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追梦教师袁建国
追梦教师袁建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574
  • 关注人气:3,4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温儒敏:语文课要“减肥”“消肿”

(2019-08-21 08:00:45)
标签:

成长

杂谈

教育

分类: 教师园地
温儒敏:语文课要“减肥”“消肿”

       语文课要“消肿”“减肥”“瘦身”,要上干净洗练的语文课,着眼语文,着力语文,直奔语文教学的核心。少一些浪费时间的插科打诨,少一些非语文的左顾右盼,少一些无聊肤浅的机械重复,要努力做到教学目标明确,方法有效,形式活泼,学生参与度高,练习精致扎实。

  我和梁增红老师未曾谋面,他寄来书稿,邀我作序,一时未敢承命。但看到《简洁语文教学的守望与探索》这个书名,阅读兴趣就来了。细加拜读,激发许多思绪。

  该书开宗明义指出,现在有些语文课“迷失了方向”。他批评说,有些老师“把注意力放在了语文课以外的各种活动上,语文课逐渐式微,买椟还珠,语文课堂教学是伴娘拐着新郎跑。繁花似锦的形式如雨后春笋,什么课前三分钟演讲,什么拓展延伸,什么课本剧表演,什么语文综合活动,吹拉弹唱进课堂,声光电齐上武装到牙齿,一时满目生机盎然,一派欣欣向荣。可是,妖艳无比的打扮,却没有改变语文教学令人尴尬的处境。”梁老师把这些现象归纳为“外延无限延伸,内涵不断虚脱”。批评很尖锐,但恐怕不无现实所指。不久前,我在河南、山东和北京先后听了几堂课,包括有些“公开课”,程度不同存在梁老师批评的这些 “繁琐病”。所以梁老师主张要回到语文本身,让语文课简洁,我很赞成。

  其实,除了梁老师指出的这种“形式大于内容”的“繁琐”,还有另一种“繁琐”,大家也是见得多的,那就是:无论精读、略读,也不管文体、内容,全都有一套几乎固定的程式去套解,诸如背景介绍、字词解释、段落大意、中心思想、表现手法,等等,通常都是把课文“大卸八块”,进行僵化的“满堂灌”,然后就是题海战术,反复操练,应对考试。这种陈陈相因、繁复琐碎的语文课实在是折磨人,把鲜活的语文弄得面目可憎,学生也就被败坏胃口,毫无兴趣。所以修订后的语文课程标准才提出要建设“开放而富有创新活力的”课程,强调“学生是学习的主体”,“鼓励自主阅读、自由表达,充分激发他们的问题意识和进取精神,关注个体差异和不同的学习需求,积极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可是这种应试式的教学,在新课程实施之前很普遍,之后呢,也还是司空见惯。改革不容易呀。无论是由来已久的“程式僵化”,还是近年来新出现的那种“内涵虚脱”,共同的病症都是“繁琐”。梁老师提出的“简洁语文”,对两种“繁琐”都有针砭意义。

  不过,对现有的语文教学的“繁琐病”,也还是要有“了解之同情”。其病因主要在社会,是伴随社会转型而来的激烈的竞争,特别是对优势教育资源几乎“惨烈”的争夺,造成普遍的焦虑与浮躁。语文教学上的那种应试式的繁琐,归根结底也是源于实用主义的“时代病”。当高考和中考的分数排名事实上仍然作为教学业绩硬指标的时候,“应试式的繁琐”就难于祛除。因此,“繁琐病”的存在不能全怪老师,现在社会上有太多对语文教学的抱怨,这并不公平。人人抱怨,又人人参与,能不焦虑繁琐?

