(徒二42)是在信徒聚集用餐的背景下举行的,问题就是:「擘饼」是否一起用餐的其中一部分(就像犹太人坐席时的擘饼),还是指另外一种特别的仪式(虽然有用餐的含义)?倘若「擘饼」是另外一个独立的仪式,有别于「一起用餐」,我们便有理由相信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纪念主耶稣最后晚餐的记载,因为「擘饼」在结构上不属信徒团契之举。「擘饼」一词,是犹太人晚餐中的饼食;而基督徒使用「擘饼」一词,却指基督教圣餐中所用的圣饼。虽然这论据仍有其纰漏,但有两点值得思考:

第一,耶稣复活后向门徒显现时,常与门徒一同用餐,就像祂与门徒共进最后晚餐的情景(路二四13-43;约二一1-14)。在以马忤斯,主耶稣与那两位门徒坐席时,像祂在最后晚餐时那样,「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人称之为:四个步骤)(路二四30;比较太二六26)。那两位门徒回耶路撒冷去告诉十一位使徒和其他的人,把路上所遇见的和擘饼的时候,主怎样被他们认出来的事述说了一遍(路二四35)。在加利利海边,门徒「知道是主」,耶稣就来拿饼递给他们(约二一12-13)。在初期教会,「擘饼」是叫人回忆耶稣的同在的一个方法,因为基督是如此被确认出来的。

第二,我们亦须注意,「擘饼」有一同用餐的含义。擘饼不但能叫信徒回想基督,一起用餐也有同样作用。一起用餐是重复最后晚餐的经历,也提醒信徒主耶稣的应许:「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太二六29)。初期教会的信徒相聚用餐和擘饼,基于主耶稣复活后的显现,其意义跨越了最后晚餐,在这国度里的用餐,复活升天的主基督临在于晚餐中,也临在于擘饼时。因此在初期教会的崇拜中,信徒们都因为主的同在而极其欢喜快乐(徒二46-47)。

「一起用餐」和「守主餐」两者之间的关系,保罗在哥林多书信里有所说明(林前一一17-34)。无可否认,哥林多信徒「把纪念主的圣礼与享用盛大筵席连在一起」,23而且,纪念主复活的仪式也夹杂了一些不该出现的情况,至少哥林多教会已有这种情形出现,因而受保罗责备。保罗说:

你们众会的时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为吃的时候,各人〔抢〕先吃自己的饭,甚至这个饥饿,那个酒醉。你们要吃喝,难道没有家吗?还是藐视上帝的教会,叫那没有的羞愧呢?我向你们可怎么说呢?可因此称赞你们吗?我不称赞!(林前一一20-22)

愿而易见,一种餐宴的场合,尤其是坐席用餐的活动,已出现混乱。

哥林多信徒的聚会过分着重坐席用餐的饭宴活动,因此,保罗把信徒的目光移向主耶稣基督的死,提醒哥林多信徒,他不是传新的命令,所传的乃是在最后晚餐主耶稣所说的话:「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林前一一23)设立圣餐礼文的话已是教会众信徒所知的传统,也是教会一直以来遵守的。24原先的步骤显然是先享用筵席,然后才守圣餐。25哥林多的信徒却过分着重享用筵席,甚至坐席时吃喝酒醉,无法敬虔守主餐,所以保罗劝诫他们说:「若有人饥饿,可以在家里先吃,免得你们聚会,自己取罪。」(林前一一34)

保罗强调主餐是纪念主的死,他劝信徒「在家裹先吃」,正是教会把一起用餐与上餐分开的先声。26《十二使徒遗训》提及的爱筵可被视为感恩餐礼的序幕。然而,在主后第二世纪中叶,在崇拜聚会中,已不再举行此种筵席,而是礼节的饼和酒,这种仪式遂成为当时教会敬拜仪式的第二部分程序。

