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水伊人小小
秋水伊人小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271
  • 关注人气:2,4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目送

(2018-05-02 10:09:29)
标签:

小小

高一习作

目送

目送

目送

 

(文:小小)

 

     1

在学校里见到一只小狗。大约是只流浪狗,脏兮兮的,双眼下有微微发红的天然泪痕。它和我能叫得出品种的狗,似乎都对不上号,估摸着是只土狗。毛乱乱的,尾巴上的毛还黏在一起。比起那些毛发蓬松柔软,气态骄矜的名种狗,实在相距甚远。

它对我轻轻晃着尾巴,又欢快又友善。本该奶白的皮毛,这里黄一片,那里灰一片,不知是在哪里弄这么脏。两只微尖的耳朵竖立着,露出粉红的耳廓。嘴一张,就露出一口白色的小牙。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它的眼睛有着与其外表不相称的清澈美丽,像一对透亮的黑宝石。它仰着头看你时的眼神,带点儿柔软的撒娇,能让你的心在瞬间融化。

从此之后,我开始留意起了它。每次看到它把自己又弄得一身脏,我的心情都很难过。虽然觉得它可怜,但又有一种奇异的满足,仿佛这样就可以确认它没有主人,确认这只狗就是我的,完完全全地属于我。

但是,我始终不知道为什么,它一到晚上六点二十以后就会消失而去,我找遍了整个学校都找不见它的身影,往往怅然若失。

 

     2

那一天,我照例吃完晚饭后去找它。走到僻静小路的尽头时,遇到了我们班的班长。这时,小狗不知从哪里突然跑了过来,一如既往地冲我摇尾巴。我还没有开口,班长已经蹲下身,说着“天哪!好可爱”,然后伸手想去抚摸它。它并没有理睬班长,而是用它的头亲密地来蹭我的手。我熟练地搔它的下巴,摸它的脸和背,它就非常舒服地跟着我转身。然后,我看见它尾巴下一片毛黑糊糊、脏兮兮的,还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身体已经嚯地一下站起来,并往后退了两步。而它好像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不跟它玩了,仍要凑过来。就在此刻,不远处的垃圾房里传来一阵响声,它又猛地转过身子,兴奋地飞奔而去。

它去那里做什么?我好奇地跟了过去。向垃圾房里面张望,借着还算明亮的光线,看见了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她面色蜡黄、憔悴,五官倒还算端正。头发在脑后低低地盘着,此刻已有些凌乱了。身上穿着一件红布格子围裙,很破,还脏兮兮的。而小狗,此刻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她身边。她显然还没有发现我和班长,正用一张纸细心地去擦拭小狗的屁股。

“你们,是来找它玩的吗?”等到把小狗擦干净,她才看到我们,唇边泛出一丝微笑。随即又马上补充了一句,“它今天拉肚子,可能没法跟你们玩了。”

刚看到小狗亲密地靠着她时,我的心里其实是有嫉妒的。可是现在,我连一点嫉妒都生不出来了。它和她之间,根本容不进别人。它与她相依为命,彼此深爱着对方。

你看。她不嫌弃拉了肚子的它脏兮兮的屁股,它也不嫌弃她捡过垃圾的怀抱。

我这才明白我对这只小狗的喜欢是多么肤浅。除了偶尔喂它一点吃的,陪它一会儿,我不能给予任何东西。我不能像她那样给予体贴的照顾、长久的陪伴和毫不计较的爱。我所谓的洁癖,只是我不够喜欢它。

我们在原地站一会儿。看那被生活的凄风苦雨染得憔悴的女人,看她看到那只狗时面容上焕发的光彩看那只狗全身心的依赖和信任,毫不设防的安然。

“你能做得到吗?”我喃喃自语着。

“我想我做不到。”旁边传来班长苦笑的声音。

 

3

那个下午。夕阳将天幕渲染得一片金红。我们肩并肩地站在一起,目送女人骑着三轮车离开,恢复了活力的小狗跑在她的身边。

在生活的狂风暴雨中挣扎的她和它。连自己都未必能吃足穿暖的她。并不是名贵品种,似乎还有小病的它。她和它的相依相伴,是一种最平凡和卑微的苦中,透出的最甘甜的幸福。

此后,每当在校园里再看到这只小狗,我就想起这一幕。我向它招招手,陪它玩一会儿,然后安心地目送它离开。我知道,一切都不必追,就在不远处,有一个温暖的家正在等着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梦与世界
后一篇:较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梦与世界
    后一篇 >较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