  当然,作为老师,我们又不妨换个角度来想想:如果应试教育大环境未能根本改变,难道就坐以待毙?就放任语文课被“繁琐病”所缠绕?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其实外界压力再大,总还有自己的空间,我们不指望能改“一丈”,那就实实在在去改“一寸”好了。我曾主张课改和高考“相生相克”,老师要懂得一些“平衡”,努力做到能既让学生考得好,又不把他们的脑子搞死,兴趣搞没。看来,对那种僵化而繁琐的应试式教学,是应当也能够做出一些改变的,关键是“有心”,有责任感。

  至于那种追求形式主义的“繁琐病”,同样也是心态浮躁的表现:未能正确理解和运用新课程的要求,在显示“课改”,却走了歪路;或者因为环境所迫,比如受制于某些检查评比,要追求“课改”的气氛,却卷入了形式主义泥淖。梁老师书中对此多有批评。他尤其反感那种空洞的“大语文”,认为 “大语文”错就错在漫无边际,天马行空。有时我们出发得太远,而忘记了当初为什么出发,忘记了语文课的初衷。所以他提出为语文课要“消肿”、“减肥”、“瘦身”,要上干净洗练的语文课,着眼语文,着力语文,直奔语文教学的核心。少一些浪费时间的插科打诨,少一些非语文的左顾右盼,少一些无聊肤浅的机械重复,要努力做到教学目标明确,方法有效,形式活泼,学生参与度高,练习精致扎实。

  我理解,一些专家和老师提倡“大语文”,也是为了改变语文教学被应试教育捆绑而过于僵化的状况,希望语文课更贴近生活,更生动活泼,并能往课外延伸,激发阅读兴趣。“大语文”的初衷没有错,只是如果被形式主义牵引过了头,就会出现空洞化的问题。“大语文”如果空洞化了,当然要警惕,也应当批评,但不要全盘否定。把“大语文”的贴近生活、激发学生学习主动性,以及拓展阅读等合理的科学的因素保留吸收,又坚持语文课的简洁扎实,两相结合,岂不更好?我们总不能扬弃了“大语文”的“空”,绕个圈,又回到原先僵化狭窄的境地。

  “简洁语文”并非新主张,但梁老师在当前提出,有特别的意义。梁老师是一线的语文老师,他用自己的实践去证明“简洁语文”的好处和魅力。这本书中除了问题的讨论,还有许多教学的案例分析,也都是值得参考的。

  “简洁”是一种品格,也是一种艺术。语文课如何做到简洁?梁老师有他的坚持,书中也有多种方法的展示。我为他“点赞”。读梁老师的书我心有戚戚焉,不禁想起自己最近在一次评课时说过的两段话。这里引用一下,作为对梁老师“简洁语文”的支持,同时也向读者诸君求教,看如何让语文课变得“简洁”。

       一段话是主张语文课要聚焦“语用”。

  “语用”就是语言文字运用,这是义务教育语文课程的基本目标。语文课的目标可以罗列很多,包括人文教育,传统文化熏陶,有利于学生整体素质的发展,等等,但核心是什么?基本目标是什么?就是语言文字运用。语文课,就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课,同时把文化修养呀、精神熏陶呀,很自然的带进来。“语用”和其他几方面是自然融合的,不是一加一或一加几的关系。有些老师备课,要罗列那些属于工具性,那些属于人文性,割裂了,没有这个必要。

  有“聚焦”,语文课才有主心骨,也才能克服焦虑和繁琐。第二段话,是建议语文课少用或者不用多媒体,其意图也在于驱除虚浮的形式主义。

  现在的语文课不断穿插使用多媒体,虽然很直观,可是把课文讲解与阅读切割得零碎了。多媒体给学生提供了各种画面、音响与文字,目迷五色,课堂好像活跃了,可是学生的阅读被挤压了,文字的感受与想象给干扰了,语文课非常看重的语感也被放逐了。这样的多媒体对语文学习并没有好处。(以上两段话见温儒敏《语文课要聚焦“语用”》,载《语文教学通讯》2014年4期)

  要让语文课“简洁”而且“高效”,老师们肯定还有很多办法,我贡献给大家这两个建议,不知是否管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