这时期并没有任何仍存的文献或记录可就「一起用餐」和「守主餐」仪式为何分开作清楚的解释。有关此事的最早记载是在保罗致哥林多教会的书信裹,详情参阅哥林多前书,其中原因至为明显,因为哥林多信徒滥用信徒聚会一起用餐的活动。「皮里纽报告书」和《十二使徒遗训》似乎认为「一起主餐」已是两回事。在皮里纽执政时代,信徒已被迫不再共同用餐。在其他地区和时期,教会是因着实行方面的困难而中止用餐之举。可能对人数日渐增多的教会而言,为大批信徒预备膳食而作安排,都是劳心、劳力的事,甚至难以办好。结果,用餐的桌子都不再摆设,信徒们聚集的时候,剩下一张桌子——就是主的桌,其上摆放着酒和饼。「一起用餐」和「守主餐」的概念合而为一,成为单一的圣礼,游斯丁在主后一五○年记述的主的晚餐,就是「守主餐」的礼仪。

结 语

旧约和新约圣经的教导对初期教会的崇拜模式同具影响力,信徒的崇拜基准模式逐渐形成,反映着基督徒崇拜的重点:

1.崇拜的内容以耶稣基督为中心一一旧约的预言都在主耶稣身上应验,主耶稣的降生、生平、死亡、复活、升天、再临。

2.崇拜的结构以圣道礼仪和主餐礼仪为本,包括祷告、歌颂、赞美、祝福和启应礼文。

3.崇拜的处境以教会为本,崇拜是在基督教教会内举行,教会是上帝呼召的团体,教会每个肢体都有自己的位分,上帝向信徒说话,信徒在崇拜裹响应。这相会以主餐为印记,圣餐的酒和饼是基督临在的表征。

注释

1、Joachim Jercmias,The Eucharistic Words of Jesus(Philadelphia:Fortress,1977),PP·132ff.

2、参Henrv Bettenson,Documents of the Christian Church,2nd ed.(NewYork:Oxford,1963),PP·5-6.

3、Joseph A.Jungmann,The Mass of the Romn Rite,trans·Francis A.Brunner,Rev·Charles K,Riepe(New York:Benziger Brothers,1959),P·4·

4、同前pp·10-11.

5、J·A·Kleist,trans.,The Didache,Ancient Christian Writers,v01.6(Westminster,Md.:Newman,1948),PP.20-21.

6、對这问題的詳细論述见於Willy Rordorf et a1.,The Eucharist of the EarlyChristians(New York:Pueblo,1978),PP.1-23.

7、参Jeremias,Eucharistic Words,P.110.

8、參L·W·Bernard,Justin Martyr:His Life and Thought(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67).

9、Justin Martyr,First Apology,chap.67 in Cyril Richardson,ed.,Earl5Christian Fathers(Philadelphia:Westminster,1953),PP.287-88.

10、参Jeremias,Eucharistic Words,P.119.

11、引自Ralph Martin,“Approaches to New Testament Exegesis”iin HowarMarshall,ed.,New 7estanJent Interpretation(Grand Rapids:Eerdmans.1977).P.231.

12、另参Oscar Cullmann,Earlv Christian Worship(London:SCM.1973).PP.12-20.

13、关於会堂與教會傅承关係的最佳論述,见於下列书中:W·O·E·Oesterlev.TheJewish Background of the Christian Liturgy(Gloucester:Peter Smith,1965);C·W·Dugmore,The Influence of the Synagogue Upon the The Divine Office(Westminster:Faith,1964);Eric Werner,The Sacred Bridge;Liturgical Parallels in Synagogue and Early Church(New York:Schocken,1970).

14、Dugmore,Influence of the Synagogue,P.2.

15、同前pp.13-14.

16、參Oestcrley,Jewish Background,chap.5.

17、参Werner,Sacred Bridge,chap.8.

18、参Oesterley,Jewish Background,PP.54,125.

19、Didache,chap.8.

20、Oesterley,Jewish Background,P.127.

21、同前pp.129-50.

22、关于主餐的來源和發展,有大量的論述,我的建議书目如下:Hans Lietzmann.Mass and the Lord's Supper,trans.Dorothea H·G·Reeve(Leiden:Brill,n·d.);A·J·B·Higgins,The Lord's Supper in the New Testament(Chicago: Regnery,1952);Max Thurian,The Eucharistic Memorial,2 parts (Richmond:John Knox,1963).

23、Jungmann,Mass of the Roman Rite,P.8.

24、参Jeremias,Eucharistic Words,pp.103-5.

25、同前p.121.

26、同前pp.117-19.

 

(责任编辑:笑鼎